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12-11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地方史
全社会的民主改革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7-05-04

 工厂企业的民主改革

在进行抗美援朝、土地改革运动的同时,青岛各级党委和政府领导的其他各项民主改革也在全市范围内深入开展。从农村到城市,从工矿企业到机关学校,整个社会面貌都发生了深刻变化。各阶层人民在社会变革的大潮中激发出巨大的革命精神和生产热情,为全市国民经济的恢复、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群众基础和社会环境。

工厂企业的民主改革,是一项重要的社会改革。青岛解放后,全市国营经济是在没收官僚资本的基础上组建起来的,由于对工矿企业接管采取“原封不动”的政策,其原有的人员和管理制度仍然保留着。原来欺压、盘剥工人的封建把头势力依然存在,一些把头仍时常欺压工人,甚至与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相勾结,造谣挑拨,打击积极分子,破坏生产,压制工人民主管理企业的愿望。此外,一些企业领导干部封建意识较重,作风不民主,脱离群众,压制工人的政治热情和生产积极性,使工人当家作主的地位得不到充分体现。从1950年起,青岛各国营企业在建立党、团、工会组织的基础上,结合贯彻落实《工会法》,进行了初步的民主改革,对一些民愤极大的把头和坏分子进行了清理,初步实行了民主管理。但改革并不彻底,系统清理残余反革命势力,改革旧的管理制度成为当务之急。

19516月,根据政务院国营工业生产建设的决定和华东局城市工作会议的精神,山东分局召开第二次城市工作会议,对全省工矿企业的民主改革进行详细部署。会议明确提出推进企业民主改革的途径,即:依靠工人进行改革;加强各级党委对工矿企业的领导;大力培养、提拔干部,充实工矿企业。会议通过了《关于加强国营工矿工作的决定》,对工矿企业民主改革的时间、方法步骤和要达到的目的提出了明确要求。

根据中共中央、山东分局的指示精神,青岛市委、市政府在工厂企业中掀起了民主改革运动。6月,全市首先在纺织系统开展了民主改革运动的试点工作。在取得初步经验的基础上,8月,民主改革运动在全市展开。9月底,在华新纱厂、冀鲁针厂、阳本印染厂、振业火柴厂及大陆烟厂等私营重点工厂开始进行。整个运动分为民主斗争、民主团结、民主建设三个阶段进行。

在民主斗争阶段,各工厂企业在充分发动群众的基础上,开展控诉活动,主要采取回忆、对比、诉苦等方式进行。工人群众纷纷起来揭发那些作恶多端的反革命分子,控诉封建把头制度,斗争劣迹昭著的流氓恶霸把头,投身民主改革运动。在控诉活动后期,人民政府将反革命分子的犯罪材料印发各生产组,号召工人群众当“业余法官”。在审查过程中,工人群众发现有的犯罪材料不充分,便提请有关部门继续组织人员搜集和补充材料。人民政府在充分尊重工人群众意见的基础上,依法对罪犯进行了处理。掀掉了压在心头上的“黑石头”,广大工人群众扬眉吐气,有的说:“解放两年多了,今天才倒了苦水,掀掉石头翻了身,今后一定要搞好生产,永远跟共产党走。”

民主团结阶段主要是开展坦白、“挖苦根”和“找胜利源泉”活动。为进一步发动群众把民主改革运动推向深入,青岛市委部署首先在全市工厂企业中开展坦白活动,总方针是“坦白、宽大、改造、团结”。坦白的对象和范围是反革命分子、历史上有政治问题而没交代的人、对工人犯有罪行的人。方法是让上述三种人向工人群众或有关部门坦白。对坦白者的政策是“有罪者减罪,罪轻者免罪,无罪者放下包袱”。坦白活动分为动员报告、小组讨论、典型示范报告、坦白、宣布处理方法并作总结等五步进行。通过坦白活动,工厂企业中的少数反革命分子和历史上有各种问题的人,在党的政策威力震慑及广大职工群众的敦促和帮助下,绝大多数都坦白交待了自己的罪行和历史问题。在坦白活动后期,人民政府对坦白交待者,分别情况予以宽大处理;对坦白不彻底者,交群众监督,继续让其交待问题;对极少数拒不交待问题者,根据掌握的罪恶事实给予从严处理。坦白活动结束后,市委又将运动引导到“挖苦根”和“找胜利源泉”学习教育活动中。各工厂企业采取上大课、办轮训班的形式,对工人群众进行教育,主要内容有:旧社会工人所遭受的苦难与争取解放的斗争,中国革命胜利的原因和工人阶级当家作主的地位等。通过坦白、“挖苦根”和“找胜利源泉”活动,纯洁了工人阶级队伍,消除了工人中的小宗派,增强了工人间的团结,工人群众思想觉悟不断提高,生产积极性不断增强。他们说:“现在挖出了‘苦根’,找到了‘甜源’,咱们工人阶级一定要鼓足干劲,加快生产,早日完成党和国家交给的恢复和发展生产的任务,为未来的幸福大厦添砖加瓦。”

民主建设阶段主要是因势利导,实施生产管理上的民主改革,废除把头制,建立车间责任制,民主选举生产组长,吸收工人参加管理,实行民主管理企业。19517月底,青岛市成立“工会法检查委员会”,统一部署安排各工厂企业贯彻实施《工会法》。与此同时,在各工厂企业的行政领导中开展民主检查工作。工人群众对工厂的行政和生产工作提出批评意见和合理化建议,多数工厂在几十条左右,有的达四五百条。各工厂企业的领导对过去的工作进行全面检查,并对工人提出的意见和建议认真进行归类分析,逐级分清责任,分别作出检讨和答复。经过民主检查后,各工厂企业普遍改选了工会和工厂管理委员会,大中型工厂企业中还建立了职工代表会议,工人中的优秀分子被选到管理机构中,从而进一步加强了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和工厂企业的民主建设。

1952年底,青岛市工厂企业的民主改革运动顺利完成。通过民主改革运动,铲除了工厂企业内部的封建把头和残余反动势力,纯洁了工人阶级队伍。一些有历史问题的人也纷纷坦白交代,得到妥善处理。仅全市8个国棉厂就清查出有历史问题的人147名,依法分别作出处理。同时,经过民主选举,一大批工人中的优秀分子被选到生产班组、车间、工会或厂级领导岗位上来。据纺织系统资料统计,民主改革后,新提拔任用的领导干部和生产管理人员246名,其中劳动模范54名、党员94名、生产一线骨干98名。

在民主改革运动中,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得到确立,思想政治觉悟空前提高。广大工人关心企业的发展,把自身工作同国家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1951年下半年,抗美援朝运动掀起了高潮,全市广大工人积极响应抗美援朝青岛分会的号召,努力节约支出、扩大增产,捐献飞机5架、大炮1门。全市工厂企业开展了爱国突击生产竞赛活动。在竞赛活动中,各工厂企业修订了爱国公约,广大工人开展了技术练兵、技术比武等活动,在提高产量质量、增加品种、降低成本等方面创造了许多新的纪录。例如,青岛纺织机械厂王发义小组创造出105项生产纪录,节省工时3144个,每月超额50%以上完成生产任务。

1952年,首都人民英雄纪念碑兴建委员会在全国实地考察后,决定碑体石料从青岛浮山开采。9月,青岛建筑工程公司第一石料厂开始对石料毛坯进行开采和粗加工。1953331日,石料开采正式动工,采用人工凿挖方式,历时41天,完成长147米、宽29米、厚1米的碑身主体石料的开采、粗加工任务。其后,又分两批完成底座石料的开采和粗加工任务,共138586立方米。8月底,碑身石开始起运。青岛市搬运公司起重队工人以及来自北京修建纪念碑的工人、鞍山钢铁公司技术工人等,利用枕木、铁轨、千斤顶、吊钩、铁磨等原始工具,通过绞、磨、推、拖、吊、拉等方法,以每天500米的速度,历时一个多月将料石运到孟庄路车站。106日,料石由青岛火车站启运,13日运抵北京。任务完成后,国家建碑委员会对有功人员进行了表彰和奖励。

此外,在民主改革运动中,广大工人充分发扬主人翁精神,努力工作,有力地促进了生产的恢复和发展。全市1951年工业总产值达到535亿元,比1950年增长5735%1952年工业总产值843亿元,比1951年增长5757%。同时,全市工业生产水平也迈上一个新的台阶。1952726日,四方机厂试制成功新中国第一台解放型蒸汽机车,被铁道部命名为“八一号”,结束了中国不能独立制造机车的历史,揭开了中国铁路机车车辆工业史上新的一页。同年6月,全市13家修理、加工缝纫机零部件的单位组成青岛联华缝纫机制造厂,至年底组装了279架“鹰轮牌”缝纫机,此为山东省缝纫机生产的开始。同年8月,青岛市成立自行车制造业第一、第二联营社,年产“青岛牌”和“国防牌”自行车990辆,1953年总产量达到8482辆。

工厂企业民主改革,是将官僚资本企业改变为社会主义性质的国营企业,并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私营企业改变为新民主主义的私营企业的重要步骤。经过民主改革,彻底废除了企业内部残存的封建残余势力,废除了旧的官僚管理机构和各种压迫工人的制度,并与生产改革相结合,初步建立了民主管理制度,调动了工人当家作主、搞好生产的积极性。随着民主改革的进行,青岛市工厂企业普遍开展了爱国主义劳动竞赛和其他各项政治、经济、文化建设工作,有力地促进了工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

 

“海上民主改革”

青岛解放后,青岛市军管会接管了青岛港,废除了海上管理的封建把头制。但封建的残余势力仍严重阻碍着海上生产的进行和发展。青岛港共有船只1139艘,其中轮船162艘,帆船977艘。青岛港海上总人数为12426人,其中船工1148人,渔工1013人,渔轮警卫和电报员97人,船民175人,渔民3429人,码头工人2607人,修船工人343人,盐工1651人,盐民1963人。青岛解放后,海上共逮捕反革命分子65名,经过各种运动暴露出的复杂分子1217名。海上党团组织薄弱,党团骨干分子少,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仅有607人,占海上总人数的488%。海上反革命分子肆无忌惮,乘机进行各种破坏活动。1951年春,水产公司于友海、毕全礼等人阴谋驾船投往台湾未能得逞。19527月,水产公司戚文堂等人煽动工人索要双薪、发动罢工,严重影响生产。

根据中央人民政府交通部和中国海员工会筹备委员会关于海上民主改革的指示,青岛市委成立以青岛港务局局长为组长的海上民主改革工作组,于1951年秋着手进行海上交通运输业和渔业的民主改革(简称“海上民主改革”)。工作组首先组织参与调查材料的干部学习讨论有关文件,初步明确政策标准、五类反革命分子的界限、调查材料的方式方法以及应有的工作态度。在此基础上,广泛搜集材料,深入查证重点材料,彻底摸清海上人员的政治情况。然后对上述材料进行“排队”,分出重点和一般,初步掌握了海上人员的状况。工作组先后组织了42个调查材料小组分赴全国各地进行调查,共涉及6个省、34个县市,调查重点材料62份,查证了有血债的反革命分子11名,有严重罪行的反革命分子7名。同时,普查了6042人,其中查出有严重问题者24人,一般历史问题者687人。在充分掌握海上人员的政治情况后,工作组又组织开展了检举揭发、坦白交待活动,有618人主动坦白交待了反革命行为。经过民主改革运动,逮捕反革命分子12人,遣送回原籍处理的反革命分子3人。

19521120日,青岛市委组织了由公安、工会、港务等部门人员组成的海上民主改革委员会,加强对“海上民主改革”工作的领导,进行“海上民主改革”补课运动。海上民主改革委员会分别在港务、水产、航运等部门和崂山郊区成立了7个委员会,先后抽调191名干部进行集中培训,并在中港、航运进行试点,取得经验后逐渐推开。“海上民主改革”补课运动前后分作13批,每批经过准备、坦白交待、建设三个步骤,至19539月结束。全市国营港务局、私营渔轮等7个单位,1139艘船只,12426人参加补课运动。

“海上民主改革”的完成,使青岛市海上交通运输业、渔业面貌焕然一新,工人群众生产积极性和劳动生产率大大提高,有力促进了全市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

 

司法改革运动

在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等运动中,司法机关积极参与,在打击反革命残余势力、巩固人民民主专政、稳定社会秩序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暴露出组织不纯、思想不纯等问题。为此,19526月,中共中央、中央人民政府决定在全国司法系统开展一场司法改革运动,以彻底改造和整顿各级人民司法机关,改革的重点是各级人民法院。

解放初期,青岛的司法机关是在接管旧有司法机关基础上建立的。司法改革前,青岛市法院共有干部125名,其中入城干部39名,留用的旧司法人员67名,新吸收的知识分子19名。另有司法警察92名,其中入城警察21名,留用人员25名,新吸收人员46名。有些留用的旧司法人员在解放后仍然沿袭旧法律观点和旧司法作风,甚至利用职权贪赃枉法,危害人民。同时,新进司法机关的部分人员,由于立场观点模糊,意志不坚定,也沾染上一些脱离群众、刁难群众等旧衙门作风,有的甚至蜕化堕落,违法乱纪。这些问题不仅危害国家建设事业和人民利益,而且削弱了人民司法在群众中的威信和在巩固人民政权中的作用。

1952829日,青岛市委、市政府召开司法改革动员大会,副市长王少庸(王少庸(1908—1984),河北唐山人。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华东军区政治部秘书长、胶东军区政治部主任兼社会部部长、青岛市市长、青岛市委书记等职。1955年被错定为“以向明为首的反党宗派集团成员”,1964年2月获甄别平反。后任华东局宣传部副部长、上海市委候补书记、上海市革委会副主任、上海市委常委等职。因在“文化大革命”中犯有严重错误,1977年1月离职接受审查。1983年被开除党籍,免予起诉。)作关于旧司法改革运动的报告,市法院院长廖弼臣代表法院在动员大会上讲话。会议分析列举了司法机构存在的旧衙门作风以及脱离政治、脱离群众的形式主义、文牍主义作风等问题,指出了进行司法改革的重要性和必要性,部署了全市的司法改革工作。91日,市政府三届二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彻底整顿与改造司法工作的决定》。此后司法改革运动在全市展开,至19531月初结束。

这次运动大致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召开司法会议,进行动员部署。从批判旧法观点入手,组织司法人员学习中共中央19492月《关于废除国民党的六法全书与确定解放区的司法原则的指示》和政务院195011月《关于加强人民司法工作的指示》等有关文件,纯洁思想,提高认识。

第二阶段,审查处理有问题的司法人员,清理旧案、积案。由领导带头,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揭露问题,明确责任,采取内部检查和外部群众揭发相结合的方法,审查有问题的司法工作人员,实事求是地分别予以组织处理,同时清理旧案、积案,携卷走出大门与群众一起办案。人民法院召开各种形式的会议进行广泛宣传,发动群众大胆揭发,仅91日至10日就收到全市各界群众揭发和建议的信件近300件。全市直接参加这次运动的司法、检察、公安、民政及部分群众团体的代表共5299人,揭发出各种问题723件。

第三阶段,进行组织整顿。主要是调整司法队伍结构,加强司法机关的组织机构建设,改进工作方法,制订和实行新的工作制度,处理冤错案件。

在司法改革运动中,全市共处分、调出蜕化变质分子和不适合从事司法工作的人员66人,清除旧司法人员24人,同时挑选198名工农优秀分子充实到各级司法部门,提高了司法队伍的政治素质。运动期间,全市先后召开改判大会100多次,纠正错判案件559件,受到司法教育的群众达3万余人。

司法改革运动是新中国成立初期民主改革运动的组成部分。通过司法改革运动,划清了新旧法律观点的界限,转变了司法部门的旧法观点和旧衙门作风,纯洁了司法干部队伍,初步建立起人民司法制度和新的工作作风,奠定了人民司法建设的良好基础,为从司法方面保障青岛市经济社会发展创造了条件。

 

《婚姻法》的宣传贯彻和移风易俗

封建婚姻制度是旧中国遗留的封建桎梏之一。这种以父权为中心、压迫妇女并剥夺男女婚姻自由的婚姻制度,严重束缚和摧残人性、人权,酿成无数人间悲剧。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开展了对封建婚姻制度的改革。

1950413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草案)》。430日,毛泽东主席签发命令公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自51日起施行。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制定的第一部基本法律。《婚姻法》明确宣布:废除包办强迫、男尊女卑、漠视子女权利的封建主义婚姻制度,实行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合法权益的新民主主义婚姻制度;禁止重婚、纳妾,禁止童养媳,禁止干涉寡妇婚姻自由,禁止任何人借婚姻关系问题索取钱财。它的颁布实施,是在土地改革基础上进一步肃清封建残余、建立新的社会生活的一项重大社会变革,为把广大妇女从封建婚姻制度的压迫束缚下解放出来,投入到生产、社会等各项事业中去提供了法律保障。同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保证执行婚姻法给全党的通知》,要求全体党员一致拥护、遵守《婚姻法》,保证予以贯彻执行。全国总工会、团中央、全国妇联等联合发出《关于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给各地人民团体的联合通知》,要求各地工会、青年团、妇联组织协同做好《婚姻法》的宣传贯彻工作。

根据中共中央、山东分局的统一部署,青岛市委、市政府立即部署《婚姻法》的宣传贯彻,自19505月初开始在全市开展了大规模的宣传贯彻《婚姻法》活动,很快掀起了热潮。5月下旬,全市开展了宣传《婚姻法》突击周活动。6月至7月,全市进行了深入的学习、宣传。市政府编印《〈婚姻法〉讲解提纲》,召开干部大会,进行动员、部署;青岛市民主妇女联合会(1957年9月,青岛市民主妇女联合会改称青岛市妇女联合会。)动员社会各界利用报纸、幻灯片、广播、电影、戏剧以及座谈会等形式,广泛宣传《婚姻法》。市文联筹委会组织大鼓队下乡宣传。各区公所与区妇联及工会、农会、派出所等有关单位组成《婚姻法》贯彻委员会或领导小组,以街道、里院或村庄为单位,召开群众大会,同时在各区妇女识字班中进行《婚姻法》的宣传教育。715日,市妇联开展《婚姻法》宣传月活动,各区、各单位、各团体会员普遍开展了《婚姻法》的学习活动。

1951926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出《关于检查婚姻法执行情况的指示》,并组成检查组赴华东、中南、西北、华北等地进行检查。根据政务院的指示,青岛市政府于106日成立贯彻婚姻法检查委员会,从民政、公安、法院、工会、妇联等部门抽调18名干部,组成3个检查组,分赴市北区、崂山郊区和青岛国棉一厂,实施执行《婚姻法》的检查工作。随后各区、工厂企业相继成立贯彻婚姻法检查委员会,认真进行了检查。26日,检查工作结束。

受几千年封建婚姻观念和恶习陋俗的影响,加之许多人存在着浓厚的男尊女卑、重男轻女思想,因而在《婚姻法》公布一年多后,全市仍有不少虐待虐杀妇女、干涉婚姻自由的非法行为发生。这次检查共发现183件妇女遭受严重虐待的案件,其中崂山郊区112件,市北区53件,国棉一厂18件。自《婚姻法》公布后,因婚姻问题自杀的妇女有40人,其中崂山郊区26人,市北区12人,青岛国棉一厂2人;被杀的妇女有2人;自杀未遂的妇女有22人。自杀案件多系受不了丈夫公婆虐待所致。为此,市法院组成巡回审判组,加大对虐待、虐杀妇女行为的处置力度,支持妇女的合法斗争,对婚姻案件就地处理。大检查期间,全市城乡大张旗鼓地宣传、树立婚姻自由的典型,依法及时处理积案,解除包办买卖婚姻,组织召开公审大会,严厉惩处虐待、虐杀妇女的罪犯。全市1951年共处理伤害妇女妨害婚姻犯罪人员489人;1952年共审结婚姻案件2176件,其中女方提出离婚的占多数。

中央检查组在对华东等地贯彻执行《婚姻法》情况检查后发现,一些地方如老解放区贯彻执行较好,一些地方如新解放区,特别是边远地区贯彻执行很不够。因此,195211月和19532月,中共中央、政务院先后发出指示,要求各地在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运动结束后,开展一次贯彻《婚姻法》的运动。根据中央指示,19533月,全国开展了一场宣传贯彻《婚姻法》的运动月活动。

根据中共中央部署,青岛市委、市政府多次召开会议,就贯彻《婚姻法》运动月的工作进行研究和部署,为再次掀起宣传贯彻《婚姻法》的高潮做好准备。一是成立青岛市贯彻婚姻法运动委员会,制定下发《开展全市范围内的宣传贯彻婚姻法运动月活动的计划》,领导、指导全市宣传贯彻工作。二是组织检查组,赴各单位进行检查。市贯彻婚姻法运动委员会抽调17名干部,组成检查组,到市内各区、崂山郊区及机关、学校、工厂、企业就开展宣传贯彻《婚姻法》运动月的相关工作进行督促检查。327日,检查组到位,检查工作开始。三是抽调干部,进行集中培训。全市参加《婚姻法》有关文件学习的市级、区级和工厂、企业等单位的干部达23万余人,近38万名基层干部参加了培训,这些干部分布在工厂、机关、学校、街道、社区,成为宣传《婚姻法》的骨干力量。四是组织编写、翻印各类宣传材料。前后共编印材料约30万册。

青岛市贯彻《婚姻法》运动月活动从4月开始有序推进,至5月上旬结束。在运动月中,全市除组织报告员及宣传队伍向群众作报告、讲解外,还运用报纸、广播电台、电影、戏剧、游园大会、图片展览等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向群众大规模宣传《婚姻法》。全市454名《婚姻法》报告员共向群众作报告650余场。416日至26日,青岛市在中山公园举行宣传《婚姻法》游园会,有40多万人次参加。422日,市贯彻婚姻法运动委员会、青岛人民广播电台联合举行宣传、贯彻《婚姻法》广播大会,广大市民积极收听,纷纷表示要坚决执行《婚姻法》。据不完全统计,全市直接受到教育的成年人有50多万人,参加游园会、展览会及观看戏剧等受教育的近百万人次。各单位还以讨论会、总结会、表扬会等形式,让群众现身说法,使群众得到自我教育,帮助群众解决婚姻上的问题。

这次贯彻《婚姻法》运动月是全市历次《婚姻法》宣传活动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基本上做到家喻户晓、深入人心。经过一个多月的集中宣传,广大干部、群众对《婚姻法》有了比较全面、系统的了解,扫除了先前的误解和顾虑,澄清了一些模糊认识,驳斥了谣言,安定了民心;一些家庭矛盾和婚姻纠纷得到处理,一些侵犯妇女合法权益的行为受到惩罚,男女平等、婚姻自主、家庭和睦、团结生产开始成为社会风气;妇女地位上升,生产热情和政治热情高涨,为各项生产和社会活动增添了新的力量。运动月活动后,《婚姻法》的宣传进入常态化。

改革封建婚姻制度,是党推进民主改革和社会改造的一个重要方面。这次改革从根本上动摇了封建婚姻制度和旧有家庭关系的根基,也从根本上触动了旧的传统思想观念和伦理道德。全社会逐步建立起新型婚姻家庭关系,婚姻自由、男女平等开始成为新的社会风气,民主和睦的新家庭大量涌现,促进了社会和谐稳定,推动了经济社会的发展。《婚姻法》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和支持。

 

扫除旧社会痼疾的斗争

青岛解放初期,遗留了大量的旧社会痼疾,诸如卖淫嫖娼、贩毒吸毒、设庄赌博等,严重危害着社会环境和人们的身心健康。按照中共中央、山东分局的部署,青岛市委、市政府迅速开展了扫除各种社会痼疾的斗争,打击对象为妓院老鸨、毒贩、赌头等。清除旧社会的遗毒与反封建恶霸斗争有着密切联系,同样带有民主改革的性质。

旧中国由于社会历史等方面原因,娼妓现象久盛不衰。青岛解放时,全市有妓院10处、乐户147处,从业妓女800余人,还有不少暗娼游妓。

人民政权建立后,对妓院采取了有计划的限制和逐步取缔的政策,只准其减少,不准增加,妓院、妓女的数目以及嫖娼现象有所减少。1949827日,青岛市公安局颁布《妓院、乐户禁止事项》,对妓院、乐户作出限制,其中规定:严禁窝藏散兵游勇及匪特、反革命分子,妓女卖身契无效,建立来客登记报告制度,公安派出所定期盘查询问等。通过严格管理和限制,妓院日趋萧条,嫖娼现象减少。据不完全统计,在青岛解放三个多月里,妓女就由800余人减至400余人,至11月再减至270余人。

195110月,青岛市委、市政府决定将全市残存的妓院、乐户全部予以取缔,对妓院班主、领家、老鸨和妓女、暗娼游妓分别予以惩办和教育改造。市政府在四方路派出所设立取缔妓院指挥部,由副市长王少庸任指挥,市公安局局长周鸿恩、市民政局局长陈仰之任副指挥,以公安局为主,在市南区、市北区、台东区、台西区设立4个取缔大组,由分局局长任组长,共组织公安干警、公安部队指战员及治保干部等400余人参加取缔工作。为保障这项工作的顺利进行,市公安局事先进行调查摸底,制定《取缔妓院、暗娼具体行动计划》,成立取缔妓院指挥部;民政局除为教育改造妓女提供衣、食、住条件外,还与妇联、公安局一起成立“妇女生产教育所”,负责对妓女进行教育改造;卫生局抽调医务人员,提供专门的医疗设备和药品,用于对妓女的性病治疗。市公安局经过充分准备,于1222日零点30分统一行动,取缔全市残存妓院和乐户,市政府同时发布封闭一切妓院的布告。行动于当日6时结束,共封闭妓院6个,逮捕和管训班主、领班、老鸨等270人,收容妓女、暗娼314人。司法机关对妓院班主、领班、老鸨等分别进行了审查处理,根据所犯罪行的轻重及认罪态度,判处罪大恶极的6人死刑,判处死缓的4人,判处有期徒刑的89人,处以管制的29人,余者142人具保释放,并遣送原籍劳动改造或生产教养。同时,对被收容的妓女、暗娼进行教育改造及性病治疗。管教结束后,除1人逃跑、1人死亡外,有22人就业,有50人结婚成家,有97人回到家乡参加生产劳动,有15人被送交公安局集训,有128人被送入生产教养院。通过取缔和教育改造工作,彻底铲除了娼妓这一旧社会遗留的丑恶现象,促进了社会安定,增进了社会文明。

新中国成立后,还面对着历史遗留的鸦片烟毒等社会危害。烟毒在青岛的流行始于德占时期。1897年德国侵占青岛后,大肆贩卖毒品。1914年日本取代德国侵占青岛后,从青岛等沿海口岸向中国大量输入鸦片等毒品,烟毒由此泛滥,祸及百姓。1922年中国北洋军阀政府收回青岛后,对烟毒明禁暗纵。1938年日本第二次侵占青岛后,允许公开贩卖鸦片。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政府接收青岛,尽管明令“查禁”,但烟毒依旧流行、蔓延,严重危害社会安定。烟毒是旧中国遗留下来的一大毒瘤。禁绝烟毒,成为新生的人民政权面临的一项紧迫而又难度较大的重要工作。

1950224日,中央人民政府发布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要求各地迅速禁绝种烟,对于制售贩运烟土毒品者严加查处,从严治罪。195241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肃清毒品流行的指示》,要求“在全国范围内有重点地大张旗鼓地发动一次群众性的运动,来一次集中的彻底的扫除”,集中解决制毒贩毒问题。8月,山东省政府发出《关于贯彻开展全省禁毒运动的决定》。根据中共中央、山东省政府的指示,青岛市结合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运动,发动群众,集中对种植、制售和贩运毒品等活动进行严厉打击。

青岛市公安机关积极开展打击烟毒犯的斗争,明令禁止偷种鸦片烟苗,同时设立以公安机关为主的查禁烟毒委员会和戒毒所,坚决打击毒品犯罪。19502月至19527月,全市共破获烟毒案件953起,处理烟毒犯1550名,缴获烟土2131两、烟泡717个、海洛因142包、烟具624件。在人民政府的教育感召和对烟毒犯的打击震慑下,社会各界群众的觉悟迅速提高,吸食和贩毒者开始减少。

19528月,青岛市开展了大规模的群众性禁毒运动。在禁毒运动前夕,青岛市公安局首先组织业务干部学习禁毒政策和方针,明确禁毒意义、政策界限和量刑的基本标准。812日,青岛市委批准市公安局制定的《青岛市贯彻中央禁毒指示和省决定的具体执行计划及办法》,成立由公安、民政、卫生、文教、宣传、妇联、工会、铁路、港务等部门参加的“青岛市禁毒委员会”,从12日午夜至1027日基本完成禁毒任务。全市禁毒运动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大力侦破案件。812日午夜至18日,全市集中力量开展打击制造、贩运及销售烟土毒品的行动,共逮捕烟毒犯88名,缴获烟土235两、海洛因16两,还缴获毒资黄金181两、银元333枚、美钞8875元、人民币3000余元及其他物资。

820日,禁毒运动进入第二阶段,即宣传发动群众阶段。全市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禁毒宣传运动,各单位、部门,各工厂、企业,各街道、里院,全民参与,利用各种形式进行广泛深入的宣传发动,做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在强大的宣传攻势下,广大群众的思想觉悟大大提高,积极投入到禁毒运动中,烟毒犯动摇瓦解,纷纷主动或在家属引领下到公安机关坦白自首。各公安派出所设立登记组,受理坦白登记和群众检举,又逮捕烟毒犯434名。为把禁毒运动推向深入,震慑烟毒犯,市禁毒委员会于913日和27日两次在第三公园召开公判大会,对51名制造、贩运烟毒的主犯、惯犯进行公开审判,区别不同情况当场进行处理。公判大会不仅震慑了烟毒犯,而且鼓舞了人民群众。会后,许多群众投寄举报材料,一些坦白不彻底或未坦白的烟毒犯主动向公安机关坦白登记,交出毒品、毒具。

10月初,禁毒运动进入第三阶段,即全面处理阶段。市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对被查获和坦白登记的1617名烟毒犯区分情况予以审判、处理,其中处以死刑的3名,处以有期徒刑的326名,处以管制的280名,遣送回籍的12名,免予处分的991名,给予其他处理的5名,达到了肃清首恶、争取改造胁从和教育群众的目的。

通过两个半月的禁毒运动,全市共审判、处理烟毒犯1668名,缴获烟土1038两、烟料99两、烟药90两、鸦片水223两、海洛因37两、吗啡针2748支、烟具822件以及大量吗啡片、制毒原料等。至此,为害数十年、屡禁不绝的烟毒贻害在青岛基本上被肃清。

在禁娼、禁烟的同时,青岛市委、市政府动员人民群众开展了严禁赌博的斗争。聚众赌博也是危害社会的丑恶现象。解放前,青岛市赌博比较盛行,不少人为此倾家荡产、妻离子散,走上绝路。解放初期,虽然公开的赌场已经关闭,但一些好逸恶劳之徒仍经常暗地聚赌,毒化社会风气。为扫除这一丑恶现象,党和政府动员群众开展了禁赌斗争。在这场斗争中,各级政府挂帅,公安机关为主力军,广大人民群众踊跃参与。工作中,全市广泛张贴布告,开展广泛深入的宣传教育,明令禁止赌博;对于所有参赌人员,一律没收赌资、赌具;严厉惩处借此谋利的恶霸、赌头以及窝主赌棍。同时,人民法院运用审判手段,实施刑事处罚。至1953年底,全市共查处赌博案390余起,抓获赌徒1400余名,依法判处赌头、赌棍39名。经过社会动员和各界人民群众的积极配合,在旧青岛十分盛行的赌博陋习基本上被扫除。

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领导下,经过全市人民共同努力,曾在青岛屡禁不绝、被视为不治之症的娼、毒、赌等旧社会痼疾基本禁绝,显示了新生人民政权执政为民、建立新社会风尚的能力,受到全市人民的广泛拥护和大力支持。扫除旧社会痼疾的民主改革运动,明显改善了社会风气,净化了社会环境,巩固了人民政权,振奋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精神,使人民群众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新中国、新社会的各项改革和建设之中。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5151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