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11-24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名人与青岛
周浩然与青岛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7-12-24

周浩然与青岛

  我们今日所受的艰苦,便是明日所享的幸福;我们今日所流的热血,便是明日灿烂的鲜花。

                                            ——周浩然

  周浩然(1915-1939),原名周世超,青岛即墨县瓦戈庄村人。1933年加入青岛“左联”。抗战爆发后他投笔从 戎,回家乡组织抗日武装,开展对敌斗争。1939年8月担任中共即墨县委委员、组织部长。同年9月,在西尖庄村开展工作时不幸遇敌被害,年仅24岁。11岁开始写日记,16岁从事文学创作,生前写下了1000多万字的日记、诗词、格言、读书札记。近年来,整理出版了《周浩然烈士文集》、《周浩然谈文学艺术》、《周浩然诗词选》、《周浩然格言选》等文集。


  在青岛市革命烈士英名碑上,镌刻着一位英年早逝革命烈士的名字——周浩然。他不仅是一位坚强无畏的革命者,而且还是一位才华出众的青年作家、诗人。他生于青岛(即墨县),长期生活、学习、成长于青岛,在青岛投身革命并为之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他是青岛早期革命文化战线的英勇斗士,也是青岛地区抗日武装斗争坚强、卓越的领导人之一。

少当努力待奋飞

  周浩然出身于律师家庭。父亲周孚先曾担任过青岛律师协会会长。他为人正直开明,学识广博。受父亲影响,周浩然从小就酷爱读书,勤于思考,立志报效于社会和民众。翻开他的作品,可以看到这样的诗句:
  学习本为济世用,
  清谈古今少趣味。
  劝君仰看白云堆,
  劝君俯视江流水。
  人生如斯常易逝,
  少当努力待奋飞。
  ……
  1925年,周浩然在家乡读完私塾,父亲送他到青岛北平路小学(今青岛北京路小学)读书。这一年,正是中国大革命风起云涌的一年。他耳濡目染了资本家勾结军阀盘剥、残害工人和人民大众的种种罪行,受到蓬勃兴起的大革命的影响,思想迅速觉醒。他在《我的人生之路》一文中写道:“我自己亲眼看见一次次几万工人罢工,一次次的千百学生挺身仗义。然而不幸的是一次次的活动都被当局武力镇压下去……,我认识了人世间的正义、光明、自由、平等和奸谲、阴险、欺骗、利用!”为了争取改善工人生活待遇,这一年,中共青岛党组织领导青岛日商九大纱厂数万名工人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同盟大罢工。日纱厂主勾结军阀进行武力镇压,制造了震惊全国的“青岛惨案”。得知数十名工人被打死、打伤后,周浩然悲痛万分,怒火中烧!他向同学们发表演讲,带领大家参加青岛工人和各界人士的示威游行,小小年纪就投入到了革命斗争的洪流之中。
  小学毕业后,周浩然先后进入青岛礼贤中学(今青岛九中)和市立中学(今青岛一中)读书。当时,在市立中学任国文教员的胡先生系中共地下党员,他非常欣赏周浩然刚毅不屈的性格和孜孜求知的精神。在胡老师的引荐、指导下,他阅读《共产党宣言》、《联共(布)党史》等马列主义著作,大量接触新文化,并在“五四”时期著名老作家王统照先生的热心指导下,走上了新文学之路。开始信仰新的思想和理论,热切地学习、宣传鲁迅、李大钊、瞿秋白等人的作品和思想。他写道:“新思想象千军万马般地排闼进我的脑府……,把整个的生命从恶毒腐败的环境里,纳入一条健康、光明的新的大道上来了。”同时,他参加了由张天羽、铁佛、达诚、赵世恕、底蕴、王孚五等同学组成的进步学生团体,一起学习革命理论,研究社会现实,寻求救国之路。在胡老师的指导下,他们与学校当局展开激烈斗争,贴标语、撒传单,满怀激情地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之中。
  他的追求和抗争在学校师生中产生了强烈的影响,校方通过各种方式予以压制。根据校方要求,周浩然的父亲出门在外时,二伯父对他动用了家刑。即使这样,也阻挡不住他对知识和真理如饥似渴的向往和追求。后来,他背着家人考取了北平大同中学(今北京二十四中),又先后到上海、南京求过学。这期间,他努力攻读政治,研究经济,学习哲学,阅读法律,在知识的海洋里邀游;联系国情、社情和民情,他深入进行思考,细细探求救国救民的道理。他写道:“我惦量着生命终究不如知识贵重,生命固然是人的根本,而知识却是培养这根本的养料。设培养不善,虽有生命,有何足珍贵;设培养甚善,虽有一分钟的生命,也是可宝贵的。”
  艰辛的学习、不懈的探索、执著的追求,使周浩然眼界日渐开阔。他深深地感悟到:“中国人的事,必须中国人自己办;中国的改革,必须中国人自己流血;中国的建设,必须中国人自己出汗;中国的解放,必须中国人自己努力;中国的光明,必须中国人自己争取……我们要始终站在新进的一面,对着旧社会腐旧的遗骸始终不懈地果敢地攻击;对于新理想的大道始终勇敢地去追求!”他下定决心,要勇敢地担挡起救国救民的历史重任,“一生为真理而奋斗,为正义而牺牲”。

登高一呼百万众

  此心不平已廿载,
  积愿蓄志结英雄。
  登高一呼百万众,
  一扫南北建清平。
  ……
  用周浩然这段诗文,来描绘他在30年代从事文化战线革命斗争时的心境和战斗生活是很形象的。
  结束了在北平、上海的学习生活,周浩然返回青岛并加入了“左联”。自此,他以笔作枪,义无反顾地冲锋在革命文化战线的前列,倾心致力于揭露黑暗,抨击邪恶,宣传真理,唤醒民众。
  30年代的青岛以山海秀美、文化发达而吸引了大批著名文人客居青岛,如王统照、闻一多、老舍、梁实秋、洪深、萧军、萧红等,为青岛积聚起厚重的文化氛围,形成文坛鼎盛时期。这一时期激励了一大批爱好文学的革命青年走上了中国文坛,周浩然就是其中之一。
  1930年3月,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在上海成立。这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文学界的组织,是中国革命文学的先驱者和播种者。它继承了“五四运动”以来新文学发展的经验,制订了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服务的文学理论纲领,提倡文艺大众化,团结、组织进步作家,反击国民党反动派文化围剿和推进革命文学运动。这一组织会聚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巨匠,如鲁迅、茅盾、瞿秋白、老舍、叶圣陶等。青岛“左联”就是这一组织的分支机构。
  周浩然回到青岛,即与彭也夫、于黑丁(原河南省文联主席,周浩然的同乡、战友)等挚友一起,探讨国家的前途命运和唤醒民众等问题。他们编印了大量传单、宣传册进行散发,发表对时局的见解,传播进步思想。这些活动,引起中共青岛地下党组织的关注。1933年夏季的一个晚上,当时的中共青岛市委宣传委员、“剧联”党的书记俞启威和中共青岛市委青年委员、“左联”党的书记乔天华,约见了周浩然和于黑丁,与他们进行了深入交谈,并吸收他俩为“左联”成员。这次谈话,成为周浩然走上革命人生之路具有决定意义的一步。
  加入青岛“左联”后,周浩然与同志们一起组织读书会和时事座谈会,学习马列著作和进步书籍,讨论、传播革命理论和进步思想。在他的提议下,成立了由他和彭也夫、于黑丁、姜宏、林映等组成的《汽笛》文艺社,编辑出版了文艺周刊《汽笛》。《汽笛》象征革命的号角,表达着宣传真理、唤醒民众的希望和决心。在《汽笛》周刊上,他用觉民、民、心影等笔名发表了《当》、《两种不同的人物》、《又是黄花遍地时节》、《为了这个》、《生活》等几十篇进步杂文和散文,并翻译了日本山村雄本的原作《一日间》。他的文章还得到《民报》文艺团体的赏识,许多文章得以在《民报》上发表。这些文章如同犀利的投枪,扎向腐恶势力的心脏,深深刺痛了国民党反动当局,鼓舞了青岛工人阶级斗争的信心,在迷雾重重的岛城上空,树起了一面正义的旗帜。
  《汽笛》的出版,在群众中产生了很大影响,中共青岛党组织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派乔天华亲自指导《汽笛》的编辑工作。这些,激怒了国民党青岛反动当局。他们逮捕了文艺社的部分成员,通缉周浩然和于黑丁,查封了《汽笛》文艺社。周浩然被迫于1933年9月离开青岛,重返北平大同中学。
  1934年春,在国民党特务活动十分猖獗的情况下,周浩然冒着被逮捕、杀头的危险又回到青岛。此时,青岛的共产党、共青团等革命进步组织多次遭到敌人破坏,许多党团员和革命群众被逮捕。在白色恐怖面前,周浩然毫不畏惧,挥笔起草了《反南京政府宣言》和《告全市同胞书》,秘密联络进步学生,把传单散发到工厂、学校和社会,并送进了市教育局和市长沈鸿烈的办公室。
  1935年5月,周浩然进入新青岛报社,主编《小青岛》文艺副刊。上任不久,他便充分展露出犀利的革命锋芒和卓越的文学才华。他以梦熊、猛士等十几个笔名,连续发表了《答唐泉东》、《法租界的惨案》、《星》、《夜》、《给青年作家》等大量杂文和文学评论文章。在《法租界的惨案》一文中,他写道:“中国人的性命不值钱,中国善良的劳工群众们,只好被帝国主义任意地枪杀!开他们的心,作他们活动的枪靶!……但不悉政府将怎样解决这事情……”
  这一时期,是周浩然“红色作家”生涯的鼎盛期。他满怀革命激情,为揭露黑暗、唤醒民众而竭力鼓与呼,创作了大量优秀激越的文学作品,在社会上产生了广泛而深刻的影响。工作之余,他满怀豪情地写下了这样的壮丽诗篇:
  但看流云笑翠薇,
  年华转瞬似梭飞。
  男儿抱有冲天志,
  万里扶摇奋翅飞。
  1935年9月,他发表了长达两万余字的《漫谈文艺》,就文艺的方向、内容、形式及真、善、美等问题,进行了深刻、鲜明的论述。这篇文章在青岛新闻界和社会上引起了极大反响。正因如此,《新青岛报》受到青岛右派报纸的攻击,反动当局也给报纸施加压力。周浩然无法在报社继续工作下去,只好辞去编辑职务,于1936年进入山东大学哲学系旁听学习,继续深造。

血染冰天雪地红

  在斗争实践中,周浩然逐渐认识到组织起来、开展武装斗争对中国革命的极端重要性。这一认识,促使他迈出与诸多文化名人不同的一步——投笔从戎。他在日记里写道:“在中国军阀割据的局面下,应该有更多的象赤区那样的组织……”在《赠张元生先生》一诗中,他进一步抒发了投笔从戎的坚定志向:
  壮士挥剑斩妖魔,
  英雄横枪驱貔貅。
  当今国贼尚未除,
  开门缉盗复长寇。
  ……
  但愿肝胆硬如铁,
  手持弯弓射胡月。
  宁使中原狼烟起,
  不教贼子再猖獗。
  ……
  1937年7月,日本帝国主义公然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在民族存亡的严重关头,中国共产党高举抗日大旗,号召“全中国同胞、政府与军队团结起来,筑成民族统一战线的坚固长城,抵抗日寇的侵掠”。国难当头,周浩然心急如焚,热血沸腾!他用日记燃烧着心底的火焰:“杀敌御侮是当前人人之责任,我们决不许日本掠夺中国寸士,杀伤中国人民”,“我拟成立即墨抗日游击队,从各乡招集500人从事训练。我觉此事非先自己脚踏实干不可”。
1937年10月,周浩然满怀报国之志,毅然弃学回乡开始了武装抗日救国活动。他来到即墨瓦戈庄村,深入集市、学校、街头和群众家中,发表演说,宣传抗日救国道理,组织成立了即墨县抗日义勇军游击队,并担任义勇军总负责人。义勇军收集枪支,扩大武装,镇压汉奸,抗日安民,受到广大农民群众的热烈拥护,很快由几十人发展到数百人。
  1938年3月18日,周浩然得知日军要到莱阳进行扫荡,决定予以痛击。他带领义勇军,联络莱阳“乡校”农民抗日武装,在日军必经之地的王疃村设下埋伏。当日军进入埋伏圈后,他指挥战士们用土炮、土枪击毁了敌人的军用卡车,集中火力围歼被困之敌。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这一战共歼灭日军30多名。这是青岛地区武装抗日的第一战,狠狠打击了侵华日军的气焰,极大地鼓舞了青岛人民的抗日斗志。
  1939年春节刚过,周浩然被党组织派到山东沂南岸堤干校学习。他认真学习了毛泽东的光辉著作《论持久战》和《政治经济学》等课程,参加了军事培训,思想理论水平和军事素质都得到了很大提高。
  1939年7月1日——中国共产党18岁生日那一天,周浩然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站在鲜红的党旗下,他举起紧握的右手庄严宣誓,要把毕生献给党和工农大众,献给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入党之前,他深情地写下《赠友》一诗,表达了自己对马列主义的坚定追求,抒发了为党和人民的事业甘愿抛头颅、洒热血、牺牲个   人一切的崇高信念:
  念念难忘惟马列,
  斗争原为护农工。
  此去将来无他志,
  血染冰天雪地红。
  ……
  周浩然以实际行动实践了自己的崇高诺言。
  1939年8月,中共即墨县委成立。胶东区党委任命周浩然担任县委委员兼组织部长。当时,斗争形势十分严峻。国民党反动当局到处搜捕共产党人,日军经常进行扫荡,地方汉奸势力大肆捕杀抗日积极分子。为迅速打开工作局面,县委领导成员分散开展活动,深入发动群众,建立基层党组织,壮大抗日力量。
  周浩然主动要求到即墨县最危险的瓦戈庄村、灵山、刘家庄一带开展工作。为争取当地民团积极抗战,他多次以走亲戚、贩纸做买卖等为掩护,到各村开展工作,宣传党的抗日主张。这使日伪政权感到极大恐慌,千方百计地进行搜查、围捕。
  1939年9月的一天傍晚,周浩然到西尖庄村开展工作,不料被姚士吾部发现。他英勇地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枪战,因寡不敌众而壮烈牺牲。
  “血溅碧草,肝脑涂地,这是革命者人人应当准备的一步”。
  “我们今日所受的艰苦,便是明日所享的幸福;我们今日所流的热血,便是明日灿烂的鲜花”。
  ——这是周浩然对革命人生价值的崇高理解,也是他对为革命而赴死的深刻诠释。

  主要参考书目:
  《周浩然烈士文集》,即墨市档案局编,青岛出版社,1995年7月。

来源:《璀璨的文苑——文化名人与青岛》(作者:丁广斌)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5054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