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8-09-24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口述史与回忆录
1994年青岛区划大调整的前期调研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4-03-10

辛悦伟,1988年至1997年任青岛市民政局地名办副主任、主任。

  青岛历史上影响深远的一次区划改革当数1994年。那时,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经济及社会各项事业的迅猛发展,东部大开发和党政机关的东移,青岛呈现出一片勃勃生机,一幅大青岛的蓝图已经初现端倪。但每当青岛市要采取比较大的动作时,就会感觉到束手束脚,力不从心,其中原因之一就是92平方公里的老城区过于狭窄,经济结构比较老化,像市北区和台东区这样的老城区已经没有发展腹地。当时台东区的面积仅有7.48平方公里,人口却达22万人;市北区面积为7.09平方公里,人口达18.5万人,两区都没有发展余地,很多区属企业不得不建在崂山、四方区域内,造成很多区属企业“名不副实”。市区狭长的一小块也被大大的崂山区包围,发展空间的狭仄清晰可辨。
  从1992年,青岛市委市政府就已经开始着手研究行政区划调整的事项,1993年,市民政局还专门组织人员到武汉考察区划调整工作,研究调整的可行性。1994年春节前,时任市民政局局长的宗德岱将我和原民政处处长李自明、原民政局办公室副主任张德森三人叫到办公室,说根据市委决定,要重新对市区行政区划进行调整,我们的任务就是要拿出区划调整的详细报批方案来。就这样,一个十分艰巨的前期调研任务就落在由我们3人组成的秘密小组具体负责。以前我在市城建委搞测绘工作有测绘专业基础,又从事地名工作有20年的时间,既熟悉地理又能绘制。地名要跟着区划做相应的调整,所以,这次我的主要任务也就定为做区划界线勘定、绘制区划图和地名变更,张德森同志负责文字整理综合工作;李自明同志负责我们小组的所需车辆调用与市、局领导同志有关问题的汇报联系等工作。当时,宗德岱还强调这项工作要秘密进行,不能影响正常工作。因为区划调整涉及到青岛市的区、镇、街道办事处各级行政建制,一时间冲击了方方面面的利益,做好保密工作是为了防止引起不安定因素。为此,我们专门在龙口路一居民楼内租了一间屋子,平时几个人关起门来一心做这项工作,就连家人都瞒着。
  那段时间我们大家忙碌得忘记了一切,就连春节都奔波在区界踏勘的道路上。核实界点、确划合理可辩的界线,均要一个个一条条的复勘核实,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了青岛市所有区界、道路的详细位置标注,调整之前各个行政区划的区域界线也都摸得一清二楚并绘制出每个区的东、西、南、北四至区域界线走向图并编写出每条界线起止关系位置说明的详细文字资料。摸清底细做出详细调整我市区划调整上报报批方案。当时一共形成了三个区划调整的方案,第一个方案“求稳”,将市北区与台东区合并成为新的市北区,这是部分市领导提出的“宁稳不乱”的方案;第二个是除合并台东区外,将原小白干路以北的区域划为新市北区;而最终实施选择的第三个方案则是将整个台东区、四方区鞍山路以北的吴家村、错埠岭两个街道办事处和崂山区李村镇的杨家群、河马石、夹岭沟3个行政村、中韩镇7号线以西的区域,高科园的浮山后、埠西2个行政村建制划给新市北区。
  对于这三个方案,当时上上下下讨论了很长一段时间。其中第一个方案,由于只是在原有规划的基础上零敲碎打,无法起到实质性作用,最早排除在外。第二个方案要将原小白干路从中间隔开,以南归市北,以北归四方,由于小白干路上的街道是纵深设置的,一条路穿越了四个街道的行政区划,如果打碎这四个街道的界限会增加许多实际的困难,会有很多人员、财务等方面分割的麻烦又违反了建制调整的原则,也最终放弃了。因此市委决定采用第三个方案,相继组织并展开工作。
  区划调整前期,因为旧的区划限制和制约城市的建设与发展,当时市委还为了扩大市区范围,曾酝酿将当时属于郊区的崂山区大麦岛村、王家麦岛村、徐家麦岛村合并设立大麦岛街道办事处,整体划归市南区,变为市区加快发展的一个重要地带,也曾几次跟随市委、市政府相关负责人到现场踏勘具体指认每个村的地界范围,但后来由于各种因素放弃了这个想法。
  在整个方案编制中,每个细小的调整都是一点点“抠”出来的,前前后后都要考虑诸多问题。如市南区在这次区划调整时,仍然向东扩了很大一部分,成为当前青岛城区东部发展的主阵地,而这一块地方,当时都是城郊结合部地带。当时这些地方属于崂山区,各种关系处理起来麻烦,如何协调这些关系也需要智慧。在这些地带中有的土地已被国家征用建起了居民小区、干休所、学校等,在社会各方因户籍、治安及卫生等各方面管理上出现了矛盾多、相互扯皮等现象,我也曾与市政府副秘书长马骏农同志到现场处理过,深知居民的难处和苦处,户口落不上,上下水不通,许多方面推脱无法管的实情,引发出许多的矛盾,就这样的状况曾在市南区东部与崂山的结合部处和原四方区、市南区与台东区的结合部处(现金坛路)就是过去的三不管的区域都出现过,纠葛了多年未妥善解决,因区划界线与建设发展管理关系出现矛盾等问题。通过这次区划调整,重新明确了的各区的区域界线,同时也解决了多年来未解决的矛盾。在这次新确划的界线中较为合理的确划了界线,并请市政府分管领导闵祥超副市长赴现场勘验确定并提出对划定界线处理原则,即提出“属地管理,异地办理”的原则。这种办法也就是原先崂山的村镇,划归市北后,地方由市北来规划,而如果需要用到哪块地,就到原先所属的崂山去办理,这样就省去了分家后交割带来的分配问题。我们所经历的这些过程足以能感受出当年为区划调整而进行前期调研、勘绘的工作是多么繁琐,也能深刻体会到当时调整区划的精心准备和坚定信心,最终我们拿出了青岛市所有区界、道路的详细位置标注,调整之前各个行政区划的区域界线也都摸得一清二楚。完备了所有区域界线文字说明资料与区划调整方案报批报告。
  具体调整方案为:在市辖区总数不变的前提下,将台东区、市北区、四方区吴家村街道办事处和错埠岭街道办事处合并,加上崂山区中韩镇的一部分,设立新的市北区;将四方区往北扩大到李村河南岸;将沧口区剩余部分与李村镇合建为李沧区;将崂山区作大的调整:中韩、沙子口、北宅、王哥庄四处乡镇组成新的崂山区,原崂山区北半部的8处乡镇组成城阳区,一部分合并到李沧区。调整后的区级建制为:市南区、市北区、四方区、李沧区、崂山区、城阳区、黄岛区。市内区域面积扩大到了1102平方公里,人口增加到240多万。
  1994年2月28日,市政府正式向省政府提出了关于调整青岛市市区行政区划的请示。并由市民政局局长宗德岱与李自明同志携带青岛市的请示报告与区划调整的所有文字与图纸资料赴省民政厅、省政府,按照报批程序,两人又带着省政府批复,去北京的民政部、国务院报批。在我的保密工作笔记本的最后一页记录着:“1994年4月23日,国务院以国函[1994]32号文批复山东省,同意调整青岛市市区行政区划。4月29日,省政府以鲁政函[1994]74号文批复青岛市,同意调整市区行政区划”。文件只有五大条内容,但几乎每一条都影响了青岛一个区域的发展进程:“撤销台东区,其行政区域并入市北区”,“撤销沧口区,设立李沧区”,“ 设立城阳区”……
  区划调整工作是一项非常严肃而细致的工作。报批工作需国务院总理批示。1994年4月29日,宗德岱带着国务院、省政府有关批复文件回到青岛,当天下午,市委就在纺织疗养院召开会议,重点研究调整市区行政区划的落实工作,这项工作由时任市委副书记胡延森负责,下设办公室,分立财政税收、区界勘察、组织人事等几个组。为了避免行政区划调整过程中出现突击提拔干部等不良现象,时任青岛市委书记的俞正声还特别强烈了调整过程中的组织纪律。经过周密的安排,市区行政区划调整的工作有条不紊地展开了。之后一两个月内,我由于熟悉所有调整规划,所以安排我带着全市所有部门去“分家”,这也是当时很多部门都认识我的原因。界划好了,具体到哪条路哪个路段只有我们最清楚,我们就得约搭界的两个区领导班子来现场,实地踏看各区的区域范围界线,明确各自家底。这一项工作也很繁琐,为了防止以后监管扯皮或出现空当,我们必须给双方都指明新的区界如何划分,这对于新的政府管理辖区很关键。尤其是交警等部门,并由市交警支队负责同志带领各区交警大队长到各区界现场重新确分管理区域路段,该管哪条路都必须一一指明,确分清楚。
  新行政区划调整后,让青岛的城区面积大大增加,不仅是城市空间的有力扩张,从一定意义上讲,更是缔造这座城市飞速发展的重要力量。同时,也直接带动了青岛东部城区的飞速发展,以前的崂山区从郊区调整为市区,青岛人的思想观念、生活习惯和城市意识都在潜移默化地发生着巨变。这一切为建设大青岛注入了力量,进一步增强了城市的核心竞争力。

(辛悦伟   口述 张君娜   采写 稿件由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提供)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7583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