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9-24  星期日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名人与青岛
姜世良与青岛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8-04-10

姜世良与青岛


  姜世良(1919~1992),曾名姜世华,山东省莱西市韶村乡姜家村人。1937年10月在本村参加“民先”组织。1938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任莱西县县大队班长、排长、党支部书记、总支书记、政委,南海军分区组训部部长等职。1943年9月起,先后任胶济铁路武工队副队长、胶县县大队政治协理员、胶济铁路武工队队长、胶高支队副支队长、支队长、胶县城防司令部副司令、滨北独立三团、二团、一团副团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曾任铁道兵七师、九师、十四师团长、副师长、师长、师党委书记、铁道兵后勤部副部长、顾问等职。1981年离休。1992年7月在北京逝世。

  1943年秋,日军加强了对胶济铁路沿线的控制,沿铁路线挖壕沟、筑碉堡,重兵封锁,使胶东革命根据地与省委的联系越来越困难。11月,为了开辟一条南北交通线和游击区,南海地区武委会组织训练部部长姜世良带领的武装工作队经胶东军区和南海军分区批准,与滕少锋带领的8人武工队合编组成胶济铁路武工队。滕少锋任队长,姜世良任副队长。从此,能征善战、练就一双铁脚板的“姜大脚”姜世良,开始了在胶州地方艰苦卓绝的战斗生活。

巧夺枪支 奋勇杀敌

  胶济铁路武工队来到胶北后,主要以前屯、后屯一带为基地,东起小高、大店、蓝村,西至高密北乡,沿铁路开辟交通线,展开对敌斗争。因为刚成立的胶济铁路武工队只有几十人、5支枪,力量单薄,所以打击敌人、武装自己成为铁路武工队的首要任务。在姜世良的精心筹划下,精干的铁路武工队多次以游击小组的灵活战术夺枪擒敌,打击敌人,发展自己。
  铁路武工队选的第一个突破口是张鲁集。张鲁集是高密东部的大集镇,驻有伪军张竹溪部的一个大队,据点中大围子套小围子,易守难攻。大队长李丹成是一个恶贯满盈的民族败类,集日时常去赌钱。刚建立不久的铁路武工队为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扩大影响,决定袭击伪军张鲁集据点。1943年12月的一个集日,姜世良化装成卖鸡蛋的赶集百姓,其他四名武工队员也乔装打扮,混入赶集人流中。在一个赌摊前,他们发现李丹成没有出来,只有他手下的两个伪兵正在下赌,其中一个是司号员,一个是护兵。姜世良示意两名武工队员担任警戒,他与另两个队员悄悄接近赌摊,出其不意,将两个伪军击毙,获短枪两支。小围子里的伪军闻讯冲出,被担任警戒的两个队员打了回去。姜世良带领四名队员,夹在混乱的人群中,突出东门,顺利返回。这次袭击,使胶济铁路武工队声威大振。

  1944年冬,伪顽部队经常夜间到各村抢劫,群众苦不堪言。铁路武工队决定伏击这些被群众称之为“拉驴队”的伪顽武装,安抚百姓。一天晚上,姜世良带领9名队员,在大屯和代家屯之间作好了埋伏。不长时间,四里外的玉皇庙传来了枪声。姜世良率领队员赶到时,“拉驴队”已逃逸。他们刚要歇口气,三里外的辛屯村又响起了枪声。姜世良赶紧带领队员赶赴辛屯,又扑了个空。姜世良正在思索,敌人从东、南、北三面包围上来。姜世良根据枪声断定敌强我弱,力量悬殊。于是,让村长带领村里的自卫团,用土枪、土炮守住东面的围墙,武工队员分三个小组,从北门突围出去,向东南方向猛打。敌人摸不着头脑,扔下抢来的牲口和财物,仓皇逃跑。一场速决战,毙敌10余人,缴获长短枪19支,武工队员无一伤亡。在战斗中,姜世良用手榴弹砸碎1个伪军的脑袋,夺得长短枪各1支。这样,经过很短时间,武工队发展到38人,人人有枪,个个机智勇敢、武艺超群,像一把尖刀直插敌人心脏。

扎根群众 惩奸除恶

  在夺取敌人枪支,武装和壮大自己的同时,姜世良深知,要在敌占区站稳脚跟,必须广泛发动群众,严厉打击敌伪顽势力。为了取得群众的信任,姜世良带领铁路武工队经常深入群众秘密宣传我党我军的政策;有时通过串联亲友、培养积极分子,协助地方党组织和农救会等群团组织的工作;再加上武工队纪律严明,很快得到群众的拥护与爱戴。
  1944年1月的一天,姜世良带领10名队员到陈家泊子村发动群众,分别住在村西头两户陈姓群众家里。下午,北大楼的一个鬼子中队,突然包围了这个村子。姜世良等突围已来不及,只得就地隐蔽,藏在陈大爷家后院地窖里。鬼子搜查时,对陈大爷威胁利诱,狠劲毒打。陈大爷头被打破,也没向敌人透露半点风声。这段鱼水情、救命恩,姜世良永生难忘。
  铁路武工队在发动和武装群众的同时,还用文武结合的办法,不失时机地瓦解敌人,惩治作恶多端的坏家伙。宋家泊子村伪保长很反动,经常给敌人送情报。武工队驻进他家,并对他全家说:“今天就住在你家,没事便罢,如果出了事就崩了你,还要和你全家算账!”这个伪保长吓得连连磕头作揖,赌咒发誓,并派他的儿子出去瞭望站岗,以保证武工队的安全。对恶贯满盈的反动家伙,武工队坚决予以镇压。驻守马店的伪军中队长叫肖五猴子,是一个敲诈勒索、欺压百姓、强奸妇女、无恶不作的死硬汉奸,群众纷纷要求除掉他。1944年五六月间,日寇向平度、莱西南根据地“扫荡”,命令马店伪军配合行动。姜世良得到消息后,立即率武工队员会同县大队在瓦丘埠一带设伏。当敌人进入埋伏圈时,战士们立即开火,敌人边抵抗边向村东逃窜,遭到武工队迎头痛击。战斗持续不到1个小时,除少数伪军逃脱外,大部分敌人投降。此战共俘虏伪军官兵90余人,缴获长短枪80余支,活捉了肖五猴子。这次战斗速战速决,大快人心,极大地鼓舞了军民的抗日斗志。为了震慑敌人,经县委、县政府批准,在夏庄召开了群众大会,当场处决了肖五猴子这个铁杆汉奸。

破袭铁路 迎接反攻

  破袭铁路,中断日寇的运输线是铁路武工队的主要任务。从1943年冬开始,姜世良等带领武工队分头到陈家泊子、庸村一带,做铁路员工的工作。当时,铁路上除日本人外,中国员工有机务段工人、工务段工人和搬运工人,还有一种靠偷煤维持生活的“偷煤人”。经过武工队员的思想教育及多方面工作,这些人的民族觉悟都有了提高,成为武工队领导下的“地下军”。到日寇投降前的1945年6月,“地下军”发展到四个中队。
  “地下军”不仅破袭铁路,中断交通,还大量夺取敌人物资,配合地方武装的对日作战。他们夺取的物资,从生活、生产用品到军用物资应有尽有。这些物资除留下少部分分给群众外,其余均送往胶东抗日根据地。有一次,在胶县车站以西,“偷煤人”在急行的火车上,拧开车厢门一看,不是货物,而是满车鬼子兵,便机灵地投进两颗手榴弹。事后得知共炸死鬼子12名。 
  由于日寇运输线不断被我军民破坏,物资供给出现严重不足。铁路武工队利用这个有利时机,号召民众实行“坚壁清野”,使敌人找不到吃的,饥饿难忍。乘敌人黑夜从据点出来抢百姓的地瓜或瓜叶吃的时机,武工队不断攻打据点,使敌人首尾不顾,伪军开小差的时有发生。姜世良率领武工队员趁机进行攻心宣传,瓦解敌人。
  在中断敌人交通的同时,铁路武工队开辟胶东至鲁南的交通线,多次出色地完成护送干部通过的艰巨任务,确保了胶东区与山东分局、滨海区过往干部经过胶县与姚哥庄之间铁路时的交通安全。
  1944年5月,胶东区党委社会部长于克带领200多名干部,路过胶县到山东分局驻地,由时任县大队政治协理员的姜世良带队护送。这些干部都是抗战前线急需的骨干,而且身上携带大量黄金,护送任务十分艰巨。姜世良亲率部队趁夜间从靠近姚哥庄车站处护送过铁路。当护送部队在西洋河崖村外与滨海六八六团八连交接时,被伪军张鸿飞部包围。危急时刻,姜世良率队与张鸿飞部进行血战,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掩护被派往省委的全体干部和参与护送的部队及时撤离,确保了这批干部安全到达目的地。县大队战斗到黄昏突围脱险,在敌战区行进70余里,于翌日拂晓前赶到铁路沿线。当铁路沿线的日伪军发现有部队过路后,机枪、小炮一齐开火。由于战士们穿着不久前才换上的新军装,敌人分不清是否主力,始终不敢离开炮楼一步。县大队边打边走,很快回到胶北抗日根据地。此次行动引起胶城日军的恐慌,全城戒严三天。此后,胶东军区又几次派出上千人的运输队,用马车或牲口装载大量的被服、武器弹药和药品,由主力部队的加强营化装成日军参加护送,并由姜世良等率领的胶县地方武装引导通过敌占区。所到之处,日伪军明知是八路军通过,也不敢出据点堵截。
  8月18日至9月23日,遵照山东军区、胶东军区对敌展开大规模政治攻势的指示,胶县的县大队、铁路武工队等武装力量在胶城周围和铁路沿线周围的所谓“治安模范村”召开地主绅士座谈会,大讲国内形势和共产党的抗战政策,要求他们劝说在伪军中当官的子女亲属立功赎罪,留有后路,抗日民主政府将为他们立下“红黑簿”,为抗日做了好事画红圈,干了坏事画黑圈,最后一起算总账;抗日民主政府在他们村上遭袭击,罪责由他们全家承担。通过宣传教育,使这些敌占村的“头面人物”感到了压力并有所觉悟,主动向抗日民主政府靠拢,敌占村成了“安全村”。不少村庄还召开群众大会,号召伪军弃暗投明,开展伪军家属唤子索夫归家运动。
  1945年春,日本“反战同盟”和朝鲜“独立同盟”的胶东支部又派渡边三郎、鲁珉、小林那等六人来胶县加强对日军的政治攻势。他们配合县大队、铁路武工队向日军驻胶城北大楼的据点喊话,使1名日兵携机枪向我军投诚。7月底,日本驻青岛特务机关“鲁东鲁艺公馆”皇协军头目张守信通过关系找到铁路武工队队长姜世良,主动向南海军分区投诚。这种政治上、军事上的强大攻势,有力地巩固和扩大了抗日根据地,为大反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痛歼敌伪 勇阻强敌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下旬,根据胶东军区的命令,胶济铁路武工队扩编为胶济铁路支队,隶属胶东区南海军分区,下设6个中队,共400余人,姜世良继韩育民任支队长,仍活动在胶高县铁路沿线一带。
  9月中旬,中共中央鉴于国民党发动内战、不断向我解放区武装推进的现实形势,发出“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战略方针,以保卫抗战胜利果实。山东分局根据中央指示,抽调大批干部派往东北工作。这些干部及部队绝大多数由滨海经胶县、胶高两县过胶济铁路至烟台、威海乘船到达东北。胶济铁路支队支队长姜世良率队担任了护送、导引任务。
  前往东北的干部和部队行军中要经过胶城西北沈家河村。这里驻守着张步云残部的一个营部和两个连,对过路干部和部队安全构成了威胁。为此,姜世良根据军区首长指示,决心拔掉这个“钉子”。他带人详细侦察了这一带的地形,制订了作战方案,并充分利用我滨北独立团夜间返回铁路南之有利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张步云残部发起突然攻击,毙伤敌20余人,缴获步枪50余支,迫敌溃逃,为后续干部和部队安全通过开辟了通道。
  1946年1月,胶济铁路支队与胶高独立营合并,升编为胶高支队,编制为两个营五个连队、三个中队,800余人,姜世良继孙林瑞任支队长。胶高支队主要活动于高北张鲁以西的河崖、夏庄、沂塘、顺河、姜庄一线,曾配合其他部队攻打夏庄、张鲁集据点,分别击溃伪军张竹溪、李丹成部。10月,胶高支队扩展到9个连队,1000余人。在这前后,姜世良带领部队不断破坏铁路,屡次成功反击国民党军队的军事进攻。
  7月11日,国民党军队西犯,进攻到大沽河东岸。姜世良率胶高支队与滨北独立团二营部署在沽河铁路大桥以南大、小麻湾一线,担任阻击任务。时值沽河洪水泛滥,姜世良本想趁敌人用橡皮舟强渡时,率战士们实施阻击。不料在12日上午10时,滨北独立团二营阵地被敌人飞机大炮的优势火力首先突破,未与右翼的胶高支队联络即自行撤退下来,致使胶高支队差点被敌人分割隔断,处境危急。为保存部队有生力量,姜世良带部队边阻击边后撤,在胶县城东凸凸头庙一带,支队布防阻击。姜世良在岭头上只放了一个加强班,却指挥战士挖了很多假工事,以迷惑敌人。敌人以为是我军主要阵地,未敢正面进攻,只是集中火力狂轰滥炸。闹腾到晚上,姜世良见迟滞和消耗敌人的目的已达到,即于当晚回到胶县城,向县委汇报了情况。13日上午10时,敌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分三路进攻胶城,姜世良带部队在敌人必经路线上挖好工事进行阻击,待城里县机关人员安全撤退多半天后,才撤出战斗。

  国民党军队进占胶县城后,不断地“扫荡”铁路沿线,企图消灭我地方部队,掩护修路,打通胶济铁路线。因胶东主力部队已撤到内地休整,敌众我寡,姜世良就率队在胶县城东北、城北和城西一带,对敌开展游击战、麻雀战和地雷战。他根据敌人企图修复胶济铁路向西推进的计划,布置各连以小分队的形式,频繁出击,相机歼敌。遇到敌人的大部队,就采取及时转移、撤退中予以阻击的办法,达到消耗和杀伤敌人的目的。敌人吃了不少苦头后,小股部队就不敢轻易远出活动。
  姜世良还组织特等射手,用冷枪杀伤掩护修路的敌人,组织爆破队利用夜幕掩护破坏敌人刚刚修好的铁路,打乱了敌人的修路计划,延缓了工程进度。后来,敌人出动铁路装甲车,配备上小炮等重武器,以优势的火力掩护修路,亦被我部队炸翻几次,车毁人亡。这样,从南泉到胶城的铁路段,敌人足足修了3个月才勉强通车。
  1946年秋,国民党五十四军向我胶高地区进攻,先头部队是一个加强团。胶高支队配合胶东军区三旅十八团一营截击敌人,支队从东北边插到刘新屯东北,从侧后向敌人攻击。姜世良集中支队所有八八式小炮,猛烈地轰击敌人,消灭了敌人两个排,俘敌8人,缴获重机枪1挺。十八团一营在张鲁集正面也集中掷弹筒和排炮轰击敌人,并进行了反击,歼敌两个排,给敌人以重大杀伤,将敌击溃。
  9月27日至10月10日,胶东军区部队在胶济路东段展开保卫战。姜世良率领胶高支队配合我第五师,与侵占高密城的国民党第五十四军、第八军各一部在胶县与高密城之间经过数次激战后,退守胶莱河大坝,又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战斗中,支队伤亡数十人,胶济路全线被敌人占领。10月7日,国民党第五十四军向高密县的胶河一线发起猛攻,胶高支队配合胶东主力部队进行阻击。凌晨三时,在芝兰庄以东与敌接火,边打边撤,在张鲁集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上午10时许,撤到后张鲁继续阻击。敌军占了张鲁村南半部,支队和胶东军区部队占据村子北半部。11时许,胶高支队接到第五师师长聂凤智下达的“坚决守住这半个村子”的命令。姜世良考虑到部队已打了半天,子弹消耗很大,机枪也打坏了3挺,敌我力量太悬殊,即提议撤到村后胶河坝上坚守。五师首长同意了姜世良的意见。于是,支队即在后张鲁北面的胶河坝一线展开阻击,没有铁锨就用刺刀和手挖掘临时的工事掩体。全副美械装备的敌军急于东西会师,打通胶济铁路,便倾其全力用飞机大炮协同步兵猛攻,沿河的树木被折断,有的拔地而起,燃烧弹打在身上就着火。姜世良率支队指战员顽强阻击,连续打退敌人4次冲锋,将其死死堵在对岸。
敌人正面进攻不成,就派出一个营从侧面偷偷地摸到了友邻部队某连阵地前面,然后猛烈开火,使支队侧翼部队遭受重大伤亡。支队长姜世良马上组织一、三连反冲锋,经过激烈的反击,将敌人的一个营打退,保证了侧翼的安全,友邻部队的伤员也得以撤出战斗,武器也未受到损失。
  胶河坝上的阻击战,为我主力部队的反击赢得了时间。师长聂凤智原令胶高支队必须坚持到下午3时,此时已整整延长了1个小时,圆满完成了阻击任务。下午4时,主力部队开始向敌人反击,胶高支队亦立即出击,配合主力部队消灭了敌第二十二团,击溃援敌第二十三团。战斗中,胶高支队三连副排长和战士20余人牺牲,30余人负伤。晚上11时,部队撤到姜庄区李仙庄。姜世良在胶东主力部队司令部驻地棉花屯村受到军区首长许世友、林浩、王彬、聂凤智等的亲切接见,许世友等对胶高支队奋勇杀敌、勇于牺牲的精神给予了高度赞扬。
  1947年2月,为配合莱芜战役,胶高支队奉军区命令,对胶济铁路胶(县)、高(密)一段进行了连续性大破袭,目的是切断敌人胶济线的交通运输,阻止第五十四军西进。姜世良带领胶高支队运用各种战术,打退守备此段铁路的交警第十五总队的数次进攻,并利用夜间用炸药接连炸毁铁路。敌人白天修,支队夜间破,使铁路始终无法通车,有力地支援了莱芜战役。
  1948年4月,昌潍战役打响,国民党第五十四军的5个旅,为增援驻守潍县的李弥部队,从青岛沿胶济铁路西进。时任滨北独立二团副团长的姜世良带兵配合我主力部队驻防大沽河西岸南庄、堤子一线,揭开了第二次大沽河阻击战的序幕。
  4月24日,阻击战正式打响。敌机不时地对我阵地狂轰滥炸,妄图摧毁我军防御体系。我军全体指战员众志成城,严阵以待。
  黄昏时分,敌人突然偷渡,企图占领大沽河西岸铁路两侧我军阵地,以保障其后续部队西援。经滨北独立二团、一团的前沿部队有力反击,激战至晚上10时左右,将敌击溃。次日拂晓,敌人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发动了全线进攻。一团一营阵地,遭敌猛烈炮火轰击,伤亡较大,但我军将士以少抗多,打得非常英勇,连续打退敌人的数次正面冲锋。
  二团三营利用前、后店口村的自然地势坚守了一天,到25日,敌人才占领前店口,并继续向二团进攻,占领了部分阵地。但二团马上组织炮火全力向敌人反击,夺回了丢失的阵地。到27日,昌、潍两城解放,企图增援的敌人全线退去。这次阻击战,我军共毙伤敌人近4000人,有效地阻击了敌人的增援,配合了昌潍战役。

拼力驰援 血战突围

  解放战争初期,我方地方军队兵力单薄、分散,装备落后,国民党军队利用其机动能力强的特点,动辄集中优势兵力,突袭我地方政权机关和地方武装。危急关头,姜世良往往以顾全大局、勇于牺牲的精神,带兵驰援,与敌血战,使我方避免遭受重大损失。
  1946年7月2日上午,驻胶城的国民党军队以一个加强团的兵力将铁路工委、铁路办事处驻地玉皇庙村包围。我工委、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都没有武器,缺乏自卫能力。另外,子弟兵团的地雷和部分弹药也存放在该村,情况十分危急。胶高支队接到侦察班长谭在贤和玉皇庙村村长乔善政的敌情报告后,为了避免村内人员和物资遭受损失,决定进行增援反击。支队长姜世良命令二连从村西北向敌发起进攻,三连从村东面迂回打击敌人。不料敌人火力很猛,二连攻击受阻。三连在村东北着急,副连长乔善文遂带领一个排,一鼓作气攻到村边,杀伤了大量敌人。
敌人对正面二连顾虑不大,就组织兵力对三连进行反包围。支队副指导员韩玉福立即带两个排前来支援,但为时已晚。结果三连寡不敌众,副连长乔善文、排长蔡福顺光荣牺牲,这个排的大部分战士也壮烈牺牲,但却迟滞了敌人的行动,使被围人员和群众安全突围。
  1947年2月26日拂晓,国民党第五十四军以一个加强团的兵力,由地主“还乡团”配合,再次突袭玉皇庙村,驻扎在这里的威海独立营被包围。战斗一打响,驻扎在王家庄村的胶高支队听见枪声,却不见有群众撤出。支队长姜世良立即派副连长毛振法和指导员徐同彦带一连占领玉皇庙村北的小高埠,准备掩护群众突围;自己则亲率二、三连赶赴战场,并命令二连从村西北、三连从村西同时向敌发起攻击。敌人突遭外围打击,晕头转向,纷纷向村内撤退。姜世良又令毛振法带两个排沿村西北的小沟冲进去,希望救出被困的群众,掩护威海独立营突围。毛振法等冲进村去,找到威海独立营营长、副营长,向其说明敌情,传达了姜世良的突围意见。威海独立营是由翻身农民刚刚组建的部队,士气高涨,虽然营长因负重伤不能指挥,副营长则想要姜世良带胶高支队从村外进行反包围,内外合击,消灭敌人。此时,敌人已从火力上判定胶高支队并非大部队,就再次包围上来。姜世良命令三连组织第二次冲锋,进行反击。
  毛振法冲出村向姜世良报告了村里的情况,姜世良令他再次进村,说明来敌是一个加强团,敌强我弱,不宜硬拼,必须速撤。威海独立营始组织突围,但伤员大多没能带出去,有的被群众掩藏,有的与敌人同归于尽,有的被凶残的敌人浇上汽油集体烧死。
  下午3时,敌人惧于战士们舍生忘死的牺牲精神,仓皇撤走。由于姜世良果断决策,正确指挥,带胶高支队及时施以援手,威海独立营成功突围,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3月,滨北军分区成立独立三团,胶高支队一个营升级编入三团,姜世良被任命为三团副团长。9月15日晚,国民党整九师、整二十五师各一部,计三个旅7000多人的兵力,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术,从高密、芝兰庄、胶城三地同时出动,进攻驻守在墨河区娄敬庵、丁官庄、刁家岭一带的滨北独立三团和军分区前指,妄图一网打尽。时姜世良所在的独立三团团部及警卫连、二营驻防娄敬庵。发现被敌包围后,姜世良立即令驻守在大、小佛乐的三营组织兵力、集中火力进行反击,夺回被敌人占领的小佛乐西南山,保障军分区前指的安全。因不明敌情,姜世良等决定分散突围,突围后到布袋屯集合。姜世良亲率重机枪排作掩护,各小股部队边打边冲,突了出去。接着,姜世良指挥一连很快夺下布袋屯西岭的制高点,掩护部队胜利突围。军分区前指和三团团部安然无恙。此战,我方伤亡100余人,而敌方死伤200余人,被俘9人。

转战南北 功勋卓著

  随部队离开胶州地方后,姜世良参加了齐家堡战役、三户山战役以及淮海战役、解放薛家岛战斗等。他善于指挥,敢打硬仗、恶仗,多次出色地完成了战斗任务,逐渐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部队中的优秀指挥员。
  新中国成立后,解放大军南下福建,姜世良率二八七团在泰宁县、沙县执行剿匪任务,迅速平息匪患,消灭了残敌,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1952年始,姜世良先后任铁道兵二〇〇团团长,七师、九师副师长,十四师师长、党委书记,后勤部副部长等职。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发扬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精神,为建立打不垮、炸不烂的钢铁运输线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姜世良参与鹰厦、嫩林、京原等森林铁路线的建设,指挥战士们开山、劈岭、挖隧道,为社会主义建设立下了汗马功劳。他认真贯彻执行上级指示,转战南北,任劳任怨,兢兢业业,敢打硬仗,为冲破高寒禁区,开发大兴安岭森林资源,为铁道兵部队建设和祖国的铁路建设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尤其在京原铁路修建中,他身先士卒,长期生活工作在施工第一线。他领导修建的耳马岭和平型关特长隧道,其工作条件之差,难度之大,长度之最,创下了当时的全国纪录。为此,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资料专有记载。1955年,姜世良被授予中校军衔。1960年晋升为上校军衔。1957年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三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三级解放勋章。1988年获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勋章。

  1992年7月25日,姜世良病逝于北京,享年73岁。

来源:《永远的军魂——将军与青岛》作者:方秀佳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812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