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11-24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史与回忆录
即墨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工作访谈(上)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6-10-26

乔绪辉,男,中共党员,2006年11月担任即墨市农村合作医疗管理中心党支部书记、主任,2012年11月兼任即墨市卫生局副局长。

2003年开始,即墨市在全省率先建立起“以农村大病医疗统筹保障为主干、大病医疗救助为补充、门诊医疗费减免为基础”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并建立了全国第一个县级大病救助医疗基金。短短时间内,即墨市的农村合作医疗工作,声名鹊起,勇立潮头。市政府领导作为山东省唯一县一级代表,在中国红十字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言,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吴仪等亲切接见。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会长彭佩云带领各省参加全国红十字会工作座谈会的与会人员到即墨实地察看。彭佩云称赞即墨市新型合作医疗工作及农村红十字会参与医疗救助工作取得的新成绩和好经验,称即墨的经验已走在全国前列,经验值得在全国推广;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江亦曼莅临即墨视察,并批示:“即墨的工作思路清晰、措施得力、切实可行、效果显著、走在全国前列”。山东省、青岛市政府领导相继批示,推广即墨经验。
  一个暖意融融的冬日,笔者约访了从筹备之初到现在一直担任即墨市农村合作医疗中心党支部书记、主任乔绪辉及部分参与者和收益者,通过他们的亲身经历和感受,分享一下这份改革“红利”的生产过程和普惠硕果。

一、建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障制度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访问者:乔主任,您好。大家都知道,历史跨入新的世纪,我国的改革开放改变了中国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和发展进程,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推动了中国由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型,使综合国力和人民生活的总体水平得到显著的增强和提高。再往下走,每一步都是从量变到质变的巨大飞跃。社会保障体系这一代表着发达国家综合国力和领跑世界竞争力的主要标志之一,在我国一直是难以挂齿的短项,恰到质变关隘。即使在即墨这样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由于没有农民医疗保障制度,“无钱治病、靠天由命”、“一人患病、全家受穷”、“小病拖,大病抗,重病等着见阎王”的家庭和事例并不鲜见。解决农民医疗保障问题,破解“三农”之难题,促进农村社会加速发展,犹如“凿冰”之旅,各级都尚无妙方良策。政府需要攻关克难,农民百姓翘首以盼!您是自始至终参与了即墨市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构筑和完善,请您谈一下这项工作的总体情况。
  乔绪辉:好的。即墨是一个农业大县,到2002年底,总人口达到107.53万,其中农村人口比例占89.7%。改革开放以来,虽然农民生活水平有了大幅度提高,但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的加快,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肿瘤等大病、重病的发病率呈增长趋势,因为没有医疗保障救助制度,遇到大病时,大笔的医疗费用往往让农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不少农民“住一次院,一年白干”,“一人得病,全家受穷”,农民迫切需要建立健全农村医疗制度。人最宝贵的是生命,农民的医疗状况紧紧地揪着即墨当家人的心。早在2000年,时任即墨市委书记张洪训同志就提出:“我们不能只看到农民的富裕,更要看到许多农民应对大病的困难,我们应该多去医院看看,有多少农民拿着药单子在收费窗口前徘徊!不解决好农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问题,我们愧对即墨父老!”正是在这样一种“关注三农、心系农民”情怀的支配下,第二年初,即墨市开始探索建立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并将其作为加强党的执政地位和执政基础维护改革发展稳定大局的重要政治任务提上议事日程,下决心抓好。
  2002年4月,即墨市政府组织卫生、劳动保障、财政、农业等相关部门选择11个不同经济条件的镇进村入户进行调查,随机抽查了900户农民家庭,并对部分医院三年来农民住院医疗情况进行了分析。据调查,全市农民人均医疗费支出424元,贫困家庭(最低生活保障线以下和五保户)中属于因病返贫比例为42%,其中最高的镇(鳌山镇)达70%,有76.3%的农民家庭医疗费承受能力在5000元以下;84.6%的农民担心生病住院后会影响家庭生活。南泉镇共有贫困户218户,其中因病返贫的108户,占49.6%。该镇还是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镇。可见,在我市贫困人口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比例还是非常高的。患上大病、重病,又没有足够的钱治疗,农民怎么办?从卫生部门和部分医院、村庄的调查情况来看,农民基本采取三种方法:一是有的农民检查出大病后,因没有条件而自动放弃治疗;二是有病人检查出慢性病后,只能服用一些价格较低的一般药物维持治疗,小病熬、大病拖,结果小病成了大病,大病就更是束手无策;三是有的病人在治疗一段时间后,因没有条件继续治疗而自动出院。所以从我市农民“看病难”的实际情况来看,实行农村大病医疗统筹保障制度就显得非常必要。另外,从市卫生部门对900个农户的调查摸底情况来看,有92.4%的农民愿意参加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说明广大农民对实施新型农村大病医疗统筹是拥护的,这坚定了市委、市政府实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信心和决心。
  由于起步早,当时全国各地都没有成型的经验可借鉴,即墨市的试点工作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在实践中不断完善。2002年至2003年,即墨市先后五次组织人员赴江阴、上海、北京等地考察取经,学习、借鉴外地经验做法。2003年3月,青岛市政府将即墨列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试点市之后,即墨市以此为契机,加快了实施步伐。经过数十次调研,数易其稿,《关于建立农村大病医疗统筹保障制度的意见》、《即墨市农村大病医疗统筹保障管理办法(试行)》和《即墨市农村大病医疗救助办法(试行)》等三个文件终于出台。这是青岛市第一个比较全面而系统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文件,并成为青岛市全面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蓝本。2003年6月12日,即墨市通过电视,现场直播农村大病医疗统筹保障动员大会,这标志着广大农民期盼已久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正式启动。同年9月1日,以“大病统筹为主、大病救助为补充、门诊医疗费减免为基础”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在即墨市全面推行,并建立起由“政府主办、卫生主管、红十字会协助、财政监管、群众参与、社会支持”的运行模式和工作机制。

二、即墨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建立及运行

访问者:在农村年长点的人眼里,农村合作医疗这个词汇并不陌生。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农村合作医疗至少搞过三次,遗憾的是,由于对统筹资金管理不善、征缴方法失当、资金入不敷出难以维持运转、农民积极性不高等多种原因,合作医疗都“流产”了,造成集体和个人都有损失。这是不是几经反复的农村合作医疗再次“复活”?新的合作医疗制度将给我们带来哪些实惠?我们这里什么时候也实施?一时间,合作医疗成为农民朋友的热议话题。那么,即墨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究竟“新”在哪里?
  乔绪辉:即墨市农村大病医疗统筹保障制度的基本原则是“自愿参加、多方筹资,以收定支、保障适度,大病为主、扩大受益,统一政策、市办市管”,基本定位是“低成本、广覆盖、抗风险”,保障方式是将重点放在农民迫切需要解决的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上,对农民的住院医疗费进行补助。农村大病医疗救助制度是对家庭困难和患重症的农民在享受补助后,仍然难以摆脱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困扰或难以继续治疗的进行救助。与传统的合作医疗制度相比,即墨市的大病统筹保障制度作为农村医疗改革的新选择,是一种创新。从保障性质来看,大病统筹是一种社会福利。从保障内容上看,过去实行平均主义,看似人人享受、实际上人人不解决问题;现在让掉小病,揽起大病,重点解决农民抵御大病风险的问题。我认为至少有三点“新”的突破。
  第一,统筹机制是新的。作为一项“民心工程”,市委、市政府逐年加大财政投入,从2003年新农合建立之初的每人每年补贴10元到2014年补贴340元,11年间财政补贴达到34倍。其中贫困线以下的低保户、五保户和残疾人自负部分由市、镇两级财政负担。在筹资水平大幅提高的基础上,我市较大幅度提高了报销比例,2014年,实施基本药物制度的镇卫生院以及中医药、中医诊疗项目报销比例达到90%,二级定点医疗机构报销比例达到70%,三级定点医疗机构报销比例55%。同时,对普通门诊给予40%的报销,年最高门诊补助200元。各级补助加大了筹资力度,明显提高了合作医疗体系抵抗风险的能力。农民看病,政府贴钱,这可是第一次。
  第二,监督机制是新的。在加强内部审计监督管理的基础上,邀请农民代表加入合作医疗管理委员会,参与监督管理。在全市25所定点医疗机构分别设立了1名医保专管员,隶属于市农村合作医疗管理中心,实行财政全额拨款。医保专管员除随时为农民提供政策咨询、住院登记、结报等服务外,还负责对定点机构的用药、治疗等情况进行监督。此外,由市农村合作医疗管理中心安排业务人员深入到镇村举办培训班,为镇村工作人员讲解新农合政策,将“镇镇都有专管员、村村都有明白人”落到实处。
  第三,管理机制也是新的。传统的合作医疗缺乏规章和约束机制,管理粗放,漏洞较多;现在是专户储存、专线运行、专款专用。在国有银行设立专门账户,实行收支分离、管用分开和封闭运行的管理模式,所有结报费用由市财政部门统一审核,市农村合作医疗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定期向领导小组和监督委员会汇报资金筹集和使用情况,并通过新闻媒体向社会公布。为增强资金使用的透明度,每月在电视上和报纸上对结报人数和结报资金数进行公示,各镇每月、各村每季度将结报情况张榜公布,增强了群众对这项工作的信任程度。同时,建立了回访制度,按照不低于结报人数2%进行人访,6%进行电话回访。截止目前,累计人访近万人,话访2万余人,累计征求参合农民意见和建议近千条,为修改和完善新农合政策提供了依据。
  到2014年,我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村庄覆盖率和农民参合率连续九年达到100%,截至目前,共为808.66万参合农民办理结报,结报总金额16.09亿元。2007年1月,我市被评为“全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先进试点市”。

(作者单位:即墨市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5055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