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11-23  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研究 > 地方史
《中共青岛地方史》第一卷 第一章发布者:admin | 日期:2008-02-25

青岛党组织的建立

 

第一节 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和

  青岛党组织的建立五四运动后,马克思主义得到广泛传播,并与工人运动进一步结合。一批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逐渐认识到需要建立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工人阶级政党来领导革命,并开始进行建党的酝酿和准备工作。

  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举行。王尽美(原名瑞俊,字灼斋。山东省莒县(现属诸城市)人。1898年生。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曾任中共济南独立组组长、济南地方支部书记、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济南分部主任、济南地委书记等。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1925年在青岛病逝。)邓恩铭(又名恩明,字仲尧。化名黄伯云等。贵州省荔波县人。水族。1901年生。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曾任中共青岛组书记、青岛独立组组长、青岛支部书记、山东地委书记、山东省委书记、青岛市委书记等。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1929年初被捕,1931年在济南牺牲。)代表中共山东早期组织出席了这次大会。这次大会的中心任务是讨论正式成立中国共产党的问题,并通过中国共产党纲领,确定党的名称是中国共产党;党的奋斗目标是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大会选举陈独秀、张国焘、李达组成中央局,选举陈独秀担任中央局书记。

  中国共产党的诞生,是中国革命运动发展的必然结果。从此,中国出现了完全新式的、以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行动指南的工人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的成立,给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希望。中国革命从此走上新的征程,开始了新的历史篇章。

  王尽美、邓恩铭回山东后,与王翔千、王复元(又名王全。山东省历城县人。1900年生。1922年入党。曾任中共张店车站支部书记、青岛支部书记、山东区委委员等。1928年被开除党籍,同年冬叛变。1929年8月被处决。)、王象午(又名王翔舞。山东省诸城县人。1899年生。1922年9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转入中共党员。曾任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济南地委书记、中共青岛支部组织委员、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青岛地委第一支部书记等。1944年在原籍病逝。)等,于同年9月建立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会员发展到五六十人,这个由中共山东早期组织创始人领导的公开学术组织,进一步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山东的传播,为党培养了一大批骨干力量。

  1922年7月16日至23日,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举行。王尽美、邓恩铭(亦说邓恩铭没有参加党的二大。)代表山东党组织出席了会议。大会发表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宣言,在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明确提出了彻底的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主义的民主革命纲领,并指出要通过民主革命进一步创造条件,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大会还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章程》,这是党成立后的第一个章程。

  党的二大后,中共中央派陈为人来山东指导工作。在陈为人的指导下,1922年8月,王尽美、王复元、王用章组成了中共济南基本小组,王尽美为组长。在此前后,济南党组织派人分赴淄川、张店、青岛等地开展工作。

  1923年1月前后,中共党员王象午、王复元因职业关系相继到青岛。王复元先在胶济铁路局工作,2月被派往第四机务段(张店)工作;王象午在胶澳督办公署工程课任职员。

  同年4月,邓恩铭受济南党组织派遣,到青岛筹建党团组织。来青岛后,邓恩铭谋到了《胶澳日报》副刊编辑的职务,并利用职务之便,开始有计划地传播马克思主义。

  5月,《胶澳日报》副刊开展纪念马克思诞辰105周年的征文活动。青州省立第四中学学生王为铭(王蔚明)写的《马克思主义与中国革命》一文被采用。邓恩铭给王为铭去信大加赞扬,并到青州与王为铭见面。此外,还在《胶澳副刊》上转载《列宁传略》;宣传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和建立无产阶级国家的情况。这是青岛报刊首次公开宣传马克思主义。

  邓恩铭来青岛后,很快与王象午取得了联系,共同筹备建立青岛党团组织。

  6月12日至20日,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对二大党章进行了修改,将成立组织的人数由“三”人改为“五”人以下。提出了党员“不满五人”的地方,也要成立组织。根据三大通过的新党章的组织原则,8月,邓恩铭、王象午建立了青岛第一个共产党组织——中共青岛组(一说1924年5月下旬成立中共青岛组。),邓恩铭任书记(党的三大党章规定,“凡有党员五人至十人均得成立一小组,每组公推一人为组长”,“不满五人之处,亦当有组织,公推书记一人”。),隶属于济南党组织领导。党的通迅联络点设在王象午任职的胶澳商埠工程课。9月,为了与中央通讯联络的方便,中共青岛组又在进步青年丁祝华任教的中国青年会附设模范小学(今湖南路51号)设立通讯联络点。青岛党组织的建立,给黑暗中的青岛带来了光明。

  青岛党组织建立后不久,王尽美来青岛,对青岛党的工作和筹建社会主义青年团的工作进行指导。10月18日,邓恩铭给邓中夏的信中说:“尽美来青,共同努力接洽之结果,铁路机厂和港工已有组织,其成绩出乎意外。尽美已有信报告中局,兹不赘。”(《山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种本第一集)一九二二年—一九二五年,第25页。中央档案馆、山东省档案馆1994编。)

  11月24日至25日,中国共产党第三届第一次中央执行委员会在上海召开,山东委员在会议报告中对青岛的党务工作提出了要求:“关于党务方面,要通告青岛方面同志,迅速发展一地方,张店方面亦然。努力发展使山东成立一区。”(《各委员报告》,《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一九二一—一九二五)第93页。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年出版。)青岛党组织根据山东党组织发展计划,着力加强党组织建设。此前后,王尽美再次由济南到青岛,对青岛党团工作进行具体指导。此间,由王尽美、邓恩铭介绍公立青岛国民小学教员延伯真(又名延白真。山东省广饶县人。1897年生。1923年底入党。曾任中共青岛支部宣传委员、山东地委组织部长等。1968年在沈阳病逝。)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青岛党组织建立后发展的第一个党员。

  青岛党组织建立后,马克思主义得到进一步传播。1923年11月,邓恩铭与王象午商议在青岛设立书社,以满足青岛读者的需要。12月,邓恩铭在给刘仁静的信中说:“此间〔对〕新书的要求一天比一天增加,但是没有一家买〔卖〕新书的书店。我们想办一书店,经济又非常困难,不能开办。”(《山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种本第一集)一九二二年—一九二五年,第78页。中央档案馆、山东省档案馆1994年编。)邓恩铭通过团中央领导人邓中夏、刘仁静,与中央机关开办的上海书店、民智书店、泰东书店等联系,要求先寄书来,采取代售的办法,并请中央在资金上给予支持。1924年1月9日,邓恩铭再次写信给刘仁静补充说:“我们想使此书店成一独立机关,故不愿找非同志之助” ,“书籍太纯粹了不好,须杂些别的才好”!(《山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种本第一集)一九二二年——九二五年,第79页。中央档案馆、山东省档案馆1994年编。)此后,邓恩铭与上海书店、民智书店、泰东书店商妥,在青岛设立《胶澳日报》社、启新书社、青岛书店3个代销处;另外,通过国民党员鲁佛民与青岛最大的书店——中华书局商定代销进步书刊。代销的书刊有:《向导》、《共产党宣言》、《〈资本论〉入门》、《〈唯物史观〉解说》、《共产主义初步》、《三民主义》、《建国方略》、《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宣言》等。

  在设立书刊代销处的同时,邓恩铭等人还着手开办图书馆。1924年7月,邓恩铭起草了《山东青年图书馆简章》(《山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种本第一集)一九二二年—一九二五年,第138页。中央档案馆、山东省档案馆1994年编。),并寄给刘仁静,征求团中央的意见。《山东青年图书馆简章》共分总纲、组织、权利与义务、阅书规则、经费、职员、附则等七章。《简章》规定图书馆的宗旨是:“为节省经济,便利同人阅书,使同人在这小规模的图书馆内,得到相当有系统的智识。”馆内藏书的来源是“以励新学会存书,及王(尽美)邓(恩铭)二君与其他同人藏书”为基础。《简章》规定,在青岛该馆设干事2人;在有阅书同人5人以上的地方,设地方干事1人;该馆干事负责“保存整理添购各种书籍,及对外通信收发书籍,计算收支各费,每季开列清单,报告同人一次”。地方干事负责“通信收发书籍,并担催缴常年费,募集特别捐等责任”。1925年5月,邓恩铭被捕,图书馆的工作被迫停止。

  邓恩铭除了发行刊物、创办书社、开办图书馆外,还撰文宣传马克思主义。在《胶澳日报》副刊第17期上,邓恩铭刊载了描写工人劳动苦难的散文和抨击时事、宣传三民主义的文章。1924年1月1日,在《胶澳日报》新年增刊上,邓恩铭发表了《今日的感想》一文,铿锵有力地抨击了北洋军阀政府勾结帝国主义祸国殃民的罪行。文章指出:“劳农的俄国是俄国全国无产阶级打出来的,独立的土耳其是土耳其人民打出来的。所以,中国的和平统一和独立,除了被压迫的人民联合起来,一齐向本国军阀和外国强盗进攻以外,没有第二条生路。”6月,在《十月》旬刊上,邓恩铭又发表了《青岛劳动概况》。这是他在深入了解工人群众的劳动生活状况后写成的。文章以大量事实说明青岛工人的悲惨遭遇,指出青岛工人阶级的贫困是万恶的资本家压迫剥削的结果。在总结了工人罢工斗争的经验教训后,文章又以通俗亲切的言语告诫工人:“被压迫的兄弟们,努力团结呵!我们要团结,才有力量;有力量然后才能与资本家抗争啊!”

  自1923年下半年至1924年上半年,青岛党的工作和组织有了不断的发展,先后有延伯真、郭恒祥(山东省章丘县人。1894年生。1924年夏入党。曾任全国铁路总工会副委员长、中共章丘特支书记。1929年牺牲。)、孙秀峰(山东省峄县人。1903年生。1923年11月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夏入党。曾任共青团青岛地委书记、中共青岛市委宣传部长。1931年叛变。1939年病死。)等加入中国共产党,党员人数增至5人以上。1924年5月14日至16日,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召开中央执委会扩大会议。会议通过的《党内组织及宣传教育问题议决案》中指出:“大会后新增之组织为济南地方会,南京地方会,哈尔滨独立一组,杭州独立一组,成都独立一组……上海区取消后,上海南京两地方及杭州组均直属中央;广州区本只广州一地方,亦无设区之必要。将成立之组为香港与青岛,可由中央委任广州济南地方就近指挥”。“在大产业的工人里扩大我们的党,是现时的根本职任之一”。7月,按照三大党章规定和中央要求,青岛党组织改建为中共青岛独立组,邓恩铭任组长,成员有王象午、延伯真、郭恒祥、孙秀峰。隶属中央,由中央委托济南党组织领导。

  10月,中共中央巡视员尹宽来青岛巡视,邓恩铭向他介绍了青岛党组织的工作情况,并在泰山路13号召开党员会议。会上,尹宽对青岛党组织的工作提出了具体意见。这期间,青岛党组织将工作重点放在四方机厂,在工人中做了大量的宣传教育工作。工人骨干傅书堂(山东省高密县人。1904年生。1924年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不久转为党1员。曾任共青团青岛地委委员,中共四方支部干事,高密地委书记,山东省委委员、工人部长,山东省委代理书记等。1929年赴苏联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54年回国,在外贸部及山东省农业机械厅任职。1961年病逝。)、纪子瑞(又名纪济民、纪玉夫。山东省胶县(今胶州市)人。1895年生。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枣庄矿区支部书记、山东省委委员。1929年初在青岛被捕。1931年在济南牺牲。)、丁菊畦(丁子明)和进步青年林礼周(后脱党)、赵鲁玉等相继入党,青岛党的组织进一步发展壮大。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中国共产党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举行。2月,中共济南地委召集青岛、张店、淄川党组织负责人在济南举行会议。会上,传达中共四大精神,并成立了中共山东地委。同时,根据中共四大修改的党章规定,青岛独立组改建为中共青岛支部,邓恩铭任书记,王象午负责组织,延伯真负责宣传。鉴于党组织的迅速发展,3月,邓恩铭在给邓中夏的信中说,青岛已有正式党员13人,候补党员11人,根据形势、工作和党员人数,均有迅速成立地委之必要,同时将成立地委之理由报送山东地委并请转呈党中央。

  在创建中共青岛地方组织的同时,邓恩铭又在着手建立青岛团的组织。1923年9月,邓恩铭约集七八个进步青年,在工程事务所所长唐恩良家中举行谈话会,赠阅进步刊物,宣传马克思主义。随后,邓恩铭又在胶澳商埠职业学校、电话局、四方机厂和海港码头联络进步青年。10月21日,邓恩铭给团中央书记刘仁静写信说:“此间已得同志十余人,想在最近期内把地方组织成立。”(《山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种本第一集)一九二二年—一九二五年,第36页。中央档案馆、山东省档案馆1994年编。)

  邓恩铭在青岛的工作得到了团中央的充分肯定。团中央派巡视员王振翼到山东检查指导工作。10月30日,王振翼在济南地方团召开的全体团员大会上指出,他的任务就是改组济南地方团组织,并到青岛组织青年团。王尽美也在会上谈了团组织的发展计划,认为将来山东青年团组织可发展为济南、淄博和青岛三个地方团。

  11月8日,王振翼自济南到青岛,和邓恩铭一起,多次召集进步青年座谈,筹备建立团组织。11日,王振翼在给团中央的信中说:“谈的结果很好,决定在这一星期内,请他们再介绍些人谈话,并与到会的这些人在这星期内分开谈我们团体的纲领、组织等,谈的结果如很好,即于下星期正式组织成立,如不够二十人,即按章先组织支部。如足二十人,即成立地方团。”(《山东革命历史文件汇集》(甲种本第一集)一九二二年—一九二五年,第45页。中央档案馆、山东省档案馆1994年编。)

  11月18日,社会主义青年团青岛支部在胶澳商埠督办公署工程课成立。胶澳商埠职业学校学生许兴业、李松舟、李萃之、姜秩东、郝骏夫、傅健生、李树柏、张肃甫及青岛电话局职员王少文、孙秀峰被发展为团员。王振翼主持团支部成立大会。由于团员人数仅12人(加上邓恩铭、王象午)(邓恩铭、王象午已于1922年9月10日在济南加入团组织。),团章规定20人以上才可以成立地方团,所以名称定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青岛支部,邓恩铭任书记。支部下辖三个小组,其中职业学校两个小组,分别由许兴业和郝骏夫担任组长,另一组由电话局职员王少文、孙秀峰、王象午等组成,王少文任组长。

  1924年10月26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青岛地方执行委员会建立,孙秀峰任书记,职业学校学生林礼周任组织部委员,小学教员丁祝华任宣传部委员、卜韶庭任农工部委员,职业学校学生梁德元任学生部委员,印刷工人张裕弟(后叛变)、电话局司机生赵鲁玉和职业学校学生傅健生为候补委员。团员共有20人,设4个支部。第一支部5人,王象午为书记;第二支部4人,延伯真为书记(延伯真1924年5月加入团组织。);第三支部6人,王醒华为书记;第四支部5人,梁德元为书记。

   此后,团青岛地委在四方机厂、内外棉纱厂、职业学校等进步青年中发展团员。1924年12月,团员数已达33人。青岛地委调整基层组织,将4个基层团支部调整为5个团支部。第一支部6人,王象午为书记;第二支部6人,贺启元(后叛变)为书记;第三支部7人,吕竹村(后脱党)为书记;第四支部5人,梁德元为书记;第五支部9人,傅友松为书记。

  1925年1月26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在上海召开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会议决定动员全体团员贯彻党的四大决议,积极发展青年工人运动、青年农民运动和青年学生运动,并决定把社会主义青年团改称为共产主义青年团。孙秀峰代表青岛团地委出席了这次大会,并且是18名有表决权的代表之一。

  3月1日,团青岛地委召开团员大会。出席大会的有23名团员。会上,邓恩铭作了国内外政治形势报告和党团工作总结,孙秀峰传达了青年团三大精神及决议案。根据团三大决议,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青岛地方执行委员会改称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青岛地方执行委员会。大会选举产生了团青岛地委,孙秀峰任书记,林礼周负责组织,傅书堂负责工运,赵鲁玉负责妇运,梁德元负责学运。

  青岛党团组织在筹建过程中,非常重视对学生运动的领导。1924年12月,团青岛地委以职业学校的团员、进步学生为主,联络胶澳中学、礼贤中学以及台西镇小学等学生数十人,成立了以“联络感情,研究学术,改造社会”为宗旨的新学生社,团地委委员梁德元当选为委员长;同时,以台西镇小学和台东镇小学的进步学生为基础,成立了少年学会。学生运动的开展,使青岛青年团的工作呈现蓬勃活跃的局面。

第二节 改造圣诞会,开展工人运动

  中国共产党从创建时起,就集中主要力量开展工人运动。1921年8月,党公开领导全国工人运动的总机关——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成立。1923年6月,党的三大通过的《劳动运动议决案》中指出:“哈尔滨及山东两地在产业上及地位上皆甚重要,该两地方之劳动运动不可忽视”,“劳动组合书记部今后之责任为组织天津哈尔滨山东上海等处已组成之路矿等工会以外之各种工会”。

  青岛党组织开展工人运动是从改造四方机厂(1923年4月,四方工厂改称四方机厂)工人自发组织——圣诞会开始的。

  由于帝国主义及北洋军阀政府的反动统治,青岛工人阶级从诞生时起就过着极端贫困、毫无民主权利的生活。为了争得生存的权力,工人阶级不断进行自发斗争,并建立了一些行会性质的群众自发组织,如“武林会”、“少林会”、“工党同盟会”、“艺徒同学会”等。四方机厂是青岛当时最大的机械厂,有工人1520余名。由于长期遭受德、日帝国主义的压迫,该厂一批进步工人如郭恒祥、张吉祥、郭学濂等认识到,工人们只有团结起来,才有力量,才能为自身争得权益。他们积极在厂内串连,将厂内的鲁班会、老君会、油匠会等小团体联络在一起,于1923年1月,成立了圣诞会,有数百名技工参加。郭恒祥被推选为会长,张吉祥为副会长,郭学濂、耿华山为评议长,并按工种负责日常的联络工作。圣诞会的宗旨是:“崇敬祖师,互敬互助,提高工人人格,辅助路务进行。”同时还规定,入会人员每年捐献1天的工资作为活动经费,每年旧历二月十五日为圣诞日,每到这天举行一次庆祝活动。为了避免引起麻烦,圣诞会还向当局备了案。

  1923年4月,中共北方区委派王荷波(化名满玉钢)来到青岛,以全国铁路总工会“五路联合会”(京汉、粤汉、津浦、正太、道清“五路工会联合会”的简称。)的名义,与圣诞会领导人郭恒祥取得联系。圣诞会虽然是仿照民间行会组织起来的工人团体,但有鲜明的反帝意识,具有良好的思想基础。王荷波到青岛后着手改造圣诞会,对圣诞会的领导人进行革命启蒙教育。当时圣诞会存在关门主义、迷信色彩等种种弊端,会员只收技术工人参加,排斥徒工和壮工。在王荷波的指导和倡议下,圣诞会改为徒工、技工兼收,会员由数百人很快发展到1000余人,并办起了工人图书室,印发了《四方机厂工人俱乐部简章》,办起了工人夜校。郭恒祥等还接受王荷波提出的“维护工人们的利益,团结一致,与统治者抗争”的建议,圣诞会也加入“五路联合会”。

  邓恩铭来青岛后,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工人运动上。他深入四方机厂工人群众中,启发教育工人,进行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同年10月,通过在张店开展工人运动的王复元的介绍,邓恩铭与郭恒祥建立联系,并被聘为圣诞会秘书。在王荷波、邓恩铭、王尽美等人的帮助教育下,郭恒祥等圣诞会领导人的觉悟不断提高,诚心接受党的领导。圣诞会成为党领导下的青岛第一个工会组织。

  改造后的圣诞会,在党的领导下,努力为工人谋利益,和厂方进行了英勇的斗争。

  1923年秋,四方机厂木工纪子贞在干活时中风死亡。圣诞会会长郭恒祥出面向厂方要求棺殓。厂长杨毅慑于圣诞会的威力,与胶济铁路管理局交涉,经路局同意,发给棺木并将灵柩运回原籍胶县安葬。锻冶工场领班杜文福平时打骂工人,作威作福。郭恒祥闻之,将杜文福叫到圣诞会,命他跪在老君像前,严加训斥,在场的工人也同声怒斥。杜文福吓得颤颤惊惊,表示再不敢欺压工人了。这次斗争,不仅使杜文福威风扫地,而且使有劣迹的其他领班有所收敛。

  8月,胶济铁路管理局以四方机厂丢失一块围裙为借口,派路警对四方机厂工人进行搜查。木工刘凤祥等4名工人被诬陷为“嫌疑犯”,送交法庭审讯。法庭以证据不足开释后,路局又以“破坏厂规”为名,将4人开除。圣诞会根据工人的要求,与路局交涉,要求恢复被开除工人的工作,遭到路局蛮横拒绝。圣诞会当即决定全厂罢工,前往路局请愿。23日下午,郭恒祥等率领1200余名工人,冲出厂门,奔向路局,包围办公大楼,要求恢复4名工人的名誉及工作。工人们高呼“局长不答应,我们就不回去”的口号,一直斗争到深夜。最后,路局答应与郭恒祥等5名代表谈判。8月31日,路局被迫发出指令,恢复4人的工作。这次斗争的胜利,使圣诞会的影响迅速扩大,其他工人纷纷要求加入圣诞会,郭恒祥等圣诞会领导人也斗志日盛。

  1924年2月7日,全国铁路工会代表大会在北京秘密召开。郭恒祥作为胶济铁路工人代表出席了全国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并被选为副委员长。郭恒祥回青岛后,精神百倍,不仅整顿了圣诞会,而且迅速向外发展,分别在张店车站铁路工人和青岛码头工人中成立了分会,还到青岛水道局、电灯公司和纱厂工人中开展工作,筹建分会。3月,邓恩铭在致刘仁静的信中写道:“四方会长郭本来就不坏,自此次铁总会归来,勇气与决心更增百倍”,“总而言之,四方机厂工会俨然就是青岛总工会的象征”。中国工人运动领导人邓中夏高度赞扬说:“‘二七’失败,已隔一年,此时有一新生力量为‘二七’时所没有的,就是异军突起的胶济路工会,该会在中国工人阶级大受打击之后,居然能起来组织工会,会员发展到1500余人,不能不算是难能可贵”(《中国职工运动简史》(1919—1926)第116页。邓中夏著。人民出版社1953年第2版。)。

  圣诞会的迅速发展,引起胶济铁路当局的恐慌,他们千方百计寻机破坏。1924年3月19日,圣诞会组织圣诞日活动,筹备唱戏。当工人装运戏箱时,遭到了路警的极力阻挠。工人怒不可遏,据理力争。后经路局调解,没有酿成冲突。3月21日,路局又贴出告示,恶意中伤圣诞会和郭恒祥等人,说圣诞会领导人筹款唱戏是为了自肥,挑唆工人不要上当,同时宣布将郭恒祥、张吉祥、郭学濂、耿华山4名圣诞会领导人开除。事发后,圣诞会领导人据理力争,并以全体工人名义,先后向路局、督办公署送交呈文,诉辩“以演戏敬祖师纯系甘心捐输,郭恒祥、郭学濂、耿华山等实无勒索劝募等情”,要求准予回厂复工,但厂方终未准许。路局的无耻行径,激起工人的强烈不满,有人主张和当局硬拼。青岛党组织闻讯后,分析了斗争形势,研究了发展事态。适逢王尽美在青岛,他和邓恩铭等研究后认为,圣诞会是青岛最得力的工会,有举足轻重之势,万一遭摧残,将会给整个青岛工运带来不利,因此,决定暂时退让。郭恒祥、耿华山等深明大义,甘愿暂作隐忍,转向秘密活动。并在厂外用圣诞会会费开设“会仙居”小饭馆,作为党的秘密活动点,继续领导圣诞会工作。

  1924年8月,江浙战争爆发。9月8日,胶济铁路管理局以局势紧张、防止“过激派”鼓动风潮为借口,强行下令取缔圣诞会。

  同年10月,邓恩铭以圣诞会秘书身份召集四方机厂30余名工人活动分子在“三义学校”四方机厂工人积极分子活动地址的代号。开会。邓恩铭说:学生有学会,商人有商会,工人也应该有工会;我们工人有组织工会的权利,组织起来就有力量。发动大家秘密发展工会会员,建立四方机厂秘密工会。会后数月内,入会人员达到800余名,占全厂工人的60%以上。

  圣诞会虽然存在的时间不长,仅一年零八个月,但却有力地推动了青岛工人运动的发展。在圣诞会的影响下,青岛其它各业工人纷纷觉醒,联合起来反对资本家的压迫。其中,比较有影响的是1924年9月相继爆发的人力车工人和钟渊纱厂工人大罢工。

  1924年9月初,上千名人力货车工人因反对增加车捐而举行罢工。当时汽车很少,市内商业运输主要靠6000辆人力货车。由于当局强行增加车捐和硬性规定更换车轮,人力货车工人联合起来举行大罢工。一时间,市内货物运输陷于瘫痪,市政当局和资本家遭到了沉重打击。受到利益损害的商会和英国、美国驻青岛领事纷纷派人到督办公署交涉,要求从速解决罢工问题。最终,当局取消了强行增加车捐和硬性规定更换车轮的事项,人力货车工人罢工获胜,并于9月9日复工。

  紧接着,钟渊纱厂5000余名工人开始了大罢工。钟渊纱厂日本厂主武藤山治、丸山幸藏等,为加强技术力量,在招收普通工人的同时,招收了约200名具有高小以上文化程度的青年学生作为练习生,分批送往日本培训,学习、掌握纺织技术,3至6个月后,再回厂教授其他工人。按照工人离厂培训前和厂主签订的契约,练习生学成回厂后,能够提高工资待遇。然而日本厂主违背承诺,不但取消了学习期间的生活待遇,而且没有保持原来的工资水平,并将月工资15元,改为日工资0.48元。练习生们联合起来和厂主斗争,厂主竟扣发他们应得的工资,并宣布将他们开除。练习生们发动全厂5000余名工人举行罢工,进行抗议,并提出增加工资、保护童工等9项条件,要求厂方答复。开始,日本厂主态度强硬,将住在厂内的部分工人赶出宿舍,并威胁要开除。工人们团结一致,毫不退缩,并在野外支起草席,搭起帐篷存身。当时钟渊纱厂的技术力量主要依靠练习生,停产一天,损失近万元。罢工持续10余天后,日本厂主不得不妥协,答应了工人提出的罢工条件。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非常重视妇女解放运动,党的二大作出《关于妇女运动的决议》中指出:“在中国现状之下不独女劳动者已陷在极惨酷的地位,还〈有〉许多半无产阶级的妇女,也渐渐要被经济的压迫驱到工厂劳动队里面去。……至于得不着政治上经济上教育上的权利,乃是全国各阶级妇女的普遍境遇。所以中国共产党除努力保护女劳动者的利益而奋斗——如争得平等工价,制定妇孺劳动法等之外并应为所有被压迫的妇女们的利益而奋斗。”(《关于妇女运动的决议》,见《中共中央文件选集》(一九二一—一九二五)第88页。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年出版。)中共青岛地方组织成立后,遵照中央指示,把妇女解放运动作为党的重要工作之一。

  1924年底,青岛党组织指示党员赵鲁玉领导了胶澳商埠电话局司机生的罢工斗争。青岛接收前,电话局司机生的月工资都在30元左右。接收后,由于军阀政府横征暴敛,搜刮民脂民膏,司机生的工资不断下降,到1924年下半年,工资最低的每月只剩7元。电话局原先规定每年加薪两次,年终有奖金,但自1923年后,不但没有加薪,奖金也一次未发,职工意见很大。针对这一情况,青岛党组织决定由赵鲁玉发动组织群众进行合情、合理、合法的斗争。赵鲁玉发动大家联名书写呈文,要求局长按照规定加薪并发放奖金。12月28日下午,司机生们将写好的呈文送司机主任李仲英并请转交给局长。不料李仲英非但不转交,反而不屑地说:你们自己送给局长去好啦!赵鲁玉见状,挺身而出,说:我们自己送?好啊,我们全体去送!她把交换室的电铃一按,司机生们纷纷离开交换台,奔向局长室。连两名日籍司机生也被大家连拉带扯,参加了行动。全市电话立即中断。一些机关、商店纷纷派人到电话局咨询、责难,电话局当局只得忍气吞声,连连道歉。

  赵鲁玉率领司机生见到局长,将呈文递上。开始,局长态度强硬,并不理会司机生的要求。司机生毫不示弱,定要局长立即答复,并在呈文上签字,否则决不上班。一个小时过去了,局长终于在呈文上签字。最后,局长被免职。新局长到任后,企图推翻前任的承诺。司机生闻讯,又立即举行第二次罢工,新局长见状,只得兑现,每人加薪4元,发年终奖金2元。罢工胜利后,赵鲁玉根据党的指示,再接再厉,于1925年1月8日发起成立妇女进德会。其宗旨是:联络感情,团结团体,以谋公务之竞进。这是青岛党组织领导成立的第一个女工工会。它的成立,对青岛妇女解放运动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5053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