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9-08-21  星期三    邮箱:qd85911629@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期刊
党史期刊
解放初期青岛金融和物价秩序的确定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9-07-15

文/ 李振涛

解放战争前,青岛已成为我国重要港口城市和工业城市,是国民党政府重点控制和经营的区域之一,经济比较繁荣。到1948年冬,随着国民党军队大溃败形势的形成,国民党控制的青岛地区,刮起了一股达官贵人南逃、工厂企业南迁之风。1949年初,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市爱国人士大力开展护厂反南迁斗争,粉碎了国民党政府破坏青岛的企图。尽管如此,在解放初期,青岛经济社会发展依然遭遇较大动荡,特别是金融和物价秩序,亟待重建和稳定。为此,青岛市军事管理委员会(简称军管会)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短时间内,青岛的金融和物价秩序得到确定。

做好预先准备和接管相关工作

解放战争中,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不断取得胜利,我军先后接管了一批城市,积累了许多经验。为解放并顺利接管青岛,早在1948年下半年,我军就研究出台了接管青岛的相关政策方针,对多种情况进行了预判,也对稳定青岛的金融秩序进行了相应安排部署。比如1948年11月26日,胶东区党委统战部《关于青岛工作的两套方针与两套打算》,针对武装解放青岛、和平解放青岛等情况,制定了一系列方针。随后又多次出台相关和配套政策与规定,对方方面面情况进行了明确。特别是1949年5月,青岛市军管会出台了《关于青岛市军管会内部组织的决定》,确定成立16个部1厅1处,其中就包括负责金融和市场秩序的金融部和工商部。
  金融部的主要职责和任务是接管伪中央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中央合作金库、山东省银行、青岛市农民银行、中国保险公司信用合作社等,同时进行限期限额兑换伪钞,使人民币、北海币迅速占领市场。建立各种性质的银行并即日营业,活跃市场,稳定金融。金融部部长为刘涤生,副部长为宋青云。
  工商部的主要职责和任务是接管海关及其所属各单位,包括伪经济部青岛商品检验局、青岛市交易所、度量衡检定所、中国植物油公司所属各厂所,伪行政物资供应局等单位,同时掌握对外贸易,掌握物资、调剂市场、稳定物价,组织全市工商登记等事宜。工商部部长为张宣文,副部长为郭士毅、盛文楼。
  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当天,青岛军管会各部门就有序开展了接管工作。其中金融部到6月27日,共接管各类银行、金库等9个。
  国民党政府撤退前,主要物资及帐册档案大部门被劫走,仅剩部分残留。金融部第一时间对这些剩余物资进行了查封。在对旧员工进行角色转化教育和清点动员工作后,根据具体情况分别组织力量进行清点。在清点过程中,采取群众路线大家负责的方针,启发旧员工的积极性和自觉性。经过多方努力,某些遗漏的物资、帐册财产也得到清点登记。清点登记的主要物资有:
  (一)现款包括黄金2两,美钞650元,银元24321元。另外寄存现款有美钞633元,银元5296元,金圆券若干;(二)生油85946斤,汽油4728加仑,滑机油354加仑,柴油262906斤,火油6488斤;(三)柴油发动机(35马力)两座,锅炉两座,各种油柜16个;(四)变压器37座;(五)升降机6部,发动机13部;(六)汽车20辆,自行车35辆,人力车20辆;(七)各种轮胎2734只;(八)各种鞋52080双;(九)各种纸13035令,另有其他类纸11万张;(十)各种收发报机及发电机25架;(十一)各种电话机13架。
  上述数据表明,金融部接管的青岛金融“家底”非常单薄。工商部接管的青岛工商业家底,也同样遭受巨大破坏,可以说是千疮百孔。
  为恢复和建立青岛的金融、工商秩序,稳定物价,青岛市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主要包括完善本地人民银行体系和业务,对私营行庄进行监督和指导,尽快恢复生产稳定物价等。

确立货币本位

青岛解放后,即开始清理金融市场打击投机,将以金银、外币为货币的市场转变为人民币的市场,以尽快确立人民币本币地位。1949年6月3日,青岛市军管会发布《关于确立货币本位的布告》(经字第1号)。布告指出,国民党政府已宣告灭亡,其发行的金圆券实际上已经失去作为货币流通的价值,而我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人民币以及山东北海银行发行的北海币,早已在我解放区内一律通用。值青岛解放之际,为迅速恢复市场活跃金融,自布告发布之日起即以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人民币为本位币,以山东北海银行所发行的北海币为人民币的辅币。由于青岛刚刚解放,很多数据尚未统计汇总,这份布告只是规定了货币的比值等问题,如明确规定人民币与北海币为一比一百,即人民币一元等于北海币一百元,但对本位币(人民币)与银元的比值、周围解放区市场上之各类物价、伪金圆券处理办法等,都未作明确规定。
  为保护人民群众利益及合法权益,便利商民交易,经字第1号布告公布的第3天,青岛市军管会金融部发通告,明确了伪金圆券、黄金、白银、外币等兑换事宜,规定:
  (一)伪金圆券实际上早已失去货币流通之价值,但为了照顾人民困难,特规定由本市北海银行按人民币1元兑伪金圆券20万进行收兑,兑换日期以5天为限,逾期即作废(自6月6日起至6月10日止),面额只限1万元以上者,1万元以下者概不收兑。(二)收兑伪中央银行所发行的伪银元辅币券(5分、1角、5角三种)。由于国民党政府已将中央银行仓库现金洗劫一空,为弥补人民一部分损失,特决定由北海银行人民币100元兑银元辅币券1元,兑换日期以5天为限(自6月6日起至6月10日止),逾期即作废。(三)黄金、银元,每日由北海银行公布牌价进行收兑。(四)一切外国货币,一律禁止在市场上流通。凡持有外国货币,向北海银行胶东分行指定的中国银行登记兑换,外币与本位币(人民币)的比值,每日由北海银行胶东分行公布牌价。
  为了执行金库制度与集中管理金银外币,使人民币早日占领市场,使生产部门的资金便于周转,国家银行大力收兑金银外币,打击金银贩子。青岛市军管会于1949年6月9日发《关于接收金银外币处理办法的通知》。通知明确指出,各单位接收工作第一阶段任务已告结束,第二阶段是对接收的金银外币、伪金圆券、银元辅币券等进行处理。通知规定:
  (一)各接收单位所接收的一切金(包括金宝、金块、金币、金首饰及一切金器与金豆等)银(包括银宝、银锞、银块、银元、银首饰及一切银器碎银等)及外国货币(包括美钞、英镑、港币等)一律必须全部集中与解送银行。属生产部门(如中纺、齐鲁)须作流动资金者亦须将接收之全部金银外币解送银行,按银行之牌价兑成本位币后再运用,非生产部门者(如敌之党政军机关)所接管之一切金银外币一律交银行变价解库。(二)各接收单位(包括生产部门与非生产部门全体)所接收伪金圆券、银元辅币券,亦须于整理包封后全部解交国库,并由国库(银行代理)开给收据,勿须作价,以后凭国库收据向军管会销帐。
  针对青岛市场交易仍多以金银计价的情况,并且金银贩子任意买卖金银,乘机取巧,操纵市场,兴风作浪,扰乱金融,危害正常商民利益等情况。为保护人民利益,稳定市场金融,建立新民主主义经济新秩序,青岛市军管会于1949年6月13日、6月27日,相继发布《关于禁止金银买卖流通规定的布告》《关于严禁金银美钞等非法货币在市面流通的通令》,明确规定,自即日起,所有完粮纳税,以及一切公私收付物价计算,债权债务票据契约合同等,均须以人民币为计算及清算本位;严禁金银美钞等非法货币在市面流通,限期至6月30日以后,一切金银只准私人储藏,严禁私相买卖与代替货币流通,为使市民便于交易,授权北海银行每日挂牌收兑。规定要求全体市民遵照办理,如有“宵小之徒,胆敢故违,决于严惩不贷”。以上规定的实施,很快取得了良好社会效果。国营公司开始大量收购物资,使人民币很快流入市场,金融市场起了新变化,工商业、金融业开始步入正轨。

重点实施回笼货币、发放贷款、降低利率等措施

为切实树立人民币为本位币的威信,尽快恢复发展生产,安定民生。解放初期的货币工作采取了两步走战略。第一步是宣布人民币为本位币,收兑伪金圆券、伪银圆辅币券,禁止美元、黄金在本市场流通,由银行挂牌收兑。由于本位币尚未完全占领市场,默许银元在市场流通。第二步是限期银元在市场上流通,对美钞登记兑换;工商部、合作社等大批销售粮食、布、纱,回笼货币,支持人民币。同时规定,在机关、部队、公私企业的收费开支一律实行本位币制。
  为配合“两步走”战略,在全市范围内深入开展了宣传教育工作。一是形势教育。让市民了解全国即将胜利的大好形势,明白天下是人民的天下,青岛是人民的青岛,消除市民的“变天”担忧,树立主人翁思想。二是向市民说明,我们不是以黄金、白银和以依靠帝国主义援助,作为货币的物质基础,而是以广大人民无限量的生产作为人民币的物质基础,使广大人民群众了解这一雄厚的物质基础是最可靠的。三是让市民了解,党的一切政策,都是从人民的利益出发的,是代表人民利益的。我们的货币政策,决不是便于投机商人投机的政策,而是从全体人民利益出发,代表全体人民利益的,应该拥护与遵守。宣传教育采取报纸登载布告、转载上级有关金融货币问题的指示和论文等方式,同时在广播电台、戏院影院进行宣传,还组织宣传车到各市场进行实地宣传。
  在“两步走”战略推进中,重点组织货币回笼工作。规定除经政府批准特许出境者外,严禁将一切金银带出解放区。违犯者由县以上人民政府处理。对匪特分子等破坏本币威信扰乱金融市场的,进行严厉打击。明令禁止银元、黄金在市场流通,限期收兑美钞,并制定了惩奖办法,动员军警、工人、学生一切人员检查检举,重者逮捕处罚,绝不宽贷。坚决取缔假票,发现假票要追根究底,重者法办,违者当事人及主管人员都要受到批评与处分。“凡有违犯上列各项规定,经查获后,即按情节轻重,予以没收或贬价兑换之处分,如系走私贩卖情节重大或屡犯不改者除全部没收外,分别情节,课以一至三倍之初金,或处一年至五年之有期徒刑。”这些政策措施执行中,烟台、威海、龙口、黄县、平度城、沙河,特别是即墨、胶县、水沟头等城镇,予以了密切配合。对人民群众手中的游资,采取最大限度的保护,如人民银行采取了各种办法集中游资,减少投机资本活动,举办折实储蓄存款,保证存户不受物价上涨的损失,得到全市人民的欢迎。由此,国家银行存款大增,由1949年6月每日平均余额1.5282亿元,增长到1950年5月每日平均余额2021.55亿元。同时为了照顾工人、教职员、市民存款便利,先后增设堂邑路、河南路、辽宁路、东镇、四方、沧口6个办事处和交通银行营业部及分行营业部。在物价稳定时,又适时开办了定活两便存款、保本保值存款,并核准各私营行庄同时承做。
  初步完成“两步走”战略后,青岛本地人民银行开始开放贷款业务。自1949年11月至1950年底,共放款1782.5768亿元,这对公私营工商业的恢复与发展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随着放贷业务的开展及货币回笼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青岛本地人民银行开始主动降低利率,并与私营银行钱庄协商,成立利率委员会,统一决定全市金融业利率。利率委员会每星期一、三、五开会一次,国家银行派员参加,共同研究相关事项。为照顾私营银行钱庄,人民银行存放利率比私营行庄低二成,对利率降低起到了助推作用。据1950年1-6月份利率统计,私营存款7天期,由1月份的18分降至6月10日的7.5厘,下降97.6%。1个月定存,由1月份的30分降至6月10日的1.65分,下降94.26%。放款由1月份的48分降到6月10日的3.9分,下降91.88%。由于物价稳定,银行存款并未因利率下降而减少,反而有所增加。

对私营行庄的监督与指导

解放初期,青岛市军管会为使私营行庄遵守政府政策,执行的是华东区私营银钱业管理办法。该办法规定,本地人民银行对本地私营行庄进行管理。
  按照市军管会的授权,青岛本地人民银行曾多次召开银钱业经理会议讨论贯彻。为了照顾各行庄的业务开展,先后批准其承做仓库业务、定活两便存款、保本保值存款。在工商业困难时期,存款不易放出,为减少私营银钱业的损失,准其将存款转存人民银行,并加给利息;在银根紧时,准其到该行转抵押;通过该行调拨头寸,汇率8折优待。等等,这些措施的实施,使私营行庄业务开展顺利,极大提高了私营行庄的信用和收入。统计表明,在刚开始的半年时间,有许多私营行庄盈余,如上海银行盈余5亿余元,金城银行盈余4.8亿余元,中国实业银行盈余1.96亿余元,大陆银行盈余130余万元,汇丰银行盈余3亿余万元等。
  但部分私营行庄由于放款不择对象、审查不力,且内部开支仍旧庞大,也出现了资金呆滞和累亏现象。如山左银行当时呆帐占放款总数的62%强,乎民钱庄呆帐占放款总数的81%强,天合钱庄呆帐占放款总数的82%强,义城钱庄放款给通国商行一笔即有7000万元呆帐。福兴祥钱庄信用放款占放款总数80%以上,且放款随便,结果有的债户破产,只得偿还房屋机器,一时又很难处理,只能冻结营业资金。这些行庄在最困难的时期,人民银行为维持其存在,曾批准提前调整存款准备金,以增加周转资力,并动员同业向其拆借帮助。如山左银行最多一日拆同业3.2亿元,但终因困难太重,资方又不肯增资,信用破产,宣告倒闭。福顺德钱庄受北京总庄和天津、烟台分庄停业影响,发生存款挤提,放款催收不进,总庄无力接济,宣告停业。

多措并举平稳物价

青岛解放初期,特别是1949年底以前,青岛的物价经历两轮特别巨大的波动过程,军管会出台相应措施,进行了有效化解。
  第一轮物价波动是全省性的,发生在1949年7月。1949年6月下旬,山东省物价开始微涨,7月份发生巨大波动。济南自6月30日至7月14日,平均上涨50%。青岛自6月30日至7月13日,平均上涨65.7%。周边的徐州、新浦、烟台、德州上涨幅度也非常大。
  山东省军管会分析这一轮物价上涨的原因为:(一)山东物价低于平、津、京,尤以徐州、鲁中南、青岛特低,形成货币流入盆地。(二)受京、沪物价不断上涨的影响。(三)某些地区在掌握物价政策和市场管理上存在着严重的错误指导思想,不敢和不愿顺应南北物价均高的形势,主动提高物价,企图以单纯的行政力量来阻塞物资的自由流通,以保持局部地区的低物价。(四)在物价开始上涨时,商人投机,公营企业和合作社也抢购囤积物资,但未及时采取有效办法加以制止,结果从低物价区开始,互相影响,波及全面。
  在此轮物价波动过程中,青岛市军管会确定了总基调,即青岛物价不是平抑而是求得逐步上涨至与上海等地扯平。根据物资的自然流转方向,也不是所有物资完全扯平,北流的物资可能高于上海,南流的货物也可能低于上海。
  按照这个基调,青岛市确定了对物价情况分析研判的原则。(一)对各大城市物价情况及时交换与分析,调查生产情况、游资活动,及时研究确定对策。物价的具体掌握,注意以即城、南村、胶县价格作为掌握依据,再以较远市集价格作参考。并注意本市供求关系掌握之。(二)工业品以津、济、烟价格作参考,以上海价格作根据,但也须注意本市的局部变化,相机打击投机商人。(三)正确掌握物价是我贸易工作关键,使工业品与农业品相互有利经营,自然交流,避免包办。
  基于此,青岛市采取了系列针对性措施。(一)大力调剂粮食,适当调剂生油与煤炭,随市出售布纱。7月份计划储运粮食600万斤(其中面2万包),油250万斤,煤3万吨,棉400万斤,布4000件,纱300件。(二)通过调剂,争取物价相对平稳,合理上涨;相机收购,藉以散发货币。(三)在掌握物资中,采取隐蔽收购方式,保守秘密,分别种类,分别掌握,避免混乱。(四)有步骤有计划有先后进行收购,对应用之工业原料,主要日用品与主要杂货,逐月做好预计收购资金安排。(五)在收购中注意要好货,价格适当,容易保存,容易售销。
为确保措施的实施,军管会进一步健全了全市金融和物价管理、工商管理的组织,颁布了取消金银市场的办法,集中交易场所,恢复交易大楼业务。上述措施的顺利执行,成效显著,8月份开始,青岛物价趋于稳定。
  第二轮物价波动,和相邻地区类似,发生在1949年11月。1949年10月下旬物价开始上涨, 11月23日达到顶点。各种主要物资平均上涨4.9倍。青岛地区是以布、纱等物资的价格领涨,牵动其他主要物资跟随上涨。以11月23日为例,布由10月中旬的每匹3.303万元涨至17万元,纱由每件95.25万元涨至505万元。一时间游资充斥市场,抢购投机之风盛行,市民惶惑不安。
  为此,青市人民政府采取紧急措施,一方面供给市场大量纱、布、粮、油等各种日常用品,并迅即开征营业税,停止公私贷款,冻结公营企业、机关、部队的存款,实行私营行庄验资制度,大量紧缩通货。另一方面,加强行政管理,限制囤积拒卖,取缔抢购投机。自11月24日开始,又由布、纱领跌,各货跟随下跌。以11月29日为例,布最低跌至8.7万元一匹,纱跌至280万元一件。因总体低于全国各地价格水平,回涨后很快趋于平稳。
  通过处理这两轮物价上涨,青岛市人民政府在平抑物价的制度建设上,取得了长足进步,进一步实施了一系列制度措施。以纱布市场为例,一是对各公营企业及机关部队的生产单位进行重新登记,厘定了各自的职责和经营范围,取消所有代理店的商业职能,改营其他生产事业。二是再度重申所有公家采购人员,不得住在私商家里委托私商买卖,对原违规人员进行了处理。三是加强了交易所的组织领导,重新配备了布、粮油、杂货3个交易所的干部,公布了严格管理纱、布交易市场的办法,严格执行审查批准制度,极大的遏制了专在市内投机倒把的商业行为。四是撤销了327户商号的纱布营业资格,限期将其所存纱布在交易所内随市价售完,以后不准再经营纱布。这些措施的实施,使纱布市场的交易秩序日渐平定。正当交易者反映良好,投机商人则不再敢轻举妄动。
  至此,青岛市的金融和物价秩序在全国一盘棋的大背景下初步确定。

作者单位:青岛市发展改革委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    联系电话:0532-85911629    邮箱:qd85911629@163.com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12025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