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11-24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天地 > 史海回眸
赵尚志生命的最后8小时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6-11-15

吕家菜园子在一块开阔地上,下面是梧桐河。因为有金,民国年间,这里建有梧桐河金场。有一吕氏人家在这儿辟出一块菜地,专供金场工人、把头们吃菜,就有了“吕家菜园子”的名称。
  伪满洲国时期,日本人霸占了梧桐河金场,设警察分驻所,驻警备队,严加防范抗日武装。
  1941年冬,赵尚志带着一支小分队,从苏联过江来,实施对日军战略目标爆破。
  次年2月12日,农历腊月二十七,还有两天过大年。凌晨,他挨了奸细由背后打来的致命一枪——由这一刻算起,到他心脏停止跳动,赵尚志在这里度过了人生的最后8小时。
  在一段不到百里的行程,他吸纳了两个发誓“抗日”,实是受命杀死他的奸细。当那致命的一枪将他击倒时,他拔出手枪连发两枪,让奸细早于他8小时毙命。
  他是那样的大局至上,不允许他的部下对自己实施抢救,命令一个部下立刻把他身上的机密文件取走,迅速返回大本营。
  面对审讯官(伪满警员),他说:“我是赵尚志。”“你们和我不同样是中国人吗?你们却成为卖国贼,该杀!”“我死不足惜,今将逝去,还有何可问?”
  在当年日本关东军宪兵司令部编写的《满洲共产抗日活动概况》里,这样记载:“(赵尚志)一直睨视审讯官,置刀枪痛苦于不顾。显示无愧于匪中魁首之尊严。而终于往生。”
  时年34岁。
  赵尚志,三次身负重伤;三次被敌人逮捕;三次身陷囹囫;一次赴刑场陪决;两次被错误开除党籍;三次被撤职销权……
  生命最后8小时,躺在地上与敌人战斗的赵尚志,既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抗日联军的总司令,他只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里面的一个5人小分队的分队长——然而,日本人依然把他当作“共产抗日”中的“匪中魁首”,这个“魁首”始终保持他的尊严,直到牺牲。
  这位1925年入伍的中共党员,1933年1月,第一次被错误开除党籍,他对战友韩光说,开不开除,是组织的事,干不干革命,是个人自己的事。苦思了几天几夜,最后也想开了:自己找门路,打进一支伪军,本想改造这支队伍,但未获成功,只拉出7个人来。赵尚志以这7个人为骨干,继续抗日,直到恢复党籍,重返抗联。
  1940年1月,赵尚志第二次被错误地开除党籍,这次先是将他“永远开除党籍”,后来改为“开除党籍”。赵尚志,一个令日本人闻风丧胆的英雄,当得知自己被“永远开除党籍”后,竟然放下坚硬的身段,“柔软”地给党写了一份“请求书”:
  党籍是每个共产党员的生命。我万分地向党请求党审查,给我从组织上恢复党籍。我不能一天离开党,党不要一天放弃对我的领导。
  1985年恢复赵尚志的党籍,距他蒙难之日已过去43年。在生命的最后8小时,他清醒地知道,自己是个没有党籍的战士,高尚于斯,赵尚志依然践行加入共产党时的誓言:为了解放全中国,为了解放全人类,奋斗终生!
  我们把8小时再向前延伸一段,赵尚志被开除党籍这两年零一个月是这样生活的:
  继北满(第三路军)开除了他,第二路军又不要他了。赵尚志对于保合说:“谁也不要,我一个人革命!”
  他利用这段时间思索东北抗日武装斗争的经验、教训及今后如何深入开展东北抗日运动,写了两篇文章:《关于东北抗日游击队过去与现在的略述》《关于布置和建立东北游击队的报告》,第一篇是写给党在重庆办的《新华日报》;第二篇是写给苏方代表,为可能召开的第二次伯力会议进行的思考。
  赵尚志在撰写上述两篇文章期间,思绪万千,诗兴勃发,挥笔写下《十年血战还要争取最后的一朝》,歌词分5段,40节。下面辑录其中第三段与最后一段:
  凶残的敌人污遍了屠刀,斗争惨史永远不能抹掉,我们以身作则拼命号召,十年血战还要争取最后的一朝。冻饿困苦更使我革命活跃,敌人的内部已经腐烂糟糕,最后五分钟是战胜绝着,十年血战还要争取最后的一朝。
  分裂中伤是瓦解的祸苗,暗害破坏是奸细的毒药,叛徒贼子个个将他杀掉,十年血战还要争取最后的一朝。携手一致革命者才是知交,用大家精诚的鲜血将旗染好,庆凯歌看红旗到处飘飘,十年血战还要争取最后的一朝。
  写罢词,他又给词谱了曲。
  赵尚志用他的一生践行了他的歌,他的歌写照了他的一生。在信仰面前,人啊,轻易不要举起你的右臂,一旦举起来了,你就不可以放下!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 作者:李占恒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5054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