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7-20  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影像 > 党史专题片解说词
《山海魂》第二集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7-12-20

[字幕]
  1912年孙中山先生来青岛巡视。
  [解说]
  这位推翻帝制,改朝换代的先驱,为青岛的民主革命带来了十分重要的影响。早期青岛的共产党人与国民党人在民族斗争中结成了同盟。1924年,两个对现代中国影响最大的政党——共产党与国民党,在帝国主义的肆虐和军阀混战中实现了第一次合作。
  然而,与国民党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不同,共产党却从这些衣衫褴褛,贫穷如洗的工人身上,看到了中国未来之希望。长期受德日帝国主义压迫和封建军阀蹂躏的青岛产业工人,在漫漫长夜寻到了光明,他们在中国共产党人的领导下,挺起弯若如弓的脊梁,掀起了汹涌澎湃的巨澜!
   [推片名]
巨澜
  [字幕]
  “劳动啊,我欢迎你
  你的声音在沉寂的社会中冲出
  你的星芒光线,射着黑暗的世界
  你具有改造社会的能力
  希望你将全球来接风……"
  [解说]
  这是一首献给劳动者的颂歌,是对劳动者的礼赞!劳动创造了世界、创造了神、创造了文明、创造了人,然而,却为什么造不出劳动者本身的幸福?
  [字幕]
  1899年至1914年,德国在青岛建造了:码头、船厂、胶济铁路、四方工厂等。1914年日本第一次占领青岛后,建有大型纱厂6家,并垄断了全市的金融、贸易、交通、运输等行业。
  [解说]
  青岛最早的一批产业工人就出现在这些企业中,人数约4千人。
  1913年,青岛产业工人总数已超过1万5千人到1922年底,青岛的工人阶级已拥有5万余人。
  帝国主义入侵,不是来瞻仰古文明的,他们需要的是野蛮的压迫和百分之贰百的剥削。
  他们榨干了劳动者的血汗,压迫的残酷性是空前的。
  20世纪初,德国在青岛修建的造船厂曾招收过一批期限为8年的徒工。 8年学徒没有工资,没有人身自由,如果说德帝国主义对工人的压迫是疯狂的,那么在日本统治时期的纱厂里,童工的悲惨遭遇便是十分罕见的。
  [字幕]
  被工人称作“生死簿”的日商纱厂童工《誓约书》,翻开可见一张张男女孩童的照片。
   [同期声采访]
  青岛国棉六厂子弟小学,操场上的孩子争先恐后地说:我爷爷不到九岁就进厂了。我爷爷和我一般大就做工了。我奶奶十岁进厂……有的说;我现在除了上学,还练琴、玩儿。有的说:我九岁时正在奶奶怀里撒娇呢……
  [解说]
  是啊!这是撒娇的年龄。这是上学的年龄。可这《誓约书》上却没有年龄。这不是疏忽,而是殖民者对其罪行的回避。他们的童年在这誓约书上做了最廉价的抵押。
  1922年12月10日,被德日帝国主义统治了长达25年之久的青岛,回归中国政府。 青岛的回归,应该成为举国欢庆的幸事,然而, 封建军阀积极投靠洋人助纣为虐,搜刮民财,结果, 又把青岛变成了筹措军饷的帐房。
  这是青岛民众的不幸,这是劳动者的悲哀,有压迫就有反抗,这是法则,这是天条!
  1924年下半年,共产党人王尽美、邓恩铭、郭恒祥等人在四方工厂成立了纪律严明的秘密工会,为更大规模的斗争积蓄了力量。
  1925年2月,胶济路局上层发生了内讧,利用这一时机青岛党组织决定发动工人罢工。
  这是青岛工人运动史上首次由共产党组织领导的政治大罢工,斗争的锋芒直接对准了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
  在党的领导下,罢工坚持了9天,迫使路局答应了工人提出的增加工资,提高待遇等项条件。
  罢工的胜利揭示了一个真理:工人阶级要获得解放,只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团结起来,进行斗争。
  青岛的革命运动迅速发展,纱厂工人从四方工厂的罢工胜利中受到了鼓舞,他们秘密串联,组织工会,酝酿罢工斗争。
  [同期声采访]
  当时,在工人中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
  当时参加罢工的老工人回忆唱道:咱工人住在厂里,受着日本气,工人没法治.没法治,就把工会立……。
  [解说]
  在这些东洋老板的眼中,不如牛马的中国人,竟有了自己的工会,这还了得?
  4月14日,日本大康纱厂厂主非法搜查工人宿舍,抄走会员名册,扣押工人代表并进行审讯和拷打。
  面对东洋老板的横行肆虐,大康纱厂工会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撑起了工人的脊梁,他们发布了罢工宣言,提出了21条复工条件,并成立了罢工指导员会。
  [字幕]
  1925年4月19日,青岛日商纱厂工人发起第一次大罢工,参加者达1万8千人。
  「解说」
   青岛历史上声势空前浩大,历时三个月的日本  纱厂三次同盟大罢工就此拉开了帷幕。
   [再次推出片名]
《巨澜》
  [解说]
  青岛纱厂工人的罢工,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  支持,上海派出两名工人代表,携带2千元赶来青岛。他们严正声明,如果日本厂主不答应工人提出的条件,上海25万工人将举行同情性罢工。罢工的关键时刻,中共山东地委的领导王尽美、尹宽、刘俊才等亲临青岛与邓恩铭会合,指导罢工斗争。
  5月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陈独秀签发通告,要求各地党组织,积极声援青岛纱厂工人的罢工斗争。
  [字幕]
  中共中央通电:“青岛日本大康纱厂罢工事,其成效关系北方劳动运动及上海纱厂工人逼动,影响甚大。望同志们设法运动当地各团体发电声援”。  
  「解说」
  罢工持续了22天,日本厂主得到的是数十万元的损失。而工人却赢得了每人每天增加1分钱伙食费,因工受伤者由厂方支付医药费,给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等9项条件。
  敌人在答应了部分罢工条件的间时,举起屠刀, 逮捕了罢工的主要领导人邓恩铭。     
  [字幕]
   1925年5月11日,邓恩铭被胶澳商埠警察厅驱逐出青岛。
  [解说]
  1925年1月,刚从莫斯科大学学习回国的李慰农,关键时刻受党的派遣,踏上了海风袭人的青岛, 全面领导青岛的罢工运动。
  这位农民的儿子,出生在安徽巢县桴槎山东侧的一个只有11户人家的小村庄里。在法国,李慰农与赵世炎、周恩来、李维汉、王若飞、邓小平等同志共同生活、学习和工作。
  [同期声采访]
  青岛党史研究者臧淼,谈李尉农在青岛领导罢工时表现出高贵品质的细节。
  [解说]
  李慰农来青岛后,首先在工人集中的四方地区建立了中共四方支部,并担任书记。他先后在四方工厂、水道局和四方三大纱厂发展纪子瑞等十余人入党,大大加强了党组织的力量。
  面对纱厂工人第一次同盟大罢工的胜利,东洋老板恐慌之余,想到了中国政府,他们晓得,也只有所谓的北洋政府,才能对东洋唯命是从。
  [字幕]
  日本驻华公使芳泽照会中国政府:“一、逮捕外来者。二、整顿和搜查工人宿舍。三、取消五月一日劳动节运动”。
  [解说]
  这幢小楼里的日本人开始对青岛当局发号施令了,而这座恢宏的建筑,此时此刻不过是日本人手中的一件徒有其名的摆设罢了。
  5月25日,胶澳商埠警察厅厅长陈韬率军警三百余人,闯入大康、内外棉、隆兴3大纱厂,强行摘掉工会的牌子,纱厂工人忍无可忍,在李慰农的组织和领导下,举行了第二次同盟大罢工。
  罢工斗争轰轰烈烈,使帝国主义和军阀政府惊恐不安。5月28日,日本两艘驱逐舰由旅顺驶入青岛,鸣炮数十发,以武力实行威胁。
  此时,山东政局发生了变化,奉系军阀张宗昌当上了山东督办。张宗昌,这位土匪出身的督办老爷,贪财、好色、嗜杀成性。
  [同期声采访]
  青岛工运史研究者李尹,谈张宗昌罪恶之细节。
  [解说]
  张宗昌不负东洋人的厚望,前脚刚迈进齐鲁大地,便叫嚣:武力镇压罢工,必要时可以开枪。
  [字幕]
  5月29日凌晨。
  [解说]
  这是一个阴云惨淡的早晨,3千名军警在胶澳督办温树德的指挥下,包围了纱厂,按拟好的名单抓走74位工人运动的骨干,8人被当场打死,17人受重伤,3千余名工人被开除。
  这就是著名的青岛“5.29”惨案。
  惨案过后,尸体无人敢收,死者亲属沿街长号,而日本人则“欢欣笑语,歌唱舞蹈,日夜不绝”。
  [解说]
  “为什么不管日本鬼子杀人,中国亡了吗?起、起、起,大家齐来为死者伸冤、为国家雪耻,亲爱的父老兄弟姐妹们,齐心协力为中华大国争光呀!”
  帝国主义借刀杀人,而举起屠刀者却是同祖、同宗、同血脉的中国人!
  在当时青岛的新闻界,《公民报》始终站在工人一边,为受苦受难的工友奋起呐喊,发挥了重要的舆论作用,被誉为工人的喉舌。
 [照片、字幕]
  胡信之,又名寄韬,《青岛公民报》主笔,民主斗士。1890年生于北京 。                                             
  [解说]
  惨案过后,青岛血雨腥风,环境险恶,《公民报》 主笔胡信之不畏强暴,挺身而出,召开记者招待会, 揭露“5,29”惨案真相,他发表紧要声明,公开宣称:“鄙人千里来,早置生死于度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不得其死,彼又安得其生。”
  张宗昌恼羞成怒,亲笔手谕称《公民报》为肆行邪论,下令取缔。
  [同期声采访]
  原中共青岛市委党史办主任林永明,谈五.二九惨案与五卅惨案的内在联系。
  [解说]
  青岛惨案发生后的第二天,上海发生下英国巡捕屠杀中国工人的“五卅”惨案。
  中华大地上迅速卷起了一场有1千2百万人直接参加的反帝风暴。
  青岛各阶层参加斗争的有近10万人。在李慰农的组织领导下,党的统一战线发挥了巨大威力。一个目标,一个声音:不买英日货,不收英日钱,不给洋人理发,不为洋人干活,甚至拒绝将疏菜卖给洋人。于是乎,洋人哀叹;没有车坐,没有菜吃,无人做饭,连看病也成了问题。
  罗荣恒这位共和国的元帅,当时是青岛大学学生会的负责人之一。在这次反帝斗争中,带领青大学生上街演讲,募捐救济被害工人家属。
  正是在这次风暴后,元帅踏上了投笔从戎的人生之路。
  在反帝斗争风起云涌之时,日本厂主勾结北洋军阀进行了疯狂的反扑,他们命令工人填写保证书,  保证不参加工会,不参加罢工。
  7月23日,大康纱厂一名年仅12岁的童工,无故被厂主打昏,工人们的愤怒再一次汇成了怒吼的涛声:“亲爱的同胞们!我们已走到尽头处,最后的计划还是新旧工友一致停止工作,以决定我们的生死,免得长此受这不生不死的痛苦。”
  7月24日,张宗昌接受东洋人重金贿赂30万元,他命令前敌执法司令尹德山,调集大批军警,26日,27日两天内逮捕数10人,李慰农和胡信之也同时被捕。
  敌人在审讯书,企图从李慰农的口中得到他们所需要的口供。敌人问道:“你是外省人,到青岛来干什么?”
李慰农朗朗笑道:“青岛是中国的领土,我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到青岛来?”
  敌人无言以对,恼羞成怒,杀气腾腾地说:“你荒了日本人的买卖,又把青岛搞得天翻地覆,你长了几颗脑袋?”
  李慰农大义凛然,愤怒道广我们共产党人就是要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像你们这的封建军阀。人头我只有一颗,但是党头是杀不尽斩不绝的!”
  [字幕、解说]
          浩浩长江天际流,
          风吹乐奏送行舟。
          问谁敢击中流楫,
          舍却吾侪孰与俦?
  [解说]
  1925年7月29日凌晨,敌人将李慰农、胡信之秘密押赴团岛杀害。
   李慰农牺牲的消息传到上海,这位98岁的老人回忆了当时的情景。
  [同期声采访罗章龙]
  “当时中央正在开会,听到这件事,这是个天大的事件了……总书记陈独秀当即宣布停止开会追悼他,大家都痛哭失声……”
  [解说]
  老人当时有感于慰农同志的牺牲,写下了这首七言诗:
          黄海帅旗李慰农
          沉雄远略兼雍容
          山东革命勋名懋
          不废江河一代宗
  [字幕]
  中华全国总工会在北京天安门前召开了追悼各地惨案中遇难烈士的大会,胶济铁路派出工人代表伦克忠、韩文玉出席了大会。李大到、宋庆龄等亲临会场。胡信之的母亲也参加了大会。                              
  [解说]          
  青岛三次同盟大罢工最终被残酷地镇压了。然而,工人阶级却从失败中赢得了觉醒。
  共产党人与民主人士的血流在一起,汇入黄海, 化作永恒,化作不绝的涛声!                                      
  [字幕]
  革命被头挂退的事是很少的。石在,火种便不会绝。       ——鲁迅


                                             (作者:童季平  张锡成)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571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