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5-29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名人与青岛
侯国本与青岛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8-08-05

侯国本与青岛

  青岛作为一个沿海开放城市,要把胶州湾建设成国际化航运中心,实现大跨越、大发展;东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肯定会后来居上,要着眼建设国际港口大都市……

——侯国本

  侯国本,1918年2月生于青岛即墨。1947年毕业于国立西北工学院水利工程系,学士;1947年至1956年,国立山东大学助教、讲师;1956年至1964年,西安交通大学讲师;1964年至1990年,青岛海洋大学副教授、教授;以后退休。1993年,被国际太平洋科技学会授予“海洋服务奖”,被中国政府授予“有突出贡献奖”。曾担任国际太平洋海洋科技学会理事、副主席等职。撰写有《龙口湾深水大港》、《黄河海港》、《东营港》、《胶州湾港口功能》、《日照港群》、《黄河的治理与开发》、《治黄河论》等10多部专著。
  

  他一生为60多个港口做过模型实验,这些港口建成后无一失败;在他的理论指导下有效遏制了黄河摆尾现象;他曾经因三门峡和刘家峡工程建设受到周恩来的接见;在1978年科技工作大会上,他斗胆向邓小平进言,否定了连云港建设国际大港的可行性,建议改建日照港;在建设东营港和治理黄河等重大工程项目上,胡耀邦等国家领导人听取了他的汇报……他的智慧与学识给国家创造了巨大的财富。
他曾经说:“手里有真理,就掌握了雄师百万,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是的,只有这样的胸怀,才能装得下千里黄河、万顷大海;只有这样的气概,才能在治黄事业和海洋工程建设中屡有建树。
他就是传奇教授侯国本。

“日照东岸巨港出”

  “黄河滩头千年睡,日照东岸巨港出”。这是1985年5月李鹏总理视察日照时的亲笔题词。

  1982年2月,日照港主体工程正式开工,1986年5月经国家验收交付使用。如今,作为全国沿海十大港口之一的日照港,已成为镶嵌在黄海之滨的一颗璀璨的明珠。日照港之所以能够成为全国十大港口之一,侯国本功不可没。
  1964年,山东海洋学院把侯国本从西安交通大学调回了青岛。侯国本说,自己本身就是搞水利工程的,来到山东海洋学院后就搞起了海港。但是他还没有做多少工作,“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
  1968年,侯国本被下放到日照劳动,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提起这段往事,他说:“我那时没有犯什么错误,不是右派,但是旧知识分子都叫我们‘牛’,比‘鬼、蛇、神’还强一些。”
  在那大搞阶级斗争的年代,大海被认为是斗争的前线和屏障,而不被认为是连接世界的桥梁和纽带。海外关系,对一个人来说便有通敌之嫌。在安排劳动时,“不可靠”的人就要远离海边,去干拔麦子刨地瓜之类的农活;被认为可靠的人才能参加海带养殖、捕捞等海上作业。
  起初,侯国本被安排在农场拔草,根本没有机会到海边去。侯国本生自农村,对农活并不陌生,加之能够吃苦耐劳、踏实肯干,很快就与农民打成一片。后来,在一个伏天的下午,当地为纪念毛泽东畅游长江,都下了海。侯国本是搞水利的,水性很好,很快就游到了队伍的前头,比民兵游得还快。当时,民兵们看到他游泳不错,就问他会不会搞海产养殖。侯国本说,也懂一些,而且还懂得划船。
  就这样,侯国本被生产队调过去养海带,还成了小组长,负责指挥几十条小船。自从他当了小组长后,人们基本不再管他。夏天中午,大家都睡午觉的时侯,侯国本就自己划个小船出海,因为专业的关系学过潜水,到了海上,就潜到20多米深的水下考察海底地形。他惊喜地发现,石臼湾海域广阔,水深不冻不淤,基础为花岗岩,岸线不变,又远离大江大河的入海口,是建设国际大港最理想的港址。他潜水能力很强,水下的许多情况都是自己潜水摸清的。两年中,他利用工余时间,在石臼湾内收集了大量第一手翔实的资料。在做了大量工作后,他非常兴奋地发现日照具有建设国际名港的绝佳港址。
  劳动改造了两年后,侯国本被召回学校。海洋学院的革委会领导问他改造得如何,侯国本压抑不住内心的兴奋之情说,“我见识了一个大世面”,不合时机地把他在日照发现国际名港港址的事情说了出来。不想领导当即把桌子一拍说:“老侯,叫你去脱胎换骨,你业务冲击政治!”然后又让他继续下放接受改造,他就偷偷地把图划了下来。九一三事件之后,大家都不改造了,他才返回青岛。
  1978年,侯国本以讲师的身份参加了全国科技工作大会。会上,邓小平说,知识分子都是生产力,要给右派平反。侯国本心里被鼓舞得热乎乎的。科学的春天来到了!后来,他被安排在专家组进行讨论。邓小平事先没有通知他们,就悄悄地来到了他们的小组。邓小平说,党在过去犯了一些错误,有些他还不知道,希望大家大胆发言,提出来。侯国本说:“当时,看到邓小平站在会场中央叉着手,足足站了有5分钟,没有人发言。这时,我举起了手。”
  当时,国家决定要在沿海地区建设五个国际大港,包括青岛、上海、大连、天津和连云港。侯国本发言说,连云港不适合建设国际大港,建成了也守不住。因为连云港地处黄河故道,淤积了大量的泥沙,即便是挖沙后把港建成了,一个大浪过来,又堵死了,每年清淤的成本非常高。
  邓小平听了侯国本的发言后,认为有道理。侯国本当即用20分钟写了一份书面材料。当时这个项目,国务院已经批准,并同荷兰签定了10亿美元的合同。下午,邓小平就作出批示,连云港项目暂缓,要求组织专家对日照港进行论证。
  同年12月,李先念副主席指示,召集国内有关专家、教授120余人开论证会。在召开专家论证会的前夕,华东水利工程学院的某位学部委员作诗嘲讽山东,“鲁中无大将,讲师充先锋”。当时,侯国本教授仍然是讲师。
论证会上对选址分歧很大,争论相当激烈,焦点集中在港址选在日照还是连云港。侯国本的主张引起了江苏很多专家的反对。在会上,侯国本对那位学部委员毫不客气,据理力争。最后,在日照建港以80%的专家表决通过,江苏的一部分讲究严谨与科学的专家也投了赞成票。后来,侯国本给这位学部委员写了一封信,引用毛泽东的话说,自古帝王将相没有一个是状元,草莽英雄一样把科学家赶出殿堂。
事后,山东省政府评侯国本为副教授。但是这个文件到了山东海洋学院后却被压了两年。后来,侯国本应邀出国参加学术会议,审办出国手续的时候,山东省政府发现在其职称一栏中填的还是“讲师”,便立刻派人下来调查此事。事实清楚后,直接给侯国本晋升为教授。侯国本从讲师直接升到教授,这在山东海洋学院成为一段佳话。
  1979年春,由交通部牵头组织全国的港口专家、学者,先后到山东日照、江苏连云港进行实地考察,然后集中到北京对港址进行选择论证。在论证会上,侯国本从理论、数据和国内外工程实例等方面,全面阐述了在山东日照石臼建港的可行性、优越性。各方面的专家对港口选址的地理、地质、交通、水域、水文气象、腹地及地方建筑材料等条件进行了全面对比,反复论证,最终采纳了侯国本的建议。
  1985年,石臼嘴建成了我国最大的两个10万吨级深水煤炭泊位。1989年,日照港被列入我国10大名港口之一。
  港通四海,路连欧亚。日照港走上了国际经济大舞台。
  港促市兴,市辅港荣。目前,作为新欧亚大陆桥东端桥头堡的日照市,已经由一个县城发展成为一座新兴的港口城市。

东营港的诞生

  1984年9月,东营市。在“黄河口三角洲无潮区建设深水港港址论证会”上,全国200多名与会专家一致通过了建设“黄河海港”的决策。侯国本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胜利油田所在的东营市,是黄河三角洲上一颗璀璨的明珠。20世纪60年代,胜利油田创业的喧闹唤醒了这片黄河泥沙积淀的大陆。但是,靠海无港、有河无航的现实严重制约着东营市的发展和黄河三角洲的开发。胜利油田的原油需要经过蜿蜒的输油管道,送往300多公里外的黄岛油港,才能向外输出。因此,每年都有巨额的费用随敷设的管道消耗殆尽。同样,黄河三角洲蕴藏的巨大的经济社会效益,也只能在封闭中沉埋。
  胜利油田的原油需要直接进入市场,黄河三角洲也需要冲破封闭。它们在齐声呼唤着黄河海港的诞生。   
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又一次把发展的机遇带到了这块黄河与大海相会的地带——东营市。1982年,在全国人代会上,原国家石油部部长康世恩找到侯国本,要求他寻找一个港址,为胜利油田石油输出及开采渤海湾石油做准备工作。
  同年12月,64岁的侯国本应邀从青岛来到东营。黄河海港由愿望变为现实的重任,就落到了他的肩上。
  泥沙大量淤积的黄河三角洲一向被认为是建港的禁区。但侯国本教授不迷信成见,不满足陈规,而是带着助手,乘坐小船到渤海湾内进行翔实的勘察。
  经过两年多艰苦细致的调查研究,侯国本发现:渤海湾受台风与寒流的袭击较小,同时因渤海口的长山列岛北宽南窄,潮汐海流的北支沿辽东流渤海湾作逆时针运动,南支沿莱州湾作顺时针运动,两股沿岸流在黄河三角洲的桩西沿海交汇,使黄河口的神仙沟形成天然无潮区。无潮区的特征是潮差小,流速大,不淤积,地基良好,属侵蚀性海岸,有自然的冲刷能力,航道不顺可以维护——这恰是建设深水大港的良好条件。
  侯国本感到异常兴奋,随即撰写了黄河口无潮区筑深水大港的论文。时任胜利油田党委书记兼东营市委书记的李晔读了侯国本的论文后,激动不已,致信侯国本:“您这篇豪情满怀、富有战略创见的精彩论文,我读后深受鼓舞。人间事最为难能可贵的是吼出天下第一声。将来一旦实现了这一宏愿,那我们也就无愧于华夏后代炎黄子孙了。”李晔同志亲自到北京向党中央国务院汇报了侯国本的观点。
  在黄河口无潮区筑港,这在我国筑港史上是没有先例的。可是20世纪80年代初,侯国本却石破天惊地提出了在此建设深水大港的创见。
  一石激起千层浪。反对声和抨击声,铺天盖地。
  创造性思维并非异想天开,可它往往被常规思维所指责。严格、求实的精神,朴实、深入的作风,丰厚的学识和开阔的视野,使侯国本教授决不墨守陈规。
  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实践而不是舆论。1984年6月10日,国务委员康世恩受国务院总理的委托,带领50多名专家来到胜利油田,对侯国本提出的论点进行实地验证。
  侯国本提出在神仙沟无潮区建造具有多种功能大港的依据是:这里海水流速急,细沙旋即被冲走,粗沙沉积,海底坚实。为检验海底的坚实程度,康世恩、李晔和侯国本乘一辆小车,在浅水滩上疾驶,如同在柏油路上一般;从深水海底挖沙在岸边铺就一条厚2米、长6公里的大道,十轮大卡车在上面隆隆开过,车轮飞转,绝无下陷。验证的结果令在场的同志拍手称好。
  同年9月10日,由康世恩、苏毅然等领导同志主持的“黄河口三角洲无潮区建设深水港港址论证会”在东营市举行,全国200多名海洋动力专家应邀参加了会议。与会专家一致通过了建设“黄河海港”的决策,并提出了先筑一个试验港,作为胜利油田在海上采油的“工作船只码头”,港口舶位3000吨,水深3.5米。
   “工作船只码头”1984年底施工,1989年竣工。经过四年的使用,港池不仅没有淤积,而且航道已冲刷到5米深,完全证实了侯国本的理论。至此,所有研究海港的专家在无潮区筑大港的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1992年,黄河海港改称东营港。康世恩曾说:“没有东营港,就没有胜利油田的海上采油。”
  1995年,海港大堤已修到了水深5.5米,正在向水深10米延伸,一个拥有2万吨、5万吨和10万吨泊位的大油港正呼之欲出。
  侯国本说:“东营拥有300多亿立方米黄河口淡水,可开发出3万多平方公里盐碱地,再加上东营港和储油40多亿立方米的胜利油田,东营的明天肯定会更加美好!”

心系治黄事业

  如果每年在河口段挖取3亿立方泥沙,就可使河道稳定,不再需要改道;若每年挖取5亿立方,山东境内河段就不再需要加高河堤;若每年挖取7亿立方,上至郑州的中下游河段就不再需要加高河堤。只要每年挖沙不止,30年后黄河中下游河道积存的大约600亿立方的泥沙就会被冲走。
  这是侯国本教授根据自己的“挖沙降河”理论作出的推算。
  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是中华文化的发祥地,也是一条灾难河。据历史文献记载,在解放前的2500多年间,黄河下游总计决溢约1600次,在华夏大地导演了无数悲剧。
  1937年七七事变后,19岁的侯国本被迫离开青岛礼贤中学,回到家乡即墨,但是家乡也难于安身立命,于是他只好离家逃亡。
  1938年秋,为阻止日寇沿陇海线西进,蒋介石下令炸毁了花园口黄河大堤,滚滚河水冲进淮河,造成豫东、皖北、苏北3000多平方公里土地一片汪洋。洪水吞噬了89万人,迫使1250万人流离失所。
  当时,侯国本就目睹了这惨痛的一幕,心头震颤了。但他并不知道黄河决口是人为所致,还以为是黄河泛滥成灾。他想,作为黄河的子孙,必须对黄河进行治理,使其化害为利,造福人民。
  不久,他便投考了国立西北工学院水利工程系,全靠有限的一点助学金,发奋努力,完成了学业。一毕业,他就迫切地报名参加了修堵花园口的工程。1950年淮河发大水,时在国立山东大学任教的他又自告奋勇,奔赴治淮第一线。
  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是我国政府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治理黄河的一项重大举措,也是当时苏联为我国设计援建的大型项目之一。时在西安交通大学任教的侯国本,作为中国水利专家参加了三门峡的建设。当工程进入大河截流的关键时刻,苏联专家突然撤走,并带走了施工图纸。工程陷入了困境。1958年,周恩来总理亲自召集全国水利工程专家讨论截流方案。在会议上,侯国本提出“管柱截流法”,即在截流河床内打桩,用铁丝连接起来,然后合拢的方案。这一方案得到周总理的肯定。侯国本作为副总工程师亲自进行了模拟实验,效果很好。同年10月即应用此法实施截流,一举成功。
治理黄河原是侯国本的本行。1964年,侯国本调入山东海洋学院执教海洋工程动力学,仍然关注着治黄事业。有一位记者感叹道:侯国本是一位海洋工程学家,但他对治黄事业的焦虑不亚于任何一位治黄的领导同志。
  黄河水每年要从上游携带16亿吨泥沙滚滚东下,其中10亿吨淤积于河口地区,形成堵塞黄河流路的巨大拦门沙坝,导致黄河入海口每10年左右改道一次。黄河的“摆尾”,严重制约着胜利油田的生产、东营市的建设和黄河三角洲的开发。
  1982年,某中央领导人来东营视察工作,要侯国本针对治理黄河摆尾现象谈谈看法。侯国本认为黄河之治必自河口始,提出了“挖沙降河”的理论,即每年在黄河口挖取泥沙,降低河口段河床,按照反馈冲沙原理,中下游河道的积沙就会被河水冲移而下,使整个河床降低。
  “挖沙降河”的理论方案,是对我国3000余年传统治黄思路的突破,也是海洋意识与现代新技术的有机结合。黄河挖沙每立方米仅需七八角钱,这比修筑防洪大堤花费成万上亿的人民币和动用几百万劳动力要廉价得多。
我国政府认为这一方案可行,立即组织力量进行可行性研究。1988年6月,费孝通、钱伟长、姜春云等领导同志召集200名专家进行论证,一致通过了“挖沙降河”的方案,然后由胜利油田指挥部组织施工。
  挖沙降河在1988年挖了一次,当年8次洪峰安然入海。1996年挖了一次,河口流路缩短60公里,当年洪水安全通过。1998年,黄河三角洲又一次挖河固堤。2001年9月,联合国亚洲开发银行决定贷款1.5亿美元,用于黄河下游的防洪及综合治理。
  “资源置换”是一项生态工程,也是现代文明工程。资源涵盖内容很广,如土地、水利、地矿、养殖等。侯国本教授主张“挖河造地”,对黄河泥沙进行资源置换。根据这一设想,“挖沙降河,积沙造田,导水为利,开辟航道”,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在黄河三角洲的大片盐碱地上修建200平方公里的平原大水库群,这样可以造地2万公顷,把大片盐碱地改造成良田,将会带来农业、地产、水资源等多方面的社会效益,使黄河三角洲成为名副其实的“地下油田,地上绿洲”。

     
瞩目胶州湾


  1995年12月,全长68公里的环胶州湾高速公路全线通车。这不仅为美丽的青岛增添了秀色,而且为青岛的可持续发展注入了活力。
  这条高速公路正是侯国本力主修筑的。
  作为一名青岛市民,侯国本非常关注青岛的建设和发展,并且积极参与其发展规划的制定与决策。在一次次的深思熟虑中,他总是高瞻远瞩,面向未来,着眼于可持续发展。
  胶州湾被称作青岛的“母亲湾”,她孕育了青岛市区。改革开放以来,青岛之所以成为全国经济中心城市、计划单列城市及沿海开放城市,成为山东省经济发展的龙头,就在于拥有胶州湾港口的优势。青岛要成为现代化国际大城市,就必须充分开发利用胶州湾港口功能。
  1992年春天,邓小平发表了著名的南方谈话,掀起了新一轮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滚滚春潮在神州大地涌动,催动春光无限。青岛市委、市政府跳出小青岛的发展思路,以大改革、大开放、大发展的胆识和气魄来规划建设大青岛的宏伟蓝图。在讨论连接青岛和黄岛的交通规划时,不少人同意建设跨海大桥。一些设计和施工单位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也派人四处游说,以促成这一方案的拍板。侯国本以他过人的学识和丰富的经验,立即对这一方案提出质疑。他指出:青黄跨海大桥不是胶州湾颈项上的项链,而是它的枷锁。跨海大桥的建成将破坏沧口水道的综合开发和利用,影响胶州湾港口功能的整体发挥,从而制约青岛的大发展。
  1993年10月,侯国本联合16名海洋科学家上书青岛市委书记俞正声,提出应该维护胶州湾港口功能的整体性、系统性和长远性,对建设跨海大桥一事应当先作科学论证,再作宏观决策,要避免决策失误而影响胶州湾港口功能的开发利用。俞正声对此十分重视,批示有关部门进行认真研究。
  同年12月,侯国本的专著《胶州湾港口功能》出版,从理论上提供了反对建设跨海大桥的依据。
  1994年初,在有关部门召开的几次专家讨论会上,侯国本都力主建设环胶州湾高速公路,反对建设跨海大桥,并提出“先规划,后立法,再开发”的意见,得到与会专家的赞同。

  同年6月,在胶州湾沧口水道功能区划专家研讨会上,侯国本又一次重申反对建设青黄跨海大桥,力主建设环胶州湾高速公路,以保护沧口水道功能资源的意见。同时,他提出了以青岛在我国五大港口中得天独厚的优势,抓住机遇,乘势而上,开发建设第三代城市,即城阳至胶州一线,建立板块经济,在国际五大动力机械(飞机、汽车、农用机械、造船、火车)中发展其一二,使胶州湾成为国际航运中心的一整套发展思路。
  1995年,青岛市人民政府接受了侯国本的意见,决定停建青岛到黄岛的跨海大桥,着手建设环胶州湾高速公路。
  维护胶州湾的港口功能,是侯国本自觉肩负的责任和使命。青岛水资源紧缺,曾是全国供水最紧张的城市之一。20世纪70年代中期,有关部门规划占用胶州湾1/4的海域,建设红岛水库,以解决青岛用水的燃眉之急。侯国本立即对此方案提出异议。他明确指出,胶州湾不适合建设淡水水库,这种大量破坏胶州湾水域的措施,将对港口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我们决不可因眼前利益而牺牲青岛的长远发展。但是解决青岛缺水的问题刻不容缓,怎么办?侯国本分析了世界各国城市供水趋势,查看了青岛市郊河流及水文地质资料,会同青岛水文地质科技工作者一起研究,提出了利用下沙层蓄水解决青岛水源问题的方案。有关部门经过认真研究,放弃了修建红岛水库的方案,采纳了取河谷及沙层地下水的方案。在连续三年干旱的情况下,这成为青岛唯一的水源。
  1979年7月,邓小平来到青岛,召开省市委书记会议,作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加快发展等一系列重要讲话,视察了崂山和北航某水上飞行部队,勾画了引黄济青蓝图,为青岛市解放思想、抓住机遇、深化改革、加快发展指明了方向,注入了生机和活力。此后,青岛实施了引黄济青工程,综合治理开发大沽河,努力使地下水库增水,并按照流域、区域、路域“三域”综合治理,“拦、蓄、引、节”并举的模式,加强水资源的开发利用,终于使青岛用水紧缺的局面得到基本好转。

壮心不已

  侯国本一生建设了大大小小60多个港口,进行了100多项科学和生产试验:
  1970年,他开始在山东海洋学院建立“海洋动力模型实验室”,其主要设备在国内是大型的,其精度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先后为国内外模拟试验了军港、商港、渔港、油港、船厂、船坞等60多项海洋工程,均取得了成功。
   1971年,在建设北海船厂防波堤时,他与交通部合作,将引进的“护面块体”改造为“工字块体”,在国内普遍应用,安全可靠,1984年又被推广到国外,现已被列入我国《防波堤设计手册》。
  1972年,他创造了“栅栏板护块体”,首先在海军港口中使用,后又在宝山钢铁公司、长江护岸工程及广东海岸上使用,都十分安全,无一事故。同年,塘沽新港船坞排水站因水泵振动停产,侯国本与交通部卢丽生工程师合作研究出“无涡旋的水池模式”,使船坞很快恢复生产,后被国内外30多处排水站、农灌站、热电厂、水泵站、船坞集水池等采用,效果良好,被交通部评为科技进步三等奖,并被列入我国《干船坞设计规范》。
  1974年,山东石岛黄海船厂防波堤受到3号台风袭击,堤头发生位移,侯国本与航务二处葛淑筠工程师设计了大“三角块体”,对防波堤头进行修复,竣工后经过三次超过原设计波高的风浪袭击,安然无恙,后在10个渔港使用,都很理想。
  1980年,他受交通部委托,承担了马尔他共和国马尔萨什洛克港和毛里塔尼亚友谊港等大港的建设及防波堤稳定性试验任务,其工作在1984年太平洋国际海洋科技会上受到了各国专家的高度评价。他还协同交通部的设计工程师们,对国内20多处斜坡堤的资料及国外一些防波堤失事原因进行分析、模拟试验,其实验成果通过鉴定,已应用到几项工程的建筑施工中。他还接受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的委托,进行“南浮一号”浮标体稳定性研究,得出了风浪相互作用的关系,确定了浮标体的稳定参数。“南浮一号”投入海区后,经过三次大风暴,浮标体安全稳定。
  1983年,侯国本创立港口与航道专业,并创办了《海岸工程》季刊,培养出一批海洋工程技术人才。20世纪70年代以来,他有10多部著作出版,有100多篇论文在国内外专业刊物上发表……
  以上列举的任何一项业绩,都足以值得自豪。
  自1990年退休以来,他的日程表总是安排得满满的,其内容不外乎关于大河大海的会议、研究课题、考察交流、论证活动、亲临现场指导,等等。
  每次过生日,对他来说都是一次新的起点。
  1998年的生日过后,他立即撰写论文《开发黄河三角洲,发挥下岗人员的优势》,全面分析了黄河三角洲的现状、潜在的挑战、面临的机遇,提出开发黄海三角洲、治理黄河下游的措施。他在文中明确指出:黄河的水与沙、盐碱荒地平原、无潮区的港口资源是黄河三角洲的三大宝,依靠这三大宝,黄河三角洲会超越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而后来居上。他还在文中为下岗职工开辟了就业渠道:每年经营100亿平方米的蓄水库,30万亩的种植土地,即使使用机械作业,也能吸纳10万职工参加工作;10万人的工资每年约10亿元人民币,创造财富为100亿元人民币。这是最大的机遇。
  现在,山东省政府已将黄河三角洲土地资源综合开发利用,列入山东省可持续发展十大科技示范工程之中,正在组织实施中。
  接着,他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了制定地区性海港水文试用规范的建议,指出,旧有的海港水文规范是学习前苏联的产物,不符合实际情况,应予以修改……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目前,已经是86岁高龄的侯国本,仍在致力于胶州湾、东营港等的研究开发。他说:青岛作为一个沿海开放城市,要把胶州湾建设成国际化航运中心,实现大跨越、大发展;东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肯定会后来居上,要着眼建设国际港口大都市……
  长算远略河海情。侯国本的科学生命永远年轻。

  主要参考书目:
  ①《蔚蓝色的辉煌——青岛海洋科苑英华录》,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年12月。
  ②《胶州湾港口功能》,侯国本等著,海洋出版社1993年12月。
  ③《东营港》,侯国本等著,海洋出版社1993年7月。
  ④《日照港群》,侯国本等著,海洋出版社1996年8月。
  ⑤《治黄河论》,侯国本等著,海洋出版社2001年10月。

来源:《蔚蓝的交响——海洋科技名人与青岛》(作者:邱吉元)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407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