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9-20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地方史
《中共青岛地方史》第一卷 第四章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8-04-09

第四章 大革命失败后的艰苦斗争

第一节 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和开展反日斗争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国内政治局势急剧逆转,中国共产党开始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领导人民进行武装斗争和其它形式的革命斗争。8月1日,南昌起义爆发,打响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8月7日,中共中央在湖北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即“八七”会议),就国共两党关系、土地革命、武装斗争等问题进行了讨论,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总方针。这次会议,为挽救党和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中国革命从此开始了由大革命失败到土地革命战争兴起的历史性转变。

  此时,山东仍在北洋军阀张宗昌的统治之下,青岛的政治局势虽然没有发生剧烈变化,但党组织与旧军阀和国民党反动政府的矛盾进一步深化,因此,党所面临的革命环境更加恶劣。

  1927年8月,中共青岛支联在邹平路26号的党的机关被破坏,支联书记王星五被胶澳商埠局警察厅逮捕,党员名册被搜去。敌特在该处暗中守捕,又将段景钦等5人捕去。敌人立即到浮山后、埠西、唐家口等村搜捕共产党员。浮山后、唐家口两村党员及时转移,免遭不测。埠西村党支部袁相锡、袁有太被捕。此后,唐家口村支部停止活动。浮山后、埠西两村党员陆续回村,支部恢复活动。1927年10月,两支部与市执委取得联系,并在市执委领导下开展工作。

  1928年2月,浮山后村党支部在孙家下庄发展失业工人于学苏,农民于凤秋、孙化成、孙延吉入党,建立了孙家下庄支部,于学苏任书记。孙家下庄党支部由浮山后村党支部负责联系,并按照浮山后村党支部的布置开展工作,曾多次到东镇、四方、沧口、李村等地散发传单,进行革命宣传活动。

  同年春,浮山后村党支部在村里培养发展了数名团员,建立了市郊农村第一个团支部——共青团浮山后村支部。

  1930年冬,中共青岛市委在曲戈庄发展了3名党员,建立了中共曲戈庄支部,蓝文德任书记。次年4月,省、市委遭到严重破坏,从此,浮山后村、埠西村、孙家下庄、曲哥庄等市郊农村党支部与上级失去联系,陆续停止活动。

  王星五被捕后,中共山东省委派刘俊才来青岛任支联书记,恢复青岛党的工作。 9月,中共山东省委派卢福坦(又名李翼、李燕谋。山东省泰安县(今泰安市)人。1890年生。1925年入党。曾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青岛市委书记、中央政治局委员、临时中央常委等。1933年被捕叛变。1969年被处决。)任青岛市执行委员会书记,刘俊才调山东省委负责农运工作。10月,中共山东省委派吴芳(湖南省华容县人。1899年生。1922年入党。曾任中共南京地委书记、山东省委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湖北省工会党团书记、武昌区委书记等。出席了中共五大。1930年在武汉被捕牺牲。)任青岛市执委书记,赵豫璋、李西山、徐子兴、李肇岐(又名李鸣岗。山东省即墨县(今即墨市)人。1904年生。1926年入党。同年5月赴广州参加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后以国民党山东省党部农民运动特派员身份从事农运。1929年被捕,1934年获释。抗战爆发后在即墨组织抗日武装。1939年重新入党。1941年1月病逝。)为委员。市执委继续以阳谷路38号王景瑞开办的木炭铺和甘肃路33号徐子兴家为交通站和活动点。

  八七会议后,中共中央于8月12日和19日发出中央通告第一号、中央通告第二号,传达八七会议精神,同时派出许多干部到各地,恢复和整顿党的组织。10月10日至11日,中共山东省委在济南郭店召开各地党组织负责人参加的扩大会议,传达贯彻八七会议精神。11月中旬,中共山东省委派共青团省委书记顾作霖来青岛,在王景瑞开设的木炭铺内召开会议,传达八七会议精神。12月,中共山东省委派卢福坦来青岛,进一步贯彻八七会议精神,整顿青岛党组织,进行党员登记。是年冬,中共店员支部和海关后支部相继建立,店员支部由王景瑞任书记,党员有王焕章、赵义臣、王述先;海关后支部由张恒任书记,党员有陈文其、栗群等。与此同时,共青团青岛特支建立,由徐宝铎、张慈伯负责。

  1928年2月1日,中共山东省委在坊子召开了第二次全体执委会议。会议改组了省委,选举卢福坦、王云生、刘俊才为常委,卢福坦为书记。省委改组后,青岛市委亦进行了改组,原省委书记邓恩铭调任青岛市委书记,朱霄任组织部长,孙秀峰任宣传部长。原市执委书记吴芳调回上海党中央。

  1928年4月,国民党各派经过一番明争暗斗,出于对奉系军阀作战的需要达成暂时妥协,举行所谓第二次北伐。5月1日,蒋、冯各路大军分途进入济南。国民党军的行动对日本帝国主义在华北的既得利益造成严重威胁。日本政府遂借口保护侨民安全,分水陆两路出兵山东。4月20日,日本海军陆战队率先在青岛登陆,并沿胶济铁路西犯,侵入济南。5月3日上午,日本驻济南领事馆武官借一日人与国民党值勤士兵发生冲突,暗中指使特务放枪引起枪战。日军听到枪声即倾巢出动,沿街恣意屠杀中国人。顷刻间,街道上血肉横飞,尸体枕藉。混乱之际,日军将国民党军1000余人缴械。下午,邮政局、电报局被日军占领,交通断绝,全城停业。是夜,日军强行收缴了国民党驻济南交涉署人员枪械,并将战地政务委员会外交处主任兼山东交涉员蔡公时等17人残酷杀害。日军在济南的暴行,史称“济南惨案”(亦称“五三惨案”)。5月8日、10日,日军炮轰济南市区。一连数日,济南成了日军的杀人场。据不完全统计,被杀害的中国军民约6000余人。 

  日本帝国主义野蛮的侵略行径,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怒。5月9日,中共中央连续发出《中国共产党反对日兵占据山东告全国民众》和《中央通告第四十五号五三惨案后的反帝斗争》两个重要文件。要求各地立即行动起来开展反帝国主义运动。5月10日,在青岛党组织发动下,青岛各界民众为反对日军在济南大肆屠杀中国军民,举行游行示威,仅钟渊纱厂就有3000多名工人参加,游行队伍捣毁了日本领事馆,并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取消领事裁判权”、“关税自主”、“抵制日货”等口号,张贴并散发了几千份标语、传单。胶济铁路总工会还散发了《告全路工友书》,号召全路工友不替日本帝国主义运兵运枪炮,并提出:日军立即停止枪炮射击;一星期内日军撤出山东;严惩主使炮轰济南的日军官长;赔偿济南所受的一切损失;取消日本帝国主义在山东的一切特权;恢复济南一切交通等6项条件。20日,青岛党、团组织根据省委决定,组织开展反日宣传周活动,组织党团员16人参加行动小组,在夜间散发反日传单画报,在街头墙壁上书写反日标语。

  28日,中共山东省委就职工运动发出通告,指出,自张宗昌败退、日军出兵山东以来,山东形成了新旧军阀与日本帝国主义三角割据的局面,放松了对工人的压迫,同时由于工人生活日益贫困,工人运动又趋活跃,省委要求各地做好3项工作:1、组织群众,普遍建立赤色工会小组,派党员去各小组负责;2、提出工人的要求,用工会名义发布出来, 鼓动工人群众的斗争情绪,提高工人对斗争的认识;3、建立统一的工会系统,以便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山东省总工会、青岛市总工会、济南市总工会俱须于最近成立。7月20日,青岛市委书记邓恩铭调回省委,市委的工作暂由王进仁负责。随后,党组织开展了一系列反日活动,9月,青岛市委组织沧口、四方一带的党团员、工会会员,在群众中散发市委编印的《青岛工人》、《小工友》和综合性日刊《青岛日报》。隆兴、钟渊、宝来、富士、内外棉、大康6家纱厂的日本厂主,为工人运动和舆论所震慑,向胶澳商埠局总办赵琪提出《请愿书》,要求“严重取缔不逞分子”。10月10日,在青岛当局庆祝“双十节”时,青岛市委王进仁、王景瑞、王焕章、李文美等在胶澳商埠局总办公署周围及市内多处散发传单,张贴标语,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揭露国民党叛变革命的罪行。同日晚,青岛大学参加提灯会的学生,在党员和进步学生的带动下,砸了灯笼,冲散了提灯会。

  为了认真总结大革命失败以来的经验教训,确定革命斗争的路线和任务,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中国共产党第六次代表大会在莫斯科举行。大会明确指出,中国的社会性质仍然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现阶段的中国革命是资产阶级性的民权主义革命。当前的政治形势是处在两个革命高潮之间,党的总任务不是进攻,而是争取群众。目前最主要的危险倾向是盲动主义和命令主义。党的六大尽管对中国革命的长期性估计不足,在思想上、组织上没有从根本上纠正“左”倾错误,但基本上统一了全党的思想,对革命运动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10月上旬,山东省委召开扩大会议,传达讨论了党的六大会议决议案,并将六大决议迅速贯彻到各地党组织。11月1日 ,中共山东省委就职工运动作出决议(草案)。决议遵循六大精神,结合青岛和山东各地实际情况,正确分析了山东的革命形势,指出工人罢工是工运复兴,不是革命高潮。确定了党的工作路线和工作方法。要求各级党组织将党的六大精神传达到广大无产阶级群众中去,发展党组织,争取群众,扩大经济斗争,复兴和发展工农运动。10月中旬,中共山东省委派武胡景(字迈五。原名武怀让,又名罗玉堂、吴克敬等。河南省孟县人。1899年生。1923年入党。曾任中共青岛特支书记、唐山市委书记、天津市委书记、北满特委书记、中央军委党组书记等。1936年在苏联被诬为“托派特务”遭错杀。)来青岛,先后两次召开会议,由即墨和青岛党组织的负责人及支部书记参加,进一步讨论、学习党的六大决议。10月下旬,中共山东省委决定武胡景任青岛特支书记。此时青岛有邮电、店员、胶济铁路机务段、四方机厂、华新纱厂等7个支部,党员38人。11月,中共沧口宋哥庄小学支部成立,张静源任书记。12月,青岛特支召开活动分子大会,选举产生新的市委,王进仁任书记,武胡景任组织部长,徐子兴任宣传部长。委员有:王景瑞,负责纱厂工运;葛醒农,负责小资产阶级运动。此外,侯玉兰负责妇女工作,邱莱田负责沧口纱厂工运工作。市委下设大康纱厂、邮局、胶济铁路机务段、台东镇等9个党支部,有党员40人。

  1929年3月14日,刘俊才赴上海向党中央报告青岛工作时指出:青岛在过去是党的组织被破坏顶厉害的一个地方;党的六大后,山东党组织根据六大会议精神,抓紧青岛工作,发生了相当效力;目前,青岛党的支部共有7个,党员42人;经过改造和整顿,党组织得以净化,党员的质量也有了提高。

 

第二节党组织遭受破坏与除叛斗争

  1928年底,国民党暂时统一了全国。1929年3月,日本政府迫于压力,同意与国民党政府就山东问题进行谈判。28日,双方签订《解决济案大纲》,山东问题遂告解决。4月,国民党政府接收青岛, 15日,接收专员陈中孚举行接收仪式,改胶澳商埠局总办公署为青岛接收专员公署,总办赵琪离任。20日,青岛升格为特别市,直属国民政府行政院。6月27日,国民政府任命马福祥为青岛特别市市长,但马福祥未立即到职。7月2日,青岛宪兵司令吴思豫任代理市长。

  国民党反动势力到达山东、青岛后,白色恐怖加剧。在革命形势逆转的关头,党组织与反动势力进行了顽强的斗争。但是,党内也出现了叛徒,充当上反动派屠杀人民的帮凶。

  1928年底、1929年初,曾在省委负责组织工作的山东早期党员王复元与其在省委担任过重要职务的胞兄王用章(叛变后改名王天生),相继叛变投敌。王复元、王用章投敌叛变后,纠合一小撮叛党分子和被党组织清除出去的渣滓,成立了清共委员会和捕共队,疯狂地破坏党组织,山东党组织损失惨重。1929年1月19 日,王复元、王天生带领敌人密捕了省委秘书长何志深、省学联负责人朱霄、团省委代理书记宋耀亭、省委巡视员孙秀峰、省委机关干部杨一辰(原名杨翼震。山东省金乡县人。1905年生。1927年入党。历任中共满洲省临委组织部长、青岛工委书记、山东分局城工部部长、河南省委副书记、广州市委书记、华南分局副书记、国务院第二商业部部长等职。1980年病逝。)及当时在济南的淄博地区党组织负责人邓恩铭等10余人。2月,山东省委书记卢福坦、组织部长丁君羊相继来到青岛,与先期到达青岛的刘俊才一起,召开省委和青岛市委联席会议,青岛党组织负责人王进仁、武胡景、徐子兴、王景瑞等参加。根据党中央指示精神,会议决定:将王复元、王天生认识的重要干部调离山东,卢福坦、丁君羊、刘俊才等前往上海,由中央另行分配工作;对山东各地干部进行调整,工人部长傅书堂同巡视员王元昌及王元盛被派往苏联学习,青岛市委书记王进仁、组织部长武胡景调济南主持省委工作,青岛市委由王景瑞任书记。刘俊才暂留青岛,不久去中央。

  3月,中共青岛市委常委会改组,由王景瑞、曹克明(字世德。山东省高密县人(现属诸城市)。1901年生。1922年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党员。曾任中共曹家郭庄支部书记、潍县县委书记、青岛市委代理书记、山东省临委常委、巡视员等。1930年叛变。1949年去台湾。1972年病逝。)、解开业组成常委会。市委根据叛徒王复元即将来青岛的情况,将机关转移到工厂区,以铁路机务段、四方机厂、大康纱厂、钟渊纱厂、码头工人为中心开展工作。4月, 青岛市委书记王景瑞调任山东省委特派员,被派往淄川开展党的工作,市委工作由曹克明主持。5月,中共中央派党维蓉(字叔青,化名张元德。陕西省富平县人。1908生。1925年入党。曾任中共上海沪西区委组织部长、青岛市委书记、山东省临委宣传部长。1929年被捕。1931年在济南牺牲。)来青重组青岛市委,党维蓉任书记,党维蓉、徐印志、孟介人为常委。

  由于王复元、王天生长期担任省委的重要职务,对全省的组织状况非常了解,他们的叛变使山东党组织面临十分严峻的形势。省委临时负责人王进仁去中央详细汇报了山东党组织面临的形势。中央认为:“目前山东工作,解决叛徒是中心问题,叛徒王复元一定要解决,否则,山东的工作没有出路。”随后,中央制订了除叛方案,并派张英等精干人员来执行这一任务。

  4月初,中共山东省委机关、共青团山东省委机关相继遭到破坏,临时主持山东省委工作的武胡景、秘书长蓝志政、秘书张子英,新任团省委书记宋占一、宣传部长刘一梦等相继被捕。王复元还从未烧尽的省委文件中发现了中央刚派到山东开展锄奸工作人员的住址,致使张英、王昭功等12人陆续被捕,中共中央在济南铲除叛徒的计划严重受挫。

  张英被捕后,敌人如获至宝,由国民党济南市党部负责人黄僖堂亲自审问,企图从张英口中掏出中共的重要机密。张英身受重刑,但威武不屈,坚不吐实。敌人无奈,只好暂时将他押回牢房。晚上,张英捅开手拷、脚镣,机警地躲开敌人,越狱逃出,潜回青岛,寻机除奸。

  4月,国民党势力进驻青岛,王复元随即来到青岛, 与国民党青岛市党部、公安局取得联系,当上捕共队长。

  7月2日,由于叛徒告密,省委书记刘谦初(原名刘德元,化名黄伯襄。山东省平度县(今平度市)人。1897年生。1927年入党。曾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山东省委书记。1929年被捕。1931年在济南牺牲。)夫妇、秘书长刘晓波夫妇等8人在济南先后被捕,省委遭破坏。9日、10日,驻青岛的省委两处机关也被敌人破坏,5人被捕。经共青团山东省委和中共青岛市委商定,由曹克明、党维蓉、徐宝铎3人在青岛组成临时省委。

  此时,省、市委对除叛工作作了进一步研究,派农民出身的党员王科仁跟随张英一起除叛,并派与王复元有交往的徐子兴打入敌人内部,协助除叛。

  徐子兴打入敌人内部后,取得了王复元的信任。并利用“捕共队员”的合法身份,营救了不少身份暴露的同志。通过在邮局工作的便利条件,徐子兴又截获了王复元、王天生的照片,使与叛徒未曾谋面的除叛人员掌握了叛徒的相貌特征,为除叛斗争提供了宝贵凭证。王复元来青后,胁迫一些意志薄弱的共产党员投敌变节。8月初,共产党员丁惟尊在王复元胁迫下叛变投敌,并带领特务到党的秘密联络点捕捉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为防止党组织遭受更大的损失,省、市委决定,开除其党籍,并给予严厉惩处。丁惟尊的妻子傅玉真,是省委代理书记傅书堂的二妹,傅玉真的大姐傅桂兰也因协助张英除叛而被捕。当党组织把丁惟尊秘密叛变的情况告诉傅玉真后,傅玉真大义灭亲,于8月10日协助张英在滋阳路口将丁惟尊击毙。

  丁惟尊死后,王复元吓得逃回济南,并准备隐藏起来,躲避打击。但他利令智昏,于8月16日又溜回青岛,打算取出在青岛定做的衣服和皮鞋,然后再悄悄溜走。

  王复元潜回青岛的消息,通过徐子兴,立即传到了省、市委。张英、王科仁迅速跟踪寻觅。

  16日傍晚时分,王复元到青岛山东路(现中山路)新盛泰鞋店取定做的皮鞋,张英、王科仁跟踪而至。当王复元取完鞋走向店门时,由张英警戒,王科仁连开3枪,将其击毙。王复元毙命后,中共山东省委、青岛市委随即组织力量,到济南寻机处决王天生。因叛徒行踪诡秘,防范甚严,没有成功。

  铲除叛徒王复元,消除了叛徒对党组织造成的严重威胁,扫除了一块绊脚石,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使处于困难中的党组织获得了稳定和整顿的机会。

第三节青岛地区各县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

  胶州(胶州,建置较早。1913年改称胶县。1930年辖区分为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区。此行政区划一直沿用至抗战时期,含今胶州市及胶南市的一部分。1945年8月析置胶高县。1946年9月,胶县一分为二,洋河以北为胶县,洋河以南为胶南县。1947年12月,又析置胶河县。1949年10月、1953年6月,胶高、胶河县相继撤消,其一部分并入胶县。1956年,胶县隶属昌潍专署。1958年隶属青岛市。1961年再属昌潍专署。1978年再属青岛市。1987年,撤县建市。)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

  1927年7月,中共山东省委特派员傅书堂受党的派遣,在计划由高密向平度山区发展党组织时,先在胶县北乡宋家屯(现属马店镇)发展党员5人,成立了党支部。这是最早的中共胶县地方组织。1928年春,胶县东乡姜谔生、王石民、匡联文考入胶县师范讲习所。受大革命影响,他们开始学习进步书籍,接受马列主义。不久,青岛党组织派郑东、田晓光到胶城建立了党的外围组织——互济会,以胶城南坦刘凤扬,师范讲习所学生姜谔生、王石民、匡联文等为骨干,先后发展20余名互济会员。下半年,刘凤扬、姜谔生、王石民、匡联文加入中国共产党,刘凤扬为党组织负责人。

  1929年5月1日,师范讲习所党组织首次组织进步学生举行五一国际劳动节庆祝活动,在校园内外张贴“热烈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等大字标语,显示了进步思想在学生中的广泛传播,在学校和社会上引起很大反响。

  师范讲习所是国民党胶县县政府开办的培训小学教师的学校,政治腐败,对学生的进步思想进行禁锢,在生活上也刻意盘剥。按规定,学校应按时发给学生生活补助费,这些补助费是贫穷学生的主要生活来源,但校方恣意克扣,引起学生的公愤。姜谔生、匡联文等组织学生找到司务长金明伦交涉,金明伦不仅不做明确答复,反而态度蛮横,学生一气之下将其一顿痛打。校方以“桀骜不驯,屡犯校规”为由,将姜谔生、匡联文等进步学生开除。师范讲习所党的活动被迫终止。

  1929年上半年,大店村姜效汶经姜谔生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考入胶县民团,以区中队长的合法身份组织农民革命运动。同年冬,在姜谔生的指导下,大店村农民协会成立,这是胶县第一个农民协会,会员有77人。

  大店村农民协会频繁进行革命宣传活动,带动了西王益庄等村农民协会的蓬勃兴起,引起国民党当局的恐慌。1932年,在反动势力的威逼下,大店村农民协会被迫停止。农民协会虽然只坚持了3年,但在大店及其周围村庄播下了反帝反封建的革命火种。

  1931年7月,由于受党内“左”倾错误的影响,姜效汶根据党组织指示,以扩充民团为名,在条件极不成熟的情况下,深入各村组织群众,筹集枪支,秘密进行农民武装暴动的筹备工作。这次暴动的计划是:以姜效汶领导的民团中队为骨干,联络各地零散武装,于12日举行武装暴动。青岛党组织派田秀川协同姜效汶在双京村西的大树林里召开了准备暴动的动员大会。因暴动计划泄露,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榘派兵到胶县店口解除了民团中队的武装,并在店口、大店一带大肆“围剿”,扬言要活捉姜效汶,暴动被迫停止。姜效汶与大店村的地下党员姜风汉取得联系后,告别家乡,到东北参加杨靖宇领导的抗日义勇军,1933年牺牲在东北抗日战场。

  胶南(胶南,1946年9月始有建制,此前归属不一。1929年,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令各县建区设乡时,今胶南市境内分属诸城县(今诸城市)第四、五、六区,胶县(今胶州市)第四、五、六、七区,青岛特别市海西区(今青岛市黄岛区)。1943年11月,中共滨海区委一地委在今胶南市域内建立了诸胶边办事处。1944年8月,撤消办事处,设藏马县、诸胶边县。同年10月,合并为诸胶县。1945年8月析置藏马县;11月,诸胶县并入胶县。1946年9月,胶县划为两个县,洋河以北为胶县,洋河以南为胶南县。1956年3月,藏马县并入胶南县,隶属昌潍专署。1958年隶属青岛市。1961年复归昌潍专署。1979年再改属青岛市。1991年撤县建市。)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

  胶南从1927年开始有党的活动。大革命失败后,地处诸城县、胶县边缘山区的人民,在南方革命运动的启发下,以大刀会的形式,组织了近万人的队伍,以大刀、长矛为武器,于是年夏开始,打土豪,抗捐税,捣毁奉系军阀设立在红石崖的盐务局,包围王台的驻军,处死了营长杨永举。中共山东省委获悉后,派中共高密县委的宋琦、管宗学等前往王台一带做大刀会首领的工作,经过努力,于11月6日达成协议。协议规定,接受共产党的主张,组成土地革命军,实行耕田农有,杀尽土豪劣绅,打倒军阀和日本帝国主义,联合一切革命群众,拥护工农利益。大刀会暴动后,军阀张宗昌于11月7日急令胶东防守司令祝祥本率任德福旅及李吉祥团前来镇压。大刀会成员不畏强暴,浴血奋战。但由于强弱悬殊,暴动失败。这一事件,使胶南人民受到了深刻教育,更加仇恨反动势力,同时第一次接触了共产党,初步了解了共产党的纲领。此后,胶南人民继续以不同的形式和规模进行斗争。

  1930年冬,中共日照县委为开辟五莲山以东地区的工作,派党员到潮河一带活动,先后发展了几十名党员,建立了潮河、兰上、茉旺3个党小组。

  潮河党小组:1931年6月,在诸城县四区当区丁的贫苦农民徐坤田、周信斋,经日照县委派到潮河活动的中共诸城特支书记安子璋介绍入党。7月,徐坤田发展了聂成德、尚福入党;周信斋发展了徐子顺、陈正伦入党。不久,根据诸城特支指示建立了党小组,徐坤田、周信斋任组长。党小组建立后,首先在区丁和贫苦农民中宣传革命道理,培养积极分子,发展党员,并在海青、大场、小场、泊里、理务关、藏南等乡镇建立点线联系,积极筹措武器,准备参加日照农民武装暴动。1932年10月,因暴动时间提前,潮河党小组未及行动,即于14日被破坏。徐坤田等牺牲。

  兰上党小组:1931年7月,徐子顺发展了李洪有等入党。1932年3月,建立了兰上党小组,隶属中共诸城特支,徐子顺任组长,有党员6名。8月,党员发展到18名。党小组除培养积极分子,做好鼓动群众的工作外,还秘密筹措枪支,准备参加日照农民武装暴动。8月12日,党小组在筹建支部时,行动计划暴露,党员被迫各自隐蔽。后因日照暴动失败,党小组与上级失去联系。

  茉旺党小组:1932年7月,孟继兰经周信斋介绍入党,并发展了程宝聚、孟广池、胡四(胡德明)等入党,于8月建立了党小组,隶属日照县委两城区委(是年3月,由诸城特支改建),孟继兰任组长。按照上级指示,茉旺党小组不直接参加日照暴动,在泊里一带开展工作,建立点线联系,一旦暴动失利,做好撤退人员的接应工作。后因暴动失败,党小组与上级失去联系。

  即墨(即墨,建置较早。1943年8月,以烟(台)青(岛)公路为界分为两县,路西为即墨县,路东为即东县。1944年4月,即东县并入即墨县,1945年7月恢复即东县。1956年3月,即东县并入即墨县,属莱阳专署。1958年10月,改属青岛市。1961年3月,改属烟台专署。1978年12月,改属青岛市。1989年7月撤县建市。)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

  1928年春,共产党员蓝志政遵照中共山东省执委的指示,回到家乡即墨西南沿海一带,与孙希朋、赵继速一起开展农民运动。即墨西南沿海一带盛产食盐,历来由盐户自销。蓝志政回家乡时,经营盐业的永裕公司却垄断了食盐的输出权,强迫盐户将食盐低价卖给永裕公司,致使许多盐户破产,盐民失业。而永裕公司趁机转手抬高价格,农民须高价从永裕公司买盐,引起了农民的强烈反对。针对这种情况,蓝志政、孙希朋、赵继速因势利导,发动盐工和贫苦农民分别成立了工会和贫农会,同永裕公司进行斗争。工会和贫农会联合组织上千人的队伍,集结在永裕公司门前,高呼“反对永裕公司垄断输出青盐”、“反对滥涨盐价”等口号,强烈要求食盐降价。在愤怒的群众面前,永裕公司的老板十分惊慌,竟勾结官府和盐警对群众进行恫吓。蓝志政等联合当地的群众组织大刀会,同官兵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一举烧毁马戈庄盐务局,杀死盐警29人。但是,盐民的斗争遭到军阀的残酷镇压。

  同年10月,蓝志政回济南向山东省执委汇报了盐民斗争的情况。省执委根据党的六大精神,对即墨工作作了具体指示。

  蓝志政回到即墨后,根据省执委的指示精神,开始致力于建党工作。其时,青岛地区正处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之中,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遭到血腥屠杀,党的组织遭到严重破坏。蓝志政、孙希朋审时度势,决定利用和国民党上层人物的关系,打入国民党内部,秘密建立中共即墨地方组织。10月,蓝志政、孙希朋持国民党山东省党部组织部长葛覃的介绍信,在即墨成立了国民党即墨县党部筹备委员会,蓝志政任筹委会主任,孙希朋任秘书。他们以筹建国民党县党部为掩护,秘密发展中共党员。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培养,先后发展了12名党员,于10月20日秘密成立了中共即墨支部,蓝志政任书记。党支部成立后,借登记国民党员,筹建国民党县党部为名,积极联络爱国人士,壮大中共地方组织。但由于在培养入党对象时对少数人缺乏严格考察,过早地泄漏了党的秘密,结果有人向国民党山东省党部告密。蓝志政等察觉后,于同年12月离开即墨,支部停止活动。

  莱西(莱西县原为莱阳县。1941年2月,莱阳县析出莱东行署(县级)。10月,根据《山东省战时工作委员会关于全省行政区域划分的规定》,中共胶东区委、胶东行署决定将莱阳县之西南划为莱西南县。1942年7月,莱西南行署正式成立,隶属南海行署。1950年3月,莱西南县与莱阳县合并为莱西县,隶属莱阳专署。1958年10月,莱西县与莱阳县合并为莱阳县,隶属莱阳专署。1962年1月,莱西县从莱阳县析出,仍称莱西县,隶属烟台专署。1983年10月,隶属青岛市。1985年撤县建市。)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

  1925年11月,中共山东地委派共产党员宋海艇回原籍莱阳开展农民运动。宋海艇回乡后,以教学为掩护,在万第、水口、小院等地发展党员,成立农民协会。到1926年底,农民协会遍及30余村,党员也发展到20余名。大革命失败后,宋海艇遭通缉,离开莱阳,其他党员隐蔽下来。

  1927年11月底,上海暨南大学学生、莱阳籍共产党员李伯颜根据八七会议精神,回山东开展工作。在济南,李伯颜与军官学校的学生、共产党员孙耀臣取得联系,并与中共山东省委接上关系。省委指示他们,立即回莱阳建立党组织,开展农民运动,发动农民武装暴动,建立苏维埃政权。12月18日,李伯颜、孙耀臣回到莱阳前保驾山村,开始深入到贫苦农民家中,进行革命启蒙教育,建立农民协会。不久,以“钢胆、热心、沉着、慧敏”为条件,发展农会会员孙文合、孙洪成、孙凯山、孙功思、林世卿等为中共党员。12月26日,成立中共前保驾山村支部。孙文合任书记(时称支部长),孙凯山任组织委员,林世卿任宣传委员。

  1928年1月,李伯颜到万第镇水口村,与共产党员宋海秋等接上关系。2月,根据石龙沟党员数量多、觉悟高的情况,李伯颜派宋海秋到石龙沟成立石龙沟村党支部,宋式纯任书记,宋开甲任组织委员,宋云甲任宣传委员。支部成立后,党员很快发展到20余人,组建了3个党小组,并派出有活动能力的党员,到周围村发展党员,扩大党员队伍。到3月上旬,淳于、田家灌、王宋等村都建起了党小组。至此,全县党员发展到100余名。3月中旬,中共莱阳县委成立,李伯颜任书记兼组织委员,孙耀臣任宣传委员。

  县委成立后,把扩大党组织、开展政治斗争、发动武装暴动、创建苏维埃政权作为中心任务。

  首先,大力扩大党的队伍。县委建立后,以水口村为党的活动中心,在兰家庄、薛格庄、寨庄头、淳于村建立了4个地下联络点,使党组织很快扩展到大夼、姜疃、山前店、南务及莱阳、海阳边区。如:孙杰三等地下党员,在海阳小纪以西地区扩建党的组织;孙耀臣打入驻海莱边区徐家店一带的张宗昌旧部施中诚部,担任施部参谋长,发展党员,伺机策动这支武装肢解或起义;宋云程在莱阳县公署保卫团将分队长宋仁甲发展为党员,并指示宋仁甲在县公署内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经过两个多月的组织工作,到5月初,全县党员发展到300余名。

  其次,发展壮大农民协会组织。县委在扩大党的队伍的同时,在宋海艇等早期党员组织的农民协会基础上,以贫雇农为骨干,继续发展农民协会组织,扩大农民协会队伍。至1928年5月,建立农民协会的村遍及全县,会员达2000余人。

  第三,开展多种形式的政治斗争。一是开展夺权斗争。水口村地主豪绅看到农民协会的“同乐处”异常活跃,纠集20余户富户成立“富党会”,企图操纵村里大权,与“同乐处”对抗。党支部将80余名农会会员组织的“同乐处”改称“穷党会”,与之针锋相对。小徐格庄村党支部针对河西地主所办私塾进行封建教育的情况,安排党员李墨园在河东办起一所新学堂,公开进行反封建教育。两处学校对抗一年多,私塾学校被迫停办。海阳县抚宁乡选举乡长,党组织秘密发动农会会员将夏泽村的地下党员、农会负责人孙铭瑞选为乡长,给广大农民以很大鼓舞。二是开展反封建迷信活动。海阳夏泽村党支部组织300多名学生,砸烂本村西庙内的神像后,又到各村宣传,高呼:“反对封建迷信”、“反对拜佛求神”、“反对赌博恶习”等口号,在莱海边区掀起反封建迷信的高潮。莱阳城西南部的宋村、三里庄村的农协会员将黄金奄里的泥菩萨搬出去,在庙里建起农民小学。以后,不少有寺庙的村群起仿效,拉出神像,办起小学。三是开展经济斗争。石龙沟地主宋式海弟兄4人,在村里横行霸道,农民恨之入骨。党支部委员宋云甲两次组织青年农会会员以“同乐处”名义,用打群架方式,狠狠打击宋式海兄弟及其同伙的嚣张气焰,并利用夜间破坏其庄稼、果园,为贫苦农民出气。

  莱阳县委还在农民中宣传革命道理,发动农民同反动官府作斗争。1928年春,国民党地方便衣队头目李道河一行7人到村征收户捐,限3天内交出300块大洋、300双军鞋、30袋面粉,送到凤凰山便衣队据点。孙耀臣与党支部成员一起,带领农会会员,赶赴现场,怒斥便衣队,使其从此再不敢进村要捐。

  第四,建立武装,发动武装暴动。1928年4月,山东督军张宗昌滥发军用票,引起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农民反抗情绪日益高涨。县委抓住时机,决定各村党组织和农民协会,筹集枪支、大刀,发展武装,成立胶东抗粮军。到5月初,抗粮军队伍发展到700余人。县委还与地方农民武装田益三、徐子山建立同盟关系,确立攻城劫狱,建立莱阳苏维埃政权的目标。

  5月26日,县委在小院村召开莱海边区,莱阳东、北、南部的党组织和农民协会负责人会议,部署攻城劫狱,建立莱阳苏维埃政权的实施方案。会议决定以鸡毛传牌为联络信号,兵分四路攻打莱阳城:田益三部攻打东门,打开监狱;徐子山部攻打北门,接应田益三;李伯颜率抗粮军主力攻打南门,占领县公署;前保驾山村党支部率西部抗粮军主攻西门,策应李伯颜;城内地下党员宋仁甲作内应传递情报;孙耀臣稳住施中诚的队伍,使其按兵不动。会议还对抗粮军主力占领县公署的行动作了具体分工。大多数人充满胜利信心。但是,由于会前贪生怕死的小院村党组织负责人赵百原将消息泄露给本村阶级异己分子赵会原,他们沆瀣一气,策划了破坏攻城计划和杀害李伯颜的阴谋。就在大家热烈拥护攻城方案时,赵百原突然起哄发难,提出反对意见,并制造攻城时机不成熟等理由搅乱会场。会后,年轻的李伯颜对赵百原一伙缺乏应有的警惕和防范,被赵百原等用腰带勒死,密埋在河套里。

  6月11日,国民党县公署保卫团大部下乡征收户捐,莱阳城内仅留护城兵士40余人。城内地下党员宋仁甲不知李伯颜被害,在与县委联系不上的情况下,连送两封密信给田益三,让其率部攻城。当日下午,田益三按原定部署,率部疾赴城东集结待命。徐子山接到田益三的鸡毛传牌后,也派30余人奔向莱阳城。黄昏时,田益三下令强攻东门。十几个护城兵仓促应战,保卫团警备队长王秀山被击毙,东门被占领。此时宋仁甲派人送出4箱子弹,支援田益三。田益三抓住战机,乘胜攻破西门和新门,直逼县公署。在徐子山部的接应下,田益三部夺取钟鼓楼,打死狱卒,救出270余名囚犯。国民党县长王室仁弃城逃窜。县城攻下后,外出征收户捐的保卫团和驻平度的齐玉衡旅急回莱阳城。田益三自知势单力薄,又始终未见李伯颜率抗粮军入城,当夜即撤出县城。

  这次武装暴动,由于县委及抗粮军主力未能参与,未达到建立苏维埃政权的目的,但是,攻城劫狱的成功,在整个胶东产生了巨大影响。

  武装暴动后,不少党员身份暴露,为稳定党组织,孙耀臣借故辞去施中诚部参谋长职务,秘密回县委将党的工作作了安排,部分身份暴露的党员去大连、海参崴一带躲避,未暴露身份的党员仍在各村坚持工作。同时决定在接到上级指示前,暂停党的活动。孙耀臣则转移到胶县、高密一带开展党的工作,同时寻找上级党组织。同年11月,孙耀臣在去济南找省委汇报工作的途中,因叛徒出卖被捕,12月牺牲。至此,莱阳县委遭破坏。全县党员与省委失去联系,处于分散活动状态。

  中共莱阳县委从1928年3月创建到12月遭破坏,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发展了党的组织,壮大了农民协会队伍,组织武装暴动,在青岛党的革命斗争史上写下了灿烂的篇章。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791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