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9-20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影像 > 党史专题片解说词
《山海魂》第三集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7-12-12

血祭
  [出主题歌]
  [出总片名《山海魂》]
  “无事不必苦忧愁
  应把真理细探求
  只要武器握在手
  可由细水变洪流……”
  [解说]
  今天的人们大概很难相信,这是一封情书,出自60多年前的一位身陷死牢的共产党人之手。当时,这位被捕的山东省委书记(刘谦初),把对真理的热爱和对爱情的忠贞交织于这首小诗,奉献给押在同一所监狱的妻子。
  不久后,年仅31岁的刘谦初在就义前又给妻子写下了绝命书,再次表达了他把党比做母亲的赤子之情。
“我现在临死之时,
谨向你握告别之手,
并向最亲爱的母亲和亲爱的兄弟们道别。
望你不要为我悲伤,
希你紧记我的话,
无论在任何时候,
都要好好爱护母亲,
孝敬母亲, 
听母亲的话……”
  与此相比,关押在上海龙华的这位青岛市委书记(罗石冰)的遗书则十分简短:“生命已无希望,决心在最后时刻坚持斗争!”
  1931年2月7日,正是农历腊月二十三,过小年的日子。罗石冰和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长王青士等24名同志,用他们的躯体祭奠了即将到来的春天。
  同年4月5日,清明节的清明时分,刘谦初与在青岛党组织先后担任过领导职务的邓恩铭、郭隆真、党维蓉、马恒德、朱霄、纪子瑞、孙守成等同志在济南纬八路刑场被国民党杀害,史称“4.5”惨案。
  1931年济南“8.19”惨案,1933年济南洛口惨案,都有多位青岛党的干部被杀害。
  30年代初,青岛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壮烈的牺牲者。其实,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不去死,他们只要稍稍低一下头,死神就会呼啸而过。然而,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支撑着他们,使他们始终昂起高贵的头颅,义无反顾地用鲜血去铺就那神圣却又艰险的革命之路。
  (排出集片名《血祭》)
  [字幕]
  1927年,攫取了国民党领导权的蒋介石、汪精卫先后叛变革命,屠杀共产党人,大革命失败。
  [解说]
  1929年4月15日,国民党接管青岛,开始了对青岛长达9年的统治。
  这是9年中青岛国民党政府的历任市长。
  [同期声]采访马路同志:
  “国民党接管青岛以后,首要的任务是建立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但是他们面临着许多困难,特别是工潮不断。因为青岛的阶级结构,主要是外国资本家和中国工人阶级的矛盾。当时,青岛工人生活极度贫困……”
  [解说]
被压迫者一次次用罢工向外国资本家争取做人的权利,9年之中工潮从未间断。其中,尤以1929年的日商工厂工人大罢工声势最为浩大。
  [同期声]采访1929年大罢工参加者马龙青:
  “罢工,工人绝大多数心都齐,因为他们受压迫,生活低、工资少。 罢工提的口号工人都同意。要求8小时工作制,要求吃饭时停工,要求改善生活。打倒列强!打倒走狗!工人都愿意听这个。”)
  [视频资料]
  国民党市长马福祥对罢工工人进行威逼的训话记录。
  [解说]
  开始,部分工人还对国民政府抱有幻想,但事实很快告诉他们,力图建立资本主义制度的国民党,宁可维护那些洋老板,也决不会给本国的穷工人撑腰的。
  [同期声]
  采访1929年大罢工参加者马龙青:
  “罢工那个时候,国民党基本上怕日本,怕日本的陆战队,陆军登陆。它害怕,它基本上和日本一条腿。”
  [解说]
  政府怕日本人,所以人民只得受洋人的奴役,国家也很难说上有什么主权。
  1934年春天,青岛《国民日报》因为报道了朝鲜爱国志士谋杀日本天皇未遂事件,惹恼了一贯在青岛为所欲为的日本居留民团,他们倾巢而出,不但捣毁了这家报社,还一把火烧了国民党市党部。对此, 这位当时的青岛市公安局长却只能望而兴叹,不了了之。
  1936年12月3日,日本海军借口青岛日商纱厂发生罢工,公然武装登陆青岛。日军占领工厂,袭击机关、报社,入宅捕人捉人,如入无人之境。20多天里,与市政府相对的前海海面一字排列近10艘军舰,荷枪实弹的日军巡逻队在市政府门前来回炫耀皇军神威。而守卫青岛的数千名海陆空“国军”却龟缩于军营不见露面。总揽青岛军政大权的市长沈鸿烈仅仅递交了一纸抗议函,就根据南京指令,屈辱地全盘接受了日本领事提出的苛刻条件,日本海军才扬长而去。
  [字幕]
  众所周知,青岛同日本有着极为特殊的关系,而我海军关心更切。我们渴望随着此事件的转祸为福,将有助于青岛的开明化……切望勿再做蠢事,平地起风波。                     ——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参谋长的声明

  [解说]
  今天的人们,实在应当时常重温这段青岛的屈辱史。它有助于我们了解对共产党人以“宁可错杀一千,不使一人漏网”而名闻世界的国民政府,在帝国主义面前,又是何等怯懦软弱;了解半封建半殖民的所谓中华民国究竟是怎样的腐朽黑暗。同时,它也帮助我们懂得为什么在三十年代的青岛会有那么多的呐喊,那么多的抗争;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共产党甘愿舍身取义,将鲜血洒在这山海相依的热上之上。
  (再次推出片名《血祭》)
  [解说]
  这是1929年至1934年间设在青岛的中共山东省委和中共青岛市委机构一览表。由于国民政府的破坏,党的机构频频更迭。
这,无疑是一份控诉状,记载着白色青岛有几多血腥、几多恐怖。
  这,又是一份出师表,记录着视死如归的共产党人走向杀机四伏的岗位时那坚定的足音。
  这,还是一纸宣言书,它告知青山,告知沧海,新型的政党不可征服;它告知人民也告知人民的敌人,共产党人斩不尽杀不绝,一届组织被破坏,新的堡垒又将重新建立起来。
  然而,当我们的镜头透过历史的尘埃,对这份沿革表上的任何细节进行聚焦,都会领略到堡垒之战的艰苦和惨烈。
  1932年1月,这位新任市委书记(李春亭)踏上寒风袭人的青岛土地时,他已经预感到严重的肺病不久就要吞噬他的肌体。但是,他决心要用生命的余火再燃亮一方天地。这位读过大学,留洋归来的红色知识分子,从到任的第一天起便脱下长衫,把根深深植于劳苦大众之中。他每日拖着病体,奔赴于工厂、乡村、学校,以其杰出的组织能力和丰富的斗争经验,播撒着理想与抗争的火种。短短几个月,市委机关健全了,4个区委建立了,一个个工人支部、学生支部、农民支部诞生了。一个日趋活跃的运动局面在1932年初的青岛出现了。
  这时,劳累过度的市委书记也已心力交瘁。然而,敌人抢在病魔之前向他扑来了。
  1934年5月末,中共青岛市委再次遭到重大破坏,李春亭等80多名共产党员和工人骨干被捕入狱。
  [字幕]
  济南洛口黄河大堤,1983年8月18日,李春亭在此被杀害
  [解说]
  他是被难友们搀扶着,用微弱的声音唱着《国际歌》,倒在黄河岸边的。60多年了,我们依然相信,在这浪花里,有着年轻市委书记对青岛土地的无尽眷恋。
  蒋介石集团对革命的背叛,在国共两个政党内部都引起剧烈分化。他(鲁佛民,曾任国民党青岛市党部负责人,1927年以后成为我党忠诚干部),在革命紧急关头同国民党彻底决裂。而他(王复元,曾任山东省委组织部长,1928年叛变,成为国民党特务骨干),却卸下红袍,挂起白带子疯狂捕杀昔日的战友。由于王复元等人的叛变,山东全省党的组织1929年上半年连续遭到极其严重的被坏,省委机关陷于瘫痪。
  [字幕]
  “解决叛徒是中心问题,否则山东工作没有出路。”
  [解说]
  这是中共中央的指示,青岛党组织担负起这一特殊重任。
  [字幕]
  1929年4月,中央派张英来青协助青岛党组织除奸
  [解说]
  这是一场前后历时4个月惊心动魄的搏斗。国民党探听到风声,层层设防;共产党人屡屡受挫,愈挫愈坚。1929年8月10日,王复元招纳的叛徒丁惟尊在滋阳路口被共产党员张英处决。6天后,臭名昭著的国民党山东捕共队长、血债累累的大叛徒王复元,在繁华的中山路被共产党员王科仁、张英当众击毙。
  [照片、字幕]除叛徒英雄人物字幕介绍一组
  [解说]
  白色恐怖中的红色反击,石破天惊,震憾敌巢。国民党要员谈虎色变,市长、市党部主任、公安局长等,不得不躲上军舰住宿。逆境中共产党人,以其大智大勇、大忠大义,谱写了岛城革命史上的又一绝,为后人所传颂,经久不衰。
  [照片]
  解放后反映这次斗争的艺术作品资料
  [解说]
  这是国民党青岛第二任市长马福祥编纂的《1929年青岛大罢工纪实》。那一时期,此起彼伏的罢工浪潮总是使每一位市长穷于应付。此时的青岛工人阶级,已经更加成熟地踏足于政治舞台,反抗剥削的经济斗争中,也更多地加入了反对帝国主义、反对独裁统治的政治内容。1929年至1932年间,青岛爆发了第二次工人运动高潮,三年多的时间里,40余家工厂先后兴起了130多次工潮,在中国工运史上留下了辉煌的记录。
  [ 照片]
  当时青岛工潮的视频资料一组
  [解说]
  与汹涌澎湃的工潮遥相呼应的是知识界文化界迭起的波澜。青岛的绿水青山之间,那一时期留下了多位进步作家、学者的战斗足迹。
  [照片]
  老舍、沈从文、萧红、萧军、王统照、闻一多等在青岛的视频资料一组)
  [解说]
  这位后来成为“一二.九”运动的主要领导者的年轻人(黄敬),此时却是青岛左翼文化运动的先导。在他与战友们的耕耘下,党在青岛开垦出了诸如《海鸥剧社》、《汽笛文艺社》等一个个充满朝气的左翼文化阵地,向着黑暗掷出犀利的匕首和投枪。
  [照片]
  青岛大学旧址
  [解说]
  这里,曾是青岛学生运动的主要发源地。1931年末,为抗议国民党政府对日本的不抵抗政策,中共青岛大学党支部曾组织近二百名师生赴南京请愿,用“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呐喊声震撼了国民党中央政府,迫使蒋介石亲自出面予以应付。此外,大学党组织于1932年领导的“反学分淘汰制”大罢课,1936年领导的与“一二。九”运动遥相呼应的大罢课,都导致南京政府不得不直接过问处理,产生了全国性的影响。
  然而,在与敌人进行实力悬殊的搏斗中,青岛共产党人也一次次蒙受了巨大损失。这里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当时左倾冒险主义对党的工作造成的损害。
  [同期声]采访李建训同志:
  “当时,发生了一些超越实际的冒险作法。比方说,1930年8月20日,山东、青岛党组织在青岛大英烟厂门前,举行了一次飞行集会,我们一些省市委领导都上了街,燃放了鞭炮,挂出了斧头镰刀红旗,收到了一些宣传效果,但是带来了一些严重的后果。9月21日、22日,我们就有18个同志北部,省委书记任国桢同志不能在青岛立足。这是由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革命的道路正在探索,再加上受苏联城市中心论的影响造成的……”
  [解说]
  尽管当时省委书记任国桢及陈少敏、马恒德等许多同志也对冒险主义的作法表示过忧虑,但是一旦党组织作出了决定,他们还是置生死于度外,坚决地予以执行。
  [同期声]
  采访1929年中共青岛市委书记王景瑞:
  “……怕死就不干了。我根本没想到死,只想胜利。你看,王星五在我家住的时候,我说,敌人如果来抓你,你从后门走,我就说我叫王星五,代替你入狱。我们出去撒传单什么的,也是通身是汗,但是没有胆怯……”
  问:“万一被捕怎么办?”
  “万一被捕,党组织事前有教育,不能叛变,要忠于党,那半点不含糊……那时在武汉,周恩来同志对我们讲:“秘密工作的整个组织,书记也不能知道,组织部长知道的多一点,但也不能全知道。所以总有一部分是敌人破坏不了的。这是一个原则。
  再一个原则是秘密工作有纪律:上不传父母,下不传妻子。保守秘密是党的纪律的重要的一条……”
  [解说]
  党的机密高于一切,需用鲜血来守护,用生命来捍卫。
  [同期声]
  采访当时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长徐子兴的夫人李毅:
  “……他讲真理。说这个社会不公平,说讲治理国家的人是些新军阀。大家都喜欢听,他讲话大家都鸦雀无声地听……”
  问:“他长得什么样子?”
  “长得很白,走起路来那么安稳。爱笑,他一笑代表说一句话……”
  [解说]
  65年了,这位饱经风霜的革命老人,仍清晰地记得丈夫的音容笑貌。丈夫身材伟岸,才学出众而又谦恭礼让,从他身上总能强烈感受到人格的力量。所以,连敌人也为他所吸引,他因此而成功地打入敌巢,营救出多位战友,并在铲除叛徒王复元的斗争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同期声]采访徐子兴的夫人李毅:
  “他喜欢同志们,看见同志们就迷了。在家里开会,衣服架上挂的衣服,谁需要谁穿,穿走我再做上,说不准下次他又送同志了。”
  [解说]
  他收入丰厚,但他无私地把薪金献给组织,自己家里生活得越来越贫困,甚至把一个孩子送入了育婴堂。
  然而对敌人,他却是那样的刚烈不阿!
  [同期声]采访徐子兴的夫人李毅:
  “……他不怕。他说国民党要抓我,我还要推翻它呢。牺牲就牺牲,死就死,苏联革命死了多少人啊!现在我们革命,救的是中国,改造的是旧社会,改造的是人的头脑……”)
  [字幕]1931年4月,徐子兴不幸被捕
  [解说]
  徐子兴被捕后,敌人急于替王复元复仇,用尽一切办法要他说出张英的下落。然而徐子兴的回答始终只有四个字:“莫名其妙。”
  临就义的前一天,徐子兴被转押到济南省立第一监狱西监。进狱时,他猛然看到亲爱的战友李旦复抓住铁栏向他凝望。他瞅住仅有的点机会轻声告诉战友:“我的口供是:莫名其妙”,最后一次向组织表示了他对党的忠诚。然后,在看守的吼叫声中,他微笑着向战友进行了最后的诀别。
  [照片]戴卓民与化名为黄季仲的戴卓民的两张照片)
  [解说]
  如果不靠现代科学手段的精确鉴定,有谁会相信这是同一个人的两张照片啊。
  1931年初,全国总工会巡视员戴卓民受党派遣,化名黄季仲到青岛视察并领导工人运动,后不幸被捕。由于他始终没有泄露党的机密,敌人直至把他杀害也没掌握他的真实身份。以至直到近年,广东和青岛党组织才通过各种鉴定手段,在青岛革命烈士中寻到了这位杰出工人运动领袖的下落。
  [照片]年轻英俊的戴卓民照片与入狱后被敌人摧残得不成人形的戴卓民照片叠划
  [中共山东省委委员、青岛市委宣传部长郭隆真视频资料]
  [解说]
  她是在工人中走访时被捕的。她本是富家小姐,却像鸟儿一样冲出樊篱飞向高空。在天津,她和邓颖超等同学创建创造社;在法国,周恩来介绍她加入共产党。1930年,她奉派来青岛,在省委和市委担任领导工作,于是,她在工人中落叶归根了。
  [字幕]
  敌人档案记录:“自从张李氏被捕后,《青岛红旗》亦随之绝迹,由此认定她是一个宣传共产主义,鼓动工潮的共产党重要分子。
  (国民党青岛公安局上报案卷)
  [解说]
  敌人的档案告诉我们,她是怎样渡过生命中最后那些时光的。她的真实身份不清,活动情况不明,连真名实姓也拷问不出。她要么不开口,开口便是对敌人的严厉斥责。审讯官和看守都怕她,又不得不佩服她,最后,只能根据她态度的强硬而认定她是“共党要犯”,将她秘密杀害。因为敌人十分清楚,如此刚烈的女子,只能来自那个无所畏惧的政党。
  如果说,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已经以共产党人坚不可摧的战斗意志昭示世界,红星必将照耀中国,那么同一时期的白区共产党人,则以鲜血和头颅铺成了斗争一失败,再斗争再失败的直至胜利的又一条长征路!
  (字幕:大牺牲,大成功)
  (再现主题歌,第三集完)
    

                                                                          (作者:张绍麟 童季平 罗春茂)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791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