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8-11-18  星期日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期刊
党史期刊
杨 一 辰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8-08-23

杨一辰,原名杨翼宸,字德如,又名台三,化名杨静远。山东省金乡县人。1905年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祖父、父辈均终身从事教育事业,有“教育世家”的美称。

杨一辰自幼读书,1917年考入济南山东省立第一师范附属小学。他好学不倦,博览群书。在父辈和进步师生影响下,他很小就接受了新文化、新思想的熏陶,产生了忧国忧民的爱国主义思想。1919年,“五四”运动蓬勃兴起,14岁的杨一辰心潮激荡,积极投身于反帝爱国运动之中,作为一师附小的学生代表,他担任了济南学生外交后援会评论员。

1920年,杨一辰考入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此时,比他高两级的一师学生、中共一大代表、山东党组织创始人王尽美,正发起成立“康米尼斯特学会”和“励新学会”,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杨一辰多次聆听马克思主义理论演讲,深受启迪,但因受家庭束缚和教育救国论的影响,他没有参加任何组织活动。

1925年,杨一辰考入北京大学预科。此时正是全国反帝反封建的民众运动高涨时期,北京的学生运动一浪高于一浪。杨一辰耳闻目睹北洋军阀腐朽、卖国的社会现实,又亲身经历学生运动,教育救国的思想开始动摇,他不得不重新思索、探求救国救民的正确道路。

1926年,杨一辰父亲故去,家庭经济陷入困顿,无力供俸他继续求学。迫不得已,他回到济南,受聘任教于一师附小。这一年,经跨党党员张洛书的介绍,他加入了中国国民党。但他的思想并没有停留在三民主义上,而是如饥似渴地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书籍,更多更快地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并认为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1927年 5月,杨一辰与张洛书促膝谈心,交流思想,随后由中共山东省委负责人丁君羊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中共济南市教师支部书记和左派国民党山东省党部青年干事。同年8月,中共一师支部组织了一起驱逐封建腐朽校长李览绅的学潮,杨一辰是这次学潮的组织者。年底,他因“参加风潮”而被辞退。    

1928年春,杨一辰按照党的指示,考入胶济铁路,以坊子铁路小学教员身份为掩护,负责党的鲁东交通站,并从事工人运动。10月,中共潍县党组织被破坏,敌人得到情报后到坊子小学搜捕杨一辰。在教职员工的掩护帮助下,杨一辰得以逃脱,回到济南,任省委秘书兼省赤色救济会党团书记。

1928年底、1929年初,曾在山东党内担任重要领导职务的王用章、王复元兄弟相继投敌叛变,参加组织捕共队,破坏我党团组织,搜捕党内同志。1月19日,中共山东省委机关被破坏,杨一辰不幸被捕,和省委另几位负责同志一起,被关押在济南警察厅看守所。在狱中,杨一辰和前省委书记邓恩铭、团省委书记朱霄等同志联络同狱土匪,酝酿越狱。4月19日晚,和杨一辰、朱霄、李宗鲁等关在同一监号的土匪突然起事,仓猝间,杨一辰打倒狱卒与其他人一起冲出监狱。这次越狱,因准备不足,我方只有杨一辰一人逃脱,朱霄、李宗鲁、邓恩铭等又被捕回。

杨一辰逃出魔掌后,敌人四处缉拿,在其父辈挚友、老教育家鞠思敏的资助下,他化装逃离济南,辗转奔往东北。

1929年5月,杨一辰在沈阳与已调到东北工作的张洛书取得联系,经他介绍与中共满州省委接上组织关系,省委派杨一辰到抚顺工作。不久,又调他回省委,任组织干事。8月22日,中共满州省委书记刘少奇化装成工人,到奉天纱厂开展工运,不幸被捕。省委不知实情,派杨一辰调查刘少奇下落。杨一辰东奔西走,不顾个人安危,终于查清实情,并了解到刘少奇被捕后没有暴露身份的情况。几天后,经组织营救,刘少奇同志获释出狱。

1929年 11月,满州省委调杨一辰到沈阳兵工厂,恢复加强那里的党的工作。他化名杨静远,以办学为掩护,在工厂附近工人居住区租了两间房,开办了“静远学馆”。白天教孩子们读书,晚上给工人讲课。通过办学馆,杨一辰与原来的党员、团员和进步工人,恢复了联系,重建了兵工厂党支部和赤色工会,又培养发展了一批新党员、团员。在这个有3万工人的大厂,党又恢复了勃勃生机。年底,省委调杨一辰到北宁铁路,领导那里的年关斗争。

1930年4月,杨一辰调任抚顺特支书记,不久又调任满州临时省委组织部长、满州省委总行委组织部长、沈阳市委书记。同年11月,他由沈阳重返抚顺,任抚顺特支书记,这期间,杨一辰不幸被捕。敌人用酷刑折磨他,以致左臂、右手吊挂致残,但杨一辰坚不吐实。由于没有口供,敌人只好以莫须有的罪名判其一年徒刑。1932年2月,杨一辰刑满出狱。此时,整个东北完全沦陷于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之下,党组织不断被破坏,环境恶劣。杨一辰被党派到哈尔滨工作,先后任哈尔滨反日会党团书记、哈尔滨工会党团书记、省委巡视员、哈尔滨市委书记、省委候补委员、东满代表团书记、奉天特委书记等职。

1933年4月,杨一辰奉命重返南满,任奉天特委书记。6月23日,当他按约定时间,赶赴沈阳火车站, 与一个“失掉组织关系”的“党员”接头时,不料,此人已叛变并带领敌人逮捕了他。由于事出突然,必须尽快通知党组织和同志们,避免更大损失,杨一辰决定牺牲自己。他故意编了个住址,想在带敌人前往的途中,寻机通知党组织。敌人信以为真,用挂斗摩托车押解他回住处,当车行至闹市区时,杨一辰突然起身一把摁住敌人,高呼“我就是杨一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国人民团结起来!”这样一来,消息迅速传出,我党知道他已被捕,决定立即转移。

在狱中,为了对付敌人审讯,杨一辰想尽种种办法。他用筷子捅破耳朵,血流不止,敌人只好暂停审讯;敌人给他灌凉水,他便咬破腮肉,吐出血来,敌人怕把他灌死,不得不停止;敌人不让他睡觉,想乘他神志不清时套出口供,他就以绝食对抗,并假装昏迷,一言不发;面对敌人无休止的逼供,杨一辰只好装痴卖傻,嘻笑应付。 敌人对杨一辰无计可施,只好哀叹“对于事实不肯明说”,“在党内工作之程度没有判明”,“是一个严守主义之信徒”。敌人在《盛京时报》上登载了他的照片和说明。杨一辰又一次利用敌人的公开报道,让党组织了解了他在狱中的情况。

1933年8月,杨一辰被判12年徒刑。在狱中,他得知前来探监的同志遭到敌人迫害,为了保护同志,他用暗语通知特委:“我在狱中患传染病,请勿探望。病愈出院,可以回家”,主动切断与党的联系。1940年12月,伪满政府庆祝日本建国,举行“特赦”,杨一辰方获减刑释放。

由于东北党组织几经变迁,出狱后的杨一辰一时无法和党取得联系。1940年底,他回到原籍金乡,此时我党已在金乡地区建立了湖西抗日根据地,他的亲属都参加了抗日工作。杨一辰无比兴奋,没有休息,立即到湖西地委报到,党组织分配他到湖西中学工作,负责培训党的干部。

1942年2月,党组织调杨一辰到中共山东分局, 任分局组织科长。1944年3月, 原中共青岛工委书记王建功调山东分局城工科工作,组织决定由杨一辰兼任青岛工委书记。工委受山东分局与滨海区党委双重领导。

杨一辰任青岛工委书记的时间虽然很短,但他凭借多年从事城市地下工作的经验,领导工委在派遣干部打入青岛市内、发展党员、整顿扩大党组织等方面作了大量工作,工委还组织工人采取消极怠工、浪费原料、偷拿产品、破坏机器等方法开展斗争,为准备里应外合,武力解放青岛做好准备。

1944年10月,杨一辰调任山东分局城工部部长。在贯彻执行“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16字方针的过程中,城工部向青岛、济南、徐州和其它交通要道上的大城市,大批派入干部,成立党的领导机关,发展党员和赤色群众,建立统一战线。并在领导敌占区、蒋管区人民斗争以及配合人民解放军解放大城市方面,作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49年2月,杨一辰任山东省支前委员会副主任兼人力动员部副部长、华东野战军兵站政委。解放战争后期,他担任中共豫皖苏分局委员兼行署副主任。

新中国成立后,杨一辰先后任中共河南省委组织部长、省委第二副书记,广州市委第二书记,中共华南分局常委、部长、第一副书记。1955年调国务院工作,任国务院农产品采购部部长、城市服务部部长、第二商业部部长、商业部部长等职。1959年调青海省任商业厅厅长,并被选为中共中央第八届候补委员。

1961年3月,杨一辰调任河北省常务副省长。1962 年11月,任河北省委常委。“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因刘少奇同志被定性为“叛徒、内奸、工贼”,杨一辰也因此以“刘少奇被捕的重要知情人”,于1967年5月被逮捕关押。期间他刚正不阿,决不诬陷他人,因此坐牢8年。1975年5月,他被定为“叛徒”,开除党籍,押送天津汉姑农场劳改。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中央给他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1980年,已是75岁高龄的杨一辰,不顾年老体弱,仍要求到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工作。他以满腔的热情处理好接手的每一件事。杨一辰经验丰富,政策性强,来访者络绎不绝。为了工作,他经常是废寝忘食。1980年10月15日夜,杨一辰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与世长辞。

杨一辰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生涯中,无论环境多么恶劣,他始终坚贞如一,从不退缩,干一行爱一行,为人民树立了光辉的楷模,赢得了人民的敬重和爱戴。他是山东人民的好儿子,更是山东人民的骄傲。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9013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