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7-27  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集锦 > 专题撷英
青岛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1-03-18

一、青岛农村第一个党支部——浮山后村党支部的建立
  1926年6月,中共青岛支部联合会书记王星五,干事赵豫璋,在市郊浮山后村发展了因参加罢工而失业的王进仁、王孟仁、王寰仁入党,成立了中共浮山后村支部,王进仁任书记,王孟仁任组织,王寰仁任宣传。这是青岛第一个农村党支部。

   二、阎家山党支部虽然是1926年春成立的,但阎家山党支部不是农村党支部
   1926年春,中共阎家山支部成立。虽然当时的阎家山也是属于郊区农村,但中共阎家山支部却不是农村党支部。
   首先,支部书记鲁伯峻的公开身份是水道局工人子弟小学校长,不是农民;其次,支部的党员阎昌居、阎恒珍等是水道局工人,不是农民;其三,支部开展的工作是工人运动,不是农民运动。
 1925年冬,共产党员鲁伯峻在济南受到反动当局的通缉,被中共山东省委派到青岛。到青岛后,他利用父亲鲁佛民担任胶澳督办公署教育科长的关系,谋得阎家山村水道局工人子弟小学校长的职位。以此身份为掩护,鲁伯峻在阎家山村开办工人夜校,吸收李村水源地及钟渊纱厂等工厂的40余名工人参加学习,名义上是补习文化,实际是利用实习文化的机会对工人进行革命教育。以阎家山为基地,鲁伯峻又把斗争的触角伸向四方、沧口一带的工厂。1925年冬,他直接领导了钟渊纱厂工人向日商资本家要求“增加工资、缩短工时、保障人权”的斗争,组织了宝来纱厂工人同封建把头的斗争。为了教育工人团结起来,同帝国主义和资本家斗,他主持刊印了一些工人小报,在工人中广为散发,并曾翻印《共产党宣言》,散发到钟渊、宝来、四方机厂和市内各学校支部。1926年春,鲁伯俊在阎家山村先后发展了水道局工人阎昌居、阎恒珍等人为党员,建立了阎家山党支部,并任书记。北伐开始后,北方革命浪潮日趋高涨。青岛的群众运动也日趋活跃。在这种形势下,阎家山党的活动引起了胶澳当局和日商资本家很大的不安。胶澳商埠水道局局长就曾奉命到阎家山追查工人小报的印发人,胶澳督办赵琪也亲往阎家山水源地查看工人名册。12月16日,大批军警突然封闭了阎家山水道局工人俱乐部和子弟小学,搜捕共产党员,捉拿鲁伯俊。鲁伯俊抢先获得消息,于前一夜,化装离开青岛。数日后,胶澳商埠局警察厅包围了水道局工人子弟学校,逮捕了三名党员,阎家山支部被破坏。
   在青岛,成立时间比较早的农村党支部还有中共即墨支部,于1928年10月成立。比浮山后村党支部晚成立2年零4个月。
   从上所述,中共浮山后党支部是青岛农村第一个基层组织是无庸置疑的。
   

  三、浮山后村的第一个党员王星五
   王星五,是浮山后村的第一个党员。原名王佐仁,又名王荩臣,化名王曰生、袁敬臣。1905年生。小学文化。
 王星五自幼习武,秉性刚毅。1921年,他考入胶济铁路机械科当养成工,因带头痛打欺压工人的日本工头,被开除回家。1922年,日商在青岛开设的几家纱厂相继开工,王星五又考入沧口日商钟渊纱厂,成为细纱车间练习生。同年秋,日本资本家为使徒工尽快掌握纺织技术,选派练习生到日本国内培训学习,王星五与其他22名青年工人一起被派往日本神户。在日本,为反抗日本人欺凌,中国工人组织了“兄弟同盟会”,王星五是发起人之一,并被选为副会长。因会长性格懦弱,胆小怕事,王星五实际负会长之责。他教授大家拳术,以武力抵抗日本人。“兄弟同盟会”虽然是自发的帮会组织,但具有强烈的反帝爱国主义思想。
   1923年春末,王星五回到国内,在青岛钟渊纱厂做工。他不断领导“兄弟同盟会”的会员与资本家进行斗争。“兄弟同盟会”威信越来越高,会员很快发展到200余人,成为一个力量很强的工人组织。王星五亦被选为会长,成为工人的自然领袖。日本资本家对他恨之入骨,悄悄买通日本浪人,对他大打出手,并乘机拆散“兄弟同盟会”。但王星五并不气馁,表示有机会再干。
   1925年春,在中共青岛支部的领导下,青岛日商纱厂工人爆发同盟大罢工,王星五是罢工的积极参加者和支持者。不久,由华新纱厂工人党员张荣、孙志诚介绍,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五卅惨案后,青岛四方机厂和各大纱厂普遍成立工会和“沪青惨案后援会”,王星五被选为钟渊纱厂工人总代表,领导工人的罢工斗争。在第二次同盟罢工期间,根据组织布署,他把钟渊纱厂罢工工人队伍,拉到闫家山一带,执行纠察、联络、宣传等任务,有力地支持了同盟大罢工。同年7月,纱厂工人又爆发了第三次同盟大罢工,遭到军阀张宗昌和日本资本家的联合镇压,王星五和其他40余名工运骨干被捕,后在社会各界舆论压力下获释。出狱后,由党组织安排,王星五到北京学习,并在北京大学旁听了李大钊的讲课。
   1926年春,王星五回到山东,受省委派遣,赴淄川大荒地煤矿开展党的工作。不久,省委又派他赴青岛,任中共青岛支部联合干事会书记。他十分关注郊区农村党的工作,多次对本村青年进行革命教育。同族青年王进仁、王孟仁、王寰仁均是钟渊纱厂工人,因参加了大罢工被开除,回浮山后村务农。在王星五的教育、启发下,他们终于明白了中国社会的性质,了解了马克思主义和十月革命,了解了共产党,了解了只有工人农民联合起来进行革命,中国才有希望,自己才有出路。他们积极要求加入共产党组织。在王星五和青岛“支联”的关怀下,王进仁、王孟仁、王寰仁成为浮山后村第一批党员,青岛第一个农村基层党组织诞生了。
   1927年8月,王星五在邹平路26号党的机关被捕,敌人以“组织工会煽动风潮”的罪名,判他12年徒刑,关押在李村第二监狱。1930年初解往济南监狱。冯玉祥北伐军攻占山东后,他抓住时机,联络其他同志积极上诉,于4月8日被济南地方法院宣告无罪释放。后被党组织调至北平,在长辛店一带从事党的工作。不久在北京师范大学被捕,被判刑8个月。刑满后,被押解到济南反省院继续关押。因多次被捕,受尽酷刑,1933年病逝于济南反省院。
 
   四、浮山后村党支部发挥了党的中心支部的作用
    浮山后村党支部成立后,在“支联”的领导下,积极在本村发展党员,扩大组织。农民王提桂、王义进、王昌仁、王孝仁、王义奎、王爱仁、王春仁、王正语和因参加罢工而失业回家的工人王尊仁、钟秀莲(女)、王科仁、王义福、王才仁等十几人入党,其中多数人在1926年冬加入共产党。1927年,浮山后村在市内做工的王称仁、王谦仁、王义成、王俭仁相继入党,日后他们因参加罢工被迫离厂回家,与浮山后村党支部接上组织关系。浮山后村党支部党员最多时达20余人。
     浮山后党支部一面在本村发展党员,一面以浮山后村为中心,积极向周围村庄扩展。1926年秋,王进仁到唐家口村(现名双山村,属四方区),与中共青岛“支联”干事张豁然发展的党员袁精一取得联系,商谈在唐家口村建立党组织事宜。不久,王进仁再次到唐家口村,将他在唐家口村的曲家庵子村发展的党员曲文密介绍给袁精一,连同袁精一在唐家口村发展的党员袁相铅、袁相璀,组成中共唐家口村支部,袁精一任书记。同年冬,浮山后党支部在埠西村(现属市北区)发展失业工人袁相锡和农民袁有太、袁相深入党,建立了中共埠西村支部,袁相锡任书记。中共青岛“支联”建立的李村支部也与浮山后支部保持密切联系。1928年2月,浮山后党支部又在孙家下庄(现属崂山区)发展了失业工人于学苏,农民于凤秋、孙化成、孙延吉入党,建立了中共孙家下庄支部,于学苏任书记。浮山后支部不仅在这些村庄发展党员,建立支部,而且指导、带领这些支部开展活动。1928年春,浮山后党支部在本村发展了王全桂、王正洪等人加入共青团,建立了青岛市郊第一个共青团组织。浮山后支部,实际上起到了党的中心支部的作用。
 
   五、党的战斗堡垒
  浮山后支部建立后,根据中共青岛“支联”的部署,为配合北伐胜利进军,广泛开展宣传活动。浮山后党支部和埠西村党支部,组织党员到市内和市郊许多地方张贴标语,散发传单。标语、传单内容为“欢迎北伐军、拥护共产党”、“打倒军阀张宗昌”、“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反对苛捐杂税”、“抵制日货”、“实行耕者有其田和八小时工作制”、“要求增加工资,反对军用钞票”等。青岛“支联”也组织市内党员开展宣传活动。王星五亲自编印《青岛工报》、《胶东农报》等小报和传单,“支联”出版了《红旗》、《铁路工人》等宣传品,在工人和农民中广为散发。胶澳总办赵琪惊呼“有赤化分子暗地宣传,破坏治安”。
   为加强党的宣传,扩大党的影响,更多地团结教育群众,1927年的春节前后,浮山后村党支部在本村组织同乐会(即俱乐部)和武术馆。王进仁任同乐会会长,王才仁任武术馆教练。同乐会、武术馆以公开、合法的形式,组织数十名进步群众,排演文娱节目和练习武术。一些党员在同乐会和武术馆里担当了骨干的角色。同乐会、武术馆不仅在本村演出,还到邻村和庙会上演出,受到了广大群众的欢迎。并由此提高了党员的威信,扩大了党支部的影响。
   浮山后村王氏宗族有莹田140亩,出租给本族贫苦农民。1928年清明节时,以地主王锡仁为首的掌权者,企图用“谁出的租金多,利息高,就租贷给谁”的办法,变相涨租涨息,加重盘剥贫苦农民。王进仁等支部成员经过仔细研究,决定公开发动群众,进行反霸斗争。党员王孟仁、王寰仁画了一张王锡仁拿刀架在穷人脖子上的漫画,深夜贴到大街上。第二天,群众见了,议论纷纷。当地主掌权者在家庙商量莹田提租时,党支部派数名党员到会,与其进行激烈的辩论。同时,发动群众聚集在家庙外,高喊反对涨租涨息,一时群情激愤。经过激烈斗争,地主被迫让步,不再涨租涨息,不再更动种地户,党员还被选为管理宗族财产帐目的会计。这次斗争,大大提高了党员在群众中的威信,扩大了党的影响。
   1928年初,王进仁调市委工作,王孟仁接任书记。12月,新一届青岛市委产生,王进仁被选为市委书记。翌年1月,中共青岛市委和共青团青岛市委联名发出传单,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军阀、地主豪绅的罪行,号召农民和工人联合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组织工农政权——苏维埃政府。市委将传单送到浮山后村,因份数不多,支部迅速搞来油印机,连夜翻印,第二天组织党员分头张贴。王科仁等到浮山所一带,王寰仁等到张村、下庄一带,王孟仁、王谦仁等到李村一带。在这次行动中,党员王提桂在李村杨哥庄张贴传单时不幸被捕,判刑10年,押解至济南监狱,1931年病死狱中。
   1928年底、1929年初,是山东党组织多事之秋,曾在山东党内担任重要领导职务的王复元、王用章弟兄相继叛变投敌,给山东党组织造成极大损失。党中央将一些已暴露的重要干部、党员相继调离山东,重新调整山东党组织,王进仁被调省委工作。同年春,王进仁赴上海,向党中央汇报了山东的工作。中央指示,铲除叛徒是山东党组织的首要工作,并派特工张英到山东,协助铲除叛徒。
   1929年的4月,国民党接管了青岛,青岛升格为特别市,直属国民政府行政院。国民党在青岛实行了残酷的白色恐怖统治,严厉镇压共产党组织。不久,叛徒王复元的魔爪也伸到青岛。
   因叛徒常在济南活动,除叛小组在省委和青岛市委的精心部署下,移址济南。但叛徒已获知党的除叛意图,行踪更加诡秘。4月上旬,中共山东省委被破坏,除叛小组成员相继被捕。张英被捕后寻机逃脱,返回青岛,在青岛市委精心安排下,一边养伤,一边培训省委派来协助他执行任务的特工王科仁。8月10日,依附于王复元的叛徒丁惟尊被击毙。王复元吓得屁滚尿流,急忙从青岛窜回济南。8月15日,他又偷偷潜回青岛,准备取走定做的西服和皮鞋。获得王复元再回青岛的情报,张英、王科仁立即跟踪而去。18日晚6时许,鬼鬼祟祟的王复元来到山东路(今中山路)110号新盛泰鞋店,张英命王科仁紧随其后进店,自己则站在鞋店门前,担任掩护。王复元拿了皮鞋,急忙离开,当其刚跨出店门槛时,王科仁对准他的后心和脑袋连开三枪,这个恶贯满盈的叛徒当即横尸台阶下,结束了可耻的一生。
   击毙王复元后,张英、王科仁迅速分头离开现场。当晚王科仁回到浮山后家中,隐蔽在地洞内。数日后,他又与王进仁、张英一起赴济南,寻找叛徒王用章的踪迹。
   叛徒王复元被击毙后,国民党青岛当局一面悬赏缉拿“凶手”,一面加大侦缉力度。青岛市公安局派了一支20余人的队伍(俗称马队)常驻浮山后村,以侦缉击毙王复元的人,并监视浮山后村党支部的活动。
 浮山后村党支部采取灵活的策略,安排几名党员主动与“马队”的人员接触,关系十分“密切”。“马队”的活动,完全在党组织的掌握之中。“马队”驻浮山后村一年有余,没有给支部和其活动造成阻碍。
   1930年春,王孟仁调省委任交通,王谦仁接任书记。6月,中共山东省委书记任国桢到浮山后村检查指导工作,在王爱仁家与党员王俭仁、王爱仁交谈。突然,“马队”队员前来叫门。任国桢迅即拔出手枪,准备应付突发事变。王俭仁、王爱仁冷静分析,估计他们是来玩的,并不知道任国桢在此。他们迅速安排任国桢隐蔽起来,并巧妙地与“马队”人员周旋。待他们走后,任国桢安全返回市内。
 
   六、浮山后村党支部第一任书记王进仁
       王进仁,化名王雅堂、王从先。1901年出生,小学文化。1918年,入青岛四方机厂做工,后又考入日商钟渊纱厂做工。参加1925年日商纱厂大罢工。罢工失败后,被日本资本家开除,回原籍务农。1926年6月入党,是中共浮山后村支部第一任书记。
   1928年初,王进仁调中共青岛市委工作,先后负责农民运动和职工运动。同年7月,市委书记邓恩铭调省委工作,他又临时负责市委工作。12月,中共青岛特支召开活动分子大会,选举产生新一届市委。根据党的六大会议精神,工人出身的王进仁被选为市委书记。翌年2月,中共山东省委、青岛市委在青岛举行联席会议,王进仁作为青岛市委主要负责人出席了这次会议。根据中央指示精神,王进仁被调济南,主持省委工作。4月,任省委组织部长。不久,赴上海向中央汇报山东工作,并和中央负责同志一起研究解决叛徒方案。回山东后,根据中央“目前山东工作解决叛徒是中心问题”的指示,和中共青岛市委具体研究部署了除叛计划。并派浮山后村党员王科仁协助张英工作。王复元毙命后,又奔赴济南,组织力量,寻机处决王用章。青岛国民党当局曾悬赏千元大洋,通缉“王大眼”——王进仁。
   1929年8月下旬,中共山东临时省委在青岛成立,王进仁被选为省临委常委、书记兼组织部长。主持制订了省临委《目前工作计划大纲》,分析了全省政治经济状况,提出了党的政治任务,对全省党的组织、宣传、反帝、青年团工作和职工、农民、士兵、学生、妇女、一般小资产阶级运动等都做出具体要求,并划定“青岛、济南、淄博、潍县、烟台、德州、泰安为中心区域”,规定省临委应切实“加强对这些地区工作的指导”,特别把指导青岛日商纱厂的罢工斗争作为省临委的首要任务。1929年下半年,在中共山东临时省委和青岛市委的直接领导下,青岛日商纱厂工人爆发大罢工,掀起青岛工人斗争史上的第二个高潮。虽然大罢工再次被镇压,但进一步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在工人中的影响。同年12月,中央派吴丽实来山东,在济南重建临时省委,王进仁任临委常委。
   1930年2月,王进仁奉命到上海,进中央训练班学习,4月中旬被分配到中央北方局工作,先后担任中共天津市委书记、中共唐山市委书记。这时期,正是李立三“左倾”冒险错误在党内占领导地位时期,在中央的指示下,王进仁领导市委成员,全力投入飞行集会、示威游行、武装暴动等冒险行动之中。他自己扮成工人,深入到矿区,先后建立和健全了赵哥庄、林西、唐庄子等党组织,并参加领导了唐山煤矿工人同盟大罢工。1931年1月,在党的六届四中全会上,王进仁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唐山煤矿工人同盟罢工胜利后,由于过多工人党员身份暴露,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此时党内开始纠正“左”倾错误,王进仁被认为是“左”倾错误的执行者而受到批判,并被撤销了书记职务。
   1931年2月,王进仁奉调奉天(今沈阳)皇姑屯工作,同年12月任大连市委组织部长。1931年1月起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1931年1月至3月任中共中央军事部成员。1931年9月至1933年任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成员。1932年1月到哈尔滨市委工作。1933年5月任黑龙江省汤源县特委书记。同年9月奉命回哈尔滨向省委汇报工作,途中不幸被捕,以土匪嫌疑被敌人扣押半月,获释后与党组织失去联系,经多方寻找,未能接上组织关系,不得已返回原籍务农。
   新中国成立后,王进仁历任青岛市崂山县第一、二、三届政协常委,1981年5月因病去逝。

   七、浮山后村党支部停止活动
       浮山后村党支部一直十分活跃。1930年10月,市委在“双十节”的工作部署中,要求浮山后村党支部在“双十节”前后,利用农民抗租抗捐的要求,积极发动农民群众,扩大土地革命和拥护苏维埃、拥护红军以及选举代表参加苏维埃大会的宣传,发动对地主豪绅的斗争,组织农民协会和雇农工会。18日,在市委常委会议上,专门讨论了农村工作,决定农村的4个支部由王孟仁负责,农村工作的重点是发动组织抗债团,成立农民协会、妇女部和农民自卫军。12月,市委在工作计划中,决定扩大郊区党的组织,要求浮山后村等党支部抓紧利用农民抗债抗捐抗税的要求去鼓动斗争,在斗争中扩大党组织,并计划建立近郊区委,以更好地推动和发展近郊的农民运动。
      1931年4月13日,青岛市委秘书尹祝三取中央发来的文件和书籍时被捕,供出了市委机关,致使省、市委组织遭到一连串的破坏,省、市委20余人被捕。浮山后村、埠西村、孙家下庄等支部的党员大都外出躲避,后陆续回乡,自此与上级组织失去联系,支部停止活动。
   浮山后村党支部从1926年6月成立,到1931年4月停止活动,历时近5年时间。前后共有3任支部书记。党员最多时20余人,有数人在省、市级党组织里担任领导职务。其中王称仁,化名王公博、王学忠、曲秋。1911生。王星五的胞弟。1926年冬入党,1929年2月赴苏联学习,1930年秋回国,曾任中共山东省委工人联合会秘书、中共青岛市委委员。1931年4月被捕,同年8月19日在济南牺牲。王科仁,1909生。1927年入党。1929年2月调山东省委,任省委、青岛市委交通。山东省委派其协助张英除叛,并学习特工技术。8月6日,在青岛中山路新盛泰鞋店,由张英掩护,将叛徒王复元击毙。1930年在济南被捕,后脱离党的关系。建国后在原籍病逝。王孟仁,曾用名王孟林、王希贤。1905生。1926年6月入党。曾任中共浮山后村支部书记,山东省委交通,青岛沧口区委书记、台东区委书记,青岛市委委员等职。1931年4月调任淄博特支书记,赴任前被捕,后自首。1985年11月在原籍病故。最后一任支部书记王谦仁,1904年生。1927年入党。1931年4月失掉党的关系。1964年去世。
      浮山后村党支部不仅是青岛第一个农村党支部,而且是青岛早期党组织在市郊农村中的主要力量。在开展农民运动,实行工农联合方面,为青岛党组织积累了宝贵经验。
      浮山后村党支部在白色恐怖下,在艰难险阻中,英勇顽强,不懈斗争,这种意志,也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来源:《青岛党史》2011年第1期(作者:李草晖  范兴和  王华艳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5917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