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5-29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名人与青岛
赫崇本与青岛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8-08-05

赫崇本与青岛


  要发展中国的海洋科学事业,光靠几个人是不行的。必须有一大批的先行者,要有大批懂海洋的热心人。这就需要教育,需要培养人才

——赫崇本

  赫崇本(1908~1985),又名赫培之,出生于辽宁省一个普通的满族家庭。1928年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先后任教于河北工学院、清华大学、西南联大。1943年经物理学家吴有训及同行推荐赴美国留学,1947年获加州理工学院气象学博士学位。随后,在地理物理学家、气象学家赵九章和海洋生物学家曾呈奎的帮助下,进入著名的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师从当时世界上最权威的海洋物理学家斯韦尔德洛普攻读海洋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开创了我国的海洋教育,为国家培养了一大批海洋科技人才。同时,作为国家海洋科学事业的决策人之一,还肩负着海洋学界的学术领导工作。先后担任过国立山东大学海洋研究所副所长、海洋系主任,山东海洋学院教务长、副院长、海洋研究所所长、河口海岸带研究所名誉所长,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前身海洋生物研究室物理组组长,国家科委海洋组副组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国家海洋局顾问,中国海洋湖沼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大百科全书》海洋卷副主编,《中国科学》和《中国海洋与湖沼学报》(英文版)编委等职。1949年加入九三学社,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十二大代表,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委员,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顾问等职。

  1948年冬,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一位来自中国的年轻人正在紧张地进行波浪观测和资料分析整理工作。一天,当国民党统治面临全面崩溃,解放战争即将取得胜利的消息从国内传来时,这位年轻人陷入了沉思:是留在这里继续攻读海洋学博士学位,还是放弃学业回国效力?此时,“科学救国”的强烈愿望使他敏锐地感觉到新中国正在召唤着他,亲人正在期待着他。他毅然决定,放弃海洋学博士学位,立即启程回国。
  1949年2月,几经周折,他终于从旧金山登上了开往祖国的轮船。到达上海后未作停留,6月到达青岛,在曾呈奎的帮助下登上了国立山东大学的讲坛。31岁的他来到青岛时,跟随他的只有几箱与海洋有关的书籍,而在青岛生活了36年的他留给后人的却是一笔丰厚的财富。
  他终生致力于海洋科学事业,和青岛结下了不解之缘。
  这位年轻人就是后来我国著名的海洋教育家、海洋科学家赫崇本。

献身海洋教育事业


  “人生不是一支短短的蜡烛,而是一支暂时由我们拿着的火炬,我们一定要把它燃烧得光明灿烂,然后交给下一代人。”赫崇本把自己当成拿着科学火炬的人,甘愿作人梯,义无返顾地选择教育作为终生的事业,播撒下了海洋科学的种子。
  1949年6月2日,青岛人民获得了新生。国立山东大学回到了人民的怀抱,校园里呈现出一派生机和活力,赫崇本和著名的科学家童第周、曾呈奎等一批教授学者也沉浸在喜悦之中。
研究海洋不仅是一门学科的需要,更是国富民强、建设强大海防的需要。当时,我国在海洋科学领域基本上是一片空白。赫崇本深知,要想发展祖国的海洋科学事业,光靠一两个人是不行的,必须先培养出一大批具有高素质的海洋科技人才。
  但那时国立山东大学还没有海洋系,赫崇本便和曾呈奎教授一起为需要学习海洋知识的水产系合开了一门内容丰富的《海洋通论》。但只学这一门课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他又诚挚地动员9名同学在毕业前一年攻读海洋专业课,为其增开了《高等海洋学》、《海洋潮汐学》和《动力气象学》。就这样,赫崇本一面承担着繁重的教学任务,一面为筹建海洋系作准备。
  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国立山东大学海洋系终于成立,赫崇本亲自出任系主任。他担任了海洋学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位教师。他走上讲坛,第一次以中国海洋学讲师的身份开讲了“潮汐”、“海浪”、“海流”等课程。
  但开设一个学科、一个专业,仅靠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
  他常说:“要发展中国的海洋科学事业,光靠几个人是不行的。必须有一大批的先行者,要有大批懂海洋的热心人。这就需要教育,需要培养人才。”
  为了加强师资力量,除自己兼职外,他又请来了原厦门大学海洋系主任唐世风教授、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毛效礼研究员和四川大学的牛振义教授。后来,他听说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文圣常教授矢志于海洋动力研究,并有所建树,便多方联系,将其请来。期间,他还冒险起用了曾在国民党政府中任过职的束星北教授。这些知名教授的加入,大大提高了海洋系的教学质量。
  1958年,国立山东大学大部分迁往济南。1959年初,在留下的海洋系、水产系和生物系的基础上建立了我国唯一的海洋专科高等院校——山东海洋学院,赫崇本先后担任教务长、副院长。
  繁重的建系、建校任务耗费了赫崇本极大的精力。他放弃了大量的科研时间,把主要精力用在钻研办学方针与教学计划,组织培养师资队伍,筹划建设实验设备、图书资料与实习条件上。
  学院诞生之初,师资缺乏。20世纪60年代,他亲自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挑选人才。当赫崇本得知西安交通大学有一位搞水利工程的专家适合从事海洋工程研究时,便三次亲自到西安请贤。这位专家就是1964年来到山东海洋学院,后来为治理黄河、建设日照港和东营港等作出重大贡献的侯国本教授。
  同时,在人才的培养上,赫崇本一是重视理论基础,二是强调实践能力。他规定海洋系低年级学生的基础物理和数学分析课分别采用物理系和数学系的讲义和教材,并与两系的学生合班上课,以打好理论基础。他还特别强调老教师也要讲基础课,注重培养学生严谨的治学态度。
  为了实现理论与实际的紧密结合,推动理论研究和教学工作,提高学生的实践水平,赫崇本决定建造一艘科学考察船,开展海洋调查。为了这条船,他多次南下到造船厂考察,亲自参加方案设计与论证,又几上北京联系审批,终于争取到800万元资金。在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中国,这笔钱可不是个小数目。经过五年的努力,1964年我国第一艘自行设计建造的远洋科学考察船终于建成并投入使用。

  在筹建考察船的过程中,赫崇本既要通盘运筹,又要具体负责,一年当中有好几个月都不在家中。有一次,他在上海落实考察船的设计方案,突然接到一封家里的加急电报,要他立即赶回青岛。摸不清家里发生了什么事,他急急忙忙往回赶,等进了家门才发现,年三十的团圆饭已经摆好了。妻子见他回来了,接过他手中的包,怜悯地责备道:“不是我说你,谁像你,一年到头东奔西跑,连个家也不要了。”
  赫崇本认为,教师在完成教学任务的同时,应该积极开展学术研究。在他的影响、推动下,山东海洋学院各系、所、中心,特别是物理海洋系和海洋气象系,出版了一大批优秀论文和专著,推动了科研发展,丰富了教学内容,不仅使海洋科学的内容不断扩展、深化,而且使其更具特色。比如,赫崇本从战略的高度出发,提出加强浅海研究,尤其是我国内海和河口三角洲研究、开发、利用的重要性。在他的指导下,山东海洋学院以青年教师为主的科技人员先后完成了“黄河口专题调查”、“长江口及济洲岛临近海域的综合调查”和“渤海及我国十个海湾海水物理自净能力的研究”等重要研究课题,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
  赫崇本对青年教师、学者的要求是极其严格的,在论文的写作上不容得有半点马虎。为了帮助他们写好论文,赫崇本往往不惜放下手头的工作与研究。在我国海洋学界,很多青年教师和科技工作者从他那里得到过教益。几十年里,经他修改的论文专著数量相当多,但几乎从未见过他的署名。《潮汐学》的作者不是他,但书名的确定、各章节的布局谋篇都是他亲自指导的,甚至部分内容还是他亲自撰写的;《风暴潮导论》获得了国家专著一等奖,作者不是他,但全书的字字句句都经过了他的再三斟酌、润色。
  赫崇本的心血没有白费,目前,在山东海洋学院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中国海洋大学,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全面培养海洋科技人才的重要教育科研基地。

致力海洋科研事业


  “我要是能有孙悟空的本事就好了,毫毛一吹,就能变出若干个人,也就不至于如此为难了。”赫崇本就是这样一个人,决定要干的事情可以豁出命去干,还总嫌不够。
  赫崇本是原国家科委海洋组副组长、国家海洋局顾问。作为国家海洋事业的领导人之一,他多次参加国家海洋科学长远规划的制定。
  1956年10月,赫崇本参加制定了1956年至1967年我国重要科技任务规划(简称“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规划纳入了他倡导多年的“中国海洋的综合调查及其开发方案”,决定从1958年起在全国海域进行规模空前的海洋调查。对此,赫崇本兴奋万分,因为他曾多次提出,海洋研究的基础是海洋调查,做一次大规模的海洋调查意义重大而深远。
  1958年9月,调查正式开始。为了使这次调查能够顺利进行,作为调查领导小组的副组长,赫崇本在调查前亲自参加了调查计划与工作规范的制定,在调查过程中不断到各海区一线检查指导工作,调查结束后又亲自参加了资料的分析研究和报告编写工作。赫崇本尤其重视研究调查的方法。在他的建议下,做过多次两船反向观测的对比实验和多船同步观测验证,找出了逐日变化、周日变化和临时变化对浅海水文状况的影响、原因和订正方法,确保了调查所得资料的权威性。通过这次调查,全面了解了我国近海的基本特征和变化规律,为进一步开展海洋研究和海洋开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全国海洋调查期间,赫崇本还领导了水团专题研究。1960年,他主编了《全国海洋调查研究报告》中的一个分册——《中国近海水系》一书。在书中,他运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对划分复杂的浅海水团提出了一些具有创造性的原则,并据此划分了中国的近海水团。这是我国首次全面论述水团结构及其季节变化的重要文献。
赫崇本在研究海洋调查方法时认识到,除了严格执行调查规范,采取科学的调查方法之外,还需要设计制造一批先进的海洋调查仪器和装备。在他的倡导、推动下,国家海洋局海洋仪器研究所和山东省海洋仪器仪表研究所相继在北京和青岛成立。赫崇本还通过国家海洋局于1965年和20世纪70年代初组织了两次大规模的海洋仪器会战。第一次会战,解决了我国常规海洋调查仪器的国产化问题;第二次会战,解决了我国海洋仪器与装备的现代化问题。现在,我国海洋调查队的专家基本上都在使用国产自动化的海洋调查仪器和装备。
  赫崇本非常重视和支持我国海洋科学研究机构的发展。刚回国,他就担任了国立山东大学海洋研究所副所长。山东海洋学院海洋研究所成立后,他是首任所长,后来又担任了河口海岸带研究所的名誉所长。此外,他还是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的前身——海洋生物研究室物理组组长兼研究员。在他的支持和关心下,海洋环境保护中心、海洋遥感与海洋光学信息处理研究室、海洋物理化学及海水防腐研究室、海洋激光研究室、海岸工程研究室等一大批具有特色的海洋科学研究机构相继在青岛成立。另外,农牧渔业部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国家海洋局所属各海洋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的成立,也得到了赫崇本的大力指导和支持。他经常以自己的经验和教训告诫大家:“一定要办出特色,这是研究所的生命。”
  赫崇本,终生致力于海洋科学事业,桃李满天下。1985年他在青岛逝世后,他的同事和学生无不怀着沉痛和崇敬的心情怀念他。在中国海洋大学30周年校庆之际,海大师生自动捐资在海洋馆旁美丽的草坪上为他树立半身石雕像。
  他的业绩,镌刻在青岛的碧海中;他的名字,铭记在祖国科学史册中。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作为炎黄子孙,他向你真诚地袒露一颗对祖国无比热爱的赤诚之心;作为共产党员,他将党的政策似泉水输入你的心田;作为教师,他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引导你认识自然科学的奥秘;作为长者,他以深刻、睿智的人生哲理无时不刻地启示着你……
  赫崇本以他严谨的治学态度和无私的奉献精神为我国的海洋教育事业和海洋科研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大贡献。他是我国海洋科学事业的主要奠基人之一。他是当之无愧的。
  1995年,青岛市人民政府在百花苑为20位曾在青岛工作、生活并作出突出贡献的文化名人树立了塑像,以此表达对他们的深切缅怀。赫崇本塑像是首批入园的20尊文化名人塑像之一。

  主要参考书目:
  ①《蔚蓝色的辉煌——青岛海洋科苑英华录》,青岛市科学技术协会编,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年12月第一版。
  ②《青岛历史文化名人传略》(第一辑),青岛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青岛市文物事业管理局编,青岛出版社2001年2月第一版。
  ③《山东大学(青岛)人物志》,山东大学青岛校友会编,海洋出版社1991年10月第一版。
  ④《青岛百科全书》,青岛百科全书编纂委员会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第一版。

来源:《蔚蓝的交响——海洋科技名人与青岛》(作者:张为健)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407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