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8-09-24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期刊
党史期刊
解 放 青 岛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8-08-27

口述/毛成春   整理/邱吉元

【作者简介】毛成春(1930—       ),山东省莱州市程郭镇大王门村人。1947年6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自1948年起,历任掖县大队副班长、班长,西海海防营二连班长,华东警备第四旅十二团二营五连班长。1951年2月,在工兵营五连任排长,兼任工兵技术员。1956年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颁发的“解放奖章”。1960年在海军北海舰队后勤部流亭东北农场担任生产队长。1965年在北海舰队护校担任行政管理员。1976年在北海舰队409野战医院任院务处处长。1985年离休。1988年7月获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委授予的“胜利功勋荣誉章”。

1948年11月初,连队接到上级指示,进行人员调整:两名同志专业到地方工作;连队由原来的四四编制缩小到三三编制,也就是3个排各3个班的编制。军区调来了领导水平高、战斗经验丰富的连排干部。我服从上级分配,担任5班班长。

11月下旬,连里召开大会,宣布西海军区调令。我连被补充到华东警备第四旅,准备参加解放青岛的战役。

12月6日,我连出发。为了减轻重量,每个战士背着步枪、40发子弹和4个手榴弹。经过30公里的行军,我们于下午5点到达莱阳水沟镇华东警备第四旅驻地。我连被补充到十二团二营五连,全连人员重新编制,我被分配到五连二排任班长。栾连长召开军人大会,给我们讲解了当前的形势和青岛的地形以及战斗任务。青岛是一个三面环海的半岛,当时国民党33军驻守在即墨与崂山,控制着城外的每个山头。党中央派来的指挥员调到华东三野32军,部队驻扎在莱阳地区。我华东警备第四旅派了3个团、1个炮团加入主力部队,全力做好战前准备。

1949年2月26日,解放军华东三野32军的3个师开始向即墨地区挺进,部队装备整齐,大炮车辆气势壮观,解放青岛的战斗就要打响了。

我团3个营集中在大操场上开会,李团长做了战前报告,团参谋长讲解了作战计划和战斗任务,宣布我团攻打的第一个目标在即墨城西北灵山。此山高约500米,山上有庙,庙里的道士已经都走了,国民党正规军32军驻守在山上,兵力约有一个团。我团的任务是拿下敌人阵地、消灭敌人。参谋长还明确分配了3个营的战斗任务:一营攻打左边山头,二营攻打中间山头,三营攻打右边山头,形成三面夹击。爆破小组和突击队要摧毁敌人的碉堡和掩体。全团要积极配合,消灭敌人,取得胜利。

各班会后进行学习讨论,研究作战计划。3月28日,全团集合出发,行军40多公里后于下午5点到达夏哥庄。在庄里进行了两天休整后,全团于30日从夏哥庄出发到达即墨灵山附近的一个村镇驻扎下。前面的灵山就是敌占区。敌人发现我军部队在山下,就向山下开枪射击。连长告诉大家先不要还击,晚上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明天参战。第二天晚上7点30分,战斗的号角吹响了。全连指战员紧急集合,背好干粮和武器,顺着一条小道开始向目的地急行军。道路坎坷不平,加上山上敌人的探照灯到处乱照,部队行进得非常困难。天亮前,部队到达了阵地。按照战前指示,我们坚守在阵地上。这时我军的警备四旅炮团和32军炮团的大炮已在前面山坡上严阵以待。伴随着“轰”的一声,战斗打响了。我军的炮弹朝着敌人的碉堡一阵猛轰,敌人马上乱成一团,被炸得爆头鼠窜。二营三个连的战士在大炮的掩护下冲上山坡,吓得敌人四处逃跑,有些敌人被炮轰得晕头转向,从山上咕噜咕噜地往下滚。战士们见了乐得喊道:“送上门了,抓活的。”这时,整个山间响起了冲锋号声,排长发出命令:“毛班长,压好子弹,带领突击队向山上冲。”接到命令后,我立刻带领战士们端着机关枪向山上猛冲,打得敌人落花流水、死伤一片。我们与其他连队汇集在山顶上,鲜艳的五星红旗插上了灵山顶,战士们举枪欢呼。

上午10点钟,团部命令我们将一股从山上逃亡到林哥庄的国民党队伍消灭掉。接到命令后,战士们像猛虎下山一样直奔林哥庄追赶敌人。国民党指挥官刘安祺得知灵山据点失陷后,马上调集国民党32军驻地保安旅的一部分杂牌军队埋伏在林哥庄附近,准备伏击我们。我军一路追赶到林哥庄与埋伏的敌人展开了战斗。战士们拿着冲锋枪、步枪和刺刀冲向敌群,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死伤惨重。村前的敌人被我军干净利落地消灭掉了。结束了一天的战斗,部队就地休息。二营营长召开了各连长碰头会,研究敌情和明天的作战计划。据我军情报得知,一股国民党残军败将逃窜到上坛子村土围子城外,埋伏在大沟麦田里,与与我军开战。天气非常寒冷,战士们把在麦田路边捡到的国民党丢弃的大衣、毛毯盖在身上,但还是冻得睡不着。终于挨到了天亮,全团重新集合,李团长做了战前动员,并布置了战斗任务:一营把埋伏在上坛村外大沟麦田里的敌人消灭掉;二营攻破敌人的碉堡;三营拦住国民党增援部队。

上午8点,战斗打响了。在我军炮团炮火的掩护下,各营按计划对敌人展开了进攻。埋伏在麦田里的敌人像蝗虫一样黑压压地向我军阵地扑来。连长高喊一声“杀”,战士们拼上刺刀与敌人展开了搏杀,击退了敌人的进攻。二营副营长王修山带领战士们英勇冲锋,端起冲锋枪向敌人射击,打得敌人趴在麦田里不敢起来。敌军的指挥官被孙营长一枪击毙。见此情景,敌人乱了阵脚,纷纷举手投降。有少数敌人顽固抵抗,向我们反扑过来。栾连长命令:“毛班长,带领你班冲上去。”我马上带领战士们冲进敌群,拼上刺刀与敌人展开肉搏战。有一名叫李宏庆的高个子战士,十分英勇,杀死了3个敌人后身负重伤。但是,在关键时刻,他又咬牙用刺刀将冲上来的1个敌人杀死,直到一营的战士们赶来。

有一股趴在麦田里的敌人在一名少校指挥官的带领下从一个缺口冲出来,朝着上坛子村土围子的敌人据点逃跑,二营五连二排发现后追了过去。六连长说他们很有可能遭到据点敌人的包围,战士们听后个个义愤填膺,要求杀敌报仇。二营营长下达了打进上坛村、拿下敌人炮楼的命令,我军用了30分钟就将敌人的碉堡摧毁。战士们端着冲锋枪在炮火的掩护下冲进村庄,见到敌人就猛烈射击,打得敌人无处可逃,纷纷举手投降。我抓到的一个俘虏向我报告说前面有一个敌军指挥官带着一帮逃兵跑到老百姓的院子里藏起来了。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来到一个院子外,李排长命令我带战士们进院仔细搜查,我立即带领战士们进入院子,全班散开行动,进行搜查。这时,副班长看见猪圈里有敌人,他的头埋在猪窝里,屁股露在外面,浑身直哆嗦,副班长一把把敌人抓了起来。敌军军官垂头丧气地举手投降。在这次行动中,我们在院子里共抓获6个敌人。在李排长的带领下,我们走出院子。在一片树林里,触目惊心的一幕出现在我们眼前:六连两个班的12名战士全部与敌人同归于尽、壮烈牺牲了。五班吴班长双手抓着敌人的机关枪,和敌人死在一起。我们半天也没拨开五班长握机关枪的手。这么多战友牺牲,我们十分悲痛。战士们擦干眼泪,用担架抬出牺牲的战士,并派人掩埋好他们,又投入下面的战斗中。各营战士乘胜追击,将盘踞在上坛村的敌人全部掩埋,取得了胜利。

下午4点30分,部队撤出上坛村,在李哥庄集合休息整顿,准备执行下一个任务。我们下一个目标是攻下敌人在惜福镇驯虎山一带的防线,消除我军南进解放青岛的障碍。

4月10日,我军快速行军到达即墨城东南留村镇。由于住宿房间少,多数战士都睡在街上。11日9点,我军的炮火响起,山上敌人的碉堡被我军用炮火摧垮了。冲锋的号角在我军阵地响起,战士们呐喊着冲上了山。我带领全班战士冲在前面与敌人展开英勇搏斗,打得敌人四处逃窜。我和李排长活捉了一名国民党少校团副,很快我们十二团就占领了敌人据点。团长命令各营休息几分钟,然后召集大家就地开会,研究下一步作战计划。此时,国民党司令官刘安祺调来一个团的兵力与从山上逃窜的敌人纠集在一起组成了一个杂牌军队,在惜福镇村南选择了一块有利地形修筑工事,准备与我军决一死战。团长要求我们集中火力将敌人彻底消灭在我军的包围圈中。战斗打响了,我军从四面形成了包围圈,对敌人进行轰击,打得敌人龟缩在碉堡里不敢出来。天黑后我军停止战斗,开始休息,敌人从碉堡里投出的照明弹满天飞,一亮一暗,并不断开枪射击,我军坚守在阵地上,听从指挥挖壕沟修筑工事,随时准备战斗。

4月13日,我军的炮弹打向了敌人阵地,敌人的碉堡被炸开了花。一股敌人号叫着冲向我二营四连阵地,四连长带领战士们与敌人展开了英勇的搏斗。四连的战士们不怕牺牲,与敌人进行了殊死搏斗,刺刀拼弯了用枪托砸,枪打断了就用手掐、用嘴咬。有个战士子弹打尽了,就用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敌人集中兵力一批一批地冲向四连阵地。这时,因寡不敌众,四连不得已撤出了阵地。二营营长得到四连阵地失陷、战士牺牲的消息后火冒三丈,命令五连冲锋陷阵,为流血牺牲的战友报仇。五连和四连一起冲向敌群,打退敌人的进攻,夺回了四连的阵地。这时一营一连前来增援四连阵地,战士们端起机关枪向敌人猛烈射击,把敌人打得趴在麦田里不敢抬头。下午1点多钟,国民党指挥官孙元茂又调集一批增援部队向我五连、四连阵地进攻,敌人在麦田里像蝗虫一样向我们扑来。国民党一名指挥官站在山坡上声嘶力竭地叫喊:“冲上去。”孙营长对准这名指挥官来了一枪,敌军官应声倒下。见此情景,敌军阵营一下乱了套。这时我军炮弹集中火力向敌人猛轰,炸得敌人鬼哭狼嚎、四处逃窜。敌人阵地里一名营长举起白旗投降,我军停止了射击。有一股敌人趁机沿着驯虎山杜邵村的方向死命逃窜,栾连长命令我们停止追击,清理战场。战士们将俘虏押送到战俘营。惜福镇的战斗持续了两天两夜,我军伤亡并不严重。

4月16日,国民党残余部队在土匪团长的指挥下在驯虎山下挖壕沟修筑工事,准备与我军决一死战。我团接到命令,要求我们消灭这股敌人,清除解放军进军青岛的障碍。各营来到杜邵村,选好地形,修筑工事,准备迎战。这时,国民党又从夏哥庄调来了一批援兵,大约有1个团的兵力。

我军经过一天紧张的挖壕沟修工事,到了晚上已做好一切战斗准备。战土们个个摩拳擦掌,表示要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夜里,敌人的照明弹把天空照得一亮一暗,敌军借着亮光派兵来到我军营刺探军情,被我军多次抓获,有天夜里12点左右,我在站岗时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我马上截住他,喊道:“干什么的?”那个人吓得撒腿就跑。我和班里的3个战土立马冲上去捉住他。经审问,他是敌营派来刺探我军阵地情报的国民党士兵。我们更加提高了警惕。早上6点多钟,敌营又开始活动了。敌营指挥官气急败坏地组织兵力向我军发起了进攻。我们即刻迎战,炮火对准敌方阵地,各营机关枪射向敌群,击退了敌人的第一次进攻。敌人的炮火朝我营四连阵地猛炸,四连受到严重威胁,营长命令四连快速撤出阵地。这时敌人的炮火炸得很猛,我们都抬不起头来。我警备四旅炮团对准敌人高炮的位置发起了猛烈的轰击。这时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向我阵地发起进攻。我军按兵不动,当敌人到了距离我军30米左右的地方时,二营营长一声令下,步枪、机关枪、冲锋枪和手榴弹一起向敌人开火,一片片敌人倒在我军阵地前。战士们冲出战壕,把敌人全部消灭了。

紧接着,敌军指挥官指挥第二梯队向我军阵地反扑而来。孙营长带着四连战士冲出战壕,与敌人展开了英勇搏斗。王副营长率领我们五连也跳出战壕,与敌人展开面对面的刺杀,打得敌人叫苦连天、死伤一片。敌军官气急败坏地大骂,下令往前冲。孙营长举手一枪将敌军官击毙,敌军顿时乱成一团,纷纷缴枪投降。击退敌人的第二次进攻后,我军撤回阵地,坚守待命。

4月28日下午两点多,敌人又开始轰炸我军阵地,最初是10多发炮弹,后来增加到20多发。我营阵地被炸得尘土飞扬,严重影响了我们的视线。这时,敌军又疯狂地向我阵地发起了进攻。敌军首发部队是穿着黑便衣、扎着皮带、头戴钢盔、手持冲锋枪的保安旅,大约1个营的兵力;后面是国民党32军一个团的兵力。在炮火的掩护下,他们向我团气势汹汹地猛扑过来。李团长一声令下,各营的指战员向敌群猛烈射击,打得敌人四处逃窜。我连在栾连长的指挥下,坚守阵地,击退敌人的多次反扑。这时有一股敌人超我班扑来,我端起一挺机关枪扫射敌群,将扑上来的敌人一扫而光。又一股敌扑向我班阵地,栾连长带领我班跳出战壕,杀向敌群。我班战士高洪礼战斗英勇顽强,与敌人抱在一起,拉开了一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牺牲在战场上。战士们见了这般情景,内心怒火熊熊,杀得敌人跪在地上连连求饶。此时,我团3个营从四面集中火力围攻敌人,打得敌人一片片躺在麦田里无力反抗。后来我军开始了攻心战术,指导员向敌营讲解了我军政策,劝敌军缴械投降。经过我军的一番喊话教育,敌军开始瓦解了,阵营里竖起了一面白旗。敌军指挥官垂头丧气地走出阵营,高喊投降。

4月30日早上6点多,李团长到各营阵地巡视了一遍,向各营布置了战斗任务。他说目前敌人从李村纠集了大约1个师的兵力,与驻守在驯虎山的兵力纠集在一起,试图将我军的杜邵村阵地夺过去,我们要坚决守住阵地。

敌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向我军阵地发起进攻了。在敌军军官的指挥下,敌人端着枪,头戴钢盔向我们走来。敌军官叫嚣着:“快速前进!”敌军的最高指挥官也乘坐着吉普车赶到现场进行战前动员,并威胁说谁要逃跑就枪毙谁。随后,敌军开始了对我阵地的狂攻。李团长一声令下:“开炮!”炮弹在敌群中开了花,打得敌人纷纷找地方躲藏,不敢进攻。

上午9点多钟,敌军调集炮兵向我军阵地开炮,铺天盖地的轰炸将我军阵地炸得尘土飞扬。敌军指挥官指挥一小股敌军趁机向我二营阵地扑来。等敌军接近我阵地时,战士们跳出战壕,用机枪扫射敌人,击退了敌人的进攻。

上午10点,敌指挥官又组织了一批由500多人组成的杂牌军队向我军二营四连阵地疯狂反扑。四连在连长的带领下冲出战壕,端起机关枪扫射敌军。敌军像疯狗一样号叫着,打退一批又上来一批,四连受到了重创,敌军占领了四连的阵地。李团长得到四连阵地失陷的消息后,向二营发出命令:集中兵力,不惜一切代价在11点前夺回阵地。接到命令后,营长马上组织迫击炮选好制高点炮轰敌人阵地。我们六连、五连的战士在营长的带领下跳出战壕,冲向敌人,活捉了敌人的头领。四连阵地被夺了回来,由团部警卫连驻守。四连转移到高山洼地修筑工事,坚守阵地。

下午两点多,敌军的又一次反攻开始了。在炮火的掩护下,敌人低着头、弯着腰向我军进攻。敌军接近我军二营时,连长一声令下,机关枪、步枪一齐向敌军射击,打倒了一批又一批。敌军的炮弹从10发增加到20发。连长带领我们冲出战壕与敌人拼杀。有一股敌军趁乱占领了五连阵地。一排长马上组织兵力,带领一个班冲杀过去,打得敌人逃出了我军阵地。一名敌军指挥官带领20多名士兵端着冲锋枪扑向五连阵地。五连集中火力向敌军开火,消灭了敌军。下午4点多钟,敌军又发动了一次进攻,被我军打得横尸遍地,向驯虎山逃窜。

天色暗了下来,敌人停止了进攻。这时,二营军械员运来了新的枪支弹药,上级给我们增添了美式武器。班长、排长配备的美式冲锋枪也是连发的。我连连长受了伤,撤下了阵地,由二排长王德顺代理连长职务,一班长代理二排长。

5月1日,我军侦察员报信说敌军又从夏哥庄调集了一个团的兵力,还从驯虎山抽调了国民党保安旅的一个营,再加上一些逃兵组成了一支上千人的部队,准备向我军阵地发起猛烈攻击。团长根据情报下达了战斗命令,命令我营要坚守阵地、沉着应战、集中火力击退敌人、尽量减少伤亡。连长宣布二排长由四班长王洪宪担任,四班长由老八路李大勇担任。接到任务后,战士们马上进入壕沟掩体,做好战前准备。上午8点多钟,敌军又向我阵地开炮,炮击非常猛烈,烟火笼罩着村庄,有的民房被炸塌。敌军离我阵还有30米左右的时候,营长一声令下,战士们端起冲锋枪向冲上来的敌人射击,五连战士冲进敌群与敌人拼杀。我班的一名战士受了伤,但是他捆了一捆手榴弹冲进敌群,拉开导火索,“轰”的一声炸开了,把敌人炸得人仰马翻。这名战士受了重伤,被抬下火线。眼看敌军的兵力越来越集中,连长紧急向营部求援,号召党员要挺身而出。战士们把身上的物品掏出来,交给指导员保存,坚定地表示一定会用生命保卫住阵地,与敌人决战到底。二排长第一个冲进战壕,战士们紧跟其后。这时营部的增援部队及时赶到,集中火力用手榴弹将涌上来的敌人击退。上午10点多钟,敌人又组织了一批保安旅还乡团的兵力向我五连进攻,终又败下阵去。下午1点,敌军的又一次反攻被我军彻底摧毁,剩下的残兵败将狼狈地逃到了驯虎山阵地。

我军用生命守住了阵地,牺牲40多人,受伤60多人。我的一位好战友也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了。得到消息后,我非常悲痛。战士们在阵地前列队脱帽对牺牲的英烈们进行哀悼。营教导员走到队伍前说:“同志们,擦干眼泪,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为解放青岛继续战斗,杀敌立功为烈士们报仇。”晚上8点,我军撤出惜福镇杜邵村阵地,到胶哥庄待命。十二团接上级命令,要求二营驻守杜邵村,一营和三营火速赶到铁骑山山下修筑工事,准备作战。由于山地太硬挖不动,战士们都埋伏在山沟里待命。铁骑山由国民党60军的一个正规团和绥靖区的两个营驻守,此山地势险要,敌军占领有利地形,企图阻挡我军进军青岛。

5月26日,天刚亮,一营、三营的全体官兵在营长的带领下顺着山坡从左侧开始向山上的敌人发起进攻。团首长命令二营预备队从正面出击。二营副营长率领四连选好地形,架起重机关枪和大炮,向敌军碉堡射击。我班老战士在机关枪的掩护下,往碉堡里投了一捆手榴弹,炸得碉堡哑了火。我们冲进碉堡大喊“缴枪不杀”,敌人丢下碉堡顺着山沟逃到另一个山头,继续向我军开枪。敌人扔了一颗手榴弹,眼看就要在王副营长身边爆炸,战士王洪礼扑过去把副营长压在身下。炸弹爆炸后,王副营长安然无恙,王洪礼却受了伤。王副营长激动得流下了眼泪,大吼一声,端起机关枪向敌人猛烈射击。我一、三营汇集在山顶上,在山顶插上了五星红旗。为解放青岛,我军又打开了一个大门。

5月30日,我们行军到李村镇,在李村河边的几间破屋里住了下来。我军首长和政治委员到各营传达青岛解放的消息。6月2日,军管会接管了青岛市。战士们听到这一消息,都兴奋得举着枪,唱起了国际歌。长这么大,我第一次见到这么激动人心的场面。

征集单位: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7583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