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9-02-20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名人与青岛
1957——毛泽东的青岛之行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7-12-25

1957——毛泽东的青岛之行  

  “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这毕竟是全中国人民的共同心声。翻开中共青岛地方党史,历史告诉我们,36年前的夏季,毛主席曾在青岛工作和生活了整整1个月。其间,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李先念、彭真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先后抵青,与毛主席一起商讨经国大计。这无疑是青岛历史光辉的一页,也是使青岛人民引以自豪的一件事情。带着历史的责任,我们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东奔西跑,赴济进京,拜访了众多的老领导、毛主席的亲属、以及当年在主席身边工作过的同志。点点滴滴、字字句句,涌成了记忆的洪流,激起了思维的浪花……
  伟大出自平凡。主席在青岛留下的既平凡又宝贵的历史足迹,深深地镌刻在这片片热土、颗颗心地上,这不能不成为岛城的一份极其珍贵的历史遗产,也不能不激励着全市人民在改革开放、振兴中华的洪浪中奋勇直前!值此纪念毛主席诞辰百周年之际,我们谨以此文奉献给岛城人民。
  一、毛主席来青岛
  1957年7月上旬,中共青岛市委接到中共中央办公厅的通知,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要来青岛开几个会议,让青岛作好接待的准备工作。对青岛市来说,这是件压倒一切的头等大事。为此,市委专门组织了一个班子,由市委第一书记滕景禄亲自挂帅,立即着手部署。
  青岛是全国一个海滨避暑城市,是一个重要的疗养区。每年一般是在夏季都要接待党和国家的领导人、省市的负责人以及一些社会著名人士和国外的贵宾。他们都住在八大关疗养区。毛主席要来青岛,就不能住在八大关,因为八大关人住的多,范围也大,不利于搞特殊防卫。青岛还有比八大关更幽美的地方,这就是位于青岛市南区中部、信号山南麓、龙山之上的迎宾馆。
  为了让毛主席工作、生活的得好,又重新对迎宾馆进行了装修,环境也重新布置了一番,使迎宾馆更加整洁、幽雅,“人”字形地板锃明光亮。
  毛主席来青前是在南京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和政治局扩大会议,并和部分省、市第一书记谈话,起草《1957年夏季的形势》。由于南京太热,会议开了几次后就停了下来。那时候又没有空调,只是用了几次冰块来降温,但是还是解决不了问题,因此,中央决定移会北上青岛。为什么要选择青岛呢?因为1957年8月1日,正是我军建军30周年的纪念日。30年是大庆,中央军委决定在青岛举行海上阅兵。
  7月12日上午,市委书记处书记矫枫接到从南京打来的长途电话,说主席上午10点从南京动身,问青岛方面准备好了没有。矫枫回答说,准备好了,就恭候主席驾到。矫枫接完电话后,马上向滕景禄汇报。市委马上准备去机场迎接。
12时许,在青岛流亭军用机场,跑道边整齐地停放着一排牌号各异的轿车、吉普车。一辆擦拭得光洁可鉴的黑色“吉姆”牌轿车在车队中格外醒目。这辆车是从北海舰队借的,是当时青岛市唯一的一辆苏联产的轿车。
  停机坪上聚集着几十人,当中有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舒同、书记谭启龙、青岛市委第一书记滕景禄等主要领导干部和驻青部队首长。市公安局局长丁韬和警卫处副处长张裕作为工作人员,也站在人群中。
机场上异常宁静,人们在期待。
  此时此刻,丁韬和张裕的心情是激动、紧张、沉重。他们深知,在未来的一段日子里,肩上的责任有多重。为了确保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首长的安全和工作、生活得舒适、方便,省委第一书记舒同亲临青岛坐阵指挥,市委第一书记和海军青岛基地、陆军某部的首长组成联合指挥班子,负责协调、指挥从党政军机关选调来参加警卫工作的数百名十七级以上的干部,组织实施各项安全保卫和接待措施的落实。公安部、省公安厅派出干部和专业人员来青,指导并协助青岛方面开展工作。
  这时,天空中传来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一架银白色的军用客机飞临机场上空,随即平稳地降落在跑道上。这就是主席的专机“伊尔——14型4202号”,这架银鹰是斯大林赠送的。最多可载26人,可续航8小时10分钟。     
  机舱门缓缓打开,一个伟岸的身躯从舱门跨出,出现在舷梯上。
  “毛主席!”欢迎的人群顿时沸腾起来,人们鼓着掌拥向舷梯。毛主席神采奕奕,健步走下舷梯,微笑着同前来迎接的人一一握手,包括普通工作人员。随同毛主席来青的有陈伯达、田家英、叶子龙,还有江青。然后,毛主席乘吉姆牌轿车前往市区,下榻迎宾馆。
  二、毛主席下榻迎宾馆
  毛主席来迎宾馆的前一天,即7月11日,迎宾馆的工作人员接到了3个通知。第一个通知说,贵宾第三天到,即13日到。那时候为了保密,对工作人员没有说是主席来。于是,工作人员紧张地准备起来。到晚6点,接到了第二个通知,说是贵宾不来了。到晚上8点,又接到了通知,说贵宾明天上午到,即12日。这样,大家又整整忙活了一夜,12日上午仍然在忙着。当主席在舒同等人陪同下走向迎宾馆楼门时,这个场面只有几个距离稍近的警卫人员和服务工作人员看见了,但却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所接待的贵宾竟然是共和国的缔造者、人民的领袖毛主席,思想上毫无准备,铁一般的纪律规定:不打听、不传播!以致于吃晚饭的时候,各个岗不当班的人聚集一起时,那些见到主席的人喜得忍不住一个劲儿笑,弄得其他人莫名其妙。
  迎宾馆是德占青岛时期的总督官邸——提督楼,与提督府(现市政府大楼)遥遥相望,因墙壁全用大块花岗石料筑成,又有“石头楼”之称。早在90年前的1903年,迎宾馆由德国海军上将托尔伯尔所建,历时6年,到1908年,耗费100万马克。之后,德国总督托尔伯尔就成为迎宾馆7年的主人。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取代德国侵占了青岛,迎宾馆成为日本青岛守备军司令神尾光臣中将的官邸。
1922年底,中国政府从日本手中收回青岛,迎宾馆又成为胶澳商埠督办熊炳琦的官邸。1925年底,胶东护军使毕庶澄住进迎宾馆,1927年3月,毕庶澄被山东保安总司令张宗昌枪毙后,他的八姨太在迎宾馆跳楼自尽,迎宾馆一时被市民称为鬼楼,更增添了迎宾馆的神秘色采。此后,迎宾馆则改为接待宾客之用。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迎宾馆回到了人民的怀抱。这就是迎宾馆简单的历史。一直到1957年,迎宾馆没有接待贵宾,只是每年夏季接待过夏令营。1957年夏,迎宾馆又重披新装,焕然一新,迎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袖毛泽东。毛主席从7月12日至8月11日,整整1个月,就住在这里,在迎宾馆近百年的历史中,虽然只是短暂的,但却是在这段历史中所迎接的最伟大的主人。从此,迎宾馆由神秘走向神圣。在改革开放之前,进出迎宾馆的只是少数第三世界的元首和政府首脑,如胡志明、西哈努克亲王、澳大利亚共产党主席希尔等。风雨沧桑近百载,迎宾馆成为青岛最神圣的建筑。据当时的工作人员回忆,12日下午1时许,毛主席在舒同等陪同下,神采奕奕,满脸微笑地走进迎宾馆,在上楼梯时,工作人员正在铺红色的道毯。主席微笑地对工作人员说:“这在给我铺火车道。”工作人员一时怔住了,激动地没有说出半句话。主席一边说着“大家辛苦了”,一边拾阶走向二楼。
  市委将主席的住处安排在2楼上最好的卧室里。主席嫌麻烦,没有同意。这样,主席就没有住迎宾馆的最好卧室,而是让给了后来来青度假的孩子李讷、李敏和毛远新住了。根据主席的意见,现在迎宾馆一进门往右拐的一个普通的套间,就成了主席的卧室。
  主席来青带来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有厨师、司机、医生和卫士。当时叶子龙是主席的生活和机要秘书,一切事,青岛的工作人员一般都要听他的具体安排。市委为主席在迎宾馆安排的工作人员一共有5个。一是厨师季树昌;二是青岛市公安局警卫处副处长张裕;三是交际处接待科科长王宗仁;四是电工兼烧锅炉的马师傅;五是服务员赵学生。这5个人就是一个小组,协助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负责主席在青岛迎宾馆的生活起居和安全。
  主席下榻迎宾馆后,市委的工作主要是协助安排好主席的生活。中央办公厅机要室主任叶子龙向青岛的工作人员特别介绍了主席的生活习惯,准确把握,精心服务。主席工作有一个特点,与常人不同,就是白天休息、晚上工作。这是主席在战争年代多年养成的工作和习惯。所以,有这样一个景象,每当夜深人静时,迎宾馆里有3个窗口常常亮着灯:一处是主席的卧室,另外两处是卫士和卫生组办公室的房间。主席每天都工作到深夜,尽管窗户挂着可以遮光的窗帘、束束微光还是从逢隙中透出来,在夜空中显得格外醒目。当年,井岗山流传着一首民歌:“八角楼的灯光最明亮、咱们的毛委员在灯下写文章。”歌中表现的领袖日夜操劳的情景,同警卫战士所见到的有着跨越时空的相似和鼓舞人心的震撼力。
  毛主席日夜操劳,休息的时间很少,闲暇时的片刻小憩便显得特别宝贵。警卫战士和工作人员为了不影响毛主席工作和休息,自觉地在迎宾馆内保持绝对的安静,而且形成了如同军纪般一丝不苟的习惯:低声讲话、踮着脚尖走路、轻拿轻放物品。这一点就连主席的孩子李敏、李讷在经过父亲的房间时,都是先排好了队,踮着脚用脚尖慢慢走过父亲的房间,特别小心翼翼,每次这样走,她们就象过“关”一样,很紧张,就是怕影响他老人家的工作和休息。
  迎宾馆内有一辆采购食品用的美制吉普车,发动起来声音很大,工作人员便推进推出,从不在院中发动。
  毛主席的卧室很宽绰,陈设却十分简朴。一张宽大的双人木板床,床头摆着一张大书案和一盏落地灯。主席睡的床是硬板床。在主席还没来青岛时,市委给主席准备了最软的床,后来听南京方面通知说主席不睡软床,只睡硬床,市委这才又赶紧做了张大硬板床。主席睡硬板床是便于放书。因为睡软床时,由于床面的变动,那些书是无法有秩序地叠在那里的,那便会滚落满床,有的会被身体揉坏;同时主席有躺在床上看书的习惯,软床是不能很好地完成这一任务的。写字台上摆放着毛笔、砚台和成撂的文件、稿纸,沙发旁的茶机上摆着龙井茶和“中华”、“555”牌香烟。最“豪华”的物品是一台留声机和一台收音机。房间里最多的是散置于床头、案上的书籍;有线装的、有精装的、有平装的、还有小册子、书籍、外文、马列原著、续集小说,几乎无所不包。在这间极普通又极特殊的房间里,根本就无需解释什么是“汗牛充栋”,一踏进房门便会顿开茅塞,为之动情。
  主席在青期间读了大量的书。主席爱读书,爱护书,每日同书作伴,每日与书共寝,使人肃然起敬。中国古人有“羲之爱鹅”,也想起宋朝人林逋的雅号“梅妻鹤子”来,这些古代文人,虽然以此视为清高、文雅、超逸,但比起主席爱书的情操来,不能不说这些古人则低得多了。读书是主席的主要生活习惯。读书伴随了主席的一生,即使在艰苦的战争年代也不例外。主席在青又重新阅读了《聊斋志异》,还有《古诗源》。主席来时,没有带这些书,市委领导现给主席找的。主席读书很有学问,与今天的人不同,象过去私塾里读书那样,是唱书,还不停地手舞足蹈,很有味道。这就不免使我们想到主席曾经说过的,读书也是一种休息。用唱出的韵律,身体去感受,得到放松,在动中体现书的乐趣与意境,这就叫做身入其境。看来读书也得会读,这就是为什么主席精力如此旺盛的原因之一,有时可以几天几宿不睡觉。主席在青岛还保持了他的生活习惯,在他那张大硬板床上,从头到脚竞放满了整整半床的书籍。这些书都一叠叠地有秩序地排在床铺的里侧。每本书看过的部分都夹有密密麻麻的白纸条,上面有的可以看到记录上的铅笔字。这些纸条都有半截重露在外面,好象是书的胡须或头发,或象妇女头饰耳坠一样的装饰物。这些书大部分是从北京带来的,是主席的藏书,其中有些书也跟随他南征北战,陪伴了他一生的革命生涯。
  毛主席在迎宾馆,中央文件是从北京用专机专程送达的,从未延误,可以说是把办公室从中南海迁到了青岛的迎宾馆。此外,毛主席每天都要阅读国内的各重要报刊。报纸是由青岛有关部门提供的,先集中到市公安局临时设在湖北路30号的警卫工作指挥部,然后派专人送到迎宾馆。
  三、毛主席布置“会场”
  毛主席来青岛主要是来开会,兼来避暑。在南京时,毛主席本来是想去长江三峡游泳的。因水流太急太危险,就没有得到政治局的批准,南京的闷热,使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体会得特别深刻,而来青岛,游泳又是主席少不了的,所以,工作人员征得主席的同意后,遂暂将会场地点定在第二海水浴场岸边的小凉亭,既风凉,又方便游泳。这个小凉亭呈长型,纯木头结构,三角形尖顶,似没有墙壁的普通民房,面积约70平方米。为了减少外界对会场的干拢,但又不失却海滨浴场蓝天、沙滩、碧水浑然一体的独特景致,警卫人员想出了个绝妙的好主意,把竹帘子挂在亭子四边,外面看不清里面,里面的人却能透过竹帘的逢隙看清外面的景色,既通风又遮阳,亭内摆设着藤椅、藤几,就象置身于“天光云影”的大自然之中,别有一番情趣。
毛主席下榻迎宾馆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亲自察看布置会场。第二海水浴场凉亭内,毛主席亲自指挥身边的工作人员把亭内的桌椅重新布置了一番,摆成家庭客厅似的格局。这个小凉亭内,曾经聚集了中共中央几乎全部最高层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彭真、罗瑞卿等国家重要领导人,曾几次在此畅谈,决策国家大计。据当年的工作人员回忆,毛主席在这里只主持过前几次会议,后来的多次会议没有继续在此进行,而是挪到了迎宾馆。原因是青岛虽值盛夏,但却并不炎热,特别是早晚、海风阵阵吹来,颇有些凉意。当时青岛还下了几场雨。不知是主席不适应青岛的气候,还是游泳时着了凉,结果是感冒了。
  四、毛主席吃粗茶淡饭
  市委对毛主席的饮食特别重视,当作一项头等的政治任务,对毛主席吃的东西,要万无一失,决不能出差错,为此,市委专门成立了一个食品采购小组,指定专人负责。
  关于主席的饮食,工作人员是动过一番脑筋的。因为主席晚上工作太辛苦了,破坏了人体的生物钟,工作人员是特别痛惜主席的身体。因此,要让主席吃好。主席一生生活简朴,给什么吃什么,很节约,从未有过特殊,保持着普通人的生活特点。主席刚来时,工作人员给主席上大盘大碟,主席很客气,写了张纸条,菜太多了,吃不了,不要浪费。后来,就给主席换上了6寸的小碟。一般是上6个小菜,有凉拌,有炒的,还得有小红辣椒。主席不喜欢吃馒头,爱吃米饭,而且还不吃好米,只吃粗米。另外给主席还上一个红烧肉,这是主席特别爱吃的一道菜。主席爱吃红烧肉这是后来全国皆知的事了,可是在当时,只是工作人员才知道的事情,而青岛人不知道。在主席的食谱上最常见的品种有:红米饭、馒头、嫩玉米、红根菠菜、辣椒、花菜、鲫鱼、泥鳅和西瓜、菠萝。主席不管吃什么,都是吃得光光的,从来不浪费。主席吃饭不喝酒。
  主席来青是带厨师来的。厨师做的菜很适合主席的湖南口味。主席刚来时,做菜做饭基本都是主席带来的厨师做。市委给主席配的季树昌师傅,只是在旁边打下手,了解主席的口味。主席是湖南人,菜是湘菜,而主席所吃的湘菜,不是地道纯正的湘菜,多半有南方混杂的口味,因此,对季师傅来说是一时半时掌握不了主席爱吃的那种特别口味。如果只是湘菜的话,季师傅是完全可以做的,因为季师傅是特一级厨师,是当时青岛市最有名气、最好的厨师,在山东省也是屈指可数的厨师。季师傅的师傅是赫赫有名的黄燕平。这就是青岛市委要找他为主席做饭的原因。
  季师傅为主席做饭是主席来青一个星期后的事了。第一天,季师傅给主席做完6个小菜后,就由服务员赵学生端上去了。主席一吃,就感觉变味了,而且味道不错,就全部给吃了。主席吃完后,就问赵学生:“今天的菜味道变了,很好,是谁做的?”
  赵学生说:“是青岛的季树昌师傅。”
  主席听完,就起身让赵学生带着进入伙房去看望季树昌师傅。主席握着季树昌师傅的手说:“你做的菜很好吃嘛,谢谢你。”
  季师傅很意外,很激动地说:“毛主席爱吃是最好了,我很高兴。”
  为了保证毛主席的饮食质量,市委想方设法采购新鲜和有青岛地方风味的食品。季师傅想给主席做条海鱼吃,因为海鱼也算是青岛的特产。主席的厨师告诉季师傅,主席不吃海鱼,说海鱼腥,主席只吃河鱼。季师傅说,我一定要做条鱼试一试,也许主席爱吃。这样,季师傅就特别精心地给主席烧了一条黄花鱼。等赵学生端上鱼去,季师傅那颗心还在上下急剧跳动着,他在担心主席到底爱不爱吃。结果,主席一口气把鱼吃了个干净,也没吃出是河鱼还是海鱼。晚上,季师傅再给主席做菜的时候,又给主席做了条河鱼,结果主席也吃了,象吃海鱼一样吃了个干净。季师傅真是高兴极了,常跟工作人员说:“毛主席不吃海鱼只吃河鱼,我做海鱼,他老人家就吃了。”言语中充满了幸福和荣耀。像这样的饭菜,算是主席在青岛吃的最好的。
为了让主席吃到青岛的特产,工作人员总是想方设法出点子。当时,山东省委书记谭启龙就特别布置给青岛市委书记处书记矫枫,让有关部门给主席找条崂山著名特产仙胎鱼吃,也算是青岛人民的心意。这个鱼很有特点,而且还有多种美丽的传说。据传说,在崂山有一个山神,想霸占一个美丽的女子。这个女子被逼无奈上了崂山,从此再没有回来,以后,崂山就有了这一特产。人们争相传说,鱼就是女子变成的。仙胎鱼产自崂山发源之河,长不过尺,形如梭鱼,方口,吻隆起,色黄,嗅似胡瓜,无腥气,喜游清流,行如箭射,钓网不能得,性畏荫影,见则止,所以很难捕抓。因其鱼稀而难得,况质细味美非常珍贵。当地人称沽鲻、淮鲤、海鲂,后者味最佳,实论之,仙胎其味有过之而无不及,如若贵席盛筵、高朋满座之际,烹而食之,余味久不能尽。仙胎鱼在日本一次、二次侵占青岛时,日本人用黄瓜把仙胎鱼包起来,生吃,味美而鲜,是一道特别上好的菜。当时青岛曾经有人以做此菜而谋生。
  为此,矫枫同志就组织人马上崂山北九水用手榴弹去炸仙胎鱼给主席吃。季师傅用炸回来的仙胎鱼给主席做了一道汤。味道真是好极了,主席吃得很高兴。
  主席在青期间,曾到海军司令肖劲光大将住处做客吃饭。在主席一生中,主席是很少到别人家吃饭的,这是主席的一个特点。主席为什么上肖劲光住处吃饭呢?这是因为1957年肖劲光来青岛是中央军委领导要在青岛检阅海军,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30周年。他是海军司令员,有关青岛海军基地的建设和海上阅兵的准备工作,是要经常向主席汇报的,他也经常以湖南老乡的身份去看望主席。因此“赴宴”是主席为表示他对肖劲光为组织检阅海军所做工作的一种慰问。
  主席要到肖劲光家吃饭,肖劲光十分高兴,但是也为难了,因为主席要吃湖南菜,他那里的厨师也不十分会做湖南菜。这样,肖劲光就跟叶子龙商量怎么办?后来,主席到肖劲光家吃的饭是季师傅在迎宾馆做的,然后用车送到肖劲光在荣成路36号的寓所。
  五、毛主席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
  主席在青期间,中央安排了很多活动。但是,由于工作繁忙,不停地开会,写东西,参加的比较少。如全国民族工作座谈会,建军30周年检阅海军等重大政治活动都没参加。
  主席在青期间的近一半时间里是主持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政治局会议和省、市委书记会议。这几个会议在南京已经召开了,会前,主席先在上海视察,了解了那里的情况,然后才在南京开会。移会到青岛后,主席起草《1957年夏季的形势》。
  7月1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刘少奇、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副总理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飞抵青岛。总理住在山海关路9号,与刘少奇同住一楼。邓小平同志住在山海关路5号。同日,国家副主席朱德元帅也抵达青岛,下榻于太平角一路1号。陈伯达住在山海关路1号,和柯庆施住一个楼,陈毅住在莱阳路海滨公寓,和舒同住在一起。
  当日,工作人员接到通知:毛主席于本日下午召集在青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开会,地点就在毛主席察看过的那个小凉亭。
会议开了将近一下午。小凉亭内聚集了中共中央几乎全部最高层领导人。市公安局警卫处的干警在浴场内外布置了警戒,并兼做沏茶倒水递毛巾等会议服务工作。头一次为这么多的高级首长服务,警卫战士感到有些局促,倒水时手都不由自主地颤抖。然而会场却是和谐、充满热烈轻松的气氛,很快便感染了警卫战士,局促感也随之消失了。
从这天起至7月30日的半个月里,毛主席先后12次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和部分省市委第一书记会议。除了7月24日以前的几次会议是在第二海水浴场召开的,其余均在迎宾馆的客厅举行。
  7月19日的会议结束时已是晚上7点半多钟了,毛主席留下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彭真,以及甘肃等8个省的省委第一书记共进晚宴。说是宴会,仅仅是因为有酒,饭菜却很简单。主食是三鲜水饺,菜肴主要是时令蔬菜和水果之类,没有山珍海味。主宾互不敬酒、不让菜,随便得如同一家人。 
  主席在青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和省、市委书记会议,青岛的干部都没有资格参加,但主席写的《1957年夏季的形势》一文,却发给青岛市委,征求市委领导同志的意见。完成这篇文章是主席在青岛的主要工作。这篇文章是主席根据政治局会议的意见以及主席和省、市委书记谈话的一些要点起草的,并经过10多次讨论和修改,最终在青岛迎宾馆完稿,并印发。
  六、毛主席在青岛游泳
  历史竟有惊人的相似。时间上的重叠,往往会成为纪念日的巧合,同时也昭示出历史或人生的必然规律。
  1967年7月16日,毛主席在武汉武昌大提口玉青山红钢城的江面上畅游65分钟,横渡长江,游程15公里。从此后至70年代末,每年7月16日.全国各地的人们都要以游泳的方式来纪念这个日子,但却很少有人知道,1957年7月18日,毛主席在青岛海滨游过泳。这相隔10年的巧合,不仅为历史在同一时间记下了同样的内容,也表现了一代伟人毛泽东与大自然抗争“其乐无穷”的性格和典范。
  7月16日下午4点,毛主席乘车来到第二海水浴场。汽车在浴场门外停了下来,毛主席跨出车门朝浴场走去。此时,在门口执行任务的市公安局警卫处干部张所文尚未从见到领袖的兴奋中回过神来,在主席已经来到跟前,微笑着伸出手来,张所文稍一愣神,赶忙迎上前,握住毛主席的手,眼泪顿时盈落眼窝。他做梦也想不到的幸运真真切切地降临到自己的身上。
  进入浴场后,主席有点不高兴,就问身边的工作人员:“青岛很怪哩,这么美的地方,夏天没有人游泳。”身边的工作人员赶快解释,为了确保主席的安全,浴场采取了戒严措施,杂人就不让进来了。主席一听,很不高兴,主席一生最反对脱离群众。主席曾经在建国后18次畅游长江,那是什么场面!那里可以体尝到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主席最后说:“这里的人如果再这么少的话,就不再来游泳了。”
  游泳前,主席没进更衣室,只是在沙滩上放了张床,竖起一把太阳伞。主席慢慢脱下衣服、放在床上。主席来浴场前已穿好了游泳裤,主席站起身来向海里走去,带着挑战的姿态。
  陪同毛主席游泳的除卫士外,还有市公安局警卫处的4名年轻干警。23岁的宋提昌是这个水上警护小组的组长。游泳时,毛主席位于中间,他的4个卫士在他周围围了个小圈,青岛市公安局警卫处的4个人在外围围了个大圈。主席仰游得快,泳技却很高超,时而侧泳,时而不泳,时而竟一动不动地仰卧水面。宋提昌他们跟在距离主席约10米远的地方,卫士则离得更近一些。游着游着,主席被水中的漂浮物碰了一下,不解地问是什么东西。宋提昌听不懂主席的湖南方言,待卫士告诉他后,赶忙回答说:“是防鲨网上的泡桐浮漂,不能再往前游了,危险”。就在这时候,主席突然沉了下去,这可把卫士们和警卫人员惊坏了。这是瞬间发生的事情。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顾着潜入水中四处寻找。过了一会儿,主席从水面上探出头来,笑嘻嘻地,一副天真的样子。原来,主席游到防鲨网时,他要探探防盗网有多深,就一个猛子潜了下去,看了看这防鲨网到底是个什么样,也看了一下青岛的海底世界。
  在这以后,为了保卫主席的安全,同时也要使大海里有人游泳,市委特别指定了一些干部每天下午用过午餐后,都要到第二海水浴场去游泳,这是作为政治任务来要求的。这是件愉快的工作,也是一个待遇。我们在访问当时任市委书记处书记的矫枫同志时,他非常幸福地回忆了这件事情。“我有幸也享受到了这个待遇。我们每天都是车接车送去游泳,可风光了。而且最值得庆幸的是能和主席一起游泳,见到伟大领袖毛主席,这可是件终生难忘的事啊!可是这项任务也是比较艰苦的。为什么呢?因为主席不是天天去游泳,而我们则是作为政治任务要天天去游泳。见主席是天天的愿望,没见到,又是很失望的。一天见不到就失望一天,这个滋味可真是不好受啊!但是,一旦见到主席,那种心情真是不用说了,只能远远地望,又不能往前靠近,真想冲出去。但是就是这样,也弥补了我们的心情,那种感觉真是幸福。那时的领袖在我们心中就是这样崇高的。我远远地看见主席他们,主席有时下海游泳,有时上岸休息,躺在躺椅上。”
  毛主席在青岛期间,曾5次在第二海水浴场游泳,每次都游1个小时左右,先后陪同主席游泳的有:朱德、乌兰夫、舒同,还有江青、李讷、李敏、毛远新。  
  7月份,青岛的日平均最高气温不到25℃,近海气温只有20℃左右。一般人在水中呆久了便会感到冷,而这一年,主席已是64岁高龄。7月底8月初,青岛天气异常,连日阴雨,主席患了感冒,保健医生便不许主席再游泳。而浴场的警卫人员却依然天天盼着毛主席的到来。
  七、毛主席三次乘车游览市容
  青岛,以其依山傍海、红瓦绿树的独特风光和冬无严寒、无夏酷暑的气候条件,亨有“东方瑞士”的美誉。毛主席在青岛时,每次外出总是让司机开车多转些路,以便观赏街景,并曾三次专门乘车游览市容。
  7月16日毛主席游完泳后对身边工作人员说:“最好不从原路返回,多转几个弯,看看风景。”
  “吉姆”车从第二海水浴场驶出,沿着以古代关隘命名的“八大关”风景区的道路,经“太平角”、中山公园驶向迎宾馆。一路上,司机特意放慢了车速。车窗外,风格迥异的建筑珍珠般错落有致地镶嵌在海滨忽而平缓、忽而陡峭的山坡丘岭间,雪松、紫薇、碧桃、海棠、梧桐簇拥在蜿蜒起伏的道路两旁。毛主席饶有兴致地侧身观看着窗外,被阳光晒得微微泛红的脸上露出愉悦惬意的笑容。当车行至中山公园西南墙外的柞山路时,毛主席指着窗外自言自语道:“这里很好,就象南京中山陵的林荫大道一样。”
  8月1日中午12时23分,内卫组接到市公安局防空处的电话:东南方140公里空域发现大型敌机一架。迎宾馆内各种防空准备瞬间展开;防空洞的大门迅即开启,防化衣裤、面罩开包待用,通风、供水、供电系统随时可以运转;唯一未做的是捺下警笛的按纽。警报直到晚上10时40分才解除。其间,建军节的一切活动照常进行,也未向毛主席报告。”
  “8·1”节这天的下午,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大将、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先后来到迎宾馆,与毛主席共度建军节。约摸7点来钟,肖劲光、刘亚楼陪同毛主席乘车游览市容。车队经龙山路、江苏路、太平路、费县路、中山路、恩县路、绥远路、无棣路、信号山路,行驶20多分钟,到达荣成路34号肖劲光的住所。
  这次出游是临时决定的,未及通知沿途交通岗,加上毛主席乘坐的汽车并不是想象中那么气派,以致于沿途的交通民警也没认出是首长的车队。当车队行至绥远路辽宁路路口时,前导车刚刚通过,交通警即指挥辽宁路上的一辆公共汽车通过,意外造成车队临时停驶且首尾阻隔。这种情况是警卫工作的大忌。幸亏交通警随即又变换了指挥信号,使车队顺利通过了路口,中间只间隔了几秒钟。即便只有几秒钟,前导车上及随卫人员也着实捏了把冷汗。
  8月3日,毛主席再次乘车游览市容。市公安局接到通知后,本着“既要确保安全,又要让毛主席看到市容基本面貌和特点”的原则,一面勘察线路、清除障碍,一面部署沿途警卫力量。傍晚时分,毛主席乘车沿市南、市北、台东三个区的主要街道游览了大半个青岛市。
  八、“毛主席在青岛”成为公开的秘密
  8月2日,周总理再次从北京飞来青岛,于当晚陪同毛主席在市政协礼堂接见来访的缅甸联邦国会访华团。会见时在座的还有刘贯一、王黎夫和青岛市长李慕。
  晚上10点多钟,毛主席、周总理来到政协礼堂。负责大门灯光的同志由于紧张而过早地打开了灯。过路的群众见到毛主席和周总理从汽车里走出来,纷纷拥上前来。幸亏警卫人员及时劝阻才未出现混乱。然而,“毛主席、周总理在青岛”的消息却从此不胫而走,8月5日《人民日报》报道了毛主席会见缅甸外宾的消息,“毛泽东在青岛”便成了公开的秘密了。 
  许多人把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中期的20多年称作“毛泽东时代”,最重要的依据是因为这个时期的人民群众对自己的领袖怀着绝对纯真的感情。“毛主席在青岛”的消息传开后,岛城军民奔走相告,兴奋不已。山东大学的学生联名上书有关部门,请求毛主席接见,许多人出于想见主席的渴望而四处打听毛主席的住所。在这些人中,有两位小姑娘可谓既聪明又幸运。
  通常,只要天气晴朗。毛主席总要在院子里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8月7日这天的下午,毛主席来到院子散步。院中萦绕在假山、鱼池、花丛间的曲径,虽不比自然风光壮美,却也别有一番情趣。毛主席沿着院中小径慢慢走着,卫士相距几米跟在身后。突然,正在篱笆边执勤的警卫人员发现篱笆外的树林中有两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正在向院中张望,连忙摆手示意他们离开。第二天下午,这两个小姑娘象是摸到了规律似的,又来到篱笆边,每人手中还拿着一束鲜花,央求警卫人员允许她们把花献给毛主席。警卫人员明知她们的举动是出于对领袖的热爱,但又不能违反规定而允许她们接近毛主席,只得好言相劝,让她们离开。两位小姑娘极不情愿地转身朝林中走去,频频回首向院中眺望,眼里凝满泪光。
  比这两位小姑娘更幸运的还得说是市党政军的领导干部。8月5日,市委、市政府和各区委、区政府的科(处)以上干部,驻青部队少校以上军官接到一个重要会议通知,同时接到通知的还有在青岛开会的全国人大少数民族代表。下午五点多钟,“与会”人员分成少数民族代表、军人、地方干部三个部分,在第一体育场北大门内东侧看台上排列整齐。人们联想到毛主席在青岛的消息,开始意识到今天的“会”非同往常,盼望已久的时刻马上就要来到。
  又过了半个小时。体育场的大门缓缓打开,毛主席、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走上看台。体育场内顿时静了下来,所有的人都被这意料之中的意外惊呆了。猛然间,全场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毛主席分别同场内三部分代表合影留念,前后仅用了半个小时。正是这短暂的30分钟让受到接见的1000余名代表终生难忘;他们的身影在这30分钟里与领袖汇聚在一起,永远地留在记忆中,留在相纸上。36年间,每当提起这段经历,他们无不因“我和毛主席合过影”而自豪。
  然而,谁也未曾想到,其中一张像片竟照坏了。事情是这样的,市委在接到通知后,即将这项政治任务交给了市公安局,局长马敬铮责成刑警队技术组长于昆具体负责。于昆酷爱摄影艺术,在青岛也小有名气。他在四水路8号的地下室有一间专业照像暗室。他接到上级通知是8月4日上午,距8月5日下午,仅有一天的时间。他马上到万年青照像馆找到经理姜维周。没有说明是给主席照像,只是说有一件紧急的政治任务。5日下午,姜维周和助手石宗岱,带德国产的转机,到了第一体育场。当主席、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进入第一体育场时,那真是万目瞩望。令人心情激动的时刻。姜维周也不能控制自己剧烈跳动的那颗心。他颤抖了,那一瞬间他不知道怎么回事,更不知像片已经照坏。另外,他带的是德国产的旧式转机,名牌、质量好,但要求的技术参数特别高,需要计算。当时他只带了一个片子,片子卷得比较紧,所以,如果掌握不好,-片子很容易出现跳动。
  像片洗出后,姜维周惊呆了。从来没出现过差错,以他的名气也是千不该万不该出现的错。幸运的是照片照了4照,只坏了一张,坏了的那张中间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部份没照坏,很清晰。这样,就把青岛雕刻家王梦凡请来,于昆、姜维周、石宗岱、王梦凡等共同努力,通过修版,总算把照片弥补过来,没有留下历史遗憾。
  九、再见,敬爱的毛主席
  8月11日,8时。
  “吉姆”轿车停在迎宾馆楼前。
  毛主席从楼中走出来,跨进车门。汽车缓缓起动,朝大门外开去。
  院中静得出奇。值守最后一班岗的警卫战士全部面向汽车驶去的方向,以标准的立正姿势伫立凝视,许久、许久。 
  人们不愿相信渐渐远去的汽车真的是前往飞机场,意识中仍觉得与他们朝夕相处了30天的毛主席是外出开会或者出游,马上就会返回。
  同1个月前的那个中午一样,流亭飞机场的停机坪上停放着一排汽车,聚集着前来送行的党政领导人。
  丁韬一大早便来到机场,和驻军保卫部门的首长一起检查安全措施及警卫部署的落实情况。
  8点多钟,“吉姆”车驶入机场,在飞机舷梯旁停下。毛主席跨出车门,同送行的党政军领导人握手道别。
  “再见!敬爱的毛主席”。丁韬和他的部下仰望着腾空而起的飞机,在心中默默地呼唤。
  毛主席回北京后,曾对身边的卫士张仙朋说:“在青岛美中不足的一是天气连续阴霾,减少了户外活动,且患了感冒。二是海水浴场太小,限制了游泳的范围。”
  这可能是毛主席没能再来青岛的原因。但是,1958年青岛市政府对第二海水浴场进行了较大范围的改建,拆除原先的堤坝,将防鲨网向外扩展了一倍,在岸边搭建了几座较正规的更衣室、休息室,期待着就是:毛主席再一次的到来……
  毛主席,青岛人民永远怀念您!
                             (作者:张绍麟   罗春茂   王维东)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10901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