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11-23  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地方史
《中共青岛地方史》第一卷 绪言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8-02-25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诞生了。次年春,中共济南独立组成立。中共中央以及中共山东地方组织一开始就把青岛作为党开展工作的重点。1923年8月,青岛第一个党的组织——中共青岛组成立。从此,青岛历史掀开了新的一页。中共青岛地方组织的建立,是青岛近代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

青岛位于山东半岛西南部的胶州湾畔,前傍黄海,后依崂山,上顾京津,下趋淞沪,是中国北方之重要门户。这里背山面海,风景秀丽,气候宜人。胶州湾港阔水深,常年不冻,是个天然良港,在军事、经济上都占有重要地位。

青岛原为以渔农为业的自然村庄。1891年(清光绪十七年),清政府鉴于胶州湾地理位置的重要和对于京畿防卫关系的密切,议决在青岛建港屯兵,加强防卫。翌年,调登州镇总兵章高元驻防青岛,建总兵衙门。

那时,“胶州湾两岸均是荒山野坡,星星落落地有几处小渔村,几座孤庙野庵,如法海寺、下村庙、天后宫、荒草庵等。每年三月,各地贩运海产的商人云集天后宫周围,以布匹、日用品等货物换取渔民的水产物资,进行交易。”(邵次明等《德帝统治青岛的罪行种种》。)章高元进驻后,随着兵营设施、码头建筑及道路的修建,青岛口的贸易经济日趋兴盛,出现了“货栈相连、商贾云集”的繁荣景象。至1897年,这里已有作坊、店铺近70家,进出口货物每年都在30万担以上,海关税收年均白银3万两。特别是永顺小型铁工厂和细棉布、棉纱等贸易的出现,使青岛的经济出现了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萌芽。

19世纪中、后期,德国完成了产业革命,成为西方列强中的后起之秀,它立即张牙舞爪,跨入争霸海外殖民地的行列。当它看到广阔富饶的中国已被列强瓜分得支离破碎时,立即迫不及待地扑向中国。

1895年4月23日,德、俄、法串通一气,照会日本外交部,要求日本放弃通过《中日马关条约》而获取的中国辽东半岛。5月5日,日本屈从三国要求,从辽东半岛撤出。法、俄、德即向中国提出了各自的要求。法国在中国南部三省获得了各种贸易和其它特权,俄国获得了修筑满洲铁路的特权,德国则在中国的汉口、天津获得了租界。但德国并不满足,急于想在中国攫取一个合适的港口,一方面建造一个在远东进行军事扩张的海军基地,以争夺海上霸权;另一方面以此为据点,永久地对中国进行经济侵略和掠夺。

1896年12月,德国驻华公使海靖向清政府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指名索取胶州湾,总理衙门以“恐各国援照,事实难行”为由拒绝。

德国侵占胶州湾蓄谋已久。19世纪60年代,德国地质学家(后任殖民局局长)李希霍芬经实地调查,认为胶州湾是适合德国占领的理想地点:一、胶州湾交通便利,发展前景广阔。从胶州湾修筑一条铁路,穿越山东的一些重要煤区,经济南直通北京、河南,就给山东和华北的棉花及其它土特产品创造了一个便利的出口,同时,外国进口货物也将直接运往一些重要地区。而海上,胶州湾堪称山东的门户,大洋的船只可以自由地出入港口。二、山东有位置优越而质量良好的煤田,且储量丰富。三、中国有众多的、非常便宜和智慧的劳动力,“外国资本将不会错过利用这个机会来制造廉价的工业品以供应世界市场”。他大力游说“胶州湾乃山东全省第一要地,经我德国占领,即可握山东全省之权利,若我能立定根本计划着实行,则不但可得山东之利权,且可操中国全国之死活权,而朝鲜又为我囊中物,即他国在华之权利,亦将归我有矣”。(《中德外交史》第16页。蒋恭晟著。中华书局1929年版。)“欲图远东势力之发达,非占领胶州湾不可”。(《中德外交史》第18页。蒋恭晟著。中华书局1929年版。)甚至对占领胶州湾后的殖民经营都作了初步筹划。李希霍芬的言论,在当时曾引起了德国资产阶级的极大兴趣,对德国统治者制定侵略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1896年8月,德皇威廉二世派其远东舰队司令棣利斯对胶州湾作了一次极为详尽的调查。棣利斯从军事角度也看中了胶州湾,并列举了胶州湾的四大优点:有安全的停泊地;容易设防而需费不多;附近有煤田,能获得很好的经济利益;气候适合欧人。(《德国外交文件有关中国交涉史料选译》第一卷第118页。孙瑞芹译。商务印书馆1960年版。)11月,德驻天津领事德璀琳也在调查后得出类似结论。根据这些建议,德皇又于 11月29日,密令海军工程师乔·佛郎求斯前来中国,调查研究胶州湾发展海军的条件和商业发展的可能性,拟具计划,“要求作出最后决定”。佛郎求斯历时数月,深入调查,于1897年8月写出了详尽的技术性调查报告。这一报告对胶州湾之位置、地势、港口、面积、岛屿、气候、风位、潮汐差度、地质、饮水、居民、商业、工业、交通、渔业、农业、畜牧、航路、房舍、建筑材料、车站地点、海水盐分、动植物分布、水深低落、海岸高低、泊锚地等近30个项目作了周密的调查和记录。佛郎求斯的这一报告更坚定了德国统治阶级武装强占胶州湾的决心。随后,德国开始在俄、英、法、日等列强中周旋,各国均默认了德国的企图。

1897年11月1日,山东曹州巨野发生了德国传教士被杀事件。两个大刀会会员在11月1日夜来到巨野磨盘张庄德国教堂,找驻堂神甫薛田资算账。因薛田资经常以种种理由唆使教徒欺压百姓,深为当地百姓所痛恨。但此日恰巧下雨,郓城县神甫韩·理加略、阳谷县神甫能方济路过巨野, 投宿于此,薛田资则换了地方休息。黑暗中,两位过路神甫被杀。这就是“巨野教案”。

“巨野教案”发生后,德国统治阶级立即额首称庆,认为终于找到了入侵胶州湾的口实。11月7日,德皇给其外交大臣布洛夫发电说:“我昨日接到了关于山东曹州府德国教会突被袭击,教士突被杀掠的官方报告。这样,华人终究给我们提供了您的前任者——马沙尔——好久所期待的理由与事件。我决定立刻动手。”在发给外交部的信件中又说:“中国人终于把我们渴望的理由和意外提供给我们了,……成百的德国商人将要欢呼德意志帝国终于在亚洲获得巩固的立足点。”(《中德关系史文丛》第153页。赵振玫主编,周振业审订。中国建设出版社1987年6月第一版。)德国政府认为终于抓住了对华行动的“绝对时机”。

同日,德皇电令驻上海的棣利斯:“立即率全部舰队开赴胶州湾”(《德国外交文件有关中国交涉史料选译》第一卷第159页。孙瑞芹译。商务印书馆1960年版。)10日,棣利斯率4艘巡洋舰从上海向胶州湾进发,上海德商禅臣洋行的货船满载军舰所需的粮食、物品,佯称前往日本长崎,混出吴淞口,随军而行。

13日下午,德国军舰抵达胶州湾。清军守将章高元发现德舰后,派人前往探询,德舰队司令谎称“来此游历”,“停泊数日即行”,并说士兵在海上历时过久,精神萎靡,想登陆操练一次。章高元信以为真,因此未作丝毫戒备。次日清晨,德海军陆战队水兵600人、士官120人,以借地操演为名,分乘小舢板在栈桥西岸登陆。他们全副武装,上岸后立即整队,分兵出击:一路抢占清军总兵大营后的山头(今信号山),挖战壕,架钢炮,炮口直指总兵大营;一路将总兵大营和小泥洼(今团岛)营盘围困起来,切断兵营的通讯联系;一路占领前海沿清军炮台,拔去清军旗帜,换上德军旗帜;还有一路直奔小鲍岛附近的清军火药库。海上,一艘德舰在湾北停泊,两艘守住湾口,排成战斗阵势。短短数小时,青岛口岸要隘全部陷落敌手。

德军的侵略行径,激起了青岛人民和清守军中爱国官兵的极大愤慨,纷纷要求立即反击。但腐朽无能的清政府电令章高元“唯有镇静严扎,任其恐吓不为之动。断不可先行开炮,致衅至我启”。无心抵抗的章高元接到这道不战不退的命令后,一退再退,一直退到沧口附近。12月3日,在清政府的命令下,清军未放一枪一炮,退往烟台。德军完全占领青岛。

“巨野教案”发生后,德国极力扩大事态,把责任推向清政府。11月7日,德国驻华公使海靖照会清政府,要求“暂且先惩办滋事之人,为德人伸冤”。但是,无论清政府作何努力,都无法满足德国的要求。因为德皇早已确定,“尽量抬高”要求,务使中国无法履行,使德国“有理由继续占领”胶州湾。

1898年3月6日,德国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德胶澳租界条约》。其主要内容有:中国政府应允将胶州湾包括南北两岸陆地租与德国;租借地内的主权归德国,但不得转租他国;租借期“先以九十九年为限”;自胶州湾水面潮平点起,周围50公里之陆地划为中立区,主权归中国,但德国军队有自由通过之权;中国允许德国在山东建造铁路两条;以后山东省无论开办何项事务,德国商人有尽先承办之权。《中德胶澳租界条约》的签订,使中国丧失了巨大的民族权益。从此,青岛沦为德国的殖民地,山东也划入了德国的势力范围。

德国强占青岛后,为实现其在青岛建立远东军事基地、掠夺中国资源的目的,开始大力营建青岛。从1898年至1914年的17年间,德国先后在青岛投资了1.7亿多马克,建立了必要的防御体系和进行经济掠夺所必须的基础设施。在前海一带,德军先后在各山头及水陆要冲,构筑了炮台、暗堡,挖壕堑,布水雷;又先后建成了大、小港4个码头,修筑了胶济铁路以及和码头、铁路相配套的工程;修建了自来水、电力、公路、桥梁、上下水道、海岸防浪坝等市政工程;修建了总督府、总督官邸、德华洋行、电报局、电话局、教堂、医院、学校、别墅、旅馆饭店等一批政治、商业、文化设施;兴建了海军造船厂、胶济铁路四方工厂、电厂及轻纺工业等一批工厂企业。德国人还把持了海关,垄断了海运,控制了金融。

经过德国17年的殖民建设与经营,青岛逐渐成为一座初具规模的近代工业海港城市。到1913年,青岛已跃居国内第六大港的地位,成为山东对外贸易中心。随着青岛港的建成,德国对青岛乃至整个山东的经济掠夺也日益严重。从1898年至1914年,德国从青岛口掠夺了4496万余马克。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德国在青岛的经济掠夺计划未能全部实现。

1914年7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欧洲各国都把精力倾注于欧洲战场,无暇东顾。德国也把驻青岛的军队大部撤回本土。这给对青岛垂涎已久的日本以可乘之机。

日本图谋青岛的野心已久。在德国侵占时期,日本的外务大臣、关东军司令、大连民政署长(时大连为日本殖民地)、驻南京总领事等重要官员先后来青岛,窥探青岛德军情况。日本第二舰队也曾来青寄泊。

德国在无力顾及远离本土的胶澳殖民地时,采取权宜之计,向中国政府表示愿意归还青岛。

德国的企图是想根据《中德胶澳租界条约》“如德国租期未满之前,自愿将胶澳归还中国,德国所有在胶澳费项,中国应许赔还,另将较此相宜之处,让于德国”的规定,日后在中国再换一个地方继续占领。

日本获悉后极为不满,公然进行粗暴干涉。日本驻华代办小幡对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进行恫吓:“中国议收回胶州湾,此事不向英日咨,直接与德商,必生出日后重大危险”,强迫袁世凯政府立即停止此事。袁世凯为争取日本对其恢复帝制的支持,放弃了收回胶州湾的拟议。

8月15日,日本通知德国,应将青岛殖民地无条件地暂由日本接管,并须将德国在日本和中国水域内的所有舰船立即撤出,或解除武装。如在8月23日午前不作答复,日本将采取必要行动。德国未予理会,仍在招兵买马,把在远东的适龄侨民都招来入伍,或编入预备役。8月22日,德国对日宣战。

8月23日,日本对德宣战。日本调集兵力5万余人(内有英军2个大队,1682人),战马1.2万匹,准备攻打青岛。9月2日,日本陆军中将神尾光臣率第18师团由龙口登陆,分路进兵。9月18日、23日,日英联军分别由崂山仰口登陆。在日英联军的总攻下,11月7日,德军宣告投降。11日,日军进入青岛市区,13日接收青岛行政,19日宣布在青岛实行军事管制。从此,日本取代德国在青岛的殖民统治。

这场日德战争,给青岛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大批民房被毁,农、工、渔、商全面瘫痪,自来水厂、电厂、港口等重要设施均遭破坏,百姓流离失所。史载:“战局遽开,炮火尤烈,富室弃产而逃,贫者束手待毙,生命财产直接毁于外人炮火之下者不可胜记”,“炮火之余,人则创痍,屋则焚毁,船坞沉没,港湾堵塞”。战后统计,中国居民受战火损害者1548户,仅李村区在外避难者12100余人,财产损失1900余万元。

日本强占青岛后,攫取了德国在青岛、山东的全部权益。日本的侵略政策与德国有所不同,主要是将青岛作为经济掠夺基地和日侨赖以生息之地。因此,日本侵略者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城市的扩建和工商业的经营上。从1915年至1919年的5年中,日本为城市建设投资620万元,共建面积1939万平方米,城市规模比德占时扩大了3倍。与此同时,日人大量涌入。1915年,在青岛日人仅400人;1922年,在青岛日人已达24132人。日本人经营工商业“尤为巨细不捐,自规模最大的纺织厂,以至极细的修缮铁工,无不捷足先登,或且占为己有”。据不完全统计,到1922年末,日商资本在50万元以上的工厂企业达80余家。青岛的纺织、印染、面粉、榨油、火柴、机械等行业,至此均有了相当规模。港口、胶济铁路也进行了增修。港口进出口货物,1915年35万余吨,1922年已达144万余吨。胶济铁路货运量,1912年85万余吨,1922年已达209万余吨。由于工商业、海陆运输等方面迅速发展,青岛已基本形成一座商贸发达的近代海港城市。

日本不仅霸占了青岛,还把势力渗透到山东内地。日本军队控制了胶济铁路沿线各重镇,在这些地方行使行政权和司法权。即使如此,日本仍不满足。1915年1月18日,日本借口解决山东问题,向袁世凯政府提出旨在灭亡中国的“二十一条”草案。其内容分为五个部分,第一、二、三部分要求控制山东、东三省南部和内蒙古东部,控制当时中国最大的、包括铁矿煤矿和钢厂在内的重工业企业汉冶萍公司;第四部分要求中国不得将沿海港湾和岛屿让与或租与他国;第五部分要中国政府聘用日本人为政治、财政和军事顾问,共同训练警察和合办军械厂等。袁世凯对日本提出的类似对待战败国的条约不敢贸然接受,但由于想取得日本对其复辟帝制的支持,仍屈从于日本的压力,几乎全部接受了“二十一条”,只第五部分的几条除外,但也表示“容日后协商”。1916年,袁世凯病死,其培植的北洋军阀分化为直、皖、奉三系直、皖、奉三系的名称,是按各系首领的籍贯而定的。直系首领冯国璋、曹锟是直隶(今河北省)人;皖系首领段祺瑞是安徽省(简称皖)人;奉系首领张作霖是奉天(今辽宁省沈阳市)人。。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掌握了中央政权,并统治山东、河南、安徽、福建、浙江等省。段祺瑞政府继承了袁世凯的衣钵,继续投靠日本,不惜出卖民族利益,以换取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

1919年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在法国巴黎召开和平会议,这实际上是由当时世界五强,即美、英、法、日、意帝国主义国家操纵的重新瓜分世界的会议。中国作为战胜国参加这次和平会议,中国政府代表在全国舆论的压力下,提出了取消外国在中国的势力范围,撤退外国在中国的军队,取消“二十一条”等不平等条约的正义要求,遭到无理拒绝。在讨论德属殖民地问题时,中国代表又提出战前德国在山东攫取的各项权益应直接归还中国。日本却提出,它在大战期间强占的德国在胶州湾的租借地、胶济铁路以及德国在山东的其它权益,应无条件让与日本。

4月29日至30日,英、美、法三国在议定巴黎和约中关于山东问题的条款时,完全接受了日本的提议。因此,日本夺取的战前德国在中国山东的权益被明文肯定下来。中国政府代表虽然不得不承认“此次和会条件办法,实为历史所罕见”,但他们仍然遵照北洋政府的意旨,屈服于帝国主义列强的压力,准备在和约上签字。

巴黎和会上外交失败的消息传来,立即在中国人民中,首先在知识分子和青年学生中激起强烈的愤慨。5月4日,北京3000多名爱国学生在天安门前集会,高呼“外争主权、内除国贼”、“废除二十一条”、“拒绝和约签字”、“收回青岛主权”等口号,举行游行示威。游行学生痛打卖国贼章宗祥,并火烧卖国贼曹汝霖的住宅。北京学生的爱国行动得到了全国人民的支持和响应,反帝爱国运动在全国各地迅速展开,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形成了空前规模的反帝、反军阀的五四爱国运动。

山东是响应五四爱国运动最早的省份之一。全省迅速掀起了以济南为中心,以声援北京学生和“外争主权、内除国贼”为主要内容,以发表通电和集会、示威游行、街头演讲、宣传和抵制日货为主要形式的群众爱国运动。据不完全统计,仅在5月上旬,山东各界发给北洋军阀政府、国会、巴黎专使及各省议会、法团、社团以及巴黎和会和美、英、法、意四国首脑、专使等的电报就达200余份。

处在日本殖民者高压统治下的青岛,除了日本人主办的学校外,没有中国人主办的大学,中小学也屈指可数。尽管如此,青岛明德中学(校址在今阳信路)的学生,还是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游行。日本军警强行驱散游行队伍,不少爱国学生被捕,明德中学也因此被查封。但是,爱国学生所表现出的不畏强暴、英勇斗争的民族精神还是深入到广大民众的心里。

6月3日,北京学生重新走上街头,反对卖国的北洋政府,遭到残酷镇压。6月5日,上海六七万工人举行声援学生的罢工,形成了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的“三罢”运动。山东人民得到北京爱国学生再次遭镇压和上海“三罢”的消息后,决心“与京沪主张取一致态度”。

6月28日,是巴黎和约签字的日期。旅住于巴黎的华侨、华工和留学生,包围了出使和会的中国政府代表团的寓所。在全国人民的强大压力下,中国政府代表拒绝在和约上签字。五四运动后,反日斗争继续深入发展,仅抵制日货运动,就使日本在经济上损失惨重。在中国人民举国一致的抗争下,日本被迫放弃永久占领青岛的野心,同意以谈判方式解决青岛及山东问题。1921年11月,在美国的倡议下,美、英、法、中、日、意、比、荷、葡等九国在华盛顿召开会议。这次会议主要是限制和削弱日本的势力,协调各主要帝国主义国家的矛盾。会议签订了《九国关于中国事件应适用各原则及政策的条约(草案)》(简称“九国公约”)。在中国问题上,名义上“尊重中国的主权与独立及领土与行政之完整”,实则规定了“各国在华机会均等”和“中国门户开放”的侵略原则。同时,在美英的协调下,中日代表就山东问题谈判,并于1922年2月4日签订了《中日解决山东悬案条约及附约》。这个条约一方面规定日本将侵占的青岛德国旧租借地交还中国;另一方面又规定中国必须将青岛全部开为商埠,准许外国人自由居住,经营工商业及其它职业。同时,还规定了中国用巨款收回胶济铁路等。12月,中日双方签订了《山东悬案细目协定》和《山东悬案铁路细目协定》,规定了日军撤退和中国政府接收青岛的时间。

1922年11月17日,中国政府决定收回青岛,开辟为商埠,设立胶澳商埠督办公署,直属北京政府,山东省长熊炳琦兼任督办。12月10日,中国代表王正延、熊炳琦,日本驻青岛守备军司令官由比光卫,青岛民政署委员长秋山雅之介,在日本守备军司令部举行交接仪式,正式接收青岛。

随着青岛近代工商业的兴起和发展,以产业工人为主体的青岛工人阶级队伍也逐渐成长壮大。德国侵占青岛前,青岛虽有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萌芽,但还没有近代工商业。德国侵占青岛后,为将青岛尽快建成其在远东的军事基地和掠夺中国资源的据点,不遗余力地开发青岛,带动了青岛近代工商业的发展。

1898年4月,德国开始修建码头,历时6年多,投资5383万余马克,始告竣工,雇用码头工人,通常保持在1300人左右。1899年9月,又开始修筑胶济铁路,历时近5年,于1904年6月全线通车。1910年铁路当局雇用欧人为55人,中国职工为2288人,其中工人为1520人。同时,德国还兴办了与建港、筑路、城建等相适应的部分工厂企业,先后建起了造船厂、铁路四方工厂、电厂、缫丝厂、啤酒厂、窑厂、屠宰厂、精盐制造厂、自来水厂等。截止1913年,德国人在青岛兴办的工厂企业约30余家。随着工厂企业相继开业,出现了一大批产业工人。如:造船厂原为德人经营的小型修造船厂,1900年收归官办时,工人仅有100余人,到1904年迁入大港附近新址时,工人达670人,1909年增至1230人,1913年再增至1600人,繁忙季节雇工高达3000余人;胶济铁路四方工厂于1904年兴办,1914年德国职员有14人,中国工人有270人;缫丝厂于1902年由德商兴办,工人为1300余人;啤酒厂于1904年由香港日尔曼啤酒公司兴办,工人为300人;面粉厂于1907年由日商三井洋行兴办,工人为45人。同时,德国在修港筑路的过程中,还雇用了大批建筑工人、码头装卸搬运工人、市政建设工人和各种杂役。这批工人流动性大,多时逾万,少时逾千。

在殖民经济发展的同时,青岛的民族工商业也不断发展。如1902年开办的德华丝厂,有工人1200名,是1919年才建成开工的华新纱厂的前身。另外还有小型铁工厂3家,小型磨坊5家,莱阳人开办的公和兴营造厂,天津人开设的成通木行,广东人开设的大成栈等。这些民族工商企业在产生、发展的过程中,也相应地产生了一小部分工人、店员等。

总之,青岛在德国占领时期,工人总数已达万人以上,工人阶级已经形成一股新生的政治力量。

日本取代德国在青岛的殖民统治后,继续大力兴办工厂企业,青岛工人阶级队伍进一步壮大。

日本侵占青岛后,除沿用德国已修建的海港和胶济铁路大肆掠夺中国的丰富资源外,又把投资的重点放在资金少、见效快、利润高的纺织工业上。从1916年到1926年,日本在四方、沧口圈地274余万平方米,先后建起了内外棉工厂、宝来纱厂、大康纱厂、富士纱厂、隆兴纱厂和钟渊纱厂等6大纱厂,拥有纱绽2987万枚,织机1710台,华工13014人。此外,日本还在台东建立了铃木丝厂,有缫丝机200台,工人700多名。

日商经营的面粉、火柴、化工、机械等工业的发展也很快。据不完全统计:1918年,中日商家经营的大小工厂共62家,资本总额为990万余元(内缺3家日厂资本),工人总数为4839人。其中,日商工厂53家,工人为4418人,占工人总数的91%。日本的经济侵略,同样离不开港口和铁路。

日本侵占青岛后,立即着手恢复、增修日德交战中遭到严重破坏的港口。至1915年7月,才完全恢复航运贸易业务。从1916年起,进出口货物年年增长,而码头工人一直保持在1300余人,繁忙季节则高达3700人。

胶济铁路增修与扩建后,客货运量有了迅猛增加。因此,铁路职工人数随之猛增,全线员工,1915年是3789人;1921年是5891人。其中中国职工,1915年是2629人,1921年是4233人。胶济铁路四方工厂也迅速发展,职工人数猛增。1916年是700人,1921年增至1654人。

在帝国主义利用中国原料和廉价劳动力开设工厂、剥削青岛工人的同时,青岛的民族工商业开始崛起。1922年前建厂的有14家。仅在纺织行业,继北方实业家周学熙1913年买德华缫丝厂,建立华新纱厂后,1920年隋世卿建立了华昌铁厂,1922年郝汉生建立了协成花边厂。其中,华新纱厂为最大的厂家,1920年开业,资金为250万元,拥有纱锭2.8万枚,雇用工人2300人。此外,还有长兴祥布厂、大纶袜厂、兴业织袜厂、通盛公袜厂以及复记、东益、华昌、德盛荣等8家中、小型铁工厂,全盛号等4家小型制砖瓦厂,文兴号木工厂等一批民族工业。

从1914年底至1922年底,在日本侵占青岛的8年间,青岛工人阶级队伍进一步成长壮大。至1922年,青岛工人总数已超过4万人,其中产业工人约在2万人左右。

青岛工人主要来源于青岛当地和临近各县的农民、灾民和城镇贫民以及少数手工业工人和手工业者。德日商家还从外埠招募了一定数量的技术工人和练习生。如德国殖民者从广州、上海、福建、浙江等对外通商较早的工业城市招募来的机械、修造船技工等,虽然人数少,但在生产劳动中,都是传艺授徒的师傅。日商纱厂也在济南等地招募了数批具有高小文化程度的练习生。这些练习生日后多数成为生产能手。

青岛工人阶级在成长过程中造就了自身的特点:一是反帝意识强,思想觉悟高。因身受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双重压迫,特别是直接遭受德日帝国主义的残暴统治与欺压,青岛工人阶级反帝意识特别强烈。二是居住集中,易于联合,战斗力强。青岛工人大部分在纱厂、码头以及四方工厂等铁路行业,又多居住在四方、沧口、东镇和码头附近,便于联系,容易集中,战斗力强。三是青岛的工人大部分来自即墨、胶县、高密、日照等相邻地区的破产农民,和农民阶级是天然的革命同盟。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压迫越深,反抗越烈。从19世纪开始,遭受帝国主义列强的残酷剥削和压迫的青岛工人阶级就纷纷起来进行斗争。他们或消极怠工,或破坏工具、机器,或自发性起来罢工。在斗争中,他们逐渐意识到个人力量的薄弱,纷纷组织行会团体,地域性帮派组织,有的结拜金兰,进行团体斗争。

1909年,青岛木工厂全体木工为抗议德国监工无故扣发工资进行罢工斗争。

1912年,青岛人民不顾德国殖民当局的阻挠和反对,热诚邀请中国革命的先驱孙中山惠临青岛。其时,孙中山已辞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职务,青岛各界人士满怀对孙先生的爱戴和敬仰之情,力邀他惠临青岛。德国新任胶澳总督麦尔瓦德克对此横加阻挠。在青岛总商会上书麦尔瓦德克,希望他同意孙中山来青岛时,麦尔瓦德克不仅断然拒绝,而且威胁说:若不听令,本政厅必行干预。孙中山听说后,极为愤慨,表示:德国人越不欢迎,我越是要去。9月28日,孙中山从济南乘火车抵达青岛,在火车站受到青岛民众的热烈欢迎。青岛各界在三江会馆举行盛大欢迎集会,孙中山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9月30日,孙中山乘火车离开青岛赴上海。孙中山的青岛之行,鼓舞了青岛人民的爱国热情,推动了青岛人民的反对德国殖民统治的斗争。

五四运动时期,四方工厂工人在日本殖民者的高压下,为反对日本殖民者停发工资,自发地提出“不开工钱就不干活”的口号,进行罢工请愿斗争。1921年3月中下旬,青岛1、2、4、5号码头及大港等处的火车、轮船装卸工人1000余人,因不堪日本人的虐待,在关长禄、张玉峰、聂天宝等人的组织发动下,进行大罢工。一时间水陆中断,整个港口陷于瘫痪,给日本殖民者以沉重打击。

青岛工人阶级作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在斗争中表现了特有的坚定性、彻底性和组织性。他们在斗争中展现的革命力量,使具有共产主义思想的先进知识分子逐渐走进工厂、接触工人,宣传马克思主义,从而为青岛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奠定了阶级基础。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5053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