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9-25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名人与青岛
毛汉礼与青岛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8-08-05

毛汉礼与青岛

  海洋科学是一门综合性、实验性很强的科学。要尽量采用当代高新技术进行调查研究;要把握从整体和全面角度来研究某一特点;要超越简单的因果分析,向动态数值模拟过度

——毛汉礼  

  毛汉礼(1919—1988),浙江诸暨县人。中共党员,物理海洋学家。1943年浙江大学文学院史地系毕业后留校任教,后在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工作。1947年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进修海洋学。1951年获博士学位。1951年至1954年任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副研究员。1954年回国后,历任中国科学院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今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副研究员、研究员。1978年至1984年任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长。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曾兼任九三学社中央委员、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海洋组成员、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海洋专业组成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组成员、中国海洋湖沼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海洋学会副理事长、国际大地测量及地球物理联合会(IUGG)中国委员会委员及其下属的国际海洋科学协会(IAPSO)中国委员会主席、中美海洋渔业科学技术合作专家组成员等职。著有《海洋科学》(1955)和《海洋水文物理学的研究》等。

艰难求学赤子之心


  1919年1月25日,毛汉礼出生于浙江省诸暨县毛家园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6岁进私塾读书,13岁高小毕业。1932年至1935年在绍兴中学上初中,1935年至1938年在金华高中读书,靠奖学金完成了高中学业。时值抗日战争,他考取了已迁往广西的浙江大学,因家庭无力支付学费,请求保留学籍一年,在浙江省财政厅当练习生半年余。次年,他不顾旅途艰辛,跋涉数千里于1939年步行到广西宜山入浙江大学,后随校迁往贵州青岩,再到贵州遵义。经过四年奔波,毛汉礼靠公费读完了大学。1943年从浙江大学文学院史地系地理专业毕业,留校当研究生兼助教,兼做气象观测工作。1943秋,毛汉礼到四川北碚国民党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工作,所长由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兼任。从此,他踏上了献身科学事业的征途。1945年抗战胜利后,中央研究院气象研究所也从北碚迁回南京。1946年夏,毛汉礼考取了教育部招收的公费留学生,于1947年8月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进修海洋学。
  毛汉礼先生是一位忠诚的爱国主义者。新中国成立后,他心情十分激动,决心学成以后报效祖国。1951年8月,当毛汉礼取得博士学位以后,立即收拾行装准备回国。但是,当他办理手续时,美国政府却以“中美两国处于战争状态”(指当时进行的“抗美援朝”战争)为借口,不让我国学理工的留学生回国。毛汉礼十分气愤,同美国当局进行了坚决的斗争。他一边在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谋得一副研究员职务,一边聘请律师控告美国移民局的无理行径,官司从联邦地方法院一直打到高等法院,历时三年之久。他还通过国内家属写信,向周恩来总理汇报情况请求援助。
  1954年,周恩来总理在日内瓦国际会议上揭露了美国政府无理扣留我国留学生和科学工作者的行径,美国政府才不得不改变了政策。1954年8月,毛汉礼和许多留学人员一起,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毛汉礼的夫人范宜君曾回忆道:“当时美国不让回,美国的教授讲正义,帮助汉礼打官司,结果连杜鲁门都告倒了,他们输了。人家要回家为什么不让?但他们还是不放。1954年日内瓦会议,周总理把留学生的事提出来,一定要把留学生换回来。最后用一个俘虏的美国少将换了钱学森,其他几个大大小小的军官就换了毛汉礼他们几个人。当年8月份就回来了。他回来后非常感激周总理。”

潜心科研尽心竭力

  毛汉礼回国以后,在中国科学院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今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工作,任副研究员。他先后参加了我国海洋科技战线上的一系列重要活动。1955年,参加了童第周、朱树屏、张孝威等领导的我国首次渔场综合调查——烟(台)、威(海)外海鲐鱼渔场调查,并参加了该项调查的领导工作;接着,领导开展了“黄河
口小黄鱼产卵场环境调查”;1956年,参与领导进行了我国第一艘专用海洋考察船“金星号”的改装工作;1957年7月,“金星号”调查船投入使用之后,领导了“金星号”渤海及北黄海西部综合调查。
  1956年,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制定“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毛汉礼被聘为大气海水专业组组员。为了引起国家对海洋科学的重视,他撰写论文《海洋学的任务、发展和现状》并发表于《科学通报》上,为制定规划提供了重要信息。会议期间,他和专业组其他著名专家共同努力,将“中国海的综合调查及其开发方案”作为国家重点科技任务之一列入了国家计划。
  1957年,毛汉礼同日本著名海洋学家吉田耕造合作,发表了论文《一个大水平尺度的上升流理论》,被同行们公认为上升流研究的经典著作之一。它的主要意义在于:在该文发表以前,虽然斯维尔德鲁普(Sverdrup)、索迪(Thorade)等海洋学大师曾对上升流问题进行过不少研究,但他们的工作基本上是定性的、直观的描述,并没有进行过理论性的研究。毛汉礼和吉田耕造先生的文章,从简单的涡动方程出发,通过量纲分析和巧妙的运算,得出了上升流与风应力涡度的简明关系。这篇文章第一次提出了有关上升流的理论模式。以后建立的各种上升流理论,绝大部分都是根据这一理论模式加以推广和发展的。
  1958年至1960年是我国海洋调查史上最辉煌的时期之一。为了执行“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中规定的任务,开展了“全国海洋系统综合调查”,又称“全国海洋普查”。这次全国海洋调查规模空前,毛汉礼是领导这次调查的国家科委海洋组成员之一,兼任全国海洋综合调查技术指导组组长。他和赫崇本、刘好治一起率领技术指导组制定了调查计划实施方案、海洋调查暂行规范以及调查仪器校验和调查资料审核等一系列规章制度,最后统一安排编辑出版了《全国海洋综合调查资料汇编》10册,《全国海洋综合调查海洋图集和潮流图集》14册和《全国海洋综合调查报告》11册。
  “全国海洋普查”结束之后,毛汉礼又将工作重点转移到专题研究上,以便建立“浅海海洋学”理论。在这种思想指导下,1960年至1965年,毛汉礼率领中科院海洋研究所物理海洋研究室的同志,开展了黄、东海环流与浅海动力学研究,黄、东海水文特征与水团分析研究,长江口和杭州湾对流、混合与扩散的研究,舟山群岛近海渔场海洋学的研究等。这些课题都获得了很有价值的成果。其中主要有:他和任允武、万国铭等率先分析了黄、东海水文要素的时空分布与变化,最早提出了水团划分意见,并应用T—S关系定量地分析了各水团之间的混合关系;他和管秉贤最早提出了黄、东海环流系统模式;他和甘子钧、沈鸿书、竺淑芳等率先进行了河口海洋学研究,分析了长江冲淡水的扩展范围与季节变化,提出了杭州湾潮混合的上界和混合椭圆,论述了长江口和杭州湾冲淡水混合扩散过程,以及这一过程对中国近海水文特征的影响。这些具有开拓性的成果,为中国物理海洋学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基础。
  “文革”打乱了毛汉礼雄心勃勃的科研计划,在残酷斗争和无情打击下,他身患严重的心脏病长期不能工作,但他信仰坚定,矢志不移,始终未改报效祖国的初衷,于65岁高龄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77年,毛汉礼突患心肌梗塞症,从此身体欠佳,但他仍坚持工作,主持了中国科学院重点课题“黄、东海大陆架综合调查研究”和“黄东海环流结构与海气相互作用的研究”。在他领导的这两项研究中,共完成重要论文报告30余篇,其中《东海环流结构中的两个主要分量(长江冲淡水及东海北部气旋型涡旋)》和《黄东海水文物理学的调查研究》分别获得了中国科学院1985年重大成果一等奖和二等奖。
  1986年他作为国家“七五”重点科技攻关项目“海洋环境数值预报的研究”的课题负责人之一,亲自与他的学生承担了其中“中国海温跃层基本特征及数值预报”专题的研究工作。同时,他还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南黄海海流的热盐输送及其动力学研究”的工作。1988年11月22日,正当毛汉礼兴高采烈地与同事和学生们奋力完成海洋科研任务时,不幸心脏病突发,猝然逝世,为我国海洋界留下了沉痛的遗憾。

培养人才献身事业


  毛汉礼一向重视对科研人才的培养与使用。他培养人才的特点是从国家急需人才的大局出发,因时制宜,不拘一格。他认为,培养科研人才,重点应放在建立一个科学集体上,其关键尤在培养“将才”与“帅才”上。他时常对大家讲:“没有一个能打硬仗的科学集体,是不能进行科学攻关的,更不能达到科学的最高峰。”1956年,为了准备执行“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规定的海洋调查任务,他主持开办了一届海洋调查技术培训班,培养了40多位海洋调查骨干人才。1961年至1964年,他培养了4名研究生。1960年至1963年,他又组织从全国理工科大学三年级学生中招收学员40名,举办了一届海洋专业大学本科水平的培训班,学制三年。这批人毕业后,多数成长为海洋科研和管理的中坚力量。
  1956年至1963年,毛汉礼在夫人范宜君的帮助下,先后翻译出版了200多万字的西方海洋科学经典著作,诸如:《动力海洋学》(J.Proudman著),《海洋》第一、二、三卷(H.U.Sverdrup等著)和《湾流》(H.Stommel著),为我国海洋科学工作者的成长提供了教材。其中《海洋》一书被认为是到20世纪40年代为止,全世界海洋科学界最全面、最系统、最权威的杰作。此书的编译出版对我国海洋科学知识的传播起了重大的作用。
  1978年至1984年,毛汉礼任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长。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他组织导师组招收硕士生和博士生,先后培养出硕士与博士研究生各7名,其中11人由他推荐出国进修。他还从在职人员中选拔了19人并先后推荐出国进修和工作。据统计,他生前共培养出研究员约20人,副研究员约50人。这是毛汉礼留给我国海洋界的一大笔财富。
  毛汉礼还十分重视学术交流工作。他时常对同事和学生们讲:“中国海洋科学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只有掌握了国际上的先进经验,并在运用中加以创新,才能更快地赶上国际水平。”1979年11月,毛汉礼赴巴黎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第十一届大会;12月又去澳大利亚参加国际大地测量与地球物理联合会(IUGG)第十七届大会;1981年他以中国科学院观察员身份去美国参加了海浪动力与海面雷达观测技术学会会议;1982年赴加拿大参加了国际联合海洋学大会第五届会议;1983年赴德国参加了IUGG第十八届大会;1984年随“科学一号”调查船赴日本考察;1987年去加拿大出席了IUGG第十九届大会。这些学术交流活动,不仅增进了国际同行的友谊与合作,而且丰富了他对当代海洋科学发展动态的理解。他曾不断地提醒人们:“海洋科学是一门综合性、实验性很强的科学。要尽量采用当代高新技术进行调查研究;要把握从整体和全面角度来研究某一特点;要超越简单的因果分析,向动态数值模拟过渡。”
  毛汉礼是一位将毕生精力奉献给我国海洋科学事业并作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在临终前两天,他还在青岛市老年海洋工作者协会(他是该会名誉理事长)举行的学术报告会上,向大家详细介绍当前世界海洋科学研究方向问题,并着重指出:“当前海洋科学研究的重点是,近海应抓与开发海洋资源有关的研究,大洋应抓与全球气候变动有关的课题。”他的这些观点对于指导我国海洋科学研究与制定发展规划具有重要价值。
  毛汉礼是一位博得人们尊敬爱戴的科学家。1995年,青岛市政府决定在百花苑为20位曾在青岛工作、生活并作出突出贡献的文化名人塑像,兴建青岛文化名人雕塑园,同年首批20尊文化名人塑像揭幕,毛汉礼是其中之一。

  主要参考书目:
  ①《蔚蓝色的辉煌——青岛海洋科苑英华录》,青岛市科学技术协会编,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年12月第一版。
  ②《中国海洋城》,徐磊、宋立江、颜涛、江新霁编著,岭南美术出版社1998年8月第一版。
  ③《青岛历史文化名人传略》(第一辑),青岛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青岛市文物事业管理局编,青岛出版社2001年2月第一版。
  ④《青岛百科全书》,青岛百科全书编纂委员会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第一版。


来源:《蔚蓝的交响——海洋科技名人与青岛》(作者:谢瑞华)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816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