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8-07-23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天地 > 史事动态
“两个伟大革命论”是党的重大理论创新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8-05-17

作者:曲青山 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副院长

2018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新进中央委员会的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讲话把历史和现实相贯通、国际和国内相关联、理论和实际相结合,深刻阐述了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要一以贯之,推进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要一以贯之,增强忧患意识、防范风险挑战要一以贯之等重大问题。讲话提出了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和领导全党进行伟大的自我革命的重要论断,形成了一个新的重大命题,即“两个伟大革命论”,这是党的一个重大理论创新。

一、“两个伟大革命论”是对马克思主义革命论的继承和发展

我们党坚持和运用的“革命”概念,来源于马克思主义。马克思有句名言: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他还说:“一般的革命——推翻现政权和破坏旧关系——是政治行为。而社会主义不通过革命是不可能实现的。社会主义需要这种政治行为,因为它需要消灭和破坏旧的东西。”恩格斯指出:“暴力,用马克思的话说,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也指出:“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马克思、恩格斯所讲的暴力和毛泽东所讲的暴动是一个含义,是革命的举动和骤变形式。革命导师和领袖的重要论述都说明了革命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重大作用,是实现社会形态更替的重要手段。马克思主义关于革命的这个思想,我们党一直是坚持的。

改革开放后,我们党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对马克思主义的革命思想又有新的发展和运用。突出的表现是,我们党对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实行的改革开放赋予了革命的意义。邓小平深刻指出:“革命是要搞阶级斗争,但革命不只是搞阶级斗争。生产力方面的革命也是革命,而且是很重要的革命,从历史的发展来讲是最根本的革命。”对于我国改革开放的性质,邓小平强调:“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江泽民指出:“改革开放是一场新的革命,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强大动力。”“这场新的伟大革命也给党的思想政治建设注入了新的活力”。胡锦涛也指出:“我们党领导的改革开放这场新的伟大革命,引领中国人民走上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广阔道路,迎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光明前景。”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两个伟大革命论”是对马克思主义和我们党关于革命论的继承和发展。这个理论既把革命和改革贯通起来,又把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贯通起来,是党的又一个重大理论创新。这个理论的两个贯通,是有充分实践根据和理论依据的。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看,革命就其本质意义讲,是事物量变过程中渐进过程的中断,即产生飞跃。同时马克思主义哲学又认为,在事物量变过程中也还大量存在着不改变事物性质的部分质变。事物的发展变化有突变和渐变两种形式,因此革命也就有了广义和狭义之分。从一般意义上说,狭义的社会革命,就是暴力革命,社会制度变更;狭义的自我革命,就是脱胎换骨,除旧布新。广义的社会革命,就是改革,体制机制的完善;广义的自我革命,就是坚定革命意志,发扬革命精神。习近平总书记的“两个伟大革命论”是狭义革命论和广义革命论的有机统一,为我们正确认识革命的性质、功能、条件和范围提供了基本遵循,也为我们在新时代推进伟大的社会革命和推进伟大的自我革命提供了科学的思想指引。

二、“两个伟大革命论”是对中国共产党历史主题主线和主流本质的深化和拓展

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主题主线是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这两大历史任务是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所面临的,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所提出的,是中国的社会性质和特殊国情所决定的。在近现代的中国,谁能承担起中国历史所赋予的这一责任,带领中国人民完成这两大历史任务,人民就会支持谁、选择谁、拥护谁。

我们党97年的历史分为三个历史时期。第一个历史时期从1921年建党至1949年新中国成立共28年,我们称之为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历史。在这个历史时期,我们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进行浴血奋战,打败日本帝国主义,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完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实现了中国从几千年封建专制政治向人民民主的伟大飞跃。第二个历史时期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至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共29年,我们称之为党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的历史。在这个历史时期,我们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完成社会主义革命,消灭一切剥削制度,确立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推进社会主义建设,完成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实现了中华民族由近代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第三个历史时期从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至今共40年,我们称之为党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时期的历史。在这个历史时期,我们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进行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破除阻碍国家和民族发展的一切思想和体制障碍,极大激发广大人民群众的创造性,极大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极大增强社会发展活力,人民生活显著改善,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国际地位显著提高,中华民族迎来了实现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两个伟大革命论”把党肩负的两大历史任务和党的三个历史时期连接和贯通了起来。

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主流本质是我们党带领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幸福而不懈奋斗的历史;是我们党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建设、改革实际和时代特征相结合,不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行理论探索和创新的历史;是我们党不断加强自身建设,始终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历史。概括地说,就是“不懈奋斗史”“理论探索史”“自身建设史”。“两个伟大革命论”又连接和贯通了我们党的“三个史”。可以说,“不懈奋斗史”记述的就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的历史;“理论探索史”“自身建设史”记述的就是我们党领导全党进行的伟大的自我革命的历史。“三个史”的内容极其精彩生动,“三个史”的内涵也极其丰富和波澜壮阔。

“两个伟大革命论”深化和拓展了中国共产党历史的主题主线和主流本质,也就澄清了过去一个时期我们对“革命党”“执政党”的不准确区分和模糊认识,对回击历史虚无主义从根本上否定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和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的历史必然性,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纠正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和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相互否定的做法,提供了强有力的思想武器,以确保我们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取得的成果绝不能丢失,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取得的成就绝不能否定,在改革开放中坚持的正确方向绝不能动摇。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的成果,也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的继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要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们党必须勇于领导人民把进行了97年的伟大的社会革命推进到底。而我们党要把伟大的社会革命推进好,必须始终保持革命精神,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拼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永不自满、永不懈怠,敢于自我革命,敢于刀刃向内,敢于刮骨疗毒,敢于壮士断腕,防止祸起萧墙。不断增强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能力。

三、“两个伟大革命论”为我们党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供了前进方向和战略指引

无论经济改革或是社会变革,都要顺应历史规律,把握发展方向,保持战略定力。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内外形势变化和我国各项事业发展都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重大时代课题,这就是必须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党对此作出了明确而又系统的回答。其中就包括制定和实施“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本方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二者统一于党领导的伟大的社会革命和伟大的自我革命的实践之中。“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体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全面发展,“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体现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的战略重点、关键领域和主攻方向。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提纲挈领,统并归纳,就是要解决和处理好“两个伟大革命”的关系问题。其方向和要旨,就是要将“两个伟大革命”贯穿体现于“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之中,以“两个伟大革命”为方向和牵引,将“两个伟大革命”推进好,将“两个伟大革命”相互之间的关系协调好、处理好,以伟大的自我革命推动伟大的社会革命,以伟大的社会革命引领伟大的自我革命。

党的十九大明确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为统领,对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以及全面从严治党作出全面战略部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党领导的事业,是亿万中国人民自己的事业。必须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原则,着力增进人民福祉,这是新时代伟大的社会革命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新时代我们党要领导好伟大的社会革命,面临着“四大考验”和“四种危险”,这就提出了新时代我们党要领导好伟大的社会革命,还必须领导好伟大的自我革命的问题。这就要求我们党要继续坚持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的方针,把党建设好,完成党自我革命的任务,使党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因此,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要以“两个伟大革命论”为前进方向和战略指引。

四、“两个伟大革命论”为我们党跳出历史周期率提供了根本方法和具体路径

历史周期率是中国历代封建王朝盛衰兴亡所呈现出的一个普遍现象。针对中国共产党如何跳出历史周期率的问题,上世纪40年代,毛泽东在延安与黄炎培有一段著名的“窑洞对”。如何跳出历史周期率,毛泽东给出的办法就是民主与监督。每到我们党在执政的重大历史关头,毛泽东和黄炎培关于跳出历史周期率的“窑洞对”就成为全党聚焦、社会高度关切的问题。

“两个伟大革命论”对毛泽东这一思想给予了丰富和发展,为我们党跳出历史周期率提供了根本的方法和具体路径,这就是全面加强党的自身建设,全面从严治党,发扬我们党彻底的自我革命精神。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在新时代,我们党必须以党的自我革命来推动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把党建设成为始终走在时代前列、人民衷心拥护、勇于自我革命、经得起各种风浪考验、朝气蓬勃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这既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客观要求,也是我们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和发展的内在需要。

伟大的自我革命的成效,是我们党能否领导伟大的社会革命的前提和条件。我们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顺应社会历史发展的潮流和趋势,代表着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着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因此,我们党除了工人阶级和最广大人民的利益外,没有自己的利益,更没有自己的特殊利益。马克思主义政党所具有的这种性质,就决定了它的宗旨、任务和最高理想、最终目标与其他类型的政党不同,也就规定了它对为人民服务宗旨的践行,必须全心全意,不能带一点私心,不能含半点杂质。否则,就不能行稳致远,就违反其性质,背离其宗旨,就不是共产党。勇于坚持真理,随时修正错误,就成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品格、特质和优势。中国共产党的这种能力,既是我们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也是我们党兴盛不衰的秘诀。新时代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对我们党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新挑战新要求。新形势下,影响党的先进性、弱化党的纯洁性的因素是复杂的,侵蚀党的肌体的现象是大量存在的,而且这些因素和现象具有很强的危险性和破坏性。这就决定了推进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党必须勇于自我革命。通过自我革命,使党始终成为时代先锋、民族脊梁,始终保持马克思主义执政党的性质不变,确保我们党团结带领人民有效应对重大挑战、抵御重大风险、克服重大阻力、解决重大矛盾,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伟大的社会革命的成效如何,是对党的伟大的自我革命合格与否的检验和证明。在推进伟大的社会革命实践中,我们党紧紧依靠人民,跨过了一道又一道坎,取得革命、建设、改革伟大社会革命的胜利。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举措,推进一系列重大工作,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推动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这些成就是我们继续前进的基础和起点。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昨天的成功并不代表着今后能够永远成功,过去的辉煌并不意味着未来可以永远辉煌。”我们党只有把伟大的自我革命和伟大的社会革命都搞好,才能奠定长期执政的坚实基础,始终充满生机活力,也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

伟大的社会革命和伟大的自我革命辩证统一、相辅相成,两者之间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相互作用,相互影响,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只有两个伟大的革命都搞好,我们党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思想,不是从几十年、上百年的时间维度和时间节点来衡量的,而是着眼于在中国完全建成社会主义社会,直至最后实现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两个伟大革命论”这一重大理论成果,对推进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的社会革命和推进我们党领导全党进行的伟大的自我革命,必将产生强大的指导作用。

(来源: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6166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