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红色轨迹党史网站    2017-09-24  星期日    
当前位置:首页 > 党史讲堂
党史讲堂
2017年第3讲:《改革开得万世功——纪念邓小平同志逝世20周年》发布者:admin | 日期:2017-03-06

本文作者:李海青  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2017年2月19日,是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创者,邓小平同志逝世20周年纪念日。邓小平逝世20年后的今天,中国改革大业一方面不断深化、成就辉煌,另一方面又处于全面深化与攻坚阶段,面临巨大阻力与挑战。在新的历史起点上,重温邓小平关于改革的智慧论述,不仅对于当前中国改革之推进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而且也是对伟人的最好纪念。
     邓小平关于改革的论述,问题意识极强、思路系统宏阔、观点深刻明晰,针对今日改革形势,以下几方面尤具重大意义。
     “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
     改革的领导力量方面,邓小平强调要聚精会神抓党建,尤其重视中央层面党的建设。邓小平认识到,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内外部的各种挑战最后必然都会集中到作为执政党的中国共产党身上,执政党必须切实抓好自身建设,统一思想、整顿作风、加强纪律、纯洁组织。他所强调的“这个党该抓了,不抓不行了”和“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实际上就是“打铁还需自身硬”的另外一种说法。针对党内思想混乱、官僚作风严重,经济市场化过程中腐败现象多发等问题,邓小平多次强调要整党,要把毛泽东同志的建党学说和党的一整套优良传统与作风,包括群众路线、实事求是、批评和自我批评、民主集中制等恢复起来、发扬起来。确实,改革开放以来,较长一段时期内,党的各种优良传统与作风由于各种原因,不同程度地被忽视甚至丢弃,极不应该!好东西不能丢,必须重新恢复、重新发扬、重新确立。这也是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一个重要思路。在党的建设中,邓小平抓住关键,尤其重视中央层面党的建设。他多次强调:“中国问题的关键在于共产党要有一个好的政治局,特别是好的政治局常委会。只要这个环节不发生问题,中国就稳如泰山。”“只要有一个好的政治局,特别是有一个好的常委会,只要它是团结的,努力工作的,能够成为榜样的,什么乱子出来都挡的住。”“我们是一个大国,只要我们的领导很稳定又很坚定,那么谁也拿中国没办法。”邓小平强调,中央领导集体要树立改革形象,让人民感到是一个实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领导班子;要胸襟开阔、眼界宽阔,要从大局看问题,放眼世界,放眼未来,也放眼当前,放眼一切方面;要扎扎实实做几件事情,取信于民,尤其是真正反对腐败;党内无论如何不能形成小派、小圈子,小圈子那个东西害死人;领导集体必须有一个坚强的领导核心。“任何一个领导集体都需要有一个核心,没有核心的领导是靠不住的。……开宗明义,就是新的常委会从开始工作的第一天起,就要注意树立和维护整个集体和这个集体中的核心。”“不能否定权威,该集中的要集中。”联系改革开放以来直至今日中央层面党的建设的实际,邓小平的论述可谓句句实在,点到问题的要害。正如邓小平预料的:“只要这个领导集体是团结的,坚持改革开放的,即使是平平稳稳地发展几十年,中国也会发生根本的变化。”
     “比较正确地说,我是实事求是派”
     改革的基本路线方面,邓小平强调要围绕一个中心,坚持两个基本点。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毋庸赘言,邓小平对两个基本点的强调在今天尤其具有现实意义。“要搞现代化建设使中国兴旺发达起来,第一,必须实行改革、开放政策;第二,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主要是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这两个基本点是相互依存的。”实行改革开放是为了打破封闭僵化的苏联模式,在老路不通的情况下探索一条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实现人民富裕和国家富强的新路。要推动改革开放就必须防止力量强大的“左”的干扰。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为了避免走资本主义的邪路,保证走社会主义的正路。“在整个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必须始终注意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任何时候我都没有让过步。”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要警惕右的干扰。“右的干扰就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全盘西化,包括照搬西方民主。”既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又要坚持改革开放,既要警惕右,又要防止“左”,两个基本点归结到一起,就是要实事求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寻找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建设与发展之路。正像邓小平指出的:“国外有些人过去把我看作是改革派,把别人看作是保守派。我是改革派,不错;如果说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是保守派,我又是保守派。所以,比较正确地说,我是实事求是派。”两个基本点即是两条边界,其相互支撑,不仅决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形成,而且实际规定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可能前景,开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张力空间,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与发展不犯方向性错误的路线保证。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在两个基本点的这种张力空间中所形成并不断发展的,就是既不“左”又不右的中道,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邓小平两个基本点的辩证思维将会长久影响中国以后的改革与发展,对于今天中国的思想分化与争鸣也不无深刻的启示意义。
     “我们确定了一条方针,就是胆子要大,步子要稳”
     改革的策略方法方面,邓小平强调胆子要大、步子要稳,同时要发挥民众的积极性。胆子要大是就战略而言,是指要打破思想禁锢,认准了就要坚定不移搞下去,而不能裹足不前、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步子要稳是就战术而言,是指在认准方向后的具体探索过程中,要稳妥慎重、及时总结回顾,决不能鲁莽行事,这样才能够避免大的失误。“胆子还是要大,没有胆量搞不成四个现代化。但处理具体事情要谨慎小心,及时总结经验。小错误难免,避免犯大错误。”“我们清醒地意识到,我们宏伟的发展规划是有风险的,难免会犯错误。但我们确定了一条方针,就是胆子要大,步子要稳,走一步,总结一步的经验,对的就贯彻下去,不妥当的就改。这样就可以不犯大的错误。”“我们的路是漫长的,还会遇到许多困难,错误也是难免的。关键在于不断地总结经验,使我们党的生活民主化,使我们国家的政治生活民主化。这样就能听到更多人的意见,特别是人民群众的意见。”邓小平的这一策略方法不仅适用于改革之初,同样也适用于今天。尽管随着改革经验的增加以及认识的深化,现阶段改革顶层设计的作用愈益凸显,但这丝毫没有冲淡邓小平相关论述的价值。顶层设计的科学性本身需要经过实践检验,顶层设计细化之后也需要稳步探索实施。随着改革的推进,改革的领域愈益宽广,改革的复杂性与难度愈益增加,未知因素和不可测因素众多。基于以上情况,在改革全面深化的新阶段,“摸着石头过河”的必要性不是减弱了,而是进一步增强了。对此必须有清醒的认识。在改革实践中,邓小平还十分重视发挥人民群众的积极性。“这些年搞改革的一条经验,就是首先调动农民的积极性,把生产经营的自主权力下放给农民。农村改革是权力下放,城市经济体制改革也要权力下放,下放给企业,下放给基层,同时广泛调动工人和知识分子的积极性。”“乡镇企业是谁发明的,谁都没有提出过,我也没有提出过,突然一下子冒出来,发展得很快,见效也快。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也是由农民首先提出来的。这是群众的智慧、集体的智慧。”广大人民群众在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建设中,有效发挥了自身的积极性和能动性,推动了中国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今天,面临改革攻坚的严峻形势和复杂挑战,执政党更要相信民众,进一步在各方面赋权于民,给予民众更多的自由、空间与平台,持续激发民众中潜藏的创造力与热情,凝聚共识、汇集力量,如此才能实现各项宏伟目标蓝图。
     “我们从政治角度考虑外交问题,不用打牌的方式”
     改革的国际战略方面,邓小平强调不玩打牌游戏,而是要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我们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参加任何集团。同谁都来往,同谁都交朋友,谁搞霸权主义我们就反对谁,谁侵略别人我们就反对谁。我们讲公道话,办公道事。这样,我们国家的政治分量就更加重了。这个政策很见效,我们要坚持到底。”这种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能够使我们在错综复杂的形势面前保持最大的行动自由,不受制于结盟的任何国家或集团,完全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来决定和调整对外关系和政策。在国际交往中尤其是中美关系方面,邓小平特别强调不能玩打牌游戏。“在国际关系中,现在比较形象的语言是打牌。打牌是个手段,用打牌来达到什么目的,我始终怀疑。我们从政治角度考虑外交问题,不用打牌的方式。”“我们是从战略角度考虑中美关系的,双方都不要玩打牌游戏。打牌是不从政治角度、不从战略利益考虑的,有时甚至也不从国家利益考虑。如果是打牌,牌就可以随时换,也可以随时丢掉。从战略的角度、政治的角度考虑问题,才能有个稳定的政策。”“我们不打别人的牌,就是说不打苏联的牌,也不打美国的牌。我们也不让别人打我们的牌。”不玩打牌游戏,也就是说,在国家之间的交往中,不能局限于一时一事之私利,不能耍手腕、玩花招,不要搞外交手法;而应从长远角度、战略高度,注重构筑相互尊重、持久互利互信的关系架构。这是最根本的,也是最具现实意义的。认真思之,邓小平的精辟论述对于今日中美关系之处理应该说仍有极具针对性的指导意义。
     “一定要使人民得到实惠,得到看得见的物质利益,从切身经验中感到社会主义制度的确值得爱”
     改革的重大意义方面,邓小平强调改革是为社会主义正名,中国改革有其重大的世界历史价值。邓小平多次强调通过改革,通过生产力的发展与人民生活的改善来证明社会主义的优越性。“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总要通过生产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提高来体现,这是最起码的标准,空头政治不行。”“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根本表现,就是能够允许社会生产力以旧社会所没有的速度迅速发展,使人民不断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能够逐步得到满足。”“人民是看实际的。”“一定要使人民得到实惠,得到看得见的物质利益,从切身经验中感到社会主义制度的确值得爱。”确实,只有如此,社会主义才不是一个空虚的名词,人民才会感到社会主义是现实的,是名实相符的,人民对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与现实运动的社会主义才具有价值认同。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是否促进经济社会发展、是否给人民群众带来实实在在的获得感,作为改革成效的评价标准”。这一理念与邓小平的观念是内在契合、完全一致而又与时俱进的。进而言之,邓小平认为,改革不仅是为中国社会主义本身正名,同时中国改革的成功探索也具有世界历史意义。他多次强调中国应该对于人类作出贡献,中国改革的成功“不但是给占世界总人口四分之三的第三世界走出了一条路,更重要的是向人类表明,社会主义是必由之路,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我们的改革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国际范围内也是一种试验,我们相信会成功。如果成功了,可以对世界上的社会主义事业和不发达国家的发展提供某些经验。当然,不是把它搬给别国。”中国的改革不仅是中国的,同时也是世界的。十八大以后,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中国在国际治理中将更多提出中国方案、贡献中国智慧,实际上所体现的也是这样一种对中国改革世界意义的自觉认知。
     邓小平同志逝世20年来,中国的改革持续推进,国内外形势在很多方面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开创者,邓小平及邓小平理论具有永恒的研究价值与长久的现实意义。越是原初的,越是具有本真直接的问题意识,越是具有洞悉要害的战略视野,越是具有明晰明快的表述风格,越是具有反哺归真的理论境界,越是让人具有朴朴素素的亲切感,越是带有一种激动人心的巨大力量!未来在很多方面可以超越过去,但未来在很多方面也源自过去,永远会被过去所塑造。斯人已逝,理论长存,伟业长存!(来源:大众日报)


中共青岛市委党史研究室        
Copyright © by dsyj.qingdao.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49478
访问量:4812441