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8-07-23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名人与青岛
沈从文与青岛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7-12-24

沈从文与青岛
 

  我的住处已由干燥的北京移到一个明朗华丽的海边。海既那么宽泛,无涯无际,我对人生远景凝眸的机会便较多了些。海边既那么寂寞,它培养了我的孤独心情,海放大了我的感情与希望,且放大了我的人格。
                

  ——沈从文

  沈从文(1902~1988),现代作家。原名岳焕,别号小兵,笔名懋林、休芸芸、甲辰、璇若。湖南凤凰人。他从1917年到1922年从军漂游在湘西沅水流域。1923独闯北京,至1928年在北京以写作谋生。1931年到青岛,任国立青岛大学教授。1933年离开青岛。解放后历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室主任、全国政协常委。


青岛人生

  1931年8月,沈从文因营救“左联”作家胡也频而延误了返回武汉大学的日期,于是,他在徐志摩的引荐下,应国立青岛大学校长扬振声的邀请到国文系任教。从此,沈从文与青岛结下了不解之缘。
   沈从文在国文系担任讲师,主讲《小说史》和《散文写作》。他是自学成才,讲课没有程式,很诚恳,甚至很天真,而且一口湘西话。但只要你真正听“懂”了他的话,听“懂”了他的话里并未发挥罄尽的余意,你就会受益匪浅,甚至终生受用。同学们很是欢迎沈从文,课后有不少同学向他请教写作问题,还有些同学拿着习作,请他具体指导,他对同学非常热情,总是有求必应。臧克家曾是他的学生,第一本诗集《烙印》出版时,就曾得到他的帮助;卞之琳的第一本诗集《三秋草》也是通过他的介绍,由新月书店出版的。
  就在沈从文来青岛大学任教两个月后,一个不幸的消息突然降临到他的面前。11月21日,沈从文正同几位同事在校长杨振声家里聚会,有人从济南给杨振声打来电话:徐志摩因飞机失事,已于两天前不幸遇难。“志摩死了!” 沈从文异常悲伤地对大家说:“我想搭夜车去济南看看……”22日一早,车抵济南。沈从文按约定赶到齐鲁大学,与各地赶来的徐志摩的亲友会齐。一行人冒雨去徐志摩停灵处——济南城福缘庵瞻仰其遗容。
  这位才华横溢的诗人生前对自己的种种关切,慢慢浮现在沈从文眼前:当初自己投稿无门时,恰恰是徐志摩,对一个尚不相识的初学写作者的作品,写下了难得的“志摩的欣赏”,从而坚定了自己走上文学道路的信心;在后来自己为应付生活而艰难挣扎时,每逢紧要关头,总能得到他热情地关切和帮助。志摩走了,沈从文想起人生路上结识的挚友一个接一个死去,自己将要在孤独寂寞中继续前行,热泪禁不住模糊了视线。挚友突如其来的离去,使得沈从文的心情异常沉重。上课写作之余,他常常走出校门,来到海边眺望面前的大海,陷入沉思。人生应当由理性来驾驭,人终能凭意志和理性去实践自己选择的道路,到达理想的彼岸。他要运用手中一支笔,写自己要写的故事,来证实生命所能达到的传奇。
   沈从文在青岛大学期间,住在福山路3号的一幢二层小楼里。由于青岛比较潮湿,他就给自己的居室起了个雅号“窄而霉斋”。
  沈从文认为,在青岛期间正是他“一生中工作能力最旺盛,文字也比较成熟的时期”。他说:“大约因为先天性的供血不足,一到海边,就觉得身心舒适,每天只睡三小时,精神特别旺盛。”从1931年8月到1933年8月,在两年的时间里,他除了教课以外,还写了几十篇中短篇小说和一些散文,构思成文之快,令人叹服,常常数日之内,便有新作问世。他在以后回忆这段创作生活时写道:“可能是气候的关系。在青岛时觉得身体特别好,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写作情绪特别旺盛。我的一些重要作品就是在青岛写成或在青岛构思的。”
  沈从文在《我的写作与水的关系》一文中写道:
  我的住处已由干燥的北京移到一个明朗华丽的海边。海既那么宽泛,无涯无际,我对人生远景凝眸的机会便较多了些。海边既那么寂寞,它培养了我的孤独心情,海放大了我的感情与希望,且放大了我的人格。
  他经常面朝大海坐下,眼前大海一抹蔚蓝,灰色的水灵山岛的圆影在远处波光里浮动。紫色的天际,刚过身的船只留下一缕淡烟。身后是一片马尾松林,宛如一把把绿色扫帚,扫拂天云。树下的野花,连缀成淡蓝、黄、白各色间杂的图案。“为了那一片大海,有秩序的荡动,可以调整到他的呼吸。为了海边一片白色的沙滩,那么平坦,在潮水退过的湿沙上,留下无数放光的东西,全是那么美丽,因此这个人,差不多每一天总到那里去,在那将边留下一列长长的足樱无边的大海,扩张了他思索的范围,使他习惯了向人生更远一处去了望。”
   回忆青岛,沈从文总是恋恋不舍。“青岛的海边、山上,我经常各处走走,留下了极好印象。我曾先后去过几次崂山,有一回且和杨金甫(即杨振声)校长及闻一多、 梁实秋、赵太侔诸先生在崂山住了6天。以棋盘石、白云洞两地留下印象特别深刻。两次上白云洞,都是由海边从山口小路一直爬上,这两次在‘三步紧’临海峭壁上看海,见海鸟飞翔的景象,至今景象犹新,从松树丛中翻过崖石的情景,如在眼前”,其它的海滨城市“总觉得不如青岛”。在临终前不久他还托人“代向青岛人们问候和祝福”!
  在青岛期间,他创作了《泥涂》、《阿黑小史》、《凤子》等3部中篇小说;《三三》、《都市一 妇人》、《若墨医生》、《黑暗占领了空间的某夜》、《静》、《三个女性》等20多篇短篇小说;还写了《记胡也频》、《记丁玲女士》、《从文自传》3部长篇传记。
   沈从文在青岛的创作,已从叙述自身的经历,转向关心社会和人生,题材也有了新的拓展。大学教授和大学生也开始成为他描写的对象;《八骏图》就是以福山路3号这座大学教职员宿舍为背景展开的,他不但写了这个庭院、汇泉湾、海水浴场沙滩等,而且写了八位教授,说他们外表上的“老诚”、“庄严”,满口的“道德名分”,却与他们不能忘怀世俗情欲有冲突,不自然。作品通过不同情节,揭示了他们道德观的虚伪性。《都市一妇人》、《如蕤》、《一个女剧员的生活》等,都集中反映了作者的反庸俗意愿,表现了都市男女挣脱庸俗人生所做的努力。
  在青岛酝酿构思的中篇小说《边城》,以兼具抒情诗和小品文的优美笔触,表现自然、民风和人性的美,寄寓着沈从文“美”与“爱”的美学理想,展示给读者的是湘西世界和谐的生命形态,一个诗意的自然环境与人类社会。
  《边城》里少女翠翠的原形之一是崂山少女。有一次,沈从文乘汽车去崂山,在北九水看到了一个清纯明慧的乡村女孩,给沈先生留下了颇深的印象。他后来说:“故事上的人物(指翠翠),一面从一年前在青岛崂山北九水看到的一个乡村女子,取得生活的必然……”(《水云》)。崂山的水清澈甜美,崂山的女孩清纯明慧,她激发了沈从文先生的灵感和创作欲望,写出了不朽的小说名篇《边城》,塑造出了翠翠这一清纯明慧的少女形象,体现着人性中庄严、健康、美丽和虔诚,也反映了沈从文身上的浪漫主义与古典主义式的情怀。
   此时,沈从文正处而立盛年,又有青岛天时、地利、人和的有利因素,使他在教书、创作和恋爱生活等多方面获得了丰收。

山里才子的“甜酒”爱情

  在青岛期间,不仅是沈从文创作成熟的重要阶段和作品发表的最多时期还是他追求爱情的关键时刻。
  1929年沈从文在上海中国公学第一次走上讲台,就邂逅并爱上美丽的英文系学生张兆和,尽管张兆和接到沈从文的情书,始终保持着沉默。堕入情网的沈从文,却使出乡下人的憨劲一往情深,寄情以信,每天一封, 甚至一日几封,一发而不可收拾。沈从文的大胆情书最让人叹为观止的一句是:“我不仅爱你的灵魂,我也要你的肉体。”
  张兆和最后抱着沈从文给她的一大包情书,告到校长胡适那里去,胡适听完张兆和的陈述,最后笑着说:“我劝你嫁给他”没有得到校长的支持,张兆和只好听任沈从文继续对她进行感情文字的狂轰滥炸。从此,沈从文开始了马拉松式的情书写作。
  情书一封封寄了出去,点点滴滴滋润着对方的心。日子一晃就是四年。此时,张兆和已从中国公学毕业,回到了苏州家中。沈从文想四年来与张兆和的关系,现在该是明朗的时候了。他决定亲自去苏州看望张兆和,企望能得到她一个明确的答复。
  1932年,沈从文一放暑假,即奔往苏州。一天,在苏州九如巷3号张家门堂前,出现一位文弱书生,说他从青岛来,姓沈,来看张兆和的。可是张家没有一个人认识他。当他得知张兆和此时在公园图书馆看书时,以为张兆和是有意躲着自己,无奈又无策。后张兆和的二姐张允和出来,问清了他就是沈从文,请他进门坐坐。沈从文不肯,怅然回转他下榻的饭店。张兆和回家后,张允和劝她去看看沈从文,并教她说“我家兄弟姐妹多,很好玩,请你来玩玩!”张兆和应姐姐吩咐,到饭店看望沈从文,并鹦鹉学舌,一如此说。沈从文这才欣欣然进了九如巷3号。他拿出送给张兆和的礼物:一大包书籍,其中有两部英译精装本俄国小说,以及托尔斯泰、陀斯妥也夫斯基和屠格涅夫的作品集。这是沈从文途经上海时,听从巴金建议,并由巴金代他选购的。另外又买了一对十分精致漂亮的书夹,上面饰有一对有趣的长嘴鸟。为买这些东西,沈从文卖掉了一本书的版权。张兆和仅收下了屠格涅夫的《父与子》和《猎人笔记》及一对书夹。她的五弟张寰和,从自己每月两元零用钱中拿出一份,买了一瓶汽水,请沈从文喝。对此,沈从文大为感动,当面许下诺言:“我写些故事给你读。”后来果然写了以佛经故事为题材的小说《月下小景》里的诸篇章,每篇末尾,都附有“给张家小五”字样。
  心潮澎湃的沈从文回到青岛后,立即给张允和写信,托她询问张父对婚事的态度。他在信里写道:如爸爸同意,就早点让我知道,让我这个乡下人喝杯甜酒吧。张家是名门望族,张父开明豪爽,不干涉儿女的恋爱婚姻,在张兆和的婚事上,自然不持异议。带着这份喜悦,两姐妹便一同去了邮局,给沈从文发电报。允和拟好的电报是:山东青岛大学沈从文允。很简单。兆和的则是:沈从文乡下人喝杯甜酒吧。
  至此,这场马拉松式的求爱过程,总算有了它的终点。这句“乡下人,喝杯甜酒吧”,日后被世人奉为爱情的经典之作。为了和心爱的人靠得更紧,张兆和只身来到青岛,在青岛大学图书馆工作。从此,在福山路3号“窄而霉斋”里常出现张兆和的身影海滨沙滩常留下沈从文和张兆和的足迹与笑声。张兆和来到青岛减轻了沈从文的孤独与寂寞,爱情的泉流滋润着干渴与受到伤损的灵魂,沈从文一颗心终于停泊到一个幸福与宁静的港湾。
  1933年秋沈从文离开青岛去北京张兆和一同前往。9月9日他俩在北京中央公园举行了结婚仪式,从此,共度一生。
  建国后,沈从文又三次来过青岛,每次旧地重游,都能看到新的变化。这里碧海青山,绿树红楼,更使他振奋和留恋。他曾这样回忆青岛:“在青岛的两年中,正是我一生工作精力最旺盛,文字也比较成熟,这时《自传》、《月下小景》及其它许多短篇多写于这两年中,返京以后着手的如《边城》……也多酝酿于青岛。”“青岛是我一生留恋的地方也是我现在向往的地方我一生中写作最多的地方就在青岛。”
  这说明他的挚爱曾在青岛。

   主要参考书目:
   ① 《沈从文传》,凌宇著。
   ② 《从文自传》,沈从文著。
   ③ 《青岛名人游踪》,鲁海编著,青岛出版社,1997年7月。


来源:《璀璨的文苑——文化名人与青岛》(作者:范兴和)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6166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