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8-11-17  星期六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史与回忆录
胶南市级领导公开接访制度的创立及影响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5-06-04

于风华,男,1951年6月出生,山东胶州人,1969年8月参加工作,1971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4年8月任胶南市长,1997年2月任胶南市委书记,后任青岛市委常委、胶南市委书记,青岛市委常委、农工委书记,山东省水产企业集团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山东省农业厅副厅长(正厅),青岛市政府党组成员、政府咨询,现任青岛市关工委副主任。

访问手记: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央纪委原书记吴官正在其《闲来笔潭》的“信访局长”部分,提到了在山东工作时《致全省市(县、区)委书记、市(县、区)长的一封信》。信中以胶南领导公开接访为引子,对全省市县区级领导公开接访提出了新的要求。为了弄清其中原委,我们访问了时任胶南市委书记于风华。
  采访人:2013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常委、中央纪委原书记吴官正所著的回忆文集《闲来笔潭》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其中,在回忆任山东省委书记时,提到1998年7月,写了《致全省市(县、区)委书记、市(县、区)长的一封信》。这封信是因为胶南市委市政府实施公开接访制度而写的。该制度是您在胶南主持工作期间制定与实施的。请您回忆一下,开展这项工作的原因有哪些?
  于风华:原因是多方面的,大体说来有这么几个层次。第一,公开接访当时社会大的背景。我个人觉着,上一个世纪90年代,是我们国家大变革的一个年代。那时候的改革呢,还是真刀实枪的,敢于触及实际问题的一些改革。比如说当时国有企业的改革和乡村这两级集体企业,咱说的乡镇企业的改革和改制,那个时候是伤筋动骨的改革,彻底地改。在这种形势下,各种利益冲突,各种矛盾很多,再加上大批的职工下岗,那时国家不是一个地方,而是在面上,企业改革影响了一大批职工的利益,全国性的大批职工下岗了。这是一个背景,导致上访很多。二是什么背景呢?就是农村土地承包。农村土地第一轮承包,多数村15年正好到期了。到90年代中期,先后承包到期。那个时候,农村在土地问题上出现了一些混乱。如承包不均,同样的人口有的户承包5亩,有的户承包10亩,还有的承包了20亩;再就是村干部随意调整土地,把这家的抽出来给了那家,把老承包户的抽出来给新的承包户;再就是乱圈地,那时土地管理还没有现在这么严格,乱圈乱占比较严重。三是90年代初邓小平有个南方谈话。他讲要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资本主义也有计划,社会主义也有市场,市场和计划都是手段,不是什么根本性的东西。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这个东西,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大家从思想上、利益关系上来说是触动很大。当然,与我们党政机关的工作也有关系,老办法不好用了,新办法也没出来,甚至不成熟。还有一个什么突出的原因呢?那就是全国第一次村民委员会放开民主选举,那时叫海选,让全体村民投票,来选举村主任,村民委员会。
  除了这四个方面大的背景,导致矛盾多、上访多以外,当然还有少数人的一些特殊问题。什么时候也有些个别人的个别问题。那时农村出现的打架斗殴、小团伙、小流氓不少;再就是邻里纠纷、经济官司;有时因为养老;还有揭发控告农村干部、乡镇干部,等等。
  由于这多方面的原因,在我的记忆中,就是在全国各地经常出现堵党委、政府的门。群体上访,十几个、几十个,甚至上百个。我想着胶南某建材厂有500多人上访。那时上访出现了什么苗头呢?他不找基层,往上找,找县以上领导机关;到了各级党委、政府,他不找工作部门,不找工作人员,也不找副职,就要求见主要领导。这是当时上访的几个特点。我那时在胶南,开始当市长,后来当书记。上访人在政府门口,出去个办公室主任,出去个副市长,不听,呼着口号要见于风华。
  第二,我想说说,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做。在胶南,一个是形势客观需要。如果不从根上解决,问题会越积越多,病根越来越深,那就要影响正常的工作秩序,影响社会稳定。二是当时分析,这么大面积的群体上访,肯定是有实际问题,或是思想问题,或是工作问题,或是经济问题,或者政策不落实,等等,反正是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的话,不可能造成这么大面积的上访。这么多人上访说人家无理取闹,说实在的,不客观,也不科学。说少数人、个别人无理取闹,有可能。真有当事人不理解的事,也不能说人无理取闹,不能和群众顶牛。
  第三,个人方面,说实在的,当时我也想来,怎么办?与其这么天天让他缠着你,还不如一段时间我就拿出一个星期天来,管什么也不干,我就公开见你,直接见你,这是一个想法。再一个想法,就觉着亲临其境,了解真实情况,从根本上来解决。但是,说实在的有担心。担心什么?分管的也好,办公室的也好,他们也非常担心。一般情况下,一把手不能到一线,一把手出面就没有回旋余地了。我自己想得就更多了,是不是我出面就能解决问题?如果我出面,还把问题解决不了,还把自己陷进去,拔不出腿来。信访问题多而复杂,有99件解决了,有一件解决不好,万一出现恶性事故、恶性事件,自己就完蛋了,还不如不露面。他闹,闹得是社会,自己没有多大风险。说实在的有这个担心,我真的也犹豫了一段时间。到后来反复地想,你说共产党最根本最重要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说到家就是为群众服务,为老百姓服务的这样一个组织。如果离开了这个,咱啥都不是。这是我们的宗旨,也是我们的优势。如果党委、政府不敢对群众负责,你也不能为老百姓办事,你不能为他解决实际问题,是吧?你不敢直面群众,你更不敢去触及深层次的矛盾,你还叫个共产党的组织吗?你还叫个人民政府吗?你一级一级都挂着人民政府的牌子,山东省人民政府,青岛市人民政府,胶南市人民政府,你还是人民政府吗?你连老百姓都不敢接触,都不敢见,你叫什么人民政府?是吧?我们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我们的路线是群众路线,是不是?整天强调鱼水关系,连老百姓,连工人、农民都不敢接触,这到底算是个什么关系?几十年前,毛主席就批评,不关心其痛痒,不关心群众疾苦。想到这些,我就感到愧对共产党书记这个称号。抛弃了为人民服务这个宗旨,真是共产党就什么优势也没有了。
  到后来,反复琢磨,还是应该在最棘手、最复杂、风险最大的信访问题上,一把手身先士卒,带头第一个先上阵,做个示范。我当时就这么个想法,谁叫咱是一把手呢?你叫那一个副市长,那一个常委先公开地搞这个东西,还没开这个头,谁也不便第一个上去。
  后来,干脆对办公室说,下通知吧!在广播电视上公布出去,星期天,从早上8点钟开始,在市委大院公开接访,谁有事谁就来,市委书记于风华公开接待来访。接访前3天,电视台连续发布公告,把接访的时间、地点和接访人告诉群众。
  采访人:1997年9月6日,您组织并主持了胶南的首次公开接访。从上午8:30到晚上7:40,共接访31件103人次。从效果上看,在哪些方面达到了预期目的?请介绍几个案例,好吗?
  于风华:好的。9月6号是星期六,记得在市委大院,第一次公开接访。我是8点准时到的,一看院里黑压压地坐了一大片人。连个座位也没有,就在地上坐着。有躺着的,还有站着的,有被年轻人搀扶着的,男女老少都有,呜呜嚷嚷,吵吵闹闹地。
  这个人啊,当领导,在主席台上作报告,下面坐了千八百人,不害怕。他们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但是在这种场合,在个院里,就有点恐惧。谁知道这里面有什么人?谁知道他们会采取什么过激的行为?特别那些女的,咱是男的,她要是上来舞扎我,还真不好办来。当时,我给自己壮胆。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惧怕群众,也不能去回避。就是要理直气壮地、大大方方地走到大家中间去。
  我当时的想法:党委、政府从大面上说,就是为群众谋福利,是吧?给他带来好处;对弱势群体,你就是要给他解决实际问题,解决困难;对受到冤枉,这可能不是真的,但他自己就感到受到了委屈和冤枉,你就应该给他主持个公道,来弘扬公平正义。
  我首先向来访的人员表示欢迎,并表态说:“市委、市政府相信大家一定会通情达理,按照法律和政策提出问题、解决问题,也请大家相信我们一定会真心实意地给大家解决问题。”这样一来,原本有点紧张与对立的情绪一下子得到缓解。来访群众开口说话,提出了许多问题:有的反映农民负担过重问题;有的反映基层干部作风不正、办事不公、财务不清问题;有的反映退离休干部待遇政策不落实的问题……
  对来访群众提出的这些问题,我一边认真地听,一边认真地记,逐一耐心地解答。能当场答复的,立即给予明确答复;需要进一步调查的,给出了答复时限;需要转部门办理的,当场批示,责成有关部门处理,并要求限时上报结果。
  那一天,从早上8点来钟到晚上,一共处理了几十件。这一天下来,口干舌燥,非常累,嗓子冒烟。哎,但感觉挺好。老百姓也没闹,也没吵。当场拍板解决了这么多问题,效果挺好,受到安慰。安慰。
  大面积地公开接访,虽然现场解决了许多问题,但也并不是解决所有的问题。第一,对于是非界限、政策界限一听非常明确的,这个就当场拍板。我想着有一守寡妇女,男人去世好几年了,张家楼的,什么村忘了,领一小女孩,还年轻,三十来岁。大包干了,她自己怎么过日子?人家给她介绍对象,她要改嫁。但她婆家那头坚决不同意,婆婆、公公、小叔坚决不允许走。媳妇说,恁要孩子给恁留下,俺也得走,这日子没法过,俺怎么办?村里这些人糊涂到什么程度?家族里不同意,村里就不给出证明。村里就不出证明,镇里就没法办。我说这事法律界限不是非常清楚吗?一切按法律政策办,今天下午就给她登记!她再不上访了。
  还有胶河,还是宝山一农民,那个村的记不清了,反复上访,好几次写信,我三四次批示,没解决问题。那天,他到了现场,反映的中心问题是:我与支部书记家都是四口人,我家承包地比支部书记家少五亩。支部书记和村里一次次说他反映的问题是假的。我安排组织一个小班子给他们量。把支部书记和上访人叫上,加上镇里的干部,一块一块地量,结果差三亩。双方都在场,给谁量得多或少都不行。最后让支部书记把多占的地退出来。这个农民也就不上访了。还有一户,他儿子22岁,好结婚了,申请宅基地,村里不批。我问他,是不是村里的指标不够?他说,不是!如果指标不够的话,那支部书记的儿子才18岁,就有了宅基地了。让他把我顶得一句话都说不上来。我对他说,好,好!如果真是这样,我让支部书记把这个指标让给你,你家先盖房子结婚,让支部书记家再等等。好多事就是这样,不公平。第二是比较复杂,属于大面上的问题,这个只能表态,要解决,但需要调查研究,查阅文件、法规。今天只能答复到这个程度,你回去等着,可能一星期,也可能半个月。看这个事比较简单,一个星期答复;这个事比较复杂,半个月答复;再复杂,一个月答复。一定安排人给他一个处理结果。
  采访人:1998年4月22日,市委办公室和市政府办公室联合印发《关于市委、市政府领导成员公开接待群众来访的实施意见》,规定每月安排一名市委常委或副市长公开接待群众来访,并对接访的程序、方法等作出了规范。您当时作出这一决策的意图有哪些?其实施效果是怎样的?
于风华:我的想法很简单,也很清楚。一是带出一个好班子,即一个深入实际,并有解决实际问题能力的领导班子。二是将公开接访形式制度化、经常化,维护社会稳定。调动多方面的积极性,为改革、发展创造有利的社会环境。公开接访在实践中的效果,大致有四:第一,加大了处结信访案件的力度、速度。过去信访工作主要由市信访局承担,协调难度大,查结速度慢,导致一些疑难案件久拖不决,群众意见大。市级领导公开接访后,事情有了新的转机,形成了齐抓共管的局面,其效率有了很大的提高。第二,便于领导掌握社情民意,促进了工作能力的提升。通过公开集中接访,领导与群众直接面对面相互交谈,能够发现许多实际的问题,增强了工作的针对性,并促使领导干部在解决实际问题的过程中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第三,缩短了领导与群众的距离,提高了党和政府的威信。接访过程中,上访群众感受到了领导的办事精神和作风,大多比较满意,自然地拉近了双方的距离。第四,既解决了问题,又维护了社会稳定。公开接访期间,化解了许多社会矛盾,并由此影响到了社会多个方面,促进了社会的安定协调。
  采访人:1998年7月6日,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通过《大众日报》致信全省市县区委书记、市县区长,对胶南市领导公开接访的做法进行肯定推广。您认为这项工作的影响有哪些?
  于风华:影响应该分阶段说。以吴书记的信为界,可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一阶段影响主要在胶南这个层面。后一阶段则扩大到青岛市和山东省乃至全国多个层面。前段是起步、探索与创立,后段是深化、总结与推广。
  在胶南,吴书记的信发表一二年之前,咱领导人接访,就已经做了,只是当时没有起这么个名字。这么做了几年,后来慢慢地总结经验,形成规范性的东西,形成文件,形成制度。效果的确不错。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全市确实没有到青岛、省里及北京去上访的。
  7月6日,省委书记吴官正《致全省市(县、区)委书记、市(县、区)长的一封信》发表后,引起了强烈反响。我们市级领导层非常重视,迅速组织传达学习。7月7日,我主持召开了市委、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府、市政协领导成员会议,进行了认真学习和座谈讨论。大家认为,吴官正书记这封信,既是对我们的鼓励,更是鞭策。应当借此东风,促进全市信访工作再上新水平。在此基础上,向全市发出学习贯彻吴官正书记公开信精神的通知,并于8至10日,由市级领导分头到其所联系的乡镇、部门、企业组织学习贯彻,一起分析信访工作情况,研究具体解决办法。要求各级以此为胶南全部工作的新起点,变压力为动力,变鼓励为责任,把信访和各项工作做得更好。
  7月9日至15日,又组织在全市开展了“信访突击周”活动。彻底清理信访积案和各种潜在的不安定因素。要求各乡镇、部门集中力量,集中时间,采取有效措施,限期处结疑难信访积案。对排查到的不安定因素,逐一列出单子,凡能解决的马上解决;难度大的定出治理方案;乡镇、部门无权解决的及时上报,由市领导协调解决,彻底消除、化解不安定因素。随后还完善了领导公开接访制度,将年初延伸到乡镇和市直部门的这一制度作出了严格的硬性规定,全面落实到位,并加强了基础性工作,在农村基层组织建设、派驻工作队、领导干部进行蹲点、机关干部竞争上岗、转变机关工作作风、农村民主法制建设、禁止公款吃喝等方面下了一番功夫,为从根本上做好信访工作创造了条件。
  在山东,随着省委吴书记的信及省委省政府信访局调查组的调查报告,胶南公开接访工作影响到了全省。1998年7月11日,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省委省政府信访局调查组〈关于胶南市实行领导公开集中接访制度的调查报告〉的通知》中指出,胶南市委、市政府把做好群众来信来访工作作为维护改革、发展、稳定大局的一件大事来抓,探索并建立健全了领导公开集中接访制度。这一制度的实行,使基层大量的矛盾及时得到化解,树立了党和政府的良好形象,改善了党群关系,有力地促进了社会的稳定。他们的经验,值得各地、各部门认真学习借鉴。在1998年7月9日《关于胶南市实行领导公开集中接访制度的调查报告》中,省信访局调查组认为,胶南市委、市政府通过实行领导公开集中接访,实实在在地为群众解忧愁、办实事,促进了干部作风转变,改善了干群关系,树立了党和政府的良好形象。……值得在全省推广。
  采访人:长期以来,信访一直是地方工作的难点。许多地方也在想方设法做好这项工作。而胶南的市级领导公开集中接访制度及其实践,在地方工作中脱颖而出,影响到了全省乃至全国。现在回顾一下,其中有哪些体会,或留下了哪些启示呢?
  于风华:信访工作确实复杂艰难,但事在人为,只要我们真心想把它做好,就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和途径。具体说来,第一点,面上的问题,从 根本上解决。 面上大的问题,如国有企业改制,导致大面积职工下岗上访,你说这样的问题叫我一个周或一个月解决,不可能。当年胶南企业改制的力度非常大,不能拖,三个月能完成的不能拖到半年,半年能完成的不能拖到一年,时间越长问题越多。改了制,搞活了,稳定了一部分,问题减少。相应的,当时,胶南采取多项措施促进社会稳定。一个是大力发展个体私营经济。二是搞批发市场,解决了大量的就业。三是招商引资,哪怕是不挣钱,没税收,只要能就业就行。那时,胶南搞了一大批劳动密集型行业,象纺织、服装,等等,解决再就业问题。四是解决不能就业的家庭生活困难。那时,市政府就给予生活补贴,采取最低生活标准的政策,财政一块,工业口自筹一块,发生活费,政一块,工业口自筹一块,发生活费,得让人吃上饭。第二个面上大的问题是土地承包,胶南比全国早10年搞了30年不变。均田制,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用三个月就完成了。再就是村民委员会选举,动员所有的市、乡镇干部驻村,并分类管理。对于没有问题的村,让他们自己完成就行了。对没有把握的村、有问题的村,统统进入工作组。先去调查,走访群众,弄清村里的主要问题是什么,谁能当书记,谁能当主任,是吧!多数人拥护,多数党员拥护,得找出这样的人来。在把情况吃透了的基础上,把底子摸清了,我们党委政府都有了数了。谁应干这个主任,谁应干这个书记,谁应干村委委员,有一个成熟的盘子。再加上村村有一个脱产干部,且有领导干部挂帅,选举非常顺利。胶南那年第一次民主选举,一千多个村庄,一个月全部完成。全省仅有。后来,省里总结胶南民主选举的经验,我说没有什么巧妙的办法,就是市乡两级干部深入调查研究,就是要出力,工作扎扎实实,就是要住在那里,靠在那里,把情况吃透,把最佳人选找出来。第二点,信访问题就应该善于抓苗头,敢于坚持原则。当时,因为企业改制,第一个上访的,是胶南某纺织机械厂。它已经停产关门好几年了,但真给它改制,哎,他上访。什么原因呢?领导班子在那里有想法,什么正局级副局级,想固守这个东西。国有企业当时是个什么情况?企业再困难,再穷,厂长、经理不穷,他就是卖破铜烂铁,这几个人也够吃的。他不想弄,就戳弄一部分亲戚骨干鼓惑组织群众,到市政府呼着口号要见我。当时,办公室主任劝我,于市长,你千万不能出去,外面有许多女工、老婆。我说:“怕什么?放心吧!我今天一定要见他们。这是企业群体上访第一个,我得见他们。怎么办法呢?第一不要叫警察。第二只要一名秘书跟着我就行了。但要把电视台搞录像的请来,把现场全部录下来。”实际上,上访老百姓也很聪明,他们一看,警察没来,机关干部也没出来,只有我与一个小青年出来,但二台录像机架好了。我说:“今天你们要见我,没关系。我今天管什么不干了,就见你们。但是,我提个要求,你们几百号人一齐吵,我什么也听不明白。我就站在这,也不叫你们找代表,你们一个一个地说,我就在这听,到中午吃饭时咱就住下。”面对录像机,上访群众一个也没有胡来的。听了一个多小时,我说:“好了,我听清楚了,你们先回去吧,等经贸委调查后给一个明确的答复。”
  还有某建材厂,本来这个厂已停产三四年了。台湾浮法玻璃厂想把这个地方买了去,要上第二条生产线,职工都给予安排,有什么不可以?一个副市长领着四个局长去商量解决这事。你说怪不怪?突然出来500多职工把办公楼包围了。中午不准出来吃饭,下午不准出来,连上厕所也不准出来。副市长说回去向市委、市政府汇报,给你们解决,也不行。这不是无理取闹吗?到了晚上,我打电话问,说还是不行。晚饭后,我安排公安局长把在家的警察拉出来,跟着我走。到现场后,把大门关了。我对公安局长说:“这样,咱不动手,但是谁胡来也不行。”因为是晚上,把灯全部亮起来。我主持说:“同志们,我是于风华,你们一定要相信政府。这是公安局长,一把手,现在请他宣读《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处罚条例》!”公安局长把条例念了一遍。我问:“同志们听清楚了没有?你们今天的行为已经犯了好几条了,你们非法拘禁了一个副市长、四个局长,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超过12个小时了,不准吃饭,不准上厕所,不准回去向市委、市政府汇报,不仅干预了公务,而且限制了人身自由。第二,这个楼是国有企业的办公楼,把楼的门窗玻璃都砸碎了,你们知道违反那一条了,马上就可以依法拘留。从现在开始,十分钟内退出去的,一律不追究;如果还不走的,就要采取法律手段。今天我就说了算!”多数人一听,哗地就散了。还剩下十啦个,这都是负责人的亲戚骨干。我又说:“再给十分钟,不走的真采取法律手段,够什么罪就弄什么罪!”这十啦个人又走了半数,还剩七八个。我与公安局长说:“看来,这几个不动真的不行了。你再喊。”公安局长喊道:“你们必须马上离开,就不追究,再不离开,马上依法办理!”有人喊,你公安局长怎么了,你敢打人?我与公安局长一合计,他说:“带走!”两个警察架一个,带回公安局。当夜就审完了,全部拘留。从那以后,企业改制再也没有瞎闹腾的了。其实,就是少数人,不顾多数人的利益,在那固守自己的权利。我说这个不能让步。后来,企业负责人又去找我。我说,你不用找,我还没收拾你来。那天你没出面,但我知道,就是你的后台。你看,审清楚了,那几个人不是你的妹夫,就是你的小舅子,都是你的亲戚。别只以为你聪明别人傻!有意见可以提,不同意方案也可以提,但是采取这种手段不行!
  再一个,村委会选举想着不?第一个闹事的是六汪,一个村受胶州个别地方村委会选举有点混乱的影响,出现了干扰选举的问题。我对分管党务的副书记说:“你带着工作组去吧!住下,先查清楚怎么回事,然后处理。”去了一个星期,查清楚了。这个村原来的民兵连长、原村主任都想干主任。民兵连长在幕后想把村主任弄下去,他当。选举时闹会场,把桌子掀了,办公室的玻璃砸了。我说:“这不用客气,当场收拾,谁干的收拾谁!”这才保证了这个村的顺利选举。这个村选举顺利了,全市都顺利。所以,在原则问题上不能含糊。
  还有个小青年,打工摔断腿,很让人同情。但是这家公司按当时的工伤事故政策处理得很好。后来,他一次次上访到市。市里最大限度地把救济办法都用上了。城建给他找了个好地角修自行车,不要钱;工商给他免费登记;税务给他免税;民政每月给点钱;村里还给他娘俩每年每人500斤粮。我接访那次问他:“你还要什么?”“我得和越南自卫反击战的伤员一样!”我那火当时就上来了。说:“那是不可能的!不用说我,比我再大的官,说了也不算!你这个上访到头了!”不行。我告诉他,你再这么闹,连现在的待遇也没有了,你去查国家的政策、法律去吧!他那么个大青年,一下子仰在地上,啊—啊地大叫。晚上,他这么嚎,很惊人。我当时想,这怎么弄?如果软下来,其他的人没法干。我当时也有点慌,但迅即镇定下来喊到:“来人,给我架出去!”随后,我也有点不放心,安排人跟着看看。回来的人说,一点事也没有,到他姐姐家去了。从此,他也再没上访。
  第三点,就是不能流于形式,不能走过场。领导接访,要么不出面,要么办真事,坚决不能作秀。领导干部就得应该处理那个最难办的。你一把手都解决不了的问题,那人家副职能解决得了吗?人家副职更不去承担风险,承担那个责任。后来,我观察着,胶南的信访,影响到了许多地方,甚至影响到了国家信访局。然而,在有的地方,有点流于形式,从百八十个案件中筛选十几个、几十个接访。有的县委书记,也在接访,但录录像,放出去解决不了多少问题。时间长了,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第四点,一把手应有超前思维,并且敢于担当。一些重大问题、疑难案件,副职们说了也不算。说实在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一些全局性的重大政策,副职也拿不出主意来。如,农村土地承包,中央还没说三十年不变,一个县,那个副职、常委能提出这个事来?我那时动了脑筋了。国家没有正式文件。一期承包到期了,二轮延包到底怎么办?我曾与中央相关部门的同志交谈。他们说,中央没有正式文件,但专家们研究,二轮承包不是15年了,而是30年,要长期不变。不愿种的可以转包。哎,我一听,这办法行。提到常委会上研究,意见也不一致。有人认为,中央还没这么搞来,我们这么个搞法行吗?我们那一届常委班子,心比较齐。事情只要研究透了,大家敢于负责任。全国没搞,我们先行搞了,并且三个月完成。多年后看,很符合中央精神。后来中央发了文件,全国30年不变。这些重大事情,得一把手下决心。
往往超前的东西,当时肯定有人想不通;大家都赞成的东西,也肯定多数是一般化的。
  胶南市级领导公开集中接访,我的作用主要是开了个头。此后,继任的领导班子在刘泳、张大勇、万建忠书记领导下把这项工作又推进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链接:吴官正回忆
  1998年7月,《大众日报》刊登的一篇报道引起了我的重视。我就此写了《致全省市(县、区)委书记、市(县、区)长的一封信》:
  今天,我仔细阅读了7月5日《大众日报》刊登的《胶南领导公开接访制度化》的报道。读后很受启发,感到这确是一个好办法。恳请你们都认真读一读,想一想。胶南市能办到的,你们那里能不能办到?中央要求我们,要关心群众生活,解决群众困难,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这是讲政治的具体体现。我们每一位党员干部,都要有爱民、为民、富民、安民的思想,满腔热情,真心实意地为群众排忧解难。像胶南市那样建立公开接访制度,让群众倾吐心声,把大量矛盾解决在萌芽状态,解决在基层,就是一种很好的方式。这对于全面贯彻落实十五大精神,把我省各项工作做得更好,大有帮助。胶南市通过公开接访,促进了干部作风好转,改善了干群关系。去年以来,没发生一起越级集体上访案件。我想胶南市委、市政府的公开接访,一定是分级负责,责任到人,各乡镇及有关部门都是认真负责地解决好职责范围内的问题的。如果我们各市(县、区)主要领导都带头这样做,我们的干群关系一定会明显改善,广大干部群众的积极性一定会更加高涨,我们的工作一定会更加符合民意,就一定能够与广大人民群众一道克服前进中的任何困难。以上意见,请同志们研酌。
  也许是我的信起了点作用吧,领导干部公开接访随之在全省推开。经过各级干部的努力,到2000年上半年,进京、到省上访的明显减少,全省的信访量也大幅度降了下来。

口述:于风华  整理:王华奎  杜银远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9008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