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8-08-17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期刊
党史期刊
老一辈革命家讲党课纪事 (一)-孟红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7-12-08

无论在硝烟弥漫、血雨腥风的革命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老一辈革命家在繁忙运筹帷幄于诸多战事与经济建设之余,十分注重抓好思想政治工作,会经常为身边的党员、战士、甚或家人及群众讲党课,鞭辟入里、生动精彩,几乎场场赢得“满堂彩”,听课的同志大受其益,乃至受用终生。1927年毛泽东为红军规定了“打仗、筹款、做群众工作”的三大任务。之后,红军的所有党员干部都要学会当教员的本领,向群众宣传党和红军主张;在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艰难路程中,却把长征变成宣传队、播种机。在延安“抗大”,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等同志都亲自授课,毛泽东上党课所作的一些报告,比如《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等等我们耳熟能详的篇章,是我们领导干部开展党课教育的示范样本,至今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如果我们回顾中国共产党波澜壮阔的伟大历史进程,都会感到中国共产党的老一辈革命者,无论在任何地方、任何困难条件下,都身先士卒带头宣传马克思主义,带头宣传党的思想、路线、方针、宗旨,带头讲党课。他们并不认为身为领导干部讲党课有什么不妥,或者产生其它的想法或者顾虑,他们认为这就是他们作为共产党人的职责和义务。因此说,领导干部上好党课讲党课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我们有必要发扬光大。以下所撷取的老一辈革命领导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而不拘一格讲党课的生动事例,对当前党中央倡导开展的领导干部上好党课的工作要求,无疑是一种启示和典范作用。

毛泽东:长征中短时随地给警卫员、在延安引经据典给“抗大”学员讲党课。

1935年3月下旬,长征中的红一方面军在四渡赤水、南渡乌江后,决定取道云南北上四川。红军接连调虎离山,对贵阳、昆明虚晃一枪后,于5月初到达金沙江边。此时蒋介石才如梦方醒,急忙调集军队围追堵截。金沙江波涛汹涌,涛声惊天动地,两岸群山陡峭,高耸入云,自古便是天险,蒋介石试图利用金沙江围困并消灭红军。危急之时,川滇37名船工鼎力相助,协助红军抢渡金沙江。由此,红军跳出了几十万敌人的重重包围,把敌人远远地抛在了金沙江以南。

毛泽东一渡过金沙江,就兴致勃勃在江边岩洞马上投入到运筹帷幄忙工作中。

这时,朱德总司令来找毛泽东商量工作。他一见毛主席的警卫员,首先问他:“安排主席在哪里休息?”警卫员指着西边方向的第一个岩洞。朱德来到洞口见里面很潮润,又闷热,很不好意思地对毛主席说:“主席千辛万苦来到四川,我们却连房子也没有给找到,很不好意思。”

毛主席走了过来,说:“总司令,我看这里就不错,可以俯视金沙江,还可以看到对岸部队行军和渡江的情况。好了,总司令来了,我们大家一起商量全军迅速抢渡、过江的问题吧!敌人重兵追得急,赶时间啊!”

毛主席先向朱德介绍说:“刘伯承一过江就草拟了一个《渡江守则》。我看很不错,大家还可以在此基础上增加几条,一定要确保渡江迅速、安全,如果几万人靠几条小船抢渡,人马拥挤,一不小心,木船翻沉了,红军战士损失了,渡河时间就延长了。想当年三国时期,诸葛亮南征,3月从成都出发,5月渡泸,深入不毛之地。泸水就是现在的金沙江,马岱过泸水的2000人,中水毒就死了1500人。真是历史的巧合。我们也是5月渡泸水,但是我们要做到不死一人一马,否则,我们怎样向历史作出交代呢!”

恰在这时,有名战士来报告:张朝寿又为我们找到了18名船工。毛主席很高兴,他和刘伯承计算了一下,如果船工增加到37人,真正做到人歇船不歇,一天一夜就可以渡接近一万人过江。在原来的计划中,要红一军团从龙街渡过江,红三军团从洪门渡过江,但不知道这两路红军过江是否有困难,他们架起浮桥了吗?于是,毛主席把刘伯承找到了几条船,一天可渡多少人的情况告诉了朱德,请朱德根据情况及时做好安排。朱德立即来到电报机旁,指示无线电通讯人员电告红一、三军团:“皎平渡有船6只,每日夜能渡1万人,军委纵队5日可渡完。”

一切安排停当以后,周恩来、朱德随着刘伯承往渡口东面的岩洞走去。

在给毛主席安排休息的岩洞里,警卫员早已为他搭好了铺。洞里太潮湿,附近是高山荒岭,树木难找,根本就没有人家,找不到木板,更找不到稻草。警卫员便找到了一块比较干的地方,铺上了从江西带来的油布,把毯子放在油布上,以便能让毛主席好好休息,一切准备就绪,警卫员就去烧开水去了。

毛主席走进洞中,看见周围的布置情况,忙问:“办公的地方呢?”警卫员随口说了一句:“黄秘书还没有来,这里连张小桌子都找不到,您先喝点水吧!”毛主席像没有听见似的,向前迈了一步,用严肃但又温和的语调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工作。吃饭、喝水都是小事。江对面还有几万红军没有过江呢!”

警卫员一见毛主席生气了,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他呆呆地站着。毛主席向前走了几步,指了指自己的头脑,说:“动动脑筋,想想办法嘛!先去找块木板就行!”

停了一会儿,毛主席的气消了一些,他看见装文件的箱子放在一边,就把两个铁皮箱子搬到一起,拼起来当简易的办公桌使用。

没过多久,警卫员找来了木板,见此情景便立即上前将木板放在上面,摆上办公用品,并由电话员安装了好几部电话机。转眼功夫,电话机就响了起来,毛主席拿起电话,对红军各部队过江问题逐一作了安排后,对警卫员说:“你跟我这么多年了,难道不知道工作的重要?以后每到一个地方,最重要的是把办公的地方搞好,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工作。”

在这个事情上思虑不周的警卫员听了毛主席的这一番话,频频诚恳点头,虚心接受了毛主席这随地即时短暂却意义深刻、铭心刻骨的现场教育。

接着,毛主席打开前几天缴获的川滇黔军事地图,仔细地研究起地图来。

岩洞外面却是另一番情景,红军一边继续用渡船渡江,一边试图搭建浮桥,加快渡江速度。

在金沙江两岸,有许多红军在准备竹子和树木,人群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抬木料,运竹子,送木板,砍的砍,钉的钉,叮叮当当地干得热火朝天。到中午太阳当顶时,竹排和木筏扎好了,由船工和懂水性的红军试渡,前面还有渡船牵引。但由于金沙江风急浪高,漩涡多,暗礁多,试渡失败了。刘伯承下令:不再搭建浮桥,立即毁掉已扎好的竹排木筏,同时找到船工希望能想办法再找几条渡船。在5月5日凌晨,由船工李有才和李正芳当向导,带领12名红军战士去上游的鲁车渡找回了两条大渡船,还找回了康坤、姚万成两名船工。中午,当人和船一起到达皎平渡时,人们一片欢呼。

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简称“抗大”,是在抗日战争时期由中国共产党创办的培养军事和政治干部的学校,是为了适应形势的需要毛泽东亲自倡导和主持创办的一所专门为抗日战争储存、培养、输送军政干部的学府,是革命的大熔炉。在艰苦的战争年代,“抗大”创办9年,由最初的数百人,直至发展成为拥有12所分校、数万名学员,先后为各个抗日根据地输送了10万余优秀儿女。当时的抗大物资经费困难、设备简陋,教员也是很缺的。为了使教学正常进行,许多中央领导同志都充当义务教员。毛泽东就是其中一位。

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为“抗大”的创办倾注了满腔心血,给予了极大的关怀。“抗大”创办初期,主要课程都由中央领导同志担任。毛泽东讲授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张闻天讲授中国革命基本问题;杨尚昆讲授各国论;李维汉讲授党的建设等。为了帮学员们适应时局转换,毛泽东废寝忘食、不分昼夜地备课,给学员们讲政治形势、党的政策和《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他的演讲既高瞻远瞩,又细致入微,针对性强,分析问题精辟入理。

毛泽东这些大“教授”非常平易近人,他们来讲课,既不兴师动众,也不戒备森严。有一次,毛泽东等领导同志走进教室时,大家站起来热烈鼓掌。毛泽东微笑着摆摆手,让学员们坐下。他先介绍了跟随他来的几位领导同志,然后说:“我今天帮你们请来几位教员,有洋的,也有土的,我就是土的一个。”当介绍到徐特立时,他说:“他不仅是你们的老师,也是我的老师。”接着,他又说:“我们前一段时间,用两只脚走了两万五千里。孙悟空会腾云驾雾,一个跟头能翻十万八千里。我们不会腾云驾雾,也走了两万五千里。要是会腾云驾雾,就不晓得会走到哪里去了。现在,我们红军从过去几十万人减为两万多人,要不是刘志丹帮我们安排好这个落脚点,我们不知要到哪里去呢!反正我不到外国去。中国的地方大得很,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还有北方。当前,党中央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决定把反蒋抗日的口号改为逼蒋抗日,就是要逼蒋介石走抗日的道路。”

1936年12月12日,在“抗大”第一期学员即将毕业时,西安事变发生,中央决定和平解决西安事变。为了把学员和干部的思想统一到党的抗日统一战线的策略方针上来,12月26日,即张学良释放蒋介石的第二天,毛主席又亲自来到“抗大”,给学员和中央机关干部作关于西安事变的报告。他说:“在目前的形势下,杀了蒋介石,会使国内形势更加复杂和混乱,有利于日本帝国主义。何况杀了一个蒋介石,还会出现第二、第三个蒋介石。诸葛亮对孟获还搞七擒七纵,我们对蒋介石为什么不可以一擒一纵呢?”略作停顿,他接着风趣地说:“陕北毛驴很多,赶毛驴上山有三个办法:一拉、二推、三打。蒋介石是不愿抗战的,我们就用赶毛驴上山的办法拉他、推他,再不走就打他。这就是我们党‘逼蒋抗日’的方针。”学员们听了毛主席的报告,思想豁然开朗。后来,毛泽东在“抗大”又讲了《实践论》、《矛盾论》和《论持久战》,使学员们受益匪浅。他讲课的内容,不是从抽象的哲学概念出发,而是从长征和抗战初期的现实实践开始,信手拈来的话题,深入浅出的阐释,高屋建瓴的结论,或嬉笑怒骂、当头棒喝,或循循善诱、通俗易懂。

有时候,毛泽东夜间工作时间太晚,第二天不能准时到学校上课,学员们就列队来到凤凰山下毛泽东住处的小院子里,席地而坐,聆听演讲,认真记录。随着奔赴延安的爱国青年越来越多,大家都想亲耳听听毛泽东的演讲或报告,于是就开设了露天大课堂。延安城里“抗大”的庭院里,清凉山下陕北公学门前的广场上,以及桥儿沟鲁艺的院子里,摆上一张小方桌,放一个装满热水的搪瓷缸子,毛泽东站在桌子旁边就开始演讲。说到激动之处,他往往双手叉腰,身体前后移动,甚至在台上来回走动,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牵动着听众们的心。

(作者单位:中共山西省委党史研究室)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6701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