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9-24  星期日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名人与青岛
韩育民与青岛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8-04-15

韩育民与青岛


  韩育民(1904~1988),又名韩良智、韩嘉周,字子明,山东省胶县(今胶州市)后韩哥庄村人。1933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冬,受中共胶东特委委派,回原籍组建抗日游击队,任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游击队第一大队大队长。1939年2月,将我党在姜黎川部掌握的部队撤出,建立八路军山东纵队胶济一支队,任支队长,在胶县铁路南北和大沽河两岸的敌战区与日伪军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斗争。7月,调任中共胶即平工委委员。11月,任中共胶县工委书记。1940年4月调任中共南海地委委员、社会部部长,平南工作队队长等职。1944年2月,受中共南海地委委派,任中共胶县县委委员、胶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1945年10月,任中共胶高县委委员、胶高县民主政府县长。青岛解放后,任中共青岛四沧区委书记兼区长,青岛市总工会劳保部部长,青岛市民政局副局长等职。1983年离休。1988年1月在青岛逝世。2001年4月,其事迹被收入《青岛党史人物简介》第二集。

  1939年春,沽河伏击战胜利,乡亲们兴高采烈,涌向街头欢迎凯旋的子弟兵。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响起:“乡亲们,我们这一仗,虽然教训了日本鬼子,但因为我们作战经验不多,这一耳光子打得还不够狠吆!”说这话的,就是在青岛地方赫赫有名、人称“韩司令”的八路军山东纵队胶济一支队支队长韩育民。

走南闯北投身革命

  1904年3月,韩育民出生在胶县(今胶州市)后韩哥庄村的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幼年时,韩育民入私塾读书,但仅仅4年,家庭的贫寒便使他被迫辍学务农。1922年, 18岁的韩育民离开家乡,先后到莱阳、青岛等地谋生,做过店员、鞋厂学徒工、日商企业大康纱厂工人。
  1929年夏,青岛发生了震撼全国的反日同盟大罢工。这次罢工的主体是青岛纺织工人,参加罢工的纺织企业有大康纱厂等六大纱厂。8月,第二次罢工浪潮形成,在大康纱厂做工的韩育民同其他工人一样,虽然照常出勤,但怠工、停工更加厉害,使六大纱厂趋于全面停车。4日上午10时,韩育民同全市日厂5000名失业工人集结起来,举行了游行示威和请愿。
  1931年6月,韩育民到青岛河南路国货商场任干事。这时,红军反“围剿”战斗正如火如荼。国民党的报纸经常报道“国军”“围剿”毛泽东、朱德领导的井冈山红军的文章,连篇累牍。通过这些报纸,韩育民发现国民党战绩“辉煌”,可红军越剿越多,不由得从内心里佩服共产党。又听人说共产党是领导穷人闹翻身的组织,他不禁对共产党心驰神往。不久,韩育民结识了丁小泉,而丁小泉和共产党员徐宝铎相识,徐宝铎又是韩育民的同乡。在丁小泉的引见下,韩育民又结识了共产党员戴春弩、文明超等人。在这些人的教育和启发下,韩育民想参加革命、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更加迫切。
  1931年春,领导胶县大沽河农民暴动的共产党员姜效汶遭敌人追捕,为避风险,他出走东北,参加了东北抗日义勇军。1932年6月,韩育民与同村村民姜复初商议,到东北找姜效汶。他们边走边打听姜效汶的部队,可到了奉天便没有了路费,只得在奉天打了三个月短工,不得已又返回了青岛。
  九一八事变后,韩育民的表兄姜黎川任“青岛时报社驻沪记者特派员”,常驻上海。韩育民便从青岛奔赴上海,投奔姜黎川,不意在姜黎川处遇见了共产党人戴春弩和小孟。20天后,由戴春弩介绍,韩育民参加了上海党的外围组织——互济会。不久,便任互济会突击队总队长,后又担任“远东青年反帝大同盟”突击队长。
  1933年,党组织委派韩育民到上海水电工厂从事工人运动。韩育民组织工人罢工,率领工人游行队伍到上海卡德路卡德戏院和商务印书馆门前游行,号召民众起来抗日。1934年春,在上海法租界亚尔培路恒平里21号,经戴春弩、小孟介绍,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组织委派他在小孟的领导下,到虹口码头开展工人运动,组织工人破坏敌人的“大围剿”,将当时敌船上运送的大部分枪支弹药掀到江里或海里,破坏敌人的海上运输。
同年秋,广东军阀陈济棠部在山东德州和青州一带招募了300余名新兵,当运新兵的船只“裕生轮”号靠上虹口码头时,韩育民即到船上向新兵揭露国民党打内战、让新兵充当炮灰的阴谋,鼓动新兵逃跑。当晚就跑掉了60余人。第二天,当韩育民和小孟再次上船时,带兵的班长认出他俩,随之将他们抓起来,吊在船上,不许离开。后来,小孟被他姐姐保释,韩育民却被扣押,随船去了广东。
  在陈部当兵一年多的时间里,韩育民经常寻机策动部分北方士兵逃跑。1935年4月,机会来了,韩育民带领张广益、范青云(日照人)、赵玉广(寿广人)等20人脱离陈济棠的部队,历尽艰辛,回到上海。这时,上海由于受王明“左”倾冒险主义错误的影响,全市的共产党组织和工人工会遭到了敌人的严重破坏,斗争环境十分险恶。小孟已从上海回到了青岛。韩育民在上海住了一个多月后,没有找到党组织,只得回青岛。
  10月,就在韩育民回到青岛的第三天晚上,国民党捕共队根据密报,将他逮捕,关押在国民党青岛警察局拘留所,与即墨共产党员袁超关押在一个监室。他们一见如故。狱中生活条件十分恶劣,韩育民和袁超联系狱友,组织绝食斗争,要求改善生活待遇。斗争中,他们结成了深厚的友谊。1936年8月,他们被转押到团岛感化所。在感化所里,管理相对松懈,他们就商量出狱后的活动计划。
  1937年7月,韩育民经姜黎川(已是国民党青岛市政府科长)的保释,出狱回到家乡后韩哥庄,他按照与袁超原定的计划,在沽河沿岸村庄进行党的活动,发动群众,建立“民先”组织。9月,袁超获释出狱,他立即来到韩哥庄韩育民的家中,相约到莱阳寻找党组织。他们先找到中共莱阳县委驻地,与组织取得了联系。11月,省委批准他俩恢复组织关系。不久,中共莱阳县委根据中央指示精神,要求他们回本乡组织抗日宣传,组建抗日武装。

联姜抗日 历尽艰辛

  韩育民回到胶县后,迅速和胶县党组织取得了联系。在党的领导下,他在沽河沿岸联络了一大批拥护抗日、拥护共产党的青年积极分子,并把他们发展为“民先”队员,如大店村姜福初、姜宝珩、河荣庄的张道源(后名王海亭)等人,为组建抗日武装作组织准备。
  七七事变后,国民党青岛守军不战而退,青岛陷于恐怖和混乱。这时,任青岛市政府秘书长的国民党员、中统特务姜黎川也趁机从青岛跑回了老家——胶县大店。富有爱国精神的当地群众痛恨日寇入侵,纷纷要求组织起来,共同抵抗和打击敌寇。在这种抗日大潮的感召下,本就对国民党不战而逃不满的姜黎川,在韩育民的帮助下,发动和组织抗日心切的当地青壮年农民,迅速拉起一支抗日队伍,号称“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因姜黎川任司令,这支队伍被人们称为“姜部”。
  姜部刚成立时,人少势单,力量薄弱。为了生存,姜黎川向韩育民表示愿向共产党靠拢,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并要求韩育民牵线,向我党组织反映他的心愿。当时,我党的统战方针是:支持帮助进步力量,争取团结中间力量,瓦解打击顽固派。据此,胶东区党委认为,姜黎川部作为中间力量是我们的统战对象,应团结争取,决定与姜部合作,共同抗日,同时指示韩育民首先组建自己所掌握的军事实体,把已组建的“民先”队员合编进姜部,在姜部形成一种坚强的核心力量,推动姜部与我军的合作。
  1938年3月,在韩育民、姜黎川等人的策划下,姜部袭击了店口镇的日伪乡公所“维持会”。这一抗日举动,使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名声大震,受到了广大群众的拥护,大批青年积极分子参军,抗日队伍迅速壮大到9个大队1个总队5000余人,成为青岛外围一支较大的武装力量。姜黎川害怕韩育民把队伍完全拉向共产党,即任命韩育民任第一大队大队长兼三中队中队长。不久,姜黎川玩弄两面派手法,一方面宣称拥护共产党,要与我党合作抗日,一方面却在国民党的拉拢下,接纳杂牌军,向国民党倾斜。
  为争取姜黎川向共产党靠拢,韩育民、姜谔生、袁超一起商定与姜黎川共同组建抗日军队,形成坚强的核心力量,不再在胶县单独建立抗日武装的方针计划,以真诚推动姜黎川与我党我军的真诚合作。鉴于姜黎川为人狡诈,为防不测,三人确定由韩育民负责组成能为我党自己所掌握的军事实体。同时,韩育民主动担负了胶东特委与姜黎川部的联络工作。
  在胶东特委的领导下,韩育民、姜谔生、袁超等人与莱阳“民先”总部取得联系,在姜部积极开展工作,让党员担任政治指导员,大力发展“民先”队员,并将胶县的共产党员、“民先”队员及进步力量,均编入以第一大队为主的各个大队,较先进的武器装备亦掌握在“民先”队员手里,准备一旦姜黎川政治态度逆转时,将受我党控制的队伍有组织地撤出来,建立我党全面领导的抗日武装力量。
  姜黎川的队伍虽然号称5000人,实际上只有2000余人受其节制,其余队伍各据一方,各自为政。姜黎川所能控制的部队武器装备也比较差,战斗力弱,在日军步步进逼下,处境极为危险。在此情况下,韩育民等人积极劝说姜黎川尽快到共产党、八路军处找出路,求得共产党、八路军的支援,摆脱危险境地。姜黎川自己也认为这是唯一出路,于是派韩育民等到八路军胶东抗日根据地联系。韩育民等找到八路军胶东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七大队负责人袁超取得联系后,7月中旬,根据姜黎川的请求,中共胶东特委派柳运光为姜部的政治特派员,参加姜黎川自设的军政委员会为委员,派刘云生、梁纪卿、于可范为八路军代表,派张益民、刘宿贤等20名政工干部深入到各中队任指导员,负责加强姜黎川部队的政治思想建设,建立政治工作体制,组建“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大力发展“民先”队员,使这支刚组建不久且成分复杂的抗日游击队,无论在民族意识还是在群众纪律方面,人员素质还是作战能力方面,都好于其它一些杂牌游击队。8月下旬,姜黎川部开拔到招远县潘家集一带活动,受到当地抗日军民的欢迎。经过半个月的整训,姜部士气大振,在平度县汉家寨一举歼灭了张步云部先头部队60余人。之后,继续向南行进,并不断扩大队伍,成为胶东地区一支可观的抗日力量。
  但随着队伍的扩大,一些绅商、政客、国民党特务以及国民党中的反动分子也加入进来,导致姜黎川在联共抗日问题上的动摇不定。1938年8月,姜黎川接纳了国民党中央特派员谭明华,受其蛊惑,姜黎川认为有了新的靠山,政治态度开始逆转,企图摆脱八路军,接受国民党的改编。他先是限制“民先”队员的活动,继而排挤胶东特委派驻的工作人员,刘宿贤等中共代表不得不有计划地撤回。在这关键时刻,韩育民、袁超和“民先”队员王云九在胶平边的南沙窝村召开了紧急秘密会议,决定利用姜部整个部队向南转移的机会,把我方已控制的力量拉出来,成立自己的部队。同时决定,为避免姜黎川怀疑,将已暴露身份的党员陆续撤离,尚未暴露的则力求隐蔽,以便更多地组织力量。
  南沙窝村会议之后,中共驻姜部人员秘密行动,将较好的武器逐步集中到“民先”队员和进步骨干队员手中。姜黎川察觉后,派特务大队大队长贾宝善将韩育民扣押,有加害之意。韩育民向贾宝善反复宣传抗日道理,晓以大义,虽化险为夷,但并未消除姜黎川的猜忌。韩育民被降为副大队长。9月,姜黎川接受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授予的“山东保安第十四旅”番号,其表面上仍同中共胶东部队保持友好关系,但实际已投靠了国民党,反共面目日益明显。
  12月,姜黎川部队离开胶、即、平三县边区的游击区域,向铁路以南的胶县南部山区开拔。部队路过胶北蛤蟆屯要过铁路时,正值夜晚,按预定方案,我党同志对空鸣枪两响,队伍中民先队员和骨干队员在孙景尧、郑子扬等人的带领下,以“军情有变”应声而返,韩育民顺利组织部队撤离姜部。

建立壮大胶济一支队

  韩育民率领从姜部撤离的部队来到胶县北乡赵家茔村集中,经过清点,共有400余人、300多支枪。在胶东区党委派来的王军光协助下,韩育民、姜谔生等对部队进行了整编。1939年3月4日,党领导下的胶县第一支抗日武装——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山东纵队胶济一支队成立,韩育民任支队长,王军光、姜谔生分别担任政委、参谋长。部队领导机关设支队部和后勤部,下设3个大队1个特务队。支队建立后,主要活动于胶济铁路东段两侧及柏兰、店口、河西店、马店、姜家街、东岭、西岭、五里堠子、小高、韩哥庄一带。14日,支队在前、后韩哥庄第一次打退了日伪军骚扰,首战告捷。
  韩育民按照胶东区党委“以发动群众、武装群众为主,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结成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树立武装自己、消灭敌人的决心,克服一切困难,打开胶北抗日新局面”的指示精神,一面组织筹集枪支、扩充队伍,伺机打击敌人;一面派贾子玉去高密与高润生的游击队取得联系,制订一致抗日协约。为站稳脚跟,韩育民率胶济一支队在麦丘、岭上、小高等村发动群众,开展抗捐、抗税和抗粮运动,得到了群众的拥护,队伍很快发展到500余人。在此期间,部队先后在联屯的柏兰和马店的姜家街、五里堠子及东南乡的河西店、店口等地多次与日伪军交战,粉碎了日伪军的抢粮计划,破坏了日伪军的铁路交通,给日军以接连不断的打击。随着部队的发展壮大,北起平度的吴家口,东到即墨六区的马戈庄,西至高密铁路以北,都成为我军的活动区域。
  1939年5月,胶济一支队经过在胶东抗日根据地的短期整训,战斗力得到很大提高,重返胶县。上旬,支队在大店与韩哥庄之间沽河堤岸的蜡树林里设伏,与由平度南下的一股日伪军展开激战,予以重大杀伤后安全转移。沽河两岸人民受到很大鼓舞。
  之后,韩育民又指挥胶济一支队攻打了驻小高镇的伪军,引起日伪军的恐慌,敌人加紧了对这一地区的“扫荡”。为保证支队的有生力量不遭受损失,部队撤至平度县薛家庄一带。因为战斗环境极为艰苦,部分战士情绪不稳,韩育民等人决定二次北上胶东抗日根据地休整。7月,鉴于胶北斗争环境更加恶化,胶东区党委军事部研究决定,支队改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五支队后方司令部警卫二营。韩育民留后方司令部任参谋主任,后调胶东区党委党校学习,任二大队党支部书记。
  胶济一支队从建立到改编虽然前后不到半年时间,但在韩育民等人的组织、领导下,克服了武器缺乏、装备落后的困难,在日、伪、顽四面夹击的艰苦环境中,自成立伊始就投入对敌作战,显示了人民战争的威力,使当地群众增强了抗战胜利的信心,扩大了党的影响。

积极发展壮大党的组织

  1939年9月,胶东区党委撤消南海特委,设立中共胶(县)即(墨)平(度)工委,韩育民任委员。同月,为开辟胶北地方工作,胶东军政干校抽调一批干部组成胶县工作团,活动于沽河两岸一带村庄。由于工作团成员大都是原胶济一支队的“民先”队员和骨干成员,为加强领导,有利于开展工作,韩育民受胶即平工委委派,回胶县开展活动。
  韩育民回胶县后,积极开展活动,发展和壮大胶县地方党组织。他在工作团成员中发展叶静川、肖声远、张祥瑞、周义、郭振声、王芝山等人为共产党员,并在沽河两岸村庄秘密进行建党工作。
  11月,中共南海特委决定建立胶县工委。月底,负责胶、高、即三县工作的南海特委常委、民运部长袁超在小回村主持会议,宣布中共胶县工委成立,韩育民任工委书记。
  中共胶县工委成立后,韩育民进一步领导和加强了建党工作,在小高村建立了党支部,在韩哥庄、大店、大荒、小窑等村秘密发展戚宝坤等10多名党员,分别建立了党小组,开辟了沽河两岸村庄的工作。由于时间短,党的区级组织未及建立。
  1940年5月,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胶东区党委决定撤消中共胶县工委,在原工委的基础上建立中共胶县县委。14日,中共胶县县委在胶北姜家街村宣布成立,原在南海特委社会部工作的李奎生调任胶县县委书记,韩育民由原县工委书记调任南海特委社会部部长,暂留胶县帮助李奎生熟悉情况。
  在韩育民的帮助下,李奎生在胶县东乡汪家庄召开了县委第一次扩大会议。韩育民宣布了中共胶东区南海特委关于成立胶县县委的决定和县委成员的分工,部署了下步工作任务。韩育民的大力协助,为县委书记李奎生了解和熟悉胶县情况,全面开展胶县地方工作,起了重要作用。

减租减息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

  1944年2月,韩育民被胶东行政公署任命为胶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接着,分别在二区的联屯、马店一带和三区路北的北王朱一带领导开展了减租减息的试点工作。5月,县委、县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县“双减”工作大队。大队以区为单位设立了4个工作分队,到根据地50多个村庄开展减租减息运动。7月,山东省战工会召开首次政权工作会议,胶县县委、县政府认真传达了会议精神,进一步推动了减租减息政策的落实。9月,在抗日民主政府的组织领导下,南王朱附近村庄400多个佃农参加了减租讲理大会,“双减”工作在解放区取得重大成果。
  减租减息,一方面减轻了地主对农民的封建剥削,改善了农民的物质生活,调动了农民抗日与生产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也使不反对抗日的地主、资本家能够保持一定的经济利益和地位,粉碎了日寇、投降派引诱地主、资本家投降反共的阴谋,从经济上团结了各阶层人民,支持了长期抗战,巩固了抗日根据地。胶县北部各区许多贫雇农子弟参加了区中队、县大队和铁路武工队,有的担任了地方干部,加入了党组织,也有的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无怨无悔地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与此同时,韩育民与县委领导人共同创建和巩固了胶县、高密铁路以北的政权机构。首先将二区划分为联屯、北都两个区,将三区划分为胶莱、沽河、丰隆三个区。此后,县政府又将胶莱、沽河、丰隆、联屯、北都等五个区按序号排列为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和第五区。同时,通过农村“双减”、土地改革,加强根据地的群众团体建设、人民武装建设、文化教育建设等,进一步巩固了新生的县、区政权机构,为动员群众参军支前,开展大反攻前的对敌武装斗争,迎接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

全面反击迎接抗战胜利

  韩育民任胶县抗日民主政府县长的同时,还担任中共胶县县委委员、县大队大队长、胶县人民武装抗日自卫委员会主任等职。1945年,又被任命为胶高县县长。在这期间,韩育民会同其他同志,积极勇敢地开展了对敌斗争。
  一是领导县大队等地方武装,多次粉碎了日本侵略者对抗日根据地的“扫荡”和“蚕食”,发展和巩固了胶北抗日根据地。1944年初夏的瓦丘埠一战,县大队两面夹击,俘获伪军官兵90余人,缴获步枪80余支,铁杆汉奸肖五猴子当场被捉。县长韩育民在群众大会上宣布了肖五猴子的罪行,就地处决了他,极大地震慑了敌人。9月夏庄讨伪战斗,胶县的武装力量配合胶东军区主力部队痛打伪军张竹溪部,共歼敌500余名。1945年3月11日的麦丘伏击战,韩育民等指挥参战部队消灭日军11人,俘虏伪军41人,缴获枪械50余支,子弹等物资一宗,打出了军威,打出了气势,鼓舞了当地军民的抗日斗志。
  二是建立和发展区级人民武装,广泛开展敌后游击战。1944年3月,胶莱、沽河、丰隆、联屯、北都分区委建立后,区级政权和区级武装相继建立。这些区级武装(区中队)担负了配合独立营(县大队)、铁路武工队及南海第一武工队打击和瓦解日伪军,为主力部队输送兵员,配合主力部队牵制日伪军,开展反“扫荡”,保护地方群众等多项任务。在韩育民等县委、县政府领导人的具体领导下,区中队还主动开展了动员青壮年参军抗战、建立民兵组织和对日伪据点进行经济封锁、政治瓦解、武装干扰等多项工作,对加强根据地建设和扩大抗日游击区发挥了重要作用。
  三是配合主力部队,对日伪发动政治攻势和实行经济封锁。1944年8月18日至9月23日,韩育民等领导胶县大队、铁路武工队和南海第一武工队,在铁路南北两个根据地周边的游击区广泛发动群众、展开军事进攻的同时,利用各种方式瓦解敌人,打击敌人,牵制了上万名日伪军作战部队,有力地配合了胶东、滨海两大战略区主力部队的对敌作战。同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展开了经济上的斗争。一是发动群众抗粮、抗捐、抗交租,挖洞藏粮;二是在武装保卫麦收的同时,发动群众抢收粮食,实行坚壁清野;三是迁移集市,断绝日伪军的供给渠道。日伪军各据点普遍因极度缺粮而恐慌,有的据点因抢不到粮食而撤离或逃走。政治、军事、经济上的强大攻势,沉重打击了日伪军,有力地巩固和扩大了抗日根据地,为大反攻奠定了良好基础。
  抗日战争胜利后,在国民党军队向解放区大举进攻之时,韩育民带领地方武装、县区干部和人民群众,就地坚持开展对敌斗争。1947年底,胶高县全境解放后,面对农村生产和农民生活的困难局面,他又带领县区干部下村入户,发动群众开展生产自救,在农村组织变工队、互助组,采取以工代赈的方法,促进了生产的发展。
  1949年1月,青岛解放在即,奉山东省委命令,韩育民参加了接管青岛的培训。6月,青岛解放,韩育民随接管部队进驻青岛,先后任四沧区区委书记、区长,青岛市总工会主席、劳保部部长,铁道部第五工程局政治部主任,青岛市民政局副局长等职,为青岛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劳心竭力,鞠躬尽瘁。1983年2月离休,1988年1月在青岛病逝。
  韩育民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奉献的一生。他为了民族解放事业和国家的独立富强,早年撇家舍业,投身革命,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赴汤蹈火;他始终以大局利益为重,对党对人民忠心耿耿,任劳任怨,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不愧为胶州人民的优秀儿女。革命先驱韩育民的光辉事迹和高风亮节永远是胶州人民的骄傲,永远是后人学习的楷模。

来源:《永远的军魂——将军与青岛》作者:方秀佳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812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