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8-11-17  星期六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讲堂
党史讲堂
2018年第6讲:尽善尽美之泰山丰碑 ——王尽美烈士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8-06-20

作者:李海涛 张兰 单位:中共诸城市委党史研究室

自古以来,齐鲁大地英杰辈出,彪炳史册。众多革命先烈成为山东人民的骄傲。今天我们一起来回顾和学习中共一大代表、中共山东早期党组织的缔造者和领导者——王尽美烈士革命的一生。

王尽美,原名王瑞俊,字灼斋,1898年6月14日(清光绪二十四年)出生于山东莒县大北杏村(现属诸城市)一个佃农家庭。王尽美参与组织创建和领导了中共山东早期党组织,并全程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成为我党的创始人之一。1925年8月19日,因积劳成疾在青岛病逝,终年27岁。那么王尽美是如何从一个贫苦农民家的孩子成长为我党的创始人之一呢?接下来让我们沿着王尽美的生命轨迹,重温他的战斗历程。

一、 少怀远志砥砺学行

王尽美是三代单传,他的祖父早逝,父亲在他出生前四个月也暴病身亡。王尽美一来到这个世上就只有祖母和母亲,两代寡妇守着他这一棵独苗,相依为命,过着孤苦的生活。当时的中国已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朝廷腐败、国力贫弱、列强入侵,民族矛盾、阶级矛盾、各种社会矛盾复杂尖锐。但苦难的童年、艰苦的磨练,反而使王尽美从小形成了一种倔强的性格,并立下了远大志向。

五六岁时的王尽美,因营养不良,瘦得可怜。祖母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有时候去地主家上工前,悄悄地叮嘱小尽美:“饿了就去找我,见了东家,亲热地叫声老爷、太太,他们会给你好吃的。”可是,小尽美总是让祖母失望,他是坚决不到地主家去乞求施舍的。

渐渐长大的王尽美非常渴望读书,祖母和母亲对王尽美也异常疼爱,把全家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殷切期盼他长大后能有所作为来改变家境。1905年,地主王介人为培养自己的后代,请了个老先生为其8岁的儿子祥儿设塾启蒙,王尽美成了陪读,从此开始接受文化教育。私塾老先生给他起了个学名叫王瑞俊,字灼斋。但好景不长,因为地主儿子的暴病身亡,王尽美的陪读生涯仅持续了一年多,便失学在家。

这时期,真正使王尽美开拓视野的地方要算大北杏村村后那个小酒馆了。此刻,正是辛亥革命的前夜,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正在酝酿着一场大的革命风暴。诸城城里的一批爱国知识分子和学生也参加了同盟会,秘密进行反清活动。正是在这里,王尽美听到了一些闻所未闻的事,受到了政治上最初的启蒙。有一次,他向母亲提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同样是人,为什么有的人不劳而获,有的人坐享其成?为什么有的人吃山珍海味、穿绫罗绸缎,有的人却终年辛苦、不得温饱?为什么地主的孩子能上学,穷人的孩子上不起学?”对于这样的问题,母亲总是含着泪水回答说:“这就是穷人的命苦啊!”但是渐渐懂事的王尽美已经不再满意这样的答案了。“‘命’不好,不能换一换吗?”又一次,他曾经这样问母亲。“皇帝老子是一条祸根,只要把他连龙墩一起掀了,穷人的命就好了。”母亲大惊失色,得知他是在酒馆里听到的这些话时,就再也不准他去酒馆了。但是母亲的劝阻并没有奏效。

1910年春,大北杏村办起了村塾。12岁的王尽美在张玉生先生的鼓励和资助下进入村塾学习。两年后,各县推行新学。大北杏村成立了初级小学,王尽美转入该校四年级学习。王尽美在本村读书的几年,也正是中国政权新旧交替,社会大动荡、大分化的时期。辛亥革命后,王尽美异常兴奋,当即剪掉了发辫,表示与清廷势不两立。王尽美成为诸城县城以西第一个剪掉辫子的人。

1913年,15岁的王尽美升入枳沟镇高级小学读书。在枳沟镇高小王新甫老师的启发引导下,王尽美阅读了《革命军》等大量书刊,对政治书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30年代,国民政府编纂的《重修莒志》对王尽美的刻苦好学和超人才智有一段专门记载,说他“自幼砥砺学行,四书没读完,就能作议论”,可见王尽美的勤奋好学是驰誉全县的。

1915年,按照当时农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风俗,他跟贤惠、勤劳的李氏结了婚。在家务农的两年多时间里,王尽美对进步报刊的需求有增无减。那些进步书刊,引起他强烈的共鸣,使他的思想跟上了革命的形势,扣紧了时代的脉搏。这时候,他已经成为乡里很有文化很有名气的青年。他广泛联系、密切接触农民群众,热心参加村里的业余文艺活动,吹拉弹唱,样样在行。但他更关心的还是国家大事,时刻注意着社会变革。有一次,他到莒县县立高小去做客,适逢学校举行学生毕业典礼,老师们请他借此机会跟大家见见面,并要求他讲讲话。王尽美事先并无准备,但还是愉快地接受了他们的邀请。在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过之后,王尽美健步走上讲台,面对几百名台下师生,他神情自若、侃侃而谈。他说读书的目的不是升官发财,而是为了救国救民。他阐述《新青年》的观点,批判黑暗政治。“我们文明古老的中华,现在遍体鳞伤,旧道德、旧礼教像毒蛇一样缠绕着中国人的心,国家独裁多了、民主少了,迷信多了、科学少了,现在必须要下一番彻底改造的工夫了……”他的讲话很长,越讲情绪越高,越讲会场越安静,从上午10点一直讲到下午1点,全校师生宁愿推迟午饭时间也乐意把他的讲话听完。这次讲话,进一步提高了他在莒县的声望,以至当时的县长周仁寿都亲自到王尽美家里向他请教。当然这位县长也是当时少有的为老百姓办实事的地方官了。

为了能进一步地学习和追求革命真理,1918年7月,20岁的王尽美考入了济南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北园分校。他抱着“把我四万万同胞的腐败脑筋洗刷净尽,更换上光明纯洁的思想”的目的,满怀希望地离开家乡,踏上了教育救国之路。临行前,他登上村前连绵起伏的乔有山,脱口吟出了表达他胸怀大志的诗句:

沉浮谁主问苍茫,

古往今来一战场。

潍水泥沙挟入海,

铮铮乔有看沧桑。

二、 投身五四洪流传播革命思想

1919年,伟大的五四爱国运动爆发了。熊熊烈火很快蔓延到全国,形成了燎原之势。五四运动的直接起因是山东的权益问题,对此,山东人民有切肤之痛。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五四运动的革命洪流,让王尽美看到了祖国的希望,看到了自己应该走的道路。他开始意识到,处在当时那样的历史条件下,整个国家民族的命运,都操纵在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政客手中,“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于救国救民是无济于事的。他决定走出课堂,奔向社会。21岁的王尽美以山东省立一师北园分校学生代表的身份,带领同学们毅然决然地投身到了这场波澜壮阔的运动中。他们组织集会、游行、罢课、抵制日货,并联络其他学校的学生建立反日爱国组织,起草《罢课宣言》,创办《山东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生周刊》。

此时的王尽美正值青春年华,血气方刚。他经常身穿校服,胸前斜披着写有“还我河山”四个大字的白布条,走上街头演讲。他义愤填膺地揭露日本帝国主义侵夺我山东权益的强盗行径,满腔怒火地谴责巴黎和会上帝国主义列强背弃公道正义的强权外交,声泪俱下地呼吁各界民众在此国土割裂、民族存亡危如累卵的紧要关头奋起。在他的奔走呼告下,很快,济南的学生运动达到高潮,继之而来的是商业罢市、工人罢工。

6月上旬,山东当局为防止学生运动的声势进一步扩大,决定提前放暑假。在此关口,王尽美、石愚山等又组织省立一师与济南各校学生开展了抵制日货斗争。他们重新调整了学生组织,并组成23人的评议会。学生们在泉城内外散发传单,开展宣传,号召“不买日货,不穿洋布,不坐洋车,不乘日本管辖的胶济铁路火车”,并分组到城关、商埠和市郊商店稽查日货,发现日货即予以封禁。另外,王尽美等还带头在济南各校成立国货贩卖部。抵制日货运动,迅速蔓延至山东全境。

这年暑假,王尽美等还响应济南学联“外籍学生回各县开展运动”的号召,回到家乡诸城开展爱国运动。6月的一天,经过王尽美等人的策划,在诸城县城的西河滩举行了数千人的反日救国大会。在学生的宣传影响下,商店全部关门,店员、工人和进步士绅都参加了大会。大会号召反对卖国条约,提倡国货,保全领土。会上,王尽美首先上台讲话。他愤怒地控诉了帝国主义的侵略和北洋军阀政府的卖国罪行,讲述了济南和全国的斗争形势,号召全县学生罢课、商人罢市,齐心抵制日货,并要求大总统拒绝在巴黎合约上签字。接着学生代表、教师代表、进步士绅代表也分别讲了话。这次大会,群情激昂,场面悲壮。县立高小学生王伯年破指血书“宁死不当亡国奴”七个大字,把大会推向了高潮。会议结束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在这次大会的推动下,诸城反帝爱国斗争的烈火由县城迅速蔓延到乡村,出现了蓬勃发展的大好态势。在家乡,他还利用《长江歌》的曲调,重新创作,填写了广泛宣传的歌词:“听听听,山东父老,同胞愤怒声,送我代表赴北京,质问大总统!反对卖国廿一条,保护我山东。堂堂中华,炎黄裔胄,主权最神圣”。

在五四运动中崭露锋芒的王尽美,逐渐成长为山东革命活动的组织者和带头人,他经常到济南各校联络工作。在济南省立一中,他结识了日后志同道合的亲密战友——邓恩铭。两颗年轻的心在救国救民的探寻中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1919年10月,齐鲁通讯社成立,附设售书部。王尽美等一批有志青年在此如饥似渴地阅读了大量中外革命书刊,并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

1920年3月,李大钊在北京大学秘密组织成立马克思学说研究会。王尽美得知这一消息后,便立即动身去北大考察学习。此后,他频繁地往来于北京和济南之间,在政治上和思想上,更直接地得到了马克思主义阳光雨露的沐浴。在这一个时期,王尽美团结带领周围一大批进步青年大量地阅读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共产党宣言》《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等著作成为了重要的基础性读本。

这一时期,在新思潮的影响下,对现实不满的知识青年越来越多。王尽美等为了广泛吸收进步青年参加研究革命理论,经过多次讨论,决定另行组织一个范围广泛的学会,名为励新学会,同时印发一种新出版物,即定名为《励新》。王尽美等创办的《励新》杂志,由于当时会员的成分很复杂,信仰不统一,所以发表的许多文章的观点也是多彩多样。但作为宣传新思想、新观念的阵地,《励新》对传播马克思主义、启迪青年觉悟起了重要作用。

三、 坚定理想信念积极筹建发展中共党组织

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及其同中国工人运动的初步结合,中国社会内部出现了一批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先进分子,建立新型的工人阶级革命政党的任务被提上了日程。1920年2月,李大钊为帮助陈独秀摆脱北京政府的迫害,亲自送陈独秀去天津,以转赴上海。在去天津的途中,这两位当时最著名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化装成下乡收帐的商人,坐在一辆骡车上,伴着单调的骡蹄节奏,交流和讨论了在中国建立共产党的问题,并相约在北京和上海分别行动。这是中国共产党最早的一次酝酿,也是中共创建史上“南陈北李”相约建党的一次佳话。

1920年8月,上海共产党组织建立。这是全国成立最早、组织形式最完备的早期共产党组织。该组织甫一建立,陈独秀就函约山东的王乐平,要他在济南建立共产党组织。当时王乐平没有承担此约,而是推荐了王尽美和邓恩铭。1921年春,在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的帮助下,经过王尽美、邓恩铭等人的努力,济南共产党早期组织秘密诞生了。其成员至中共一大之前,已发展到8人。在此基础上,为推进马克思主义与工人运动的结合,王尽美等创办了《济南劳动周刊》。6月,随着工人运动的逐步深入,在王尽美的组织酝酿下,山东第一个产业性质的工会——大槐树机车厂工人俱乐部正式成立。山东工人运动以此为发端,蓬勃地开展起来。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作为济南共产党早期组织的代表,王尽美历经了一大的全过程。对王尽美来说,这是他革命生涯中最光辉的里程碑。作为党的一大代表,他开启了人生壮丽的航程,开始了全新的战斗。

1921年6月,王尽美与邓恩铭同时接到共产党上海发起组的通知,不久又收到发起组李达汇寄的旅费。之后,他与邓恩铭搭乘火车奔赴上海,于7月1日之前到达。至7月22日,各地共产党组织代表陆续抵沪。为保密起见,代表们以“北京大学暑期旅游团”的名义大都寄住在上海组预先租下的博文女校。女校是一座青红砖相间的二层楼房,位于上海法租界白尔路389号,环境幽雅,又正值暑假,学校里没有什么人,房子很多,非常清静。代表们住的是楼上靠西的三间前楼。王尽美与邓恩铭住在后面一间房子里,和长沙的代表毛泽东住房相邻。代表们的卧具除了毛泽东的是两条长凳架起的床板,王尽美跟其他代表一样,都是一张席子,睡在地板上。居住条件虽然简陋,居住者进行的却是创建中国共产党的千秋基业。

王尽美是第一次到上海,也是第一次参加全国性的活动。在等待开会的日子里,他拒绝了上海这个大都市风光的诱惑,把时间安排得紧紧的,贪婪地阅读着大会发起组准备的有关资料和代表们带来的各种书刊。他还逐一拜访每位代表,在住房里、在餐桌上、在女校的院内,他利用一切机会跟他们交流,畅谈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他的虚心好学和追求真理的执着,给与会代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21年7月23日晚8时,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李汉俊之兄李书城家的楼下会堂内正式举行。王尽美代表济南共产党早期组织向大会汇报了山东党组织建立的过程,并对目前的形势和任务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虽然年轻,但谈吐从容不迫,充满朝气,格外引人注目。7月31日,代表们转移到浙江嘉兴南湖,装作旅游观光的样子登上了预先租好的游船。这是会议的最后一天,代表们讨论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纲领和第一个决议。大会确定党的名称是中国共产党。下午6时许,大会胜利闭幕。此时湖面上已是暮霭沉沉,渔火点点。王尽美伫立船头,遥望远方,心潮激荡。在这历史的转折关头,他憧憬着未来,眼前仿佛看到了黎明的曙光和地平线上冉冉升起的朝阳,耳畔好似响起声声战斗的召唤和阵阵嘹亮的号角。他周身热血沸腾,久久不能平静。一大后,他把自己的名字由王瑞俊改为王尽美,并作了一首《肇在造化——赠友人》的诗以表心迹:

贫富阶级见疆场,

尽美尽善唯解放。

潍水泥沙统入海,

乔有麓下看沧桑。

从此,王尽美牢记誓言,努力实践着自己的承诺,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更加紧张的斗争。1921年9月,在济南组织领导建立了一个公开指导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和研讨的学术团体——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推动了马克思主义在山东的进一步传播,为党培养了一批骨干力量。1922年1月21日,王尽美参加了在莫斯科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并留苏进行了3个月的参观考察。1922年7月,又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党的二大提出了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民主革命纲领,为中国革命指明了方向。

党的二大后,中共山东党、团组织得到了快速发展。1922年7月,成立了王尽美任组长的中共济南基本小组。不久,建立了王尽美任书记的中共济南地方支部。9月,在前期的酝酿和组织下,社会主义青年团济南地方团成立。1923年3月初,王尽美从北京重回山东,全面主持中共济南支部工作。10月6日,中共济南支部改建为中共济南地方执行委员会,王尽美当选为委员长。期间,在王尽美的指导下,中共青岛党、团组织相继建立。这时期的中共山东党组织,在领导工人阶级开展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四、 发动群众掀起工人运动高潮

为了促使工人运动卓有成效地开展,按照中共中央和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部署,经过王尽美等人的努力,5月下旬,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山东分部在济南成立,并发布了《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山东分部宣言》。这是一份指导工人运动的纲领性文件,集中反映着王尽美倡导工人运动的光辉思想。它以强大的感召力量唤醒广大工人群众,鼓舞他们为改变自己的命运而团结奋斗。齐鲁大地很快出现了一个成立工人组织的热潮。1922年6月18日,大槐树机车厂工会成立。6月25日,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发起会成立。这两个工会组织,都在之后组织和发起工人运动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1922年7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和北方党组织决定,在北方发动一次以京奉路为重点的政治大罢工,并把山海关和开滦五矿列为重中之重。9月,已调任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副主任的王尽美,被从北京派往山海关,领导这一地区的工人斗争,建立了党的组织。

来到山海关铁路桥梁厂的王尽美,化名刘瑞俊,以铁工厂学徒身份作掩护开展工作。王尽美十分注重了解情况,经常到工人中间调查访问,同时还把一些思想有顾虑的工人叫到自己的住处谈心、开导,启发他们的觉悟。很快,他就熟悉和掌握了厂内的实际情况,跟工人群众建立了密切的关系。经过王尽美的正确引导和艰苦细致的工作,山海关秦皇岛地区工人阶级的觉悟空前提高,在他的周围很快团结了一大批积极分子。10月4日,山海关京奉铁路工人开始大罢工。“劳工神圣”的大旗迎风飘扬,“驱逐工贼”的标语铺天盖地。反动当局的恶意拖延、威逼,没有吓倒工人;军警的一次次镇压,没有压迫工人低头。最后,罢工取得了完全的胜利,这是京奉铁路上工人斗争第一面胜利的旗帜,在全国工运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这次罢工胜利后,工人运动的重心迅速转移到开滦五矿。作为开滦五矿总同盟罢工指挥部的成员,王尽美具体领导了秦皇岛码头工人的罢工斗争。在王尽美的领导下,英勇的罢工工人,不怕流血牺牲,顽强地坚持到斗争的最后时刻。风云突变,1923年二七大惨案后,各地工人组织先后遭到破坏,工人领袖被通缉、逮捕或枪杀,全国的工人运动暂时转入低潮。为了王尽美的安全,党组织建议他返回北京,王尽美委婉拒绝。不幸还是发生了,2月中旬的一天,一个反动把头向县政府告密,王尽美被捕。幸好有400多名工人纠察队员及时营救,王尽美才幸免于难。

上级党组织为了保全组织力量,命令王尽美迅速转移。1923年3月初,王尽美回到山东。作为中共山东党组织的主要负责人,面对中国工人运动陷入低潮的严峻形势,王尽美始终坚持组织开展工人斗争。他在济南成功领导了地区性、全行业理发工人大罢工,在山东工运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五、 积极推动国共合作坚决不辱使命

20世纪20年代的前期,中国的革命力量,远不如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强大。诞生不久的中国共产党,如果不去团结一切同盟军,结成最广泛的统一战线,就不可能领导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确立国共合作的方针,成了中国革命形势的需要。

1923年10月,根据中共三大的指示精神,王尽美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成为跨党党员,帮助国民党改组。1924年1月,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

在中国共产党的建议和支持下,孙中山发表了《北上宣言》。宣言中提出了召开旨在废除不平等条约、推翻军阀统治、建立人民政权的国民会议主张。

1924年12月4日,孙中山在天津国民饭店接见了王尽美等人,并以个人名义委任王尽美为国民会议特派宣传员。之后,王尽美赴山东青州、潍县、青岛、淄博等地,发动成立了山东国民会议促成会。1925年3月1日,赴北京参加了国民会议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在不懈努力下,山东国民革命运动快速发展。同时,利用国共合作的形势,扩大了共产党的影响,为中共山东党、团组织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

六、 虽然积劳成疾但仍矢志不渝

长期忘我的工作和常年艰苦的生活,摧残着王尽美的身体健康,他染上了严重的肺结核病。1925年1月下旬,王尽美因组织中共党员、团员在济南趵突泉公园开展大规模的反帝宣传活动,连日宣传、演讲,劳累过度,吐血晕倒,不得不住进济南商埠一家医院治疗。

2月初,王尽美抱病出院,马不停蹄地赶赴青岛,和邓恩铭一起领导了胶济铁路和四方机厂的工人罢工。罢工坚持了9天,路局和厂方被迫同意了工人的部分要求。这是青岛党组织领导的第一次政治大罢工。

罢工胜利后不久,青岛又酝酿着一场以纱厂工人罢工为主旋律的斗争风暴。面对工会组织遭受破坏、工运领袖被搜捕、工人运动接连遭到禁锢的严峻形势,中共山东地执委负责人齐聚青岛,坐镇指挥。王尽美也在结束了国民会议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的行程后,拖着病体,从北京奔赴青岛,加入到了指挥这场斗争的行列。

领导纱厂工人斗争的20个日日夜夜里,王尽美强撑着病体,始终站在斗争的第一线。当他从庆祝罢工胜利的祝捷大会上走出,耳畔响着欢庆的锣鼓,嘴里却大口大口地吐着血块。他的病情急剧恶化,竟卧床不起。党组织和同志们劝他住院治疗,但他认为住院花费太大,都婉言谢绝。为了不给组织和同志们增添负担,他决定回家休养。然而,当时农村的医疗水平对肺结核病的治疗束手无策,王尽美的病情一天天加重。当他神志清醒的时候,时常把两个孩子叫到跟前,给他们讲述一些浅显的革命道理,再三叮嘱他们长大后要为穷人办事。

死神在一步步逼近王尽美,他感觉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这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面对死亡,想到的是,死也不能离开自己的战场!死也不能离开自己的战友!他要再回到自己战斗的最后一站——青岛。

回到青岛的王尽美,被党组织安排住进了青岛病院(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同志们得到消息后,都来探望。此时的王尽美已骨瘦如柴,生命垂危,但他仍念念不忘党的事业。临终前,王尽美委托中共青岛党组织负责人笔录了他口授的遗嘱:全体同志要好好工作,为无产阶级和全人类的解放和共产主义的彻底实现而奋斗到底!

黄河呜咽,泰山悲泣。1925年8月19日,王尽美,带着对共产主义事业无限的憧憬和眷恋,溘然长逝。

七、 弘扬崇高精神永不忘却的纪念

王尽美病逝后,青岛党组织及同志和朋友为他举行了简单的追悼会。青岛党组织负责人宣读了他的临终遗嘱,并致哀悼。嗣后,党组织派王象午和傅书堂与王尽美年迈的母亲一起,把他的灵柩送回大北杏村安葬。1959年,中共山东省委和山东省人民政府将王尽美的遗骨迁至济南英雄山烈士陵园,在最显要位置建墓立碑。

1949年毛泽东主席对参加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的山东代表说:“王尽美耳朵大,长方脸,细高挑,说话沉着大方,很有口才,大伙都亲切地叫他‘王大耳’。”“革命胜利了,不能忘记老同志。你们山东要把王尽美、邓恩铭烈士的历史搞好,要收集他们的遗物,要让干部们学习他们的好品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1961年,董必武同志南下视察,路经山东,与当时的中共山东省委统战部负责人谈话时,激动地谈起了1921年在中共一大上认识王尽美的情景。后来,在南下的火车上,董必武同志触景生情,文思泉涌,写下了这首《忆王尽美同志》:“四十年前会上逢,南湖舟泛语从容。济南名士知多少,君与恩铭不老松。”1991年,中共诸城市委、市人民政府动工修建王尽美烈士纪念馆,同时提请中央领导同志题写馆名和题词。后来,陈云同志受邓小平同志委托,以年过八旬的高龄,亲自题写横、竖两幅馆名墨宝。1992年,纪念馆落成。江泽民、彭真、徐向前、聂荣臻、乌兰夫等二十多位中央领导同志深情题词。

王尽美的光辉形象还被搬上舞台、银幕与电视荧屏。纪念他的书刊、文章不胜枚举。在上海中共一大纪念馆、浙江嘉兴南湖革命纪念馆、山海关桥梁厂展览馆、济南党史展览馆、青岛党史纪念馆都以大量篇幅展出了王尽美的生平事迹和丰功伟绩。在济南五龙潭公园、济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山海关桥梁厂青年公园、诸城王尽美烈士纪念馆都耸立着王尽美高大的塑像。

 历史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王尽美的丰功伟绩将永载史册,尽善尽美的精神将代代相传,牢牢地印在人民的心里。

(来源:《中共青岛历史宣讲稿选编(人物篇)》)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9008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