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9-27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名人与青岛
张 玺与青岛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8-08-05

张 玺与青岛


  做生物研究和野外考察工作,什么恶劣环境、什么困难都能遇到,必须能吃苦,不能计较个人得失,只要工作需要,就可以牺牲一切。

                                            ——张 玺

  张 玺(1897~1967),河北平乡人。著名海洋生物学家。早年留学法国里昂大学,1931年获法国国家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国立北平研究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兼中法大学教授,云南大学、北京大学、国立山东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兼所长,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兼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所长,中国海洋湖沼学会第二届理事,中国动物学会常务理事,国家科委海洋组成员、水产组成员兼珍珠贝研究组组长等。曾组织、领导了山东胶州湾海洋动物调查、云南昆明湖坏境和动物调查、中国海洋无脊椎动物资源调查等。主要从事海洋软体动物和原索动物的研究,其中对经济贝类牡蛎、扇贝、珍珠贝的繁殖、生长和养殖方法的研究,为发展贝类养殖事业提供了科学依据;对有害贝类船蛆、海笋的分类和生态研究,为防除这些有害生物提供了科学依据;还最先在中国发现柱头虫,提出了中国近海软体动物区系区划的方案。发表论文近百篇,主要著作有:《贝类学纲要》(1961年,与齐钟彦合著)、《中国北方海产经济软体动物》(1965年,与齐钟彦、李洁民合著)、《中国经济动物志海产软体动物》(1962年,与齐钟彦等合著)和《南海的双壳类软体动物》(1960年,与齐钟彦、李洁民等合著)等。是我国后鳃类研究的奠基人。为我国海洋科学的创建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留法求学志在报国

  张玺自幼聪慧,少年时在家乡私塾读了几年四书五经。1913年入本县城内高等小学读书三年,考试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深得师长赏识。1916年考入保定甲种农业学校,毕业时正值五四学生爱国运动爆发,毅然加入了这场学生爱国运动。受时代潮流的影响,他萌生了走勤工俭学的道路,到法国去求学,学成后报效祖国的念头。1919年秋,他考入保定育德勤工俭学留法班,为赴法留学打下基础。毕业时,他以优异的成绩被学校保送赴法国里昂中法大学留学。
  1921年8月13日,张玺由上海搭法国邮船离开祖国,经过一个多月的海上颠簸,终于在9月25日在法国的马赛港登陆,后转乘火车到里昂中法大学。
  为探寻救国之路,赴法留学的中国青年知识分子怀着“改造中国和世界”的万丈雄心。这是一群有着格外敏感的爱国心的热血青年。在里昂,张玺曾听过法国共产党人的公开演讲,在一个咖啡馆里他还听过青年周恩来的演说。在留学生中,既有积极投身于共产主义运动救民于水火的共产党人,也有选择国民党的道路的,也有很多像张玺一样立志科学救国的留学生。张玺决定专心致力于学习研究,学到一种专门的学问,日后能真正为中华民族效力。
  1922年,张玺进入里昂大学理学院求学,起初学习农学理论,后来他了解到没有生物科学理论的基础,研究不能深入。于是,他又专攻生物科学。1927年10月,张玺获得硕士学位。接着他进入里昂大学动物研究室,开始研究海洋软体动物。
  1929年,张玺出席了在西班牙举行的国际学术会议,会上他宣读了一篇关于地中海后鳃类动物的学术论文,这是他后来一生学术研究的起点。1931年,张玺在法国的博士论文《普鲁旺萨的后鳃类动物研究》,以精湛的学术观点描述了法国沿岸的后鳃类,对其形态、生态以及胚胎等做了全面系统研究,获得法国国家博士学位。
  学业结束后,张玺很快便告别了法国的师友,于1931年12月启程回国。

胶州湾首次海洋调查


  张玺历经艰辛,终于回到他日夜思念的祖国的怀抱。这位踌躇满志、一心报效祖国的留法博士,发现中国的海洋科学研究基本上还是空白。1935年春天,张玺第一次来到青岛,组织胶州湾海洋动物调查团,开始了第一次青岛胶州湾海洋动物调查。这也是我国学者组织的第一次海洋动物综合性考察,对胶州湾的各类动物及海洋环境作全面调查,对于学科建设有着开拓性意义。
  在灾难深重的年代,当时的政府根本无暇顾及科学研究工作。张玺和他的助手克服经费不足的困难,使胶州湾调查持续了两年,进行了四次海上和沿岸的调查采集,取得了许多重要的生物标本和数据。这次调查对45种软体动物作了全面考察,调查首次发现了“柱头虫”。柱头虫是处于无脊椎动物与脊椎动物之间的一类动物,在学术上和教学上极为重要。在此之前中法大学生物系主任夏康农曾悬赏100块大洋,鼓励采集这种动物而未果。胶州湾海洋动物调查团采到这种动物后,张玺鉴定它为一新种——黄岛柱头虫。张玺还首次在我国北方海域发现了文昌鱼,在与厦门文昌鱼做了详细的比较后,确定为厦门文昌鱼的一个新变种。
  这次调查全面反映了当时胶州湾的环境与海洋动物分布情况,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共出版了三集“胶州湾海洋动物调查采集专辑”;发表了四集调查报告及各类动物如软体动物、棘皮动物、甲壳类动物和鱼类等的论文和专著,成为研究我国北部沿海动物的早期重要文献。
  面对取得的科研成果,张玺完全沉浸在纯科学的道路上,他后来回忆说,当时他的纯技术观点非常浓厚,认为“科学无国界”,常与外国贝类专家通信交换刊物或标本,在法国杂志上发表论文。他把中国的贝类学研究引领到了国际学术界的舞台上。他还同杨钟健、裴文中、侯德封、夏康农、尹赞勋等著名学者在《世界日报》上创办“自然”副刊,普及海洋科学知识。

致力于海洋科研事业


  张玺回国不久,应聘到国立北平研究院动物研究所任研究员,从事海洋动物的研究,并在中法大学担任动物学及海洋学课程。当时该所的规模比较小,科研经费和设备匮乏,生活极端艰苦,但张玺等科研人员还是在艰苦的条件下进行着卓有成效的工作。他首先到了山东半岛和厦门沿海,一南一北,沿着海岸进行野外调查研究。工作条件虽然简陋,但研究所学术气氛很浓厚,使得中国海洋软体动物学的研究工作逐步开展起来。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北平研究院动物研究所迁往昆明,所长陆鼎恒1938年逝世,张玺继任所长。在工作条件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他想尽一切办法开始了对云南的湖泊及淡水、陆生动物的研究。
  为了顺利进行调查工作,张玺与云南建设厅合作成立了一个水产试验所,设在滇池西岸山根下,和动物学研究所在一起,由他负责,进行滇池动物的研究,调查云南的湖沼水生经济动物,并试行鱼类人工养殖。这期间,曾发表《昆明湖的性质及其动物的研究》,对昆明湖的地形、水面积、水深、水温、水的酸碱度、透明度以及浮游动物、底栖动物和鱼类等做了研究。这是我国湖沼学的开端,对研究昆明湖的变化有重要意义。此外,他还发表了有关鱼类、两栖爬行类、软体动物等领域的许多论文,成为我国软体动物学研究的奠基人,也成为研究后鳃类的世界知名学者。
  1942年,张玺发表《中国海洋动物之进展》一文,提出我国海洋动物与海洋形质的关系,并指出了进一步研究的方向。他将我国海洋动物的研究发展分为三个阶段加以论述:第一阶段,自古昔至清嘉庆初年(1800年),海洋动物的记载见于我国儒家的书籍中;第二阶段,1800年至1928年,外国动物学家偶尔涉及我国海洋动物研究;第三阶段,1929年至1937年,我国海洋动物学家研究海洋动物。此文是我国海洋动物学史的第一篇分析和评论文章。1946年,张玺在对我国各海区动物全面研究的基础上发表《中国海洋动物之进展》一文,在我国海洋研究史上具有重要意义。他的这些研究深受国内外同行的瞩目和赞赏。
  新中国成立后,张玺精神百倍地投入到祖国的科学事业中。1950年夏天,他带领着北平研究院动物学研究所的原班人马又一次来到青岛,与童第周、曾呈奎一起,创建了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即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的前身。莱阳路28号就是当初张玺工作和生活的场所之一。
  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后来逐步扩展成为我国科技力量最强的综合性的中科院海洋研究所,张玺任副所长。他坚持分类研究必须同资源调查和开发利用相结合,坚持无脊椎动物生物学和生态学研究应积极为水产事业服务的方针,对长牡蛎、近江牡蛎以及栉孔扇贝的繁殖和生长以及生态学做了细致的研究,提出了开发这些贝类的设想及繁殖保护的措施,为今天大规模的养殖奠定了基础。
  海港防波堤上生长着一种叫海笋的贝类动物,它能把防波堤的石头凿成很多很深的洞穴,对码头有很大的破坏性,当时已成为一种灾害。1953年,天津塘沽新港的建设者找到了张玺。他听到后非常焦急,立即带领他的助手和研究人员投入到对这种小动物的研究中。他们从分布于我国沿海的海笋的种类、习性、生活史、繁殖等各方面进行了详细研究,几年后,终于搞清了全国沿海海笋的种类分布特征和生活习性。他们对码头的建设者提出,海笋主要生长在石灰石上,建设码头时不用这种石头,就可以避免这种灾害。结论看似简单,可这是多年野外调查和实验工作才换回来的,洒下了几多辛勤的汗水。同时,张玺还组织力量研究了另外一种有害的贝类动物——船蛆。船蛆从小便挖凿木材,把木材凿成很深的洞穴,住在里面。它对海洋中的木质建筑物,像码头的木柱、护木,渔民用来支架鱼网的网墙,特别是木船,危害极大。为了查清船蛆的习性,他们在青岛、海南岛和浙江沿海等不同的海域里放置了一块块木板,用以观察船蛆的生长。春去秋来,几个寒暑交替,终于摸清了我国各个港口的船蛆种类特征,也找到了防治的办法,最终向码头的建设者们提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1958年受中国科学院委托,张玺开始筹建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并任第一任所长,聘请了许多热心海洋事业的著名科学家对口指导,对该所的发展起了很大作用。他根据大量的资料发表了《中国海软体动物区系区域的研究》,首次将我国的软体动物区系划分为暖温带性质的长江口以北的黄渤海区;亚热带性质的长江口以南的大陆近海、台湾北岸、海南岛南部以南的海区三个区域。黄海区与日本北部相似,属太平洋温带区的近东亚区;长江口以南的大陆沿岸与日本南部相似,属印度——西太平洋热带海区的中——日亚区(亚热带性质);海南岛南部以南与日本的奄美大岛以南相似属印度—西太平洋热带海区的印尼——马来亚区。
  经过10多年的耕耘,张玺和齐钟彦等人对我国的海产贝类尤其是经济贝类,基本上摸清了家底。他们撰写出版了一系列的研究专著,如《中国北部海产经济软体动物》、《中国经济动物志•海产软体动物》、《南海的双壳类软体动物》等,详细记述了科和种的形态特征、生态习性、分布及利用。

培养海洋科研人才


  张玺回国以后, 为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的建立与发展,为北京动物所淡水、陆生贝类学的发展,以及南京地质古生物学研究所贝类学的研究,培养了一批科学研究的骨干。这是他留给海洋科研的宝贵财富,有力地推动了我国海洋动物学的全面发展。
  早在北平研究院动物研究所期间,人员较少,除几名研究人员外,大多是刚刚分配来的大学毕业生。张玺对学生的培养极为关注,他每天早晨给学生讲一段法文版的淡水生物学书籍,并让学生翻译出米,直到讲完、译完为止,这样不仅增长了学生的知识而且又很好地学习了法文。张玺时常对学生说,做生物研究和野外考察工作,什么恶劣环境、什么困难都能遇到,必须能吃苦,不能计较个人得失,只要工作需要,就可以牺牲一切。要有毅力,做事必须有始有终,绝不能半途而废。他每次下海采集都身先土卒,以自己的行动教育每位工作人员。他培养青年的一贯做法是,派学生到各地调查并写出报告后,都由他亲自审阅,提出问题,并加以指导,以使学生提高调查报告的质量。

  20世纪50年代初,中国科学事业突飞猛进,大学生、研究生纷纷来海洋所工作和进修,张玺首先是给他们定工作方向,再给他们定学习任务,如先让他们写学习心得体会,教育如何做人,然后指导他们写比较简单的文章在动物杂志等中级刊物上发表,最后再进行深入研究。他在青岛进行海洋科研期间,常在晚上10点左右到他负责培养的学生房间,了解他们的学习情况,加以指导。他的三名副博士研究生需要学习德文,张玺四处奔波为他们物色教师,并时常过问他们学习的情况,加以督促。他曾亲自到研究生家中看望,以勉励他们好好学习。在研究学习动物地理学时,张玺让他们每人分章给全室讲课,一方面了解他们的学习情况,一方面也使全体同志有所提高。他以博大的胸怀,不遗余力地把自己的学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学生。他的身教和言传,他的每一个学生都体会得到。通过研究和教学,张玺为全国培养了许多科研和教学骨干,他们中很多人都成长为对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人才。
  1953年,张玺在国立山东大学水产系和生物系开设了一门新课程——贝类学。张玺不在青岛的日子里,就由他的学生齐钟彦代替他去讲。正是这样的锻炼和培养,终于结出了硕果,在齐钟彦的协助下,张玺完成了一部大书——《贝类学纲要》。这部由张玺和齐钟彦合著、于1961年面世的《贝类学纲要》,是我国第一本系统论述贝类动物学的专著,是我国贝类学的奠基之作,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张玺很重视后备力量的培养,从1956年开始,他招收了攻读贝类学的研究生。于是,毕业于国立山东大学的张福绥来到了张玺和齐钟彦的身边。张福绥在齐钟彦的具体指导下,开始了海产贝类动物的分类学和生态学研究。
从20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初期,张玺对我国海洋科学还有一个重要的贡献,这就是他组织领导了中国海洋无脊椎动物调查,全面查清了我国海域蕴藏的无脊椎动物资源。张玺还主持了中苏海洋生物考察团,在塘沽、青岛、浙江、广东特别是海南岛,进行了大范围的考察。齐钟彦协助张玺组织了这次由中苏两国科学家合作进行的考察,采集了大量的生物标本和资料,发展了我国海洋潮间带的生态学研究。
  在张玺的带领下,中国的贝类学健康地发展着。张玺指导齐钟彦等科研人员,把工作重点放在海产无脊椎动物的资源调查和一些有益贝类生态习性的研究上。他逐步改变了在法国留学时形成的为个人兴趣而研究的观点,有系统地致力于我国海产软体动物分类学、生活习性和生态学研究。在工作中,他统一大家的认识:必须搞有用的分类学,分类学是一门实用的科学,是直接为社会生产和人们生活的需要服务的。在此思想指导下,我国的海洋贝类分类学开展起来。
  张玺还根据国家需要积极培养珍珠科学方面的科技人才,成立了贝类生态生理科学组和珍珠贝及其养殖珍珠研究组;特别重视对生物科学的研究工作,提出了以珍珠贝和珊瑚礁为重点,并亲自带队到广西合浦珍珠贝的发祥地调查;培养了一批研究珍珠和珊瑚礁的骨干,并发表了许多高水平的研究文章。
  我国出产的贝类品种繁多,资源丰富,为了让社会大众了解我国丰富的海产贝类,张玺和齐钟彦还合作撰写了一本小册子——《我国的贝类》。这本书从生物演化的角度,系统地介绍了我国出产的主要贝类26种,如贻贝、蚶子、珍珠贝、扇贝、宝贝、红螺、鲍鱼、鹦鹉螺、乌贼、章鱼等,以深入浅出的文字,扼要地介绍了这些海贝的外部形态、内部构造、生活习性、经济价值和养殖方法。书中还配有精美的插图,以帮助读者加深理解。
  1967年7月10日,张玺病逝于青岛。
  在将近40年的科研事业中,张玺为我国的动物学及海洋湖沼学作出了杰出贡献。中国海洋湖沼学会、中国动物学会贝类学分会第七次会员代表大会暨第十一次学术讨论会,正式设立 “张玺贝类学奖励基金”,以永久纪念这位中国湖沼学、动物学研究的先驱。

  1995年,青岛市人民政府在百花苑为20位曾在青岛工作、生活并作出突出贡献的文化名人树立了塑像,以此表达对他们的深切缅怀。张玺塑像是首批入园的20尊文化名人塑像之一。


  主要参考书目:
  ①《中国海洋城》,徐磊、宋立江、颜涛、江新霁编著,岭南美术出版社1998年8月第一版。
  ②《青岛历史文化名人传略》(第一辑),青岛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青岛市文物事业管理局编,青岛出版社2001年2月第一版。
  ③《青岛百科全书》,青岛百科全书编纂委员会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第一版。

来源:《蔚蓝的交响——海洋科技名人与青岛》(作者:范兴和)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821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