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9-07-21  星期日    邮箱:qd85911629@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期刊
党史期刊
战争年代胶县的妇女运动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9-06-18

革命战争年代,作为“半边天”,胶州妇女在地方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下,舍生忘死,浴血奋战,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谱写了许许多多党群鱼水情深的壮丽诗篇。她们的鲜明立场、动人事迹、博大胸怀、无私奉献精神,感人泪下,催人奋进。

胶州妇女救国组织的兴起

1939年8月,毛洪调任中共胶县工委妇女部部长,庄明辇(又名黄明霞)为妇女干事,组成了胶县铁路南第一届县级妇女组织。她们在胶县六、七区的高家庄、良乡、东台头和杨家山里一带组织发动妇女,从一街一巷的小型活动入手,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宣传妇女与男同胞在政治上平等的社会地位和抗战时期妇女应发挥的作用,教育妇女要争取经济独立等,进而组织妇女抗日群众团体,开辟地方工作。

1940年,由于国民党山东省主席沈鸿烈为代表的顽固派积极推行限共反共政策,与我党建立统战关系的国民党胶县县长徐明山转向反共,杀害了我党派来任“动委会”副主任的夏谷冰,制造了袭击县工委驻地的“东台头事件”。为继续坚持斗争,毛洪、庄明辇根据县工委的指示秘密转移到石桥子。为掩护革命活动,在当地党员陈炳毅的帮助下,在一个教堂办了一处小学,吸收农民子弟入学读书,从事抗日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毛洪是沂水县师范毕业生,曾教过书,她的教材全是自己编的。其中有《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等课文,不但有时代意义,而且很富有政治教育意义,至今还在群众中影响很深。同年5月,由于敌人查捕,毛洪、庄明辇在陈炳毅爱人的帮助下,化装成农村妇女秘密转移。

1941年春,陈少竹(又名刘景琛)调任中共胶县县委妇委委员兼妇女抗日救国会会长,马金波任妇委委员,这是胶县铁路北第一届县级妇救会组织。

1943年秋,胶北抗日根据地和胶县南部九龙山抗日根据地建立后,县委组织大批干部,分批深入到各区乡村,配合地方党组织和政府部门,利用召开各界民众大会、走村串户个别启发教育等形式,宣传党的路线和革命理论;通过发动群众开展反奸除霸斗争,激发群众的抗日积极性。在群众觉悟不断提高、抗日激情越来越高涨的基础上,按性别、职业、年龄等不同情况,组织成立各种群众抗日团体,本着自愿的原则吸收群众参加各自的抗日组织,使群众有组织地参加抗日斗争。短短几个月时间,根据地各村大都建立了妇女抗日救国会等群众抗日团体,仅妇女抗日救国会(简称“妇救会”)会员就达1200人。

妇救会在组织广大劳动妇女参加抗战的同时,还引导她们投入冲破封建礼教、争取男女平等的自身解放运动,树立主人翁责任感,积极参加做军衣军鞋、磨面、织布、照顾伤病员等战勤和生产;青年姑娘组织识字班,利用业余时间学文化;有的姑娘还拿起武器,和战士一样站岗放哨,打击敌人。为了迷惑敌人,这些妇救会组织以“妈妈会”“婆婆会”“佛教会”等多种形式出现。在活动方式上,她们主要是利用走亲戚、串门子进行相互串联,宣传党的政策和八路军的主张,启发群众觉悟,组织群众抗捐抗税、反对抓壮丁;做好伪军家属工作,瓦解日伪军等。在做法上,她们有的向群众宣传党的抗日救国主张,使人民了解党,懂得抗日救国的道理;有的以讨饭或其他形式为掩护,摸敌情、送情报、站岗放哨,掩护过路同志;有的为我党地下组织收藏枪支弹药及其他军用品;有的为革命送子、送郎参军,全家抗日,被誉为革命家庭等。胶县广大妇女在党的各级组织的领导下,为革命战争做了大量工作,是一支不可缺少的革命力量。

培养妇女运动骨干

1941年春,刚到任的妇救会长陈少竹住进了一贫如洗的河荣庄村孙芝兰家,一边给孙芝兰的母亲烧火做饭干农活,一边为其讲解党的抗日救国政策。她与孙家同吃同住同劳动,对孙家关怀备至。孙家从我们党的干部身上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认定共产党是真心实意为人民谋利益的,是她们闹翻身求解放的最可信赖的领路人,所以一个心眼跟党走,衷心拥护党、保卫党。抗日战争时期,中共胶县县委书记李奎生、矫枫和许多党的工作干部都曾在她家里住过,由于她家生活非常困难,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孙芝兰的母亲就去讨饭给同志们吃。把讨来的玉米饼子留给党的干部,自己吃瓜干野菜。晚上,为同志们站岗放哨,保卫干部们的安全,成为胶州东乡有名的“堡垒户”。

1941年秋,随着形势的恶化,日伪军经常下乡“清剿”“扫荡”,姜黎川部也常来骚扰,日伪顽互相勾结,土匪横行,民不聊生。为开辟胶莱和联屯两个区的工作,陈少竹等按照县委的指示,来到后屯村。由于敌人的反共宣传,什么“共产党红眼绿鼻子,共产共妻,跟魔鬼差不多”等等,所以初到时群众不敢接近她们。为了打破敌人无耻谰言,组织群众起来抗日,她们开始访贫问苦。首先访问可靠的佃户。为了使群众了解自己,陈少竹扮成一个农村小媳妇,头上梳着假发髻,身上穿着花衣服,脚上穿着农村流行的绣花鞋,住在佃户家里,一边劳动,一边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群众慢慢敢在她们面前讲真话了。一天,房东大娘对她讲:“你刚来时俺还以为你是个游击队娘们(土匪老婆)呢!”陈少竹笑了笑告诉大娘还没结婚,并通过拉家常传播进步思想。大娘越听越觉得她讲得对,她同群众的心连得更紧了。一次陈少竹和一名男同志在群众金良木家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突遭日伪军的包围,在日伪军的盘问中,金良木夫妇把陈少竹和另一男同志以自己的儿媳妇和儿子舍身相护。一个伪军头目发现他俩口音不对,怀疑是八路的工作干部,金良木夫妇冷冷地对敌人说:“儿子、媳妇还有假冒的吗?他们刚从东北回来,没想到在东北受欺凌,回到家里也不得安生。不信,你们查好了。”几句话,说得伪军张口结舌。赢得了人民群众的爱戴和拥护,成为人民群众的知心人和主心骨。

胶县南乡郭家小庄秘密情报员宋大娘(薛兆清),为建立党的秘密情报站,1943年在其二姐的帮助下,同丈夫及三个孩子一起住进艾山仉村蓝家坟地的一个破庙,成为武工队情报联络站。收藏枪支弹药,掩护和护送过路干部。艾山山区,道路崎岖不平,行走困难,宋大娘虽是缠足,但她从没有因此而耽误过传送情报。1944年10月的一天,驻扎在王台的日伪军突袭“扫荡”,直扑我武工队秘密驻地车家河。宋大娘发现后,不顾一切抄近路从沟底跑到打连沟屯联络站,通过联络员张连富火速给武工队送了信。武工队接到信刚刚撤出,敌人就包围了车家河,使武工队避免了一次重大损失。1945年6月,丈夫宋辉斋(原名宋增智,共产党员、情报站长)在搜集伪军相铭忱情报时不幸被捕,壮烈牺牲。丈夫牺牲后,宋大娘又送长子宋文祯参加主力部队,他作战勇敢,升任排长。1947年11月,在高密枣行的一次作战中也英勇牺牲。其女儿因无暇照顾而哭瞎了眼睛。但她强忍痛苦,以顽强的毅力坚持斗争。至今,这位老妈妈的真正名字仍鲜为人知。

在抗日救亡、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中,像宋大娘这样的女性还有很多很多。沽河周家村张叶氏,送两个儿子参加革命,她自己逃荒要饭,为我党传送情报。胶莱小高戚家村张月兰,丈夫戚耕民是县委组织部长,她细心照顾和丈夫一起工作的过路同志,为同志们站岗放哨,从而保证了同志们的安全。沽河河荣一村王青华、二村张松山的母亲,周家村周怀清的母亲,艾山袁家小庄郑子扬的母亲等,都是当时的情报员,她们以博大无私的胸怀,以大无畏不怕牺牲的精神,辛勤地为党工作,树立了中国妇女的光辉形象。


发动广大妇女力量


1942年秋,妇救会干部马金波被叛徒出卖,遭日伪军逮捕,关押于高密狱中。马金波受尽酷刑折磨达40余次,但她英勇不屈,顽强斗争,严守党的机密,最后挖开土坯墙越狱逃出,继续坚持革命。河荣庄孙芝兰,自小饱受旧社会的辛酸,在党的教育和影响下,15岁就参加革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6年国民党进攻时被敌人逮捕,牺牲于平度的一座山丘上,其小妹和大孩及腹中的胎儿一同遇害。1947年7月,国民党重点进攻我胶东解放区,地主还乡团组织杀人机动班,大肆捕杀我革命干部。胶县广大妇女在党的领导下,与敌人展开了殊死搏斗。马店镇曹戈庄恶霸地主李志来,带领还乡团回乡,杀死妇救会会长邱桂香、王桂香。铺集镇常乐庄常传温的母亲被还乡团用刺刀刺烂面部,推进水坑活活淹死。面对凶残的敌人,她们没有低头,没有屈服,表现出大义凛然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

在胶高县联屯区李家河头村,有一位女青年冷恩成,贫农出身,姐妹4人。因生活所迫,大姐二姐未到结婚年龄相继出嫁,三姐被以3斗高粱的价值卖到东北。9岁时,父亲在贫病交加中去世,母女靠给财主家放牛和干短工相依为命。1939年春,八路军山东纵队胶济一支队在联屯区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活动,冷恩成在本村加入儿童团,不久,又参加了民兵组织。1940年12月,年仅16岁的冷恩成,女扮男装在二区正式参加了地方武装,成为区中队的通讯员。1942年,经戚耕民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由于她工作积极,大胆泼辣,同年4月被分配到胶县公安局任反特队队长,1943年8月任二区公安特派员。曾主动要求并多次圆满完成了艰巨而又重要的任务。1944年,冷恩成在闸子的一次战斗中负伤,因女扮男装养伤不便,经领导批准,回家休养治疗。同年12月,戚耕民牺牲,遂与党组织失掉联系。1947年春,胶高县掀起参军热潮,冷恩成再次入伍。翌年,经北都区武装部长倪清堂介绍重新入党。在部队,她先后任过班长、代理排长、文化干事、区队长等职。在战斗中,她身先士卒,与战士一起冲锋陷阵。由于她作战勇敢顽强,表现突出,被评为战斗英雄,在徐州召开的评功受奖大会上荣获两枚奖章。1949年4月,冷恩成随大军南下,在江北岸边的战斗潜伏中正来月经,受潮晕倒,被送往医院治疗,暴露了性别。从此,公开了在部队隐瞒多年的女儿身,留起长发,改着女装,成为胶州地方的“花木兰”。

发挥妇女后备军作用

1946年10月,国民党五十四军在胶城疯狂抓壮丁。自27日起,只10天就在胶城及附近周围村庄抓壮丁2000多人。被抓壮丁不甘心当敌人的炮灰,集体爬越城墙逃跑,遭敌武装追捕,被机枪扫射一次死亡30余人。敌人的残暴行径,激起人民群众的极大愤怒。11月3日,在胶城党组织和妇救会的领导下,千余名妇女群众、壮丁家属闯入国民党县政府要子索夫,哭声震天。县长被群众围攻,衣服当场被撕破。此举成为胶州妇女运动史上一次声势浩大的妇女抗敌斗争。

与此同时,在铁路南北两个解放区,妇女救国会普遍建立,广大妇女在党的领导下,参加了轰轰烈烈的“减租减息”“反奸诉苦”“土地改革”“反蒋保田”、土改复查和拥军支前运动。妇救会组织发展到近两万人。妇女党员发展到724人。社会地位和政治觉悟的提高,使广大妇女真正成为社会的主人,人民解放事业的“半边天”。1947年7月,在国民党发动的对胶东半岛的重点进攻中,胶州的妇女群众积极参加了埋藏粮食、转移物资、掩护干部和“反蒋保田”、保卫土改斗争果实运动。粉碎国民党的重点进攻后,广大妇女群众又杀猪宰鸡,支援前线,救护伤员。胶莱区小高妇救会长张月兰,带领村里的妇救会员,提着鸡蛋,到伤员集中地王珠、闸子看望慰问伤员。同时,广大妇女响应党的号召,送亲人上前线。据统计,母亲动员儿子、妻子送丈夫、姑娘送未婚夫、姐妹送兄弟参军者达1258人。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后,全县妇女以支前为中心任务,昼夜碾米磨面3000万斤,义务做军鞋万余双,动员儿子、丈夫组成担架队、运输队随军支前达万人以上。呈现了“男人杀敌上前线,妇女挥汗搞生产”的动人景象。1949年9月,胶县妇女又组织做军鞋2.4万双,动员儿子、丈夫参加支前运粮2.3万余人,为夺取全国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文/ 安百新 作者单位:胶州市委党史研究中心)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院    联系电话:0532-85911629    邮箱:qd85911629@163.com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11743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