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8-05-25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期刊
党史期刊
文化名城与城市名片-魏书训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7-12-08

在青岛众多的城市名片中,“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无疑是最为珍贵的。从1994年1月获此殊荣至今,青岛走过了20个年头,在这20个不平凡的岁月中,我有幸间接或直接地参与了历史文化名城的申报和保护工作。


艰辛的申报历程


1986年,我在青岛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工作时,组织召开青岛文化发展战略研讨会,会议收到了我市30多位专家学者的论文。其中青岛市文物局刘善章先生提交的《青岛历史文化资源保护与利用》的论文,很有见地,介绍了青岛从古至今的文物遗存及保护工作的思考,他在大会上的发言也很精彩,一向偏爱青岛文史的我被深深吸引。

我与刘善章比较熟悉,会议期间,我便向他了解我市正在进行的历史文化名城申报进展情况。1982年2月,国务院首次公布北京等24座城市为第一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1986年,国务院又公布了上海等27座城市为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首批及第二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名单公布后,在国内外引起了巨大反响。根据国家规划布局,我国计划公布3批100余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也正因为如此,全国各具实力的城市纷纷提出申请,努力争取这一城市的最高荣誉,当时参与申报第三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城市已经超过200个。这就意味着,如果搭不上第三批历史文化名城这趟班车,青岛很有可能从此与此殊荣失之交臂。 

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当时青岛市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材料,力争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我问刘善章能否申报成功,他笑眯眯地说“青岛啊,历史悠久,文化丰富,有自己的优势和特色,差不离吧。”从那时起,我便开始关注历史文化名城申报情况,并参加了不少的申报活动。

记得当时有不少人对申报历史文化名城不以为然,认为青岛建置时间短,历史资源不够丰富,与西安、北京、上海等古城相比,申报历史文化名城底气不足,理由不够充分。而且国家评定历史文化名城实行总额控制,即不得突破100个。前两批已评定了62个城市,第三批申报门槛难度可想而知。青岛申报能取得成功吗?

当时,青岛市文物局的马芹桥、刘善章、孙善德等与市规划局的金秀霜、单兰玉、赵传康等一大批专家学者,一开始就是坚定的申报派。他们满怀对青岛这座城市的挚爱,从青岛厚重的历史文脉和城市建筑文化特色等方面展开了全面的论证调研活动。

申报工作受到了青岛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专门成立了申报委员会,对青岛历史文化资源进行全面的梳理,确立了“争创历史文化名城,增强青岛人民自豪感、光荣感和责任感,提高青岛城市地位和综合竞争力,推动经济和社会全面发展”的战略思路。

申报工作第一步,必须拿出全面过硬的申报材料。那是一段特别值得回忆的日子。那时市文物局的马芹桥、刘善章及规划局赵传康等经常到文艺处交谈申报进展情况。为全面掌握青岛历史建筑分布及城乡历史资源状况,市文物局朱喜凤、宋爱华、邱玉胜、林玉海等一批青年业务干部,满腔热情,克服重重困难,对市区的历史建筑、城乡文物保护单位所在地进行查看核对,绘制了草图。花甲之年的刘善章,每天骑着破旧的“大金鹿”自行车,与文物局一帮青年走街串巷,摸清了文物保护建筑的分布情况,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

在市区内的文物资源调查还好办,到各县区调查就比较艰苦了,有时坐公共汽车,有时还得坐拖拉机或骑自行车进行普查。当时的规划局、规划设计院等,也经常参加文物局组织的艰苦的文物普查,这些基础工作是申报必不可少的内容。他们在地图上标明位置、绘制图表,并按照申报要求做出了汇报图册。正是那时开展的调研普查工作,为日后青岛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积累了资料,奠定了基础。

经过对青岛历史文化脉络的梳理,申报的思路更加清晰,说服力也更强了。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城市,首先必须是省级历史文化名城。于是1988年先向山东省城乡建委和山东省文化厅呈报了《关于申报青岛市为省级近代历史文化名城的请示》。1991年以青岛市人民政府的名义直接向国家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呈报《青岛市关于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请示》。

此后的1992年秋及1993年春天,青岛市连续邀请了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张德勤、时任建设部副部长、后任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主任的周干峙,全国政协常委、文史委主任,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委员会副主任的郑孝燮,全国著名古建筑专家罗哲文以及山东省文物局专家来青岛考察指导历史文化名城申报工作。来自国家和省权威部门的专家,详细考察了青岛历史文化资源及文物保护状况,特别是对青岛老城区近现代建筑、八大关、小鱼山、文化名人故居及前海一线风貌保护等进行了认真考察。专家在青期间,还在人民会堂召开了各界人士座谈会,青岛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近现代建筑风貌特色,给专家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给予了极高评价。

我当时有幸参与了调研活动,聆听了周干峙、郑孝燮、罗哲文等著名专家对设立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介绍。早在1980年,郑孝燮、罗哲文等专家学者就借鉴国际社会经验,率先提出了设立“历史文化名城”的设想并获批准,这才有了1982年国务院公布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名单。

同年11月,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设立、保护、责任等条款,写进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至此,我国正式确立了历史文化名城的法律地位,并建立起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历史文化名城法规保护体系。针对青岛现状,专家们对青岛的保护与发展,提出了中肯的意见和建议。专家组睿智而深刻的点评,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记得专家们还乘船海上看青岛,当时的老城区,还保持着“红瓦绿树”的原有状态,专家组对老城区的建筑风貌特色赞美有加。根据专家们的意见,我市进一步修改完善了申报材料。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1994年1月4日,国务院公布青岛、哈尔滨等37座城市为第三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


艰难的保护之路


为进一步推进此项工作的开展,1996年市委宣传部、文化局、社科院、规划局等部门联合召开了青岛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战略研讨会。

1998年一纸调令,我来到了市文物局工作,与刘善章等同志直接战斗在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第一线。

真正从事文物工作才认识到,历史文化名城是一把让人们始料未及的双刃剑,既给城市带来了荣誉,也给城市能否完成保护工作提出了严峻的挑战。目前我国共有历史文化名城121座,基本涵盖了中华民族各个历史时期的文化样式及社会历史发展形态,保护的意义巨大。但随着城市经济、农村城镇化的迅猛发展,历史文化名城保护面临的问题与挑战也更加严峻。针对一些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出现的违背《文物保护法》规定,一边公布、一边破坏的问题,已获历史文化名城称号的山东聊城、河北邯郸等8县、市被国务院通报批评。但重申报、轻保护、“大拆大建”、“拆旧建新”,把真文物修成假古董的大戏却在加速上演,千人一面的城市景观怪圈遍地开花,我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屡屡亮起红灯,青岛也同样面临着艰难的局面和突出的问题。

2000年前后,正是青岛旧城改造与经济建设快速发展时期,此时我市开始的大规模城建动作,首当其冲的是对百年老街中山路的改造。当时青岛面临的最为紧迫的任务,就是如何处理好中山路历史文化保护街区的保护与城市建设不断铺开的矛盾。

当年由北京某高等学府编制的中山路商业街改造方案,曾在青岛引起强烈的争论。尽管该方案也适当地听取了专家学者以及社会各界的意见,但正是那个规划方案,对百年老街中山路大拆大建,留下了难以弥补的遗憾。

当时中山路改造是由一个叫做中山置业集团的企业负责的。2002年中山置业集团给文物局来函,征求对中山路一些街坊拆旧建新的意见。市文物局当即回函,全面阐述了反对中山路百年老街拆旧建新、实施原貌保护及保护老字号等意见。在此后召开的各类座谈会上,我与一批专家学者,都坚决地谈出了自己的意见。但遗憾的是并没能阻止在老城区中大规模拆旧建新的步伐。不久在中山路等历史文化街区的改造中,一些有价值的历史建筑及街区,被强行成片拆除。如中山路文物商店街坊(9号地块)拆除后,原地建起的超高超大建筑,楼梯居然霸气地伸展到了人行道上。天主教堂前广场中华商城街坊(18号地块)等遭拆除后,也被不伦不类的一批新建筑所代替。中山路周边还有不少的历史优秀建筑在维修时,违背保护原则,把真文物修成了假古董。

文物保护工作在城乡不少区域也遇到困局,保护与建设的矛盾以及法人违法的现象十分普遍。文化名人故居是青岛独具特色的历史人文景观,但由于存在着复杂的产权关系,远远没有得到充分的保护与利用;不经文物部门审批,擅自在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施工的现象频发;不少建设项目没经过考古勘探即行施工,造成了地下文化遗址的不可逆性破坏;农村城镇化的高速发展,使不少遗存丰富的村庄荡然无存;古墓葬、古遗址及田野文物保护形势十分严峻,文物保护问题十分突出。


光荣的历史责任


青岛文化名城保护在强大的经济利益面前节节败退,一些政府部门工作不到位,在老城改造中注重“改造”、轻视“保护”,离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渐行渐远的状况,已引起了市委、市政府及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为加强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青岛先后公布了《青岛市文物保护管理规定》《青岛市城市风貌保护管理办法》《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实施意见》《关于在新农村建设中加强文物保护工作的通知》等规定,使青岛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有法可依。

青岛市文物局从2001年开始,对市级以上历史建筑、古遗址等文物保护单位进行了“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划定工作。文物局的业务人员历尽千辛万苦,与规划局和测绘院的工作人员一起,对全市文物保护单位逐个进行测绘,在图纸上标出了明确的方位。前后累计近一年的艰苦工作,完成了这项历史文化名城保护的基础工程。这是一项艰苦细致的基础工程,规划局金秀霜、张崑先、赵传康等给予了重要的指导和帮助。根据划定完成的“保护范围、建设控制地带”图标,2003年,市文物局与全市各文物保护单位签订了安全保护责任书。

2002年,由规划局、文物局组织编写的《青岛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顺利完成,并经市人大批准,市政府公布实施。完成后的保护规划,确定了对历史地段整体性保护的原则和风貌保护区控制高度的原则,划定了青岛老城区28平方公里的保护范围,同时对城乡历史文化保护要素做了详尽的规定。划定的青岛市十大历史文化保护街区为:八大关历史文化保护区、小鱼山历史文化保护区、八关山历史文化保护区、观海山历史文化保护区、信号山历史文化保护区、观象山历史文化保护区、安徽路历史文化保护区、馆陶路历史文化保护区、黄台路局部地段保护区、武定路局部地段保护区。

2002年,山东省人民政府公布的首批341处省级历史优秀建筑名单,青岛就有131处,在全省17个城市中名列首位,集中展示了青岛历史文化名城特色建筑的魅力。为此,市文物局策划组织了为历史建筑加挂保护牌的“标识工程”活动。标识牌邀请了我市设计专家石芃主持设计,样品做好后,市文物局专门向市人大、市政协及社会各界征求意见,经市领导同意后,于2003年11月,以南海路“城建集团”建筑广场为主会场,举行了“历史优秀建筑、文化名人故居标识工程启动仪式”,同时在华岗故居、束星北故居、梁实秋故居等设立了分会场。那次活动除了各级领导参加外,著名诗人纪宇,海洋学家、科学院院士文圣常等也出席了启动仪式。从那天起,一方方以市政府名义加挂的中英文黑色大理石标志牌,镶嵌在了历史优秀建筑和文化名人故居的墙面上,成为青岛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又一道独特景观。

(作者系青岛市文物局原局长)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6046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