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9-22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天地 > 党史文献
毛泽东:敌人教育了我们,两次失败使我们学会了打仗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0-04-07

毛泽东:敌人教育了我们,两次失败使我们学会了打仗

两次失败使我们学会了打仗〔1〕

(一九五九年二月十七日)

  中国民主政党是一九○五年成立的,叫做同盟会,孙中山是领导人。中国共产党是一九二一年成立的,一九○五年到一九二一年是十六年,是在同盟会成立十六年后才成立的。一九一一年举行辛亥革命,当时没有共产党,成立了第一个资产阶级共和国。但是他们失败了,第一个共和国灭亡了。以后就不断地斗争,同军阀买办进行斗争,那时还没有共产党。从一九一一年到共产党成立有十年之久,资产阶级老是失败,找不到出路。我们这些人当时以个人身份参加辛亥革命,我就是参加辛亥革命的,当时参加的还有吴玉章、林伯渠〔2〕等。后来参加反帝反封建革命,还是没有共产党。资产阶级没有出路,就走俄国革命的道路。以后中国共产党成立,孙中山和苏联代表越飞〔3〕签订了孙越协定,这是在一九二二年到一九二三年的时候,苏联支持孙中山的革命。

  一九二三年共产党的第三次大会决定参加国民党,就是一部分党员参加到国民党里面去。国民党接受了,我们就参加进去。它的目的是要“容纳”共产党,就是要把我们化掉。他们有个民生主义可以化共产主义,这是资产阶级的目的。

  中国资产阶级在经济上是薄弱的,抵抗不了帝国主义。在组织上也是薄弱的,不会做组织工作。我们就去帮助他们组织群众,建立支部。这里指改组后的新的国民党。

  在国民党中央组织内,每十个委员中只有一个或两个委员是共产党,国民党占绝对优势。孙中山死了,蒋介石来一个政变,同共产党打,发生在广东,那时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根据地都是在广东。蒋介石的军队也是在苏联和共产党的帮助下搞起来的。周恩来总理是当时黄埔军官学校的政治部主任。国民党把我们在中央的权力剥夺了,但是在地方和军队中他们没有做到。因为那里复杂得很,他们搞不下去。因此一九二六年到一九二七年的北伐是国共合作的。

  一九二七年是个大胜,也是个大败,蒋介石争得了领导权,共产党被迫转入地下。党内陈独秀〔4〕犯了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革命高潮变成了革命低潮,共产党由合法变成非法。大批党员被杀戮。那时我们党缺少经验,只懂得同资产阶级合作,不懂得斗争。要准备同他们斗争,准备失败,但是我们当时没有这个准备。

  革命果实落在资产阶级手里,无产阶级同农民一点东西也没有得到,相反地却受到镇压。但是我们得到了一个很好的东西,就是得到了经验,原来资产阶级是这样的,曾经和我们合作,现在打我们。这条经验我看对你们是有用的。

  我们就想一想,他杀人,我们就隐蔽起来,搞秘密工作。从前我们不懂得搞秘密工作。第二条是上山,他有枪,我也有枪,跟他对打。

  敌人教会了我们两个办法,第一个是做秘密工作。他不杀人,我们是学不会的。第二个是学会了打仗,一打就打了十年。我们创立了十几块根据地,有三十万部队(包括游击队),有三十万党员。这个时候我们又犯了错误,“左”的错误,以为这个时候我们也了不起了,轻视敌人。陈独秀犯右倾机会主义错误,这时犯“左”的错误。一犯错误就很大,三十万军队就剩下两万军队,垮下来,中间经过一个长征,走了一万二千五百公里。你们也许听说过。党员剩下几万人,十几个根据地剩下北方一个,我们从南方转到北方来。秘密工作因为“左”的错误,也破坏得差不多了。

  这是一个失败,很大的失败。但是失败教会了我们,大概这是不可避免的,没有失败教不会党员。敌人教育我们,“左”右倾机会主义教会我们。

  我们有两次大起大落。第一次有五万党员,党在军队中有很大势力。敌人把我们打败了,剩下几百个、千把个党员,数目虽少,但都是很优秀的。有的被杀了,有的叛变了,有的动摇了,总之天昏地黑不好混。在座的有三个就是经过大起大落的党员〔5〕。第二次大起大落就是刚才讲的,由于犯了“左”倾机会主义,剩下两万军队、几万党员。

  这是一个认识中国革命的过程。我们是中国人,就是不知道中国革命要用什么方法。所以在抗战时期,鉴于两次失败,一“左”,一右,做了综合工作,长处和短处,正确和错误,两种经验综合起来。政治、军事、经济搞出一套来了。

  从第二次大落到北方,从一九三四年冬季到现在,有二十三年半,就稳步上升,没有什么大起大落了。这中间包括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战胜蒋介石,在朝鲜战胜美帝国主义,在国内进行第二次革命。我们革命有两次,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就是要把资产阶级和小生产所有制转变为全民所有制。

  这个时期包括抗日战争,同蒋介石合作,一共八年,后来又打了,把他打跑了,跑到台湾去了。现在我们又讲跟蒋介石合作,他说不干,我们说要合作共同反美,他不干。我们说总有一天美国要整他,总有一天美国要承认我们,丢掉他。蒋介石懂得这一点。我们搞第三次合作,他通过秘密的间接的方法跟我们联系,公开不敢,怕美国,对我们不怕。

  我们长期对资产阶级分两个部分搞不清楚。对买办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应当有不同的政策。

  对反帝国主义和反封建我们比较清楚,但反封建要会分析。

  根据中央档案馆保存的谈话记录稿刊印注释

  〔1〕这是毛泽东会见摩洛哥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阿里·亚塔、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书记阿卜杜塞?布尔基亚时谈话的一部分。

  〔2〕吴玉章,一九○五年参加同盟会,辛亥革命前领导四川荣县起义。林伯渠,一九○五年参加同盟会,同年回国参加辛亥革命。

  〔3〕越飞,一九二二年八月至一九二三年一月作为苏俄政府特命全权代表来华,并于一九二三年一月二十六日与孙中山发表《孙文越飞联合宣言》。

  〔4〕陈独秀,大革命时期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

  〔5〕指毛泽东、刘少奇和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王稼祥。

来源:《党的文献》2010年第2期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801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