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11-24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名人与青岛
曾呈奎与青岛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8-08-05

曾呈奎与青岛

  曾呈奎与青岛发展海洋事业,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大家要齐心合作,团结最重要。我们要重视这件事,否则,虽然人多了,但力量不一定大。

——曾呈奎

 

  曾呈奎,1909年6月18日出生于福建省厦门市灌口镇李林村的一个华侨世家。国内外著名的海洋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历任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所长,中国科学院实验海洋生物学开放研究实验室主任,中国海洋湖沼学会、中国海洋学会、中国水产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海洋研究委员会主席等职。1980年、1982年连任国际藻类学会理事,1986年至1987年任国际藻类学会主席。1985年当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1987年被美国俄亥俄州州立大学推选为名誉博士。1991年被世界水产养殖学会选举为荣誉永久会员。1999年被美国藻类学会授予卓越奖章。1950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历任民盟青岛市委主任委员,民盟山东省常委、副主任委员,1987年起任民盟中央委员,1959年任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委员。1964年起,历任第三、四、五、六、七、八、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8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任山东省科学技术学会主席,1982年始任山东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1985年任山东省华侨联合会主席。1989年被评为首届新时期全国侨界十大新闻人物。主编专著10部(中文6部,英文4部),发表论文340余篇。


泽农报国立壮志


  在青少年时代,品学兼优的曾呈奎耳闻目睹了一幕幕家乡劳动人民饥寒交迫的情景,认为这是农业科学技术落后所致,决心报考农业院校,将来研习农业科学,为富民强国贡献自己的聪明才智。因此,他为自己取号“泽农”,以明心志,矢志不移。
  1927年夏,曾呈奎转入爱国华侨陈嘉庚创办的厦门大学,选择了靠近农学专业的植物系学习,以化学系为副系。当时的植物系主任钟心煊教授是著名的植物学家,1929年他开设了国内最早的藻类学课。曾呈奎选修藻类学课后,对海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受到启发,一个关于“海洋农业”的构想在他的大脑里萌生:人们能够在陆地上种植庄稼,也应该能够到海上去栽培海藻,变沧海为桑田。于是,他身体力行,以海藻研究为起点,开始了耕海牧洋的远征。
  1930年夏,曾呈奎由于学习成绩优异,被聘为植物系助教。1931年1月,他提前半年大学毕业,获得学士学位。这时,他对海藻研究给予特别重视。
  1932年,曾呈奎进入岭南大学研究院刻苦攻读,1934年获理学硕士学位。接着,返回厦门大学植物系任讲师。1935年到国立山东大学任教,1937年被聘为副教授。此后,又到岭南大学生物系任副教授。期间,为了摸清祖国海藻资源的“家底”,他南从海南岛、东沙岛,沿着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北到山东、河北、辽宁等省,在中国沿海进行了海藻调查。兵荒马乱,人烟稀少,他冒着生命危险,历尽千辛万苦,采集标本,积累资料。

  1940年,曾呈奎得到美国密执安大学研究生院奖学金,赴美攻读。1942年5月,获得密执安大学理学博士学位,接着又获得拉克哈姆博士后奖学金,到美国加州大学斯克里普斯海洋研究所进修物理海洋学和海洋化学,同时继续开展海藻资源及其利用的研究。1943年,接受研究所的聘请,负责海藻资源及其利用研究,主持琼胶及琼胶海藻的实验工作。此外,他对褐藻胶、卡拉胶的资源和加工方法也进行了调查研究,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和资料,以备回国后应用。


  1946年,国立山东大学决定在青岛复校,生物系主任童第周受校长赵太侔之托,写信邀请曾呈奎到青岛工作。曾呈奎毅然放弃美国优越的工作条件和优厚的生活待遇,克服重重困难于同年12月回到战乱不断的祖国。1947年初,他从上海乘船北上青岛,担任国立山东大学植物系主任、水产系代理主任和海洋研究所副所长。
回国时,他用学校汇去的款和自己的积蓄,购置了一些必要的实验仪器和最新的图书资料,带回青岛,交给学校。回国前,他还走访了美国一些高校和海洋科研单位,请求给国立山东大学海洋研究所赠书。美国东部伍兹霍尔海洋生物研究室赠书四大箱,并且出钱帮助寄回青岛。

投身海洋多建树


  1947年,曾呈奎来到国立山东大学后,认真教学,注重实践,积极为国家培养海洋科技人才。但由于政府腐败,缺人员无经费,未能开展科研工作。这年6月2日,国立山东大学学生掀起了“反内战、反饥饿”运动,曾呈奎积极站在学生一边,在童第周、叶毓芬的帮助下,拍摄了学生们的斗争场面和警察当局弹压学生的照片,送到了《民言报》发表。照片发表后,报纸被禁止发行。他们便托人买来一些报纸,把照片和关于被捕学生的报道剪下来,寄往上海、北京等地和国外许多城市,鼓舞学生们的斗志。解放前夕,他积极组织发动学生和青年教师护校,保护仪器设备和图书资料,保护学校的房地产。当时,凡是美军撤退的驻地,物资被哄抢、被大火燃烧,惟独国立山东大学的校舍安然无事。同时,曾呈奎还利用各种关系,极力扩大校舍,为解放后学校的发展准备了条件。
  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不久,国立山东大学的教学恢复了正常秩序,曾呈奎的科研工作也有了着落,生活也安定下来。他认为报效国家的时机到了,全身心地投入海洋科研事业。
  新中国成立后不久,曾呈奎、童第周受邀到北京参加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代表大会。期间,他俩向竺可桢汇报了建立全国性海洋研究所的想法,得到了竺可桢的全力支持。在童第周、曾呈奎、张玺的努力下,1950年8月1日,新中国第一个海洋研究机构——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在青岛市莱阳路28号宣告成立。童第周和曾呈奎从国立山东大学带来了张峻甫、娄康后、吴尚勤等人,并请赫崇本等兼任海洋生物研究室研究员;张玺是原北平研究院动物研究所所长,也带来了张凤瀛、赵璞、齐钟彦、刘瑞玉、李洁民、王思庆、王璧曾、马绣同、张枫轩等人。全室共28人,童第周任主任,曾呈奎、张玺任副主任。该研究室的成立,标志着新中国海洋科学研究工作的开始。建室初期,主要开展海洋动物实验胚胎学和海洋动、植物分类学研究,小范围海洋生物资源调查,经济海藻生活史及其人工养殖的研究等。
  根据中国科学院部署,为适应海洋科学的发展,1954年1月中国科学院决定扩大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的业务范围,并改建制,直属中国科学院领导,更名为中国科学院海洋生物研究室,人员增至78人,主任童第周,副主任曾呈奎、张玺。1957年9月再度扩大建制,更名为中国科学院海洋生物研究所;在此基础上,1959年1月又扩建为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几十年来,曾呈奎一直担任这个机构的领导职务,历任副主任、副所长、所长等职。至今,该所由原来不到30人的单学科研究室,发展到1100多人的多学科综合性海洋研究所,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为国家建设和海洋科学的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饮誉国内外。
  研究和利用海藻,首先必须查清我国海藻资源的种类和分布,从中选出合适的种类种植。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成立后,童第周、曾呈奎、张玺十分重视海洋生物资源的调查,一致认为,应该先摸清我国海洋生物资源的“家底”,分门别类,然后进行全面研究,从整体上规划和开发利用。曾呈奎亲自组织并领导了对我国海藻资源的调查。从1950年到20世纪70年代末,他带领张峻甫、张德瑞、夏恩湛、夏邦美、陆保仁、董美玲、毕茂森等科技人员,对我国沿海海藻资源进行了调查,查明了沿海海藻的分布和区系特点,基本上摸清了我国海藻资源的“家底”,为我国海藻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为开发利用海藻资源提供了大量的基础数据。多年来,曾呈奎与张峻甫等合作,对海藻的调查研究工作取得了丰硕成果,在许多方面有突破性进展。他们发现了数十个海藻新种,几个新属,一个新科;发表研究报告和论文几十篇;1962年他主编的《中国经济海洋志》出版;1983年他主编的《中国常见海藻》英文版出版,1986年获中国科学院重大科技成果三等奖。
  海洋调查船又叫海洋考察船或海洋考查船,是进行海洋科学调查的主要的必不可少的设备。它为海洋科研工作者和海洋调查仪器设备提供工作场所,是科研人员的“海上活动实验室”。新中国成立前,我国根本没有专门的海洋调查船;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青岛海洋生物研究室开展海洋生物调查,租用帆船或机帆船进行,只能满足最初步的工作需要。1956年在制订国家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时,曾呈奎提出海洋科研工作急需专用的调查船。在周恩来总理的支持下,童第周、曾呈奎、孙自平组织人员到上海去求援。最后,由中国科学院与交通部协商,由交通部上海海运局无偿调拨来一艘1918年美国建造的海轮“生产三号”。1957年委托上海中华造船厂进行改装,并取名“金星”轮。这是我国有史以来第一艘专用的海洋调查船。同年6月,“金星”轮便开始在我国沿海参加海洋调查。“金星”轮在海上“服役”整整20年,为发展我国浅海海洋学贡献了力量,为海洋军事、渔业、农业、工程、航运提供了大量可贵的第一手资料;同时,培养了一支多学科的具有丰富经验的长于海上调查的科技队伍。“金星”轮从无偿调拨到改装、海上调查,都得到了曾呈奎的支持与关怀。每逢“金星”轮遇到困难,曾呈奎都能当机立断,结合实际情况,根据海运部门的有关规定,及时、果断、合情合理地给予解决。后来,“金星”轮“退役”后,又建造了与其性能相近的“金星二号”轮。金星轮只能在浅海及近海开展调查,为了深海及近洋调查的需要,1957年报请国家批准设计并建造一艘深海及近洋调查船。在曾呈奎、孙自平的领导下,先后完成了船体方案设计、技术设计和施工设计,于1965年10月开工建造,1968年9月全部建成,取名“实践”号。由于当时处于“文革”时期,该船并未开展海上调查工作,便移交给国家海洋局使用。“文革”后,在曾呈奎的领导下,经国家批准,1981年建成了“科学一号”和“科学二号”海洋调查船。两船性能可靠,能够开展远洋及近海多种考察。至今已完成多项调查,包括在西太平洋的调查,并且出访了很多国家,取得了许多重要成果,为国内外海洋界所瞩目。
  1963年3月,国家科委海洋专业组在青岛召开会议,讨论我国海洋科学十年发展规划。会议期间,部分海洋科学家提出应该成立国家海洋局的意见。为了加强国家对海洋的管理,这年5月曾呈奎、赫崇本等7位著名科学家起草报告,29位科学家集体签名,建议国务院成立国家海洋局。国务院接受了这个建议,翌年成立了国家海洋局,使我国的海洋国土和海洋专业有了专门的政府管理机构,有力地推动了我国海洋事业的发展。国家海洋局成立后,在青岛设立了北海分局,组建了综合性的第一海洋研究所。同时,在其他沿海城市设立了东海、南海分局,组建了第二、第三海洋研究所等海洋科研机构。
  正当曾呈奎取得一个又一个科研成果的时候,“文革”开始了,他在劫难逃,被关进“牛棚”,但最令他痛心的是科研项目的被迫中断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后来,他给周恩来总理写了一封亲笔信,汇报了自己的研究情况,阐述了科研项目对国民经济发展的价值,请求能让他继续进行研究工作。他信中只字未提个人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这充分表现出一个老科学家对海洋研究事业的孜孜追求和炽热的爱国之心。在周总理的关怀下,曾呈奎重新走上了他心爱的科研工作岗位,像一匹伏枥的老马,壮心不已。1978年8月,他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所长。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他多年的夙愿。党的信任和人民的重托,使他进一步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激发了他加倍工作的热情。
  1981年,他积极支持青岛市医药科学研究所创办世界惟一的专业海洋药物期刊——《中国海洋药物》,并且担任顾问。为了使青岛市医药科学研究所改建成山东省海洋药物科学研究所,并成为国家惟一的专业海洋药物研究机构,他又向全国人大和山东省人大提交了议案,被山东省政府接受,并下达文件,付诸实施,推动了全国海洋药物研究的发展。1988年初,他积极支持并批准了中国海洋湖沼学会海洋药物学会的成立,为海洋药物研究、教学和生产工作者提供了开展学术交流的园地和场所,进一步推动了全国海洋药物科学的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曾呈奎全身心地投入海洋科学工作,积极为国家建设服务,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也获得了很大的荣誉,主要有:1957年,他负责的紫菜生活史研究获新中国成立后首次颁发的全国性科研成果奖——中国科学院科学奖金三等奖;1962年,出版了
  他主编的《中国经济海藻志》和《海带养殖学》;1982年和1983年,出版了他与合作者主编的三部英文专著;1985年,出版了他与合作者主编的《海藻栽培学》;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后称院士),并被聘为加拿大大西洋海洋研究所卓越访问科学家;1991年11月,被山东省委、省政府授予“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1995年6月,在第十八届太平洋科学大会上获太平洋地区科学大会奖——井新喜志奖,这是中国人首次获此奖项;1996年8月,荣获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颁发的“杰出科技成就集体奖”;1997年9月,获香港何梁何利科学基金会颁发的科技进步奖;1997年11月,由吴征镒、曾呈奎、朱弘复主编的总结我国生物分类研究成果的创世巨著——《中国植物志》、《中国动物志》、《中国孢子植物志》出版通过验收,并入选1997年中国十大科技成就;2002年,曾呈奎获得山东省最高科学技术奖……

“海上庄园”开拓者


  曾呈奎被誉为“中国海洋科学的泰斗”,70多年来他致力于海洋植物学的教学和海藻学的研究,与他的合作者们取得了辉煌的业绩,得到了国内外海洋学界的普遍赞誉,成为我国第一个“海上庄园”的开拓者。
  (一)找到了紫菜孢子的来源
  紫菜是营养价值较高的食用海藻,既味道鲜美可口,又具有药效,久为人们喜爱。但自然野生的紫菜产量很低,人们便设法用人工养殖紫菜。日本在400多年前就养殖紫菜,我国在几百年前也创造了清礁养殖紫菜的古老方法。20世纪40年代末50年代初也试用过日本的方法,但都不够完善,仍然不知道紫菜孢子的来源,不能科学地用人工控制生产。曾呈奎和张德瑞对此进行了艰苦深入的研究,经过反复观察和实验,最终得出正确的结论,并于1954年9月和1955年3月在《植物学报》上公开发表。这项研究成果获得1957年中国科学院科学奖金三等奖。

  进而,他们通过总结劳动人民的经验和实验室研究情况,证实了秋季海面上出现的大量孢子是壳孢子,这正是养殖紫菜需要的孢子。人们完全可以创造适宜的环境来大量培养壳斑藻,人工生产壳孢子,用于紫菜养殖,从而结束了养殖紫菜靠大自然恩赐“种子”的历史。
  1955年,曾呈奎等首先建立了用文蛤壳作为培养丝状体基质的紫菜育苗模式,被广泛用于实验和生产育苗,至今仍在沿用;1957年,他与张德瑞、李家俊、赵汝英等完成了紫菜的半人工采苗养殖法和全人工采苗养殖法的研究(1959年公开发表),为紫菜的栽培技术奠定了科学基础。
  此后,曾呈奎等人的科研成果在我国沿海被广泛推广,极大地推动了我国人工栽培紫菜业的发展,1990年我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紫菜生产国。

  (二)解决了海带种植的关键问题
  海带是冷温带植物,营养价值、药用价值很高,也是海藻工业的重要原料。海带原并不产于我国,1927年由日本传入我国,解放前人们吃的海带都是从日本和朝鲜进口的。要让海带适应我国海区的新环境茁壮成长,还存在许多难题。为了让我国人民吃上自己生产的海带,1951年曾呈奎等便在青岛海域开展了海带配子体和幼孢子体生长发育环境条件的研究,弄清了培育海带幼苗的适宜温度范围、光照时间和强度、营养盐等。

  1955年以前,我国养殖海带都是秋天采集孢子和培育幼苗。这种方法的缺点是海带生长期短,长不大,而且还受本地杂藻的威胁,生产力很低。针对秋苗培育法的缺点,1953年,曾呈奎与孙国玉、吴超元等正式开展了海带幼苗低温度夏养殖的实验,并获得了成功。海带夏苗培育法,不仅延长了海带的生长期,避开了当地杂藻的威胁,降低了育苗成本,使单位面积产量增加一倍多,而且为海带南移栽培研究奠定了理论基础,创造了基本条件。1955年以后,海带夏苗培育法逐渐得到了推广应用。
  1952年初夏,曾呈奎等在青岛太平湾、栈桥湾、中港等海区进行海带养殖实验时,发现靠近市区的试验海带能正常生长,而远离市区的则不能正常生长。经过认真的分析研究,他们得出结论:远离市区的海带之所以不能正常生长,是因为缺乏肥料。为了把海带种植扩展到更广阔的“贫瘠”海区去,他们创造了“陶罐施肥法”,大大减少了流动海水造成的肥料流失,从而保证了海带有充足的肥料供应。1954年和1955年的实验证明,“陶罐施肥法”可使海带增产3倍多,而且符合一等或二等海带的标准。
  以上两项科研成果,对以后我国黄海沿岸海带生产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
  由于海带适宜在低温海水里生长,所以,20世纪50年代海带只限于在北方海区养殖。50年代中期,曾呈奎和他的助手又研究解决了海带南移的关键问题,成功地把这一冷温带生长的海带移植到浙江、福建和广东省沿海亚热带海域。海带南移栽培实验的成功和推广,使海带在我国长江以南沿海大规模栽培,使我国海带产量大增,为我国的海带栽培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曾呈奎领导的海带养殖学原理研究,1978年荣获全国科学大会奖。现在,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海带生产国。

  (三)我国海藻化学工业的开拓者
  早年曾呈奎在美国留学时,就选修了物理海洋学和海洋化学。
    他对褐藻胶、卡拉胶的资源和加工方法也进行了调查研究,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和资料,写出了一些研究报告,撰写了美国化工大百科全书的两个词条“琼胶”和“褐藻胶”。
  1952年,他与纪明侯、张峻甫在《中国植物学杂志》上发表《琼胶与琼胶工业》一文,介绍了琼胶的发展历史、原料产地、制造工艺及用途,建议国家尽快调查原料资源,进行人工养殖,并组织人员研究海藻化学,迅速建立琼胶工业。
  曾呈奎认为,褐藻胶比琼胶用途更广泛。当时,只有美国能够生产褐藻胶。所以,他首先抓了褐藻胶的研究。自1952年开始,他与纪明侯合作开展了用马尾藻提取褐藻胶的研究,主要对海蒿子褐藻胶的提取条件、质与量的季节变化,几种马尾藻所含褐藻胶的质与量的测定进行了研究,提出了新的加工方法,为我国海藻化学工业奠定了理论基础。同时,他们在棉纺厂试验,用褐藻胶代替面粉浆纱,节约了大量粮食。在他的推动下,青岛市于1956年在青岛酒精厂建立了我国第一个生产褐藻胶的车间,并于1957年投产,开辟了我国化学工业的新领域——海藻化工工业。现在,我国褐藻胶提取工业规模已位居世界第二。
  曾呈奎也很重视海藻的药用研究。1960年,他与纪明侯、史升耀合作,对我国几种经济褐藻的含碘量进行了测定;1962年,他与张峻甫合作发表了研究论文《鹧鸪草、海人草命名的辩证及其他国产驱蛔药用海藻》;1981年,他与关美君、唐慰慈共同研究,又从战略上提出了我国海洋药物资源开发利用研究工作的几条意见,对全国的海洋药物研究工作产生了积极的指导意义。
  (四)倡导海洋水产生产农牧化
  1953年9月,曾呈奎在《生物学通报》上发表文章,提出应在海底营造“海底森林”或“海底藻林”,以满足人们对海藻日益增长的需求,而且藻林可以形成“海洋牧场”,给经济海产动物提供“必要的保护和食物”。
  20世纪60年代初,曾呈奎提出“耕海”的口号。1962年,在他和吴超元主编的《海带养殖学》中,他明确提出“浅海农业”的概念。1966年初,在他的领导下,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组织了“耕海队”。1977年初,他在《海洋科学》上发表文章指出,海洋水产生产农牧化研究是海洋科学的新动向,是我国海洋生物学在新时期的主要任务。海洋水产生产农牧化立足于改造自然,使水产生产摆脱“听天由命、靠天吃饭”的被动局面,为稳产高产奠定基础。同年,他又在中国水产学会全国性大会上,提出了海洋水产生产必须走农牧化道路的建议。此后,他陆续发表了10多篇文章,阐述和宣传海洋水产生产农牧化的构想。1981年他在给山东省委负责同志讲课时,1984年在给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的复信中,1984年在中国水产学会第三次代表大会的报告中,1987年在中国科学院地学部第二次学部委员大会的发言中,都重点讲述了海洋水产生产农牧化是海洋水产生产的主要方向的论点。
  1980年6月,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在青岛市胶州湾进行了海洋水产生产农牧化试验,曾呈奎亲临现场指导。1981年至1982年,他们对胶州湾进行了全面的调查,奠定了胶州湾农牧化试验的基础。农牧化试验取得了丰硕成果,直接推动了我国紫菜、海带和对虾、扇贝等水产品的增殖和养殖产业的发展,并取得可观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而且必将对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1990年,曾呈奎接受记者采访时高兴地说:“海洋农牧化这条路走对了。”
  (五)丰富和发展了生物进化论
  近70年来,曾呈奎和张峻甫等合作,对海藻分类的研究取得了大量成果,在许多方面有突破性进展。他发现了数十个新种,几个新属,一个新科,发表研究报告和文章几十篇。
他与周百成、郑舜琴合作,1974年在《植物学报》上发表了研究论文《几种绿藻、褐藻和红藻的吸收光谱的比较研究》。他们认为,海洋植物在登陆前进化的主要动力是光合作用,而光合生物的进化同光合作用的结构和功能有密切关系,从而提出了光合生物进化的系统发育理论。
  1980年3月,他率队考察西沙群岛,在我国首次发现了原绿藻。单细胞的原绿藻在生物进化中占有特殊地位,它是生物从原核生物向真核生物过渡,从单细胞生物向多细胞生物过渡的生物门类。研究它,对了解生物的进化特别是生物从原核生物到真核生物的进化过程具有特殊和重要的意义。他与周百成对原绿藻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查明了藻类进化的三条途径,揭示出光合生物的系统发育关系,直接证明了他们于1974年提出的光合生物进化系统的理论。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藻类的分类系统,开拓了海藻比较光合作用和进化的研究领域,丰富和发展了生物进化论。他们的进化理论与国际上流行的内共生学说是不一致的,他们提出的进化系统也不同于一度流行的五界系统,因而受到国内外学者的广泛重视,被公认为我国进化论研究的重要成果之一。

余热生辉夕照阳


  作为国内外著名的海洋生物学家,曾呈奎特别重视国际学术交流和国际专家间的交往。通过频繁的国际学术交流和交往活动,不仅提高了他自己在国际上的学术地位和威望,更重要的是宣传了我国的学术研究水平和科技成就,提高了我国的国际威望。同时,增进了国际间的相互了解,加强了友谊。国际学术界认为我国海藻分类学研究水平很高,也很有特色。因此,一些较负盛名的国际学术会议便被争取到我国来召开,既提高了我国的声望,又促进了我国藻类学研究的发展。
  1981年11月,由中国科学院和美国科学院联合举办的中美藻类学术讨论会在青岛召开。1983年6月,第十一届国际海藻学术讨论会在青岛举行。这次会议是在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协领导下和青岛市政府支持下,由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主办的,是建国以来在我国召开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国际学术会议。1986年9月,在青岛举办了第二次太平洋经济海藻分类研讨会。1987年6月受联合国粮农组织委托,在青岛举办了国际海藻生产和应用研讨会,在会上曾呈奎被誉为“中国的海藻大王”。1994年在青岛举办了第五届国际藻类学术大会……
  发展祖国的海洋科学事业需要诸多条件,其中最重要的条件是拥有大量优秀的人才。曾呈奎对人才问题非常重视,采取的办法:一是请进来,二是积极培养。
  早年在美国留学时,曾呈奎就清楚地认识到,海洋科学是个大学科,必须有一大批人才来发展这个事业。所以,他处处留心发现、团结和培养中国的海洋科技人才。著名物理海洋学家赫崇本就是他早期发现和精心帮助过的杰出海洋人才之一。赫崇本1944年赴美留学,一年后罹患疾病,在曾呈奎的精心护理下,几个月就恢复了健康。后来,在曾呈奎的劝说下,赫崇本改攻物理海洋学,并获得博士学位。学成后,在曾呈奎的帮助下,赫崇本来到国立山东大学工作。1949年春,曾呈奎与赫崇本共同在国立山东大学开设了普通海洋学课。后来,赫崇本教授在教育战线上辛勤耕耘,成为我国物理海洋学的开拓者、海洋科学教育的先驱。赫崇本生前曾多次说:“没有曾呈奎的热心帮助,就没有我赫崇本的一切。”曾呈奎与赫崇本的交往已成为中国海洋界广为流传的一段佳话。
  在国立山东大学任教期间,曾呈奎创办了植物系和水产系,希望尽可能多地培养人才,同时积极招聘贤才,不断提高和扩充海洋科学队伍。他从国内请来了郑柏林、薛廷耀、王祖农、李冠国、景振华、娄康后、张峻甫、王贻观等先生,使国立山东大学的科技力量空前壮大。
  在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创建初期,曾呈奎更是注意罗致人才。他不仅将娄康后、吴尚勤、张峻甫等动员到研究所,而且聘请赫崇本做兼任研究员。此外,从印尼请来了张德瑞等人。1954年8月,他利用中美大使级谈判,请中方向美方交换回著名海洋物理学家毛汉礼教授,为中国科学院乃至全国的海洋物理学研究工作打开了局面。20世纪50年代末,他又聘请遗传学家方宗熙和生理学家徐科等一批“陆地”科学家来所做兼职研究员,共同发展我国的海洋科学事业。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第一代骨干科技人员大多数都是经他请进所的,这些人在我国海洋科学事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曾呈奎一贯重视培养中青年科技人才。他有一套正确的考察和选拔人才的原则和方法。他对人才非常爱护,既严格要求又积极培养。他言传身教,诲人不倦,并安排业务骨干们给青年“定方向、定任务”,实行“传、帮、带”。他对兄弟单位的中青年甚至国际友人,也进行热心帮助。多年来,他利用自己在国际上威望高和学术友人多的优势,先后推荐、选送了几十名中青年海洋科技人员出国深造和开展合作研究,部分已经回国,成为了学术带头人和科研骨干。
  现在,我国已有海洋科研和教学机构70多个,部分从事海洋工作的机构60多个,拥有一支人数众多的海洋科研和教育队伍。曾呈奎多次在会议和报刊上呼吁:中国海洋科学界要团结,要合作,要开展社会主义大协作,以促进中国海洋科学更快的发展。1990年,他说:“发展海洋事业,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大家要齐心合作,团结最重要。我们要重视这件事,否则,虽然人多了,但力量不一定大。”
  山东省特别是青岛市,是全国海洋研究和教育单位最集中的地方,有20多个海洋研究机构和国内惟一的综合性海洋大学——中国海洋大学;海洋科研人员占全国同类专业人员的一半以上,高级科研人员则占80%多,是国家海洋科研、教育和技术交流的中心,素有“海洋科技城”的美誉。但是,这些单位隶属的系统不同,相互间联系较少,协作不够有力,没能充分发挥集中的优势。为此,曾呈奎联合一批科学家联名向山东省政府建议成立山东海洋技术开发中心,以协调各海洋单位的业务关系。山东省政府接受了这一建议,1981年山东海洋技术开发中心在青岛成立,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由于党和政府海洋主管部门的重视,各海洋单位及海洋科技人员的共同努力,全国海洋单位日益联合得更加密切,协作得更加得力,携手发展祖国海洋事业的格局愈来愈得到加强。
  21世纪是海洋的世纪,中国的海洋事业正在腾飞,正在创造21世纪的辉煌。这正是曾呈奎的愿望。
  

  主要参考书目:
  ①《曾呈奎传》,徐鸿儒编著,学苑出版社1996年北京第一版。
  ②《山东大学(青岛)人物志》,山大(青岛)校友会编,海洋出版社1991年10月第一版。
  ③《蔚蓝色的辉煌——青岛海洋科苑英华录》,青岛市科学技术协会编,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1998年12月第一版。
  ④《中国海洋城》,徐磊、宋立江、颜涛、江新霁编著,岭南美术出版社1998年8月第一版。
  ⑤《山东文史集粹(科技卷)》,山东省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山东人民出版社1993年出版。
  ⑥《青岛百科全书》,青岛百科全书编纂委员会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第一版。

来源:《蔚蓝的交响——海洋科技名人与青岛》(作者:邱吉元 张 娟)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5055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