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8-10-19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期刊
党史期刊
“知北游”民主人士歇宿莱西前前后后追述-周日杰 孙永传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7-12-08

“知北游”是新中国建立前夕一批民主文化人士从香港到北京的秘密旅程的雅称。

全国解放战争胜利在即,应中共中央之邀,众多在香港民主文化人士,由中共香港分局派人分批护送北上解放区,参加新政协和新中国的筹建活动。其中较重要的一批在1949年2月28日登上一艘挂葡萄牙旗的“华中轮”货船离港,共有20多人,3月1日黄昏,乘客中的大教育家叶圣陶先生作了一个谜语:谜面为“我们一批人乘此轮赶路”,谜底为《庄子》篇名一。结果被宋云彬射中为“知北游”。“知”即知识分子,“知北游”意谓文化人北上。

60多年过去了,“知北游”的日记也先后公开。在阅读了其中的三种即叶圣陶《北上日记》(载《人民文学》,1981年第7期)、柳亚子《北行日记》(载柳无忌等编:《(柳亚子文集)自传·年谱·日记》,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宋云彬《北游日记》(载《新文学史料》,2000年第4辑)后, 体会到“知北游”颇有值得圈点的地方。它既是文化人憧憬无限和激情满怀的光明行,也是多少让他们觉得有些陌生的新的跋涉。



华中轮上的乘客不多,但在北上各阵容里,算是“庞大”的一队。叶圣陶记为“总计男女老幼27人”。教育界人士宋云彬后来在一次船中座谈会上担任记录,将同行者一一列名:“出席者陈叔通、王芸生、马寅初、包达三、傅彬然、张綗伯、赵超构、柳亚子、徐铸成、曹禺、郑佩宜、郑振铎、郭绣莹、冯光灌、叶圣陶、邓裕志、胡墨林、刘尊棋、沈体兰、张志让、吴全衡及余凡22人。此次同舟者仅郑振铎之女公子郑小箴、曹禺夫人方瑞及包小姐未出席(座谈会)耳。”这几乎是一个完整名单,但与叶圣陶“总计男女老幼27人”的说法尚有出入。查叶圣陶日记,有“吴全衡携其二子”的记载,吴全衡时年31岁,两个孩子尚幼,故为宋云彬忽略,叶所谓“男女老幼”之“幼”,显然也是指这两个孩子。华中轮的乘客年纪参差,名气不一,职业各异,但从某种意义上看,具有同一个社会身份——民主人士及其家眷,唯一例外者即吴全衡,宋云彬在日记中用逗号将她与其他乘客作区别,不是没有缘由的。吴全衡系胡绳夫人,也是这条船上唯一的中共党员,负有护送和照管民主人士的职责。

从启程的第二天起,在带队的中共党员吴全衡的操持下,华中轮乘客每天开一场晚会。晚会是一种不拘形式、不拘内容的即席即兴式的活动,恰如叶圣陶所言:“亦庄亦谐,讨论与娱乐相兼。”

华中轮在海上航行6天,于3月5日下午停靠烟台码头。

船停稳后,大家弃舟登岸,准备从陆路去北平。3月6日,中共华东局秘书长郭子化和宣传部副部长匡亚明专程从青州赶来迎接,代表中共华东局在合记贸易公司设宴款待“知北游”一行。郭、匡以烟台特产张裕葡萄酒待客,菜肴极为丰盛,宾主尽欢而散。对于这次宴会的东道主郭子化,徐铸成印象颇深,后来专门在回忆录中介绍说:“郭子化先生年近半百,大家都尊称为‘郭老’,为人和蔼,闻在淮海战役中,我方动员野战军及民兵、民工近百万,后方供应、组织,郭老曾负重要责任。”(注:1949年3月中旬,中共华东局南下,郭子化留在山东,担任了中共山东分局成员和山东省人民政府第一副主席。后来郭曾任卫生部副部长,1975年在京去世)。

自3月7日起,民主人士一行离开烟台,开始陆路之旅,并临时自发组团,柳亚子日记这样记载:“在客厅开会,推定叔老(即陈叔通)为临时团长,云彬为秘书长,体兰、尊棋、郭秀莹女士为干事。”午饭后成行,行李装卡车,人则分乘不同汽车。当晚9点,民主人士一行抵达距莱阳城30里的三里庄(今莱西市城东一村庄),分别被安排到村民家借宿。此行人士中除王芸生和曹禺外,都是南方人,以江浙一带为多,在山东解放区的老乡家过夜,自然别有一番新鲜感。柳亚子记:“宿于三里庄军属马大姐家,其夫李正滋,参军已五载矣。马略识字,能言拥护毛主席八项条件,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文化水准之高,可以想见。”马大姐实名马俊英。2017年4月24日,中国政协文史馆“北上”项目工作组重走68年前的“知北游”之路,在莱西市三里庄见到97岁高龄的马俊英老人,老人思维清晰、记忆准确,项目组给老人看用手机搜索出的柳亚子照片,老人一眼便认出,并对当年接待柳亚子夫妇的情景作了详细的口述回忆。

3月10日,民主人士乘火车从潍坊到青州,中共方面特为其备卧车一节,头等车一节。叶圣陶感慨:“一行人连卫士在内不过六七十人,而用车两节,太宽舒矣。”晚八时许到达青州,“党政军方面多人已在车站迎候,驱车入城,至招待所。其处原为教堂,屋颇宽敞,坐憩之顷,有如归之感”。“即以招待客人而言,秩序以有计划而井然。侍应员之服务亲切而周到,亦非以往所能想像。若在腐败环境之中,招待客人即为作弊自肥之好机会,决不能使客人心感至此也。”

3月11日下午,中共华东局邀请民主人士赴会。叶圣陶日记说:“先为茶叙,各机关高级人员俱到,个别谈话,答问唯求其详。四时又盛宴,菜多酒多,吾人虽饱,亦不得不勉力进之。”宋云彬日记也说:“先茶叙,四时大宴,有白酒,余饮五六杯,微有醉意矣。”随后,又是正式欢迎会,宾主讲话,接着又欣赏京剧,“返寓已深夜二时矣”。

3月13日,民主人士赴济南前夕,舒同、许世友等华东局“诸首长俱来陪饮,干杯屡屡”。次日晨,火车到达济南,济南市长姚仲明等“均到站相迎,驱车至商埠区,歇于招待所”。随后,又安排民主人士游大明湖、趵突泉等名胜,参观工厂、大学、图书馆、博物馆等机构,并举行了座谈会(据叶圣陶《北上日记》整理)。

3月15日,民主人士一行到达德州,德州市长张持平、副市长董焕然“设宴款待”,“地方较朴,饮食亦差,惟烧鸡两大盘极可口。梨绝佳,鲜嫩爽口”。次日晚,民主人士一行到达沧州。此时,天津方面已开来专车迎接,邓颖超、杨之华、徐冰等亦由石家庄专程赶来迎接,随即同车赴天津。对此,叶圣陶感慨:“解放军以刻苦为一大特点,而招待我人如此隆重,款以彼所从不享用之物品与设备,有心人反感其不安。”(据叶圣陶《北上日记》整理)

3月18日,北平方面派连贯等人到天津来迎接。当天,民主人士一行到达北平,中共中央统战部长李维汉和北平市长叶剑英等专程前往车站迎接,并安排下榻六国饭店。宋云彬日记说:“六国饭店陈设仿西洋式,被褥软且厚,颇感过分温暖。”

据上可知,自3月5日起,“知北游”一行在烟台、莱西(时称莱阳)、青州、济南、德州等地盘桓数日,并与舒同、许世友等华东高级首长会见,3月15日晚,“知北游”一行自德州进入河北境内,结束了十余天的山东之旅。3月18日安抵北平。

中共中央将大批民主党派代表和知识分子从香港接到解放区筹备新政协会议,为第一届政协会议的顺利召开打下了坚实基础。


如今,已公开发表的或能见到的民主人士日记,叶圣陶、宋云彬、柳亚子等对路经今莱西三里庄的情况有记载。

(一)叶圣陶日记相对详细,相关情况摘录如下:

三月七日  星期一:……  十二时午餐,一时开车。车辆由郭老(即郭子化)派定,余与墨与铎兄(即胡墨林与郑振铎)共乘一吉普。包达老(即包达三)原乘一小包车,而机件损坏,来我侪之车,于是铎兄换乘他车。达老有胃出血之旧病,故乘小包车,而终不成,颇为愁虑。公路颇不佳,车颠簸颇甚。所经村落皆瓦屋,骡车运输时时可见。(下午)四时歇桃村……

直至(晚)九时,车始停歇。其地曰三李庄,距莱阳城三十里。据闻莱阳近分四县,曰莱东、莱西、莱西南、五龙。三李庄属莱西。晤一青年姜汝,二十五岁,小学毕业程度,从事青年工作将十年,聆其所谈,颇头头是道。余思共产党从生活中教育人,实深得教育之精意。他日当将此意吸收之。即进晚餐,皆先派人在此预备,农村风味,亦自有致。诸人分宿于农家,余与墨宿一李姓家,睡一土炕,甚宽。天气虽寒,自带铺盖较充,竟夜温暖。

三月八日  星期二:晨闻达老昨夜果吐血,共感愁虑。渠已颓唐,自叹身子不好,欲返烟,或暂留于此。众以为皆不妥,总须设法顺利前进。

询知党政军机关现皆散居周围二十里之农村中,莱阳城反而弃置不用。盖城中多残破,又恐遭空袭。上午,各机关人员来着颇多,闻郭老一一介绍,惜不能记忆,彼辈皆善于谈话,有问必答,态度亲切,言辞朴质。

风甚肆。距此一里许之村庄中开“三八”妇女大会,余与尊棋、体兰及同行之妇女数人往参加。先至一党务人员薛姓之宿所,其人颇风雅,壁悬陈师曾之对联,何子贞之屏条,皆收购也。又有印刷品书画集数箱。出城子崖出土之黑陶一具相示,上有文字,与殷契相类。铎兄谓此物与龟甲文同时也。

十二时半开会,在一院子中,妇女二百余人,多数为公务员,皆席地而坐。男子参加者不过十之一。余被拉致辞,略述蒋管区妇女近况。同来邓女士亦发言,较余切实多多。继之为出席华东妇女大会之代表作报告,甚长,运用新词语已颇纯熟。察听众神色有兴者不少,皆疾书作笔记。但木然枯坐者亦多,闻一般人颇苦之,不知当前诸妇女中有以为苦者否。

久坐受风,似难耐,乃中途退出,返三李庄。又与诸招待人员闲谈,杂记所闻。

军队中除作战外,每日必有一小时或两小时之学习,视为极重要事。

每一连中,每人每月可购书籍四十“配其”(页下注释:配其,即page,英文“页码”之音译)。全连集合,即可购许多册。其费用作正当报销。

团以下团长与士兵同等待遇,一切供应皆同。

夜间,在田野间举行欢迎会。阑地作舞台。我等居于台前,铺褥坐地,前设炕几,陈烟茶瓜子之类。其外围则士兵与村民,不详其数,约计之殆将五百人,而寂静无哗。欢迎会仅郭老略说数语,无他噜苏。演剧凡四出,皆歌舞兼之,多采用旧形式。演员皆部队与政工人员,有男有女。一曰《拥护毛主席八项条件》,为花鼓戏之形式,而以集体演唱出之。二曰《交易公平》,三曰《积极生产》,皆叙解放军之优良传统,据云俱有事实依据。四曰《开荒》,则延安之旧作,亦系事实。亚老感动甚深,自动要求当众致词。余以为如此之戏,与实生活打成一片,有教育价值而不乏娱乐价值,实为别开途径之佳绩。而场中蓝天为幕,星月交辉,群坐其中,有如在戏场之感,此从来未有之经验也。且风势已弱,并不甚寒,尤为舒适。九时半散,即返农家就寝。

三月九日  星期三:晨早起,八时即开车。先在车旁全体照相,我侪及郭老等及当地人皆在内。自烟台到三李庄二百余里,三李庄到潍县则多约五分之一,其准确里数,言人人殊。公路较前益坏,颠簸殊甚。午后一时歇于平度县,进午餐……

达老铺厚褥于车中,卧而乘载,颠簸竟日,自云尚可。大家略为放心。

(二)宋云彬日记摘录如下:

七日:(晚)九时至三李庄,距莱阳城三十里,(胶东区)党政军各机关现皆散处于周围二十里之农村中。此地亦为老解放区,军民融洽一家人。十时许,招待者分别导余等至农家借宿,余与刘尊棋同睡一土炕,被褥已铺,解衣欲睡矣,忽招待员又来,谓顷悉此间屋主系一肺病患者,故已为另觅借宿处,请即迁往云云,足见招待之周到也。

八日:昨夜未能安睡,因炕未生火,又未垫稻草(此间只有麦秆,无稻草),寒冷殊不可耐,然房间颇清洁,以屋主人新婚未久,曾重加纸糊也。

午后至一党务人员薛姓之宿所,其人颇风雅,藏有少数字画之古董。有一黑陶碎片,振铎断为殷代遗物。

今日为妇女节,此间妇女界有集会,圣陶被邀出席讲话,余与振铎等未被邀请,故未前往参观。夜间有欢迎会,在田野中开,别有风味。柳亚老自请讲话,颇慷慨而得体。表演节目有四:一、《拥护毛主席八项条件》,为花鼓戏之形式,而以集体演唱出之;二、《交易公平》;三、《积极生产》,皆叙解放军之优良传统;四、《开荒》,述刘连长开荒故事。九时半散会。

九日:晨六时半起床,居停主人(姓高,名富顺)送来鸡子八枚,情谊甚殷,未便坚却,遂受之,与尊棋谋,封北海币二千元,封面书“贺仪”二字,并署余等二人姓名,置一肥皂缸中,藉作答谢。八时许开车。

(三)柳亚子日记摘录如下:

三月七日  星期一  …… 在客厅开会,推定叔老为临时团长,云彬为秘书长,体兰、尊棋、郭琇莹女士为干事。中午在寓中近饭。下午,偕子化、亚明同乘公路车赴莱阳,宿于三里庄军属马大姐家,其夫李正滋,参军已五载矣。马略识字,能言拥护毛主席八项条件,打倒国民党反动派。文化水准之高,可以想见。

三月八日  星期二:晴,今日为“三八”节,欲赴妇女大会,因风烈为郭老(子化)所阻,不果去,甚怏怏也。傍晚,风稍息,赴欢迎晚会。有节目四个:(一)拥护毛主席八项条件(花鼓);(二)公平交易(评剧):(三)努力生产,支援前线(同上);(四)南泥湾垦荒(同上),皆战士所演,声容俱茂。余被推讲话,大呼:“拥护毛主席,拥护中国共产党,打倒蒋介石,打倒美帝国主义!”兴奋至于极度矣。

三月九日  星期三:晨八时许出发,仍以汽车行……

(四)徐铸成日记整理如下:

3月7日下午,“知北游”一行移居莱阳西部农村(即今莱西市),为安全起见,分别安排在当地农户家居住。徐铸成与傅彬然同居一室,傅嗜睡,一沾枕头即鼾声如雷,声达户外,以至于糊着白纸的窗户都被震得发出簌簌的声音。徐铸成不胜其苦,“每至深晚,蒙被后始能安睡四五小时。”早晨起床后,看见农家院墙挂满了地瓜干,屋顶及晾台上则晒满了玉米,房东告诉徐铸成,他们一年到头均以此为主食,难得吃顿面粉。和村里干部闲聊时,他们从地窖里取出正宗的莱阳梨招待,皮色虽然发黑,但去皮后甜嫩无比,果然是名不虚传。

在上述日记中,“三李庄”实为“三里庄”之误写。



由于在现今已出版的近现代史、党史、国史著述中,尚缺乏对“北上”这段历史的系统的、全面的记述和解读,不少细节尚待挖掘和考证,一些相关档案、图片、日记、书信、实物等资料尚散落各地,没有被集中利用,所以,口碑相传的资料往往出现不少偏差或误记。

68年前,“知北游”民主文化人士歇宿莱西一事,是一件大事,值得在莱西地方史上记载。莱西当地有人回忆起,也有书刊记载过,可惜因是战争时期的一次秘密之旅,当时没有公开报道,口碑相传或记忆有误。莱西有关党史回忆资料曾有郭沫若、黄炎培、马叙伦、柳亚子等路过三里庄村的记载,是有误写之处的。莱西史志也有误写之处,如,1990年版《莱西县志》在“大事记”中记载——“1949年3月,郭沫若、柳亚子、黄炎培等著名民主人士路经境内。中共胶东区委在周格庄乡三里庄村召开欢迎大会”。寥寥40个字,事实基本正确,但人名混淆了,知名人士记混了。据推定,当年初修《莱西县志》时,因此事年长日久,调查不细,忆述人只记准了柳亚子一人,而对其他人士的忆述有误,则《莱西县志》大事记的记载也有误。本人认为,因当年郭沫若作为民主文化人士,名气很高,一提起“郭老”,就以为是郭沫若,而殊不知,当年中共华东局秘书长郭子华也被称作“郭老”,并在欢迎队伍中影响很大;至于说有马叙伦,可能是把“马寅初”张冠李戴了;继之,把名气颇高的陈叔通、叶圣陶、郑振铎中的一人误记为“黄炎培”了。

(作者单位:莱西市史志办公室、莱西市政协文史委)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8783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